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苏先生的重生甜妻第24章 竟然还有这一层关系震惊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苏先生的重生甜妻第24章 竟然还有这一层关系震惊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姜小汐是真的没想到,在这一世她还能见到这条熟悉的红绳手链。它虽然不值钱,却也是她五六岁的时候,熬了好几个晚上编出来,送给当时唯一的好朋友的礼物。

如果不是关恩拿出来,她几乎都忘记。

看着它,姜小汐仿佛看到那个小小的自己,站在面前,用稚嫩的声音呵斥她,“你个笨蛋,怎么可以忘记最好的朋友呢。当年不是你说过,会陪他一辈子的吗?”

是啊,她真是个笨蛋!

看着姜小汐如珍如宝捧着那红绳链子,关恩笑得更加忘形,“看来你还有记忆,我以为只有我记得。这是你八岁的时候,亲自做好送给我的。”

听到这里,她目光动了动,干净的眸子弥漫着讽刺的笑意,“你说这是我送给你的。”

“是啊,你小时候不是跟你外公外婆住吗?你们家后山不是有一座寺庙,你还会经常到那玩,我在里面住过一段时间,你忘记啦。”关恩把一些陈年往事搬出来。

虽然那时候姜小汐年纪小,很多事情几乎都不记得,可就是在寺庙里跟小伙伴一起玩耍那段时光多少是有些记忆。

现在听了关恩的话,记忆越发清晰。

“手绳你可以还给我吗?”姜小汐沉默片刻说道。

关恩仔细观察,可她脸上没有表情,眼神也是毫无波澜,所以他说的那些话对她到底有没有用。

“你需要多少钱?开个价,只要你把手绳还给我。”姜小汐可以直接抢过来,但这手绳对她意义重大,不想让手绳沾染到不干净。

“小汐小汐,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而且这条手绳对我意义重大。”

看着关恩的急切,姜小汐冷笑着,“别废话,说你的条件。”

被她说中,关恩像被什么东西哽住喉咙。

见她全副关注都在那条手绳,得意笑了笑。

“只要你答应我明晚的约会,我就还给你。”

姜小汐的动作一顿,眼皮都懒得掀起,淡淡道:“没空,不去。”

“那你就不想拿回完整的手绳了吗?”

“什么意思?”姜小汐忽地抬头。

关恩笑眯眯道,“看来你真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这手绳本来还有一个铃铛才对。”

这么一说,姜小汐倒是什么都想起来。

铃铛还是刻着她的名字,是当时有个对她很重要的人送给她的。

后来她编手绳,外婆就帮她把铃铛系在上面。

“好,我答应你。”

一番思考,姜小汐松口。

关恩肯定是有什么阴谋,但即使如此,她也无所畏惧。

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谅他也翻不起什么大风浪来。

“那明晚8点,海边小别墅。”

姜小汐冷漠点点头。

“对不起,我不想我们之间变成这样。但是这是一次让我们的关系得到发展的机会,所以我必须争取,这都是为了你,小汐小汐。”

关恩深情款款的样子,看得姜小汐胃里反酸,想吐。

什么都没说,她直接关门。

关恩的鼻子都差点被撞上,亏得他反应快,及时躲避。

“高傲什么,迟早有一天老子要你跪在脚下,给老子舔鞋子。”关恩恶狠狠对着门嘟哝,狰狞的面孔,堪比鬼怪。

门里的姜小汐捏着这条手绳,眼神晦暗不明。

夜晚,万籁俱寂。

有人却没睡觉,踮着脚尖进了关恩睡的客房。

他今晚没离开姜家,也正好给了姜小汐一个方便。

她本来想等到明天,再把铃铛要回来。

可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想到以关恩卑鄙无耻的性格,就算明天她真的按时赴约,也绝对不会把铃铛还给她。

这个人渣会一直握着铃铛,从她身上不停搜刮。

所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

于是她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

房间没有灯光,一片昏暗。

但这不影响她的走路,借着窗外一点点的月光,足够她行动自如。

她来到床前,拿出一块布,捂住关恩的口鼻。

睡觉中变得呼吸困难,关恩肯定会醒过来。

但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下一秒彻底失去意识,沉入更深的黑暗中。

“我这次用的是我特制的药,只要一点点,就能放倒好几头狼,用在你身上,还真是给你占便宜。”她收起布,脚尖轻轻踹了下关恩。

这一米八几的个子,立即滚下床。

结实的地板,见证姜小汐的力气有多么可怕,发出咚的闷响。

随后,她带上手套,在关恩今天穿的衣服里翻找。

没一会,铃铛就让她给找着。

仔细辨认,看见囡囡两个字,基本可以确定是她的那颗。

拿好铃铛,把关恩的衣服放回原位。

至于关恩,她打算让他继续躺地板上。

临走前,她又给关恩吃了一点药水,再过一两分钟他就会醒来,当然也会忘记发生过的事情。

做好一切,她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

现在出去,肯定会跟外面的人打照面。

所以她只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厚重的窗帘,就是好去处。

她刚藏好,有人推开门进来。

接着就是悉悉率率。

“小关。”

听见姜芸竹声音时,姜小汐脑子还嗡嗡响好几下。

前不久,见到关恩跟姜芸竹从书房会谈出来,她就觉得两人有点问题。只是没想到发展这么快,都能睡觉时候,互通有无。

也不知道前世的时候,他们两个是不是也……

姜小汐不敢多想,怕自己会吐,发出声音引起外面注意。

于是强迫自己冷静些,专注外面的事情。

她拉开一条缝。

姜芸竹把床头灯给打开,正好让她可以看得更清楚,他们在做什么。

可惜她没拿手机,不然可以拍下接下来精彩的画面。

到时候要是谢若轻看到,闹翻天还是小程度。

“谁呀?”药效起作用,关恩清醒过来。

姜芸竹收回抚摸他脸的手,面带微笑,“是我,你的云竹。”

噗。

姜小汐差点喷了。

赶紧捂住嘴巴。

关恩估计也是被雷到,一会才反应过来。

他撑着床坐起,见姜芸竹穿一条丝绸睡裙,尽情施展她妖娆的身段。坐在昏黄的灯光里,不但没有半分引起他的欲望,倒是让他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