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你是余生的心动第4章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你是余生的心动第4章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房地产行业风起云涌,房产经纪行业的竞争也日渐加剧,胡理很为四家店铺的月收支平衡烦恼。

毕竟门槛低,今天还是员工,明天就能租个门头房当小老板,大家一起盯着有限的市场饥不饱腹。

胡理下面三个店长,都是跟了她三年以上的老人,稳妥,本地人,有家有口,心也不大,吃单跑单的情况尚在控制范围内,不会让她输光家底。

几年来,这三个门店的业绩没有亮眼过,维持在让胡理吃不饱却也舍不得关的鸡肋情况。

她苦恼了很久,也出过一些所谓的激励政策,但政策是人定的,却也是人破坏的。

胡理舍不得关掉三个门店,但要继续维持下去,却必须找到突破点。

目前的经纪市场乱象一片,没有形成统一的行业规范,也没有哪一家能有魄力把市场全吃下来。

对她这样的小老板而言,最关键的问题不是挣大钱,而是怎么活下去?

胡理苦思冥想,冒出来许多主意,却都被庞大的先期投资给按下去。

她只好摒除杂念,开始忙自己的事。

亲自电话联系盛鼎国际办公楼的各租户,通知缴纳下一年租金;编辑短信联系办公楼的业主刘民生,汇报办公楼的现状,约定在某个时间点之前将租金足额支付等等。

刘民生回胡理电话,询问当前的市场租金和几个租户的性质,得到大概的数据后就挂电话了。

胡理和刘民生这一类大客户的相处,经历了良心的考验。大笔的租金从她手中过,她只取佣金,并没有如其它同行那般吃差价。

几年来,彼此相安无事,也建立了最基本的信任。

处理完大客户的事,胡理又从自己熟悉的几个商圈里,挑了一些她觉得还算可以的商铺信息打包,短信联系向垣求邮箱号,要将把整理的资料传过去。

向垣的信息回得很快,显然一直等着。

她将资料发邮箱后,又做了一个表格,对本城现有商场和在建的商业综合体进行了统计。

自然而然地,将高琳手里握的那些商铺写了上去。

高琳有奇遇,多年前因为失恋泄愤,一气之下购买了许多商铺。其中多半是街区小铺面,不值一提,也不是向垣的目标;一小半是机缘巧合,买下了城郊一个商业中心的门面大商铺,应该是向垣惦记的要点。

果然,第二个资料发过去,向垣表示了极大的兴趣,第一时间来电话,问她有没有更详细的数据。

胡理乐了很久,给高琳发短信,“就是冲你来的,王八羔子,害我白欢喜一场。”

高琳果然是好朋友,支持她道,“那不正好?”

她想想也是,跟他定下下一次约会的时间。

第二次见面,胡理打扮得跟朋友见面一样,白色丝质衬衫,蓝色针织外套,牛仔裤搭配休闲皮鞋;脸上扑了一层薄粉,口红也是淡淡的,头发束成规规矩矩的马尾,整个人年轻不少。

约在露天的咖啡座,下午茶的时间,太阳晒得人懒洋洋的。

“你喝什么?”向垣自己叫了一杯红茶,几样零食点心,看向胡理,“果汁还是奶茶?”

“奶茶吧!”

向垣交待了服务员,很顺手地公文包里摸出一叠资料。

胡理取笑道,“你真敬业,老板该给你发大红包。”

她打着谈情的主意,他却一副认真工作的架势,扫兴得很。

向垣顿了一下,将资料收回去。

树荫斑驳,桌面上落下阳光的影子,胡理亮出来的额头光洁饱满,随意靠在藤编的椅子上,整个人显得自在极了。

他问,“胡理,你是哪里人?”

“江城。”

服务员端了饮品来,胡理接了奶茶,喝一口道,“大学在平城读的,毕业后直接留下来了,算算也差不多十多年——”

向垣接了茶。

她没说下去,笑道,“真是暴露年龄。”

“已经习惯本城生活了吧?”

“也没有。”胡理有点发愁,“这里天气太干,风沙多,吃的也不怎么合口。我爸妈来玩过几次,匆忙几天就走了,怎么留都留不住。你呢?本地人?”

向垣点头,没多说的意思。

胡理感觉这男人滑不丢手,对她兴趣不大的样子。

这才提起工作的艰辛。

向垣感同身受,“前锋最近也有一些计划,以应对市场的变化。我来找你,既是公事,也算是私心。”

“你不像是公私不分的人。说吧,是关于什么?”

向垣切入正题,“商场经营多年,在本城算得上老牌子,被许多人认可。老是优点,也是缺点,若不及时变化,可能要被市场和客户抛弃。毕竟老建筑的格局,低层高的大平层,集中式的小商铺购物模式,已经逐渐开始淘汰了。未来的方向,是综合商业集合体,需要建筑高层高,大平层,回廊环绕,中央天井——”

“我们看了很久,选中几处合适的位置。其中一处,无论是建筑结构、周边环境、口岸等等都很不错。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当初房产商为了快速收拢资金,把商铺拆分出售了,我们得一一收回。你发给我的资料里,有几个连成一片的商铺,恰好是我们要收购的一部分——”

真是太巧了。

胡理喝一口奶茶,自嘲道,“我就说,平白无故吃那么贵的饭。”

向垣摸出一张表递给她,高琳的几个大铺面赫然在列。他道,“咱们有需要,你恰好又有,正好能合作一下。我就想问问,这几处的商铺,业主有没有出售的意思。”

“业主信任我,把商铺交给我代管,我就要考虑双方的利益。基于我们的立场,租比卖好。租的话,细水长流,每个月都有钱收,是长久的事;卖的话,一下子拿许多钱,但一锤子买卖,没以后了。”胡理显出为难来,“现在平城的房价涨得不像样,未来也还有很大的空间。业主手里握许多房产,本身对这方面就有研究,说动她卖好口岸的好物业,不容易。再说了,也不止你一个人眼光好。”

这段时间,胡理接待了好几波向垣这样的人,还将其中一个最有诚意的肖成南亲自放给高琳那边去了。

“怎么?有人捷足先登了?”

“老实讲,前段时间已经有好些人来问过。”胡理点头,放开茶杯,“政府规划那边的新区,本来快烂尾的商区一下红火起来。你们,又都看中同一栋楼,有得争。”

向垣见她愿意谈这事,放下心来,“价格的事情好说,你能帮我引荐房主吗?”

“业主不太爱见人,我得去问问。”胡理给他丢了些干货,感觉得捞点什么回来,笑问,“晚上有空吗?”

“你有安排?”

“好久没看电影了。”

向垣起身招呼服务员,“那走吧,还等什么呢?”

胡理施施然起身,一点也没有挟恩求报的可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