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你老了而我年轻还有钱第3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你老了而我年轻还有钱第3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周棠雨一头雾水,魏齐这吞吐的样子几乎让他情绪达到一个临界点,脑子里却突然灵光一现。

陈嘉树新交的那个小明星好像就叫什么钱……

陈嘉树还跟他借包来着?

当时他急着走,在连宝淘汰掉的那堆里面随便抓了一个就塞给陈嘉树了。

每天要陪着不同的美女玩乐shopping,二世祖陈嘉树的日子枯燥又乏味,今天又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日子,听着浴室哗哗水声的陈嘉树无聊地打了下火机,看见震动的手机上显示的来电名称时差点蹦起来。

“哥!你可想起来我了,有什么好事……”陈嘉树几近狗腿,笑容却逐渐减淡,另外只手贴在脸上半响没往下滑,“那包我没还你?我找找……”

陈嘉树语气变得低沉,转头扫了眼微微关着的浴室门。

“怎么了?”

岑诗浅从浴室里出来,清晰地听见陈嘉树骂了句“艹”。

就算洗澡岑诗浅也一直留意着外面,陈嘉树这种二世祖可遇不可求,岑诗浅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岑诗浅瞄准陈嘉树这棵大树不是一天两天了,女演员青春短暂,她势必拿下陈嘉树。

所以岑诗浅出浴时精心打扮了一番,粉色浴巾裹着玲珑身躯,玉色小腿露出一半,包裹头发的动作经过精心设计,既能恰到好处地展现事业线,又不至于直白到把人吓跑。

岑诗浅可谓前所未有的“温婉贤良”了,压根没想到陈嘉树会直接翻脸。

“你是不是偷拿我公司里的爱马仕古董包了?”

陈嘉树打通周棠雨的手机:“哥,我马上把包给你送过去。”

陈嘉树没说怎么回事,周棠雨更不会问,不过他瞧了眼外面如墨的夜色,回道:“明天吧。”

挂了电话,周棠雨想起临走时小姑娘气鼓鼓的神情,唇角不禁一勾,长脾气了。

周棠雨顺手给连宝拨了过去,一连拨了两次,都没人接。

周棠雨不拨了。

连宝下午去了医院,正好护士还没给连城喂食,连宝把打好的饭糊糊交给护士,坐在旁边看那些流质通过鼻胃管进入连城的身体。

连宝和护士一起给连城擦洗了身体、康复按摩,然后陪连城说话。

曾经高大英俊,单手就能护住连宝的连城瘦的只剩一副骨架了。

天黑了,连宝不想回去,回去那栋房子也是空荡荡。连宝准备问护士要张床,却见老林匆匆进来。

不等连宝发问,老林抢先道:“连小姐,你是不是忘带手机了?可把先生急坏了。”

周棠雨会担心她?压根连在意都谈不上。

不过老林跟随周棠雨已久,说话办事和周棠雨一样滴水不漏,少见这么着急。

连宝:“他来了吗?”

老林顿了一下:“先生还在忙。”

连宝撇撇嘴,拿起包跟老林下楼。

到了楼下,拉开车门就见周棠雨坐在车内,膝盖上放着她的手机。

连宝:……

老林自我催眠这一切都是周棠雨交待的,跟他无关,麻溜钻进前排充当隐形人。

无形僵持了数秒,连宝上车。她说服自己周棠雨能来说明还是在乎她的。

但下一秒,连宝差点一口气憋死。

周棠雨:“你哥还躺着呢?”

那种语气……黑暗中男人姿态随意地交叠着腿,眼却闪闪发亮,仿佛蛰伏的豹。而在以前,连城也是同样优秀的人,不,作为连家的继承人,连城分明吊打周棠雨。

薄情寡义,当初表面功夫做多好啊!

连宝抽出自己的手机没搭理周棠雨。

前后排中央的隔屏没升,老林尽职尽责继续扮演隐形人。

周棠雨耸了下肩,大咧咧往后一靠,没多大会儿就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一通电话讲完,顺手升起隔屏。

连宝闭着眼,脑子里还是连城削瘦虚弱的样子,睫毛不由湿了。突然伸进裙子里的手吓了她一跳,想也没想拍上去。

“啪”的一声,空气似乎凝固了。

连宝的泪珠也凝固了,她没想打周棠雨,其实有点害怕。

周棠雨盯他足足十秒,嗤的一声,咸猪手收了回去。

连宝松了口气。

劳斯莱斯平稳地驶入龙湖公馆,连宝和周棠雨一前一后下车。周棠雨个高腿长,连宝又刻意放慢速度,逐渐拉开距离。

到门口还一段呢,连宝解锁手机,发现屏幕上信息满了。

ZTY:包找到了在陈嘉树那

ZTY:陈嘉树把包送给他女朋友了

ZTY:陈嘉树设计室借包当参考,我随手给他拿了一个,被他新交的女朋友拿走了

ZTY:在哪,我去接你

ZTY:还回来吗

周棠雨的头像是一串佛珠,连宝八百年才见他动一下,今天被刷屏了。

连宝赶紧看了下,最早那条在晚上八点二十分,最晚在九点十分,时间跨度将近一个小时,而且手机上还有十几个未接来电。

连宝不由抬头,发现周棠雨开了门,高大的身躯几乎和门框同高,已经进了一半。

连宝连忙小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一头扎进去,脑袋直接撞到一块钢板上。

“跑那么快干什么?”

周棠雨揉着胸,很脆弱的样子。

连宝:……

连宝一直觉得周棠雨无坚不摧,没见过他这副模样,突然内疚:“你给我发微信了?那个包……”

说到一半,连宝突然看见周棠雨勾着唇角,就算她看见的晚,周棠雨这一路都能解释。

连宝往后一仰,为时已晚。

周棠雨不顾连宝的尖叫把她拽进去,翻过来按膝盖上:“是不是打算气死我?白养了!”

连宝怕巴掌落屁股上,使劲挣扎,没想到轻易坐起来,被周棠雨揽在怀里。

“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是她错,印象里周棠雨就没这么激动过,人都年轻起来,连宝喘气:“你说。”

周棠雨:“在我这回报率没有低于20倍的,冤枉我20倍,不接电话20倍,打我20倍,加起来8000倍,看你长得好看给你打个88折,给我7万……”

连宝听他要钱窃喜,没想到周棠雨一顿,大言不惭道:“你让我睡7万次好了。”

连宝:……

岑诗浅这辈子就没这么狼狈过,陈嘉树竟然用“偷”这个字眼。

岑诗浅当时也是猪油蒙了心,她早从陈嘉树那儿知道周棠雨这个人,陈嘉树吹得多了,非主流媒体上也经常出现这个人,岑诗浅就留了意。那天她本来是去陈嘉树的公司巡视领地的,看见那只古董包时没多想,就是想着她不要也别便宜了哪个小贱人。小设计师兢兢战战地告诉她那包是周棠雨的的时候,她的心忽然活了一下。后来有人发现她这款包,拍照、问她来历,她都模糊带过。现在想想真是蠢死了。

陈嘉树这边,怕是完了。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岑诗浅突然冒出一个胆大的想法。

岑诗浅既然能在遍布人精的娱乐圈里夺魁,靠得可不止是脸蛋,她先是在陈嘉树面前疯狂的贬低自己承认错误,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陈嘉树能不能亲自去道个歉,毕竟她是最真实的证据。不知道陈嘉树相信了她的演技还是如她所言怕那姑娘不信,竟然答应了带她一块去。

不过再怎么着,也要等到第二天。

岑诗浅无论多煎熬,晚上是不敢不睡觉的,一晚上时梦时醒,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她不敢穿得太华丽引起陈嘉树的怀疑,小心机地搭配了清新的一身,生怕陈嘉树忘了带上她,赶在陈嘉树起床前就过去了。

陈嘉树有很严重的起床气,瞥见清丽的像朵水莲花的岑诗浅意外的没说什么。

不过岑诗浅坐上车时,陈嘉树忽然道:“我那朋友喜静,你到他家少说话。”

岑诗浅一愣,笑道:“我就去给你做个证。”

陈嘉树未置可否,法拉利轰的一声直线飙到250迈。

岑诗浅一路紧抓着包的呕吐感在进入东湖公馆后得到补偿,宁静湖光山水和外面的世界恍若隔世,这里每一处都似乎闪烁着金钱的光芒,江城的核心区域,毗邻东湖景区,三万平米,这是什么概念?

从她火开始算,连续工作到退休都不一定能买得起这房子,而且要付出人老珠黄的代价。

岑诗浅走路都是飘的。

“别多话。”

陈嘉树手插在兜里,进门前再一次提醒岑诗浅。

岑诗浅连忙点头,半响发现陈嘉树看着她,低头才看见陈嘉树伸着手。

“包。”

岑诗浅赶紧把包拿出来。

陈嘉树眼皮一垂,什么也没说,转身拍门。

周棠雨注重隐私,家里的佣人不会做主直接开门,把人带到门口就算完了。

门上有铃,不过陈嘉树向来喜欢这么干,也是个信号,说明他来了。

岑诗浅站在陈嘉树后面紧张地盯着门。

两旁都是落地窗,隐约看到一道人影过来。

“来了。”周棠雨打开门,发现陈嘉树还带了个人。

“就她,以为我送她的,这不怕宝宝以为我跟你串通?”陈嘉树不屑道,进去自己找拖鞋,找到踢给岑诗浅一双拖鞋,“换上。”

岑诗浅尴尬,局促中身材高大的男人已经转身进去,在充满现代感的纯黑色桌子旁边停下,按铃。

越往里走,岑诗浅越感觉这房子的装饰奇怪,从墙面、地板、家具能看出原本的色调是冷硬的黑白灰,却偏挂了鹅黄色窗帘,沙发罩着玫红色灯芯绒布罩,旁边还有一双兔子头粉红拖鞋,靠窗堆着一堆五颜六色的包装盒……

岑诗浅突然站住,一双泛着蓝光的冰寒眼珠子,就在窗帘旁边。那窗帘里头掺的有银线,光线太亮,以至于走到跟前了岑诗浅才看见那可怕的生物。

“周嘤嘤!”

陈嘉树底气也不是很足,周嘤嘤的父亲据说是狼王,这家伙除了周棠雨和连宝谁都不认。

周嘤嘤果然不买陈嘉树的账,甚至往前走了一步,半人多高的身躯微微前倾,发出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