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成七零病弱女配第3章全文精彩阅读

穿成七零病弱女配第3章全文精彩阅读

丁玉兰就是再好的性子也受不了那个咸菜味儿!

那是婆婆王招娣腊月里腌制的咸菜,一股子腊味,还带着些臭味,齁咸齁咸的,她嘴上夸赞婆婆做咸菜手艺好,实际上基本没沾过,此时被丁杏杏猛地塞了一嘴咸菜,恶心得呕了半天。

丁杏杏忍不住笑起来:“我的好堂姐,这不好吃吗?”

丁玉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压下脾气说:“我,我这几天胃口不太好。但你不一样,你身子不好,不吃饭怎么能行?我来跟你商量一件事呢,你说说,你大哥向南这不是大学毕业之后在城里被安排了工作吗?向北是他亲弟弟,他想着,要不让向北把酒戒了,也去城里找工作。”

给老二林向北找工作是假,试探丁杏杏是真,丁玉兰仔细地观察着丁杏杏的脸色。

而丁杏杏平静地看着她。

方才睡那么一觉,丁杏杏心里想了许多事情,高考顶替一事也讲究证据,她现在根本没有证据,书中说的当初老大林向南顶替老二林向北的高考成绩是被他们的爹逼迫的,只有老爹林德全跟老大林向南知道这事儿。

在丁杏杏死后,林向南倒是幡然醒悟,对林向北不错,时不时地给寄些钱,但林向北早已失去人生理想,每天都醉醺醺的,有了钱也只会喝更多酒,有一天喝醉了就失足掉进河里死了。

而二房两个孩子毛蛋和毛妮无父无母,爷爷奶奶也不疼爱他们,逐渐成了被放养的小孩,长大之后品行不正一个打架失手杀人被枪毙,一个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打击成了疯子。

想到这些,丁杏杏都替原身心痛!

没有娘的孩子,那就是可怜的野草!

而若是林向南没有顶替林向北的高考成绩,一切都不会这样。

但她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更不能表露出来什么迹象打草惊蛇。

因此,丁杏杏无所谓地说:“到时候再说吧,林向北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跟他大哥可不能比,一天天只知道喝酒,我找不到他人。”

丁玉兰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丁杏杏并不知道那个秘密,上次丁杏杏提起来报纸上高考冒名顶替一事应该是无心的。

她唇上露出笑意:“唉,咱们都是一家人,肯定要互相帮助的。你放心吧,他大哥不会不管他,我也不会不管你,你呀,今天脾气实在是太大了,怎么跟以前都不一样了?还是乖乖的你最好看了。”

说着,丁玉兰伸手去整理丁杏杏的衣领,可丁杏杏立即打开她的手,笑了起来:“说的对啊,一家人,既然如此,你先把我娘家哥哥给我送来的麦乳精和鸡蛋糕还我吧。”

这让丁玉兰一愣,但是却很快弯唇一笑:“杏杏,上次我回来的晚肚子饿,你就把麦乳精和鸡蛋糕送我了,我想着你不要了,就吃完了。姐下次买了还你好不好?”

又是下次,又是我想着你不要了,丁杏杏却摇摇头:“不行呢,现在就要,没东西就还钱,没钱就拿其他东西抵,丁主任,你做人这么正直,不会这么不讲理吧?”

丁玉兰陷入为难之中,她嫁来林家村之后树立的形象就是温柔可亲又正直聪慧的女强人,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喜欢占便宜的。

以前丁杏杏可从来不会好意思问她要账的,怎么忽然就变了呢?

丁玉兰看着她:“杏杏,咱俩跟亲姐妹似的,啥时候分这么清了?你身体不好长年卧床,毛蛋毛妮哪次生病不是我带着吃药打针的呢?我没有说不还你,只是说等我有钱了,一定再买给你。我疼你,你也体谅体谅我的难处。”

啧啧,瞧瞧这死不要脸的样儿,明明是最温柔的样子,说出来的却是那么恶心人的话!

丁杏杏笑起来:“是啊,是我误会了,堂姐,那你先拿一颗鸡蛋给我,再把热水瓶提来,我暂时就不问你要麦乳精和鸡蛋糕了。”

一颗鸡蛋跟麦乳精和鸡蛋糕比起来那简直便宜多了,丁玉兰想着此时此刻是要安抚好丁杏杏的,便扭头去拿鸡蛋和热水瓶。

一颗鸡蛋虽然值不了多少钱,但那也是个好东西,平时都舍不得吃的,丁玉兰真有点舍不得,她把鸡蛋递给丁杏杏:“杏杏,姐是真心疼你,这鸡蛋姐都几个月没尝过啥味儿了,你可别跟姐闹别扭了,听话。”

丁杏杏懒得搭理她,把鸡蛋磕碎打进碗里,开水一冲,鸡蛋液很快变成了嫩黄色的蛋花,在开水中浮浮沉沉,一碗鸡蛋茶便冲好了。

她现在这身子必须吃点啥才有力气,一碗鸡蛋茶喝下去,丁杏杏心里暖洋洋的,舒服了很多。

丁玉兰在旁边看着,心里念头浮沉不定,她总觉得丁杏杏真的变化很大。

于是,她试探着问:“杏杏,那农药到底咋回事?你喝了吗?”

她看着丁杏杏的样子,也不像是喝了农药的样子呀!

丁杏杏擦擦嘴,瞥她一眼:“我喝了,喝了之后遇着了黑白双煞,人家告诉我,那农药是过期的,所以我没死。我醒来之后就想通了,人这辈子,何必窝窝囊囊地活着?要活就活得痛痛快快坦坦荡荡,堂姐,你说是不是?”

丁玉兰有些怔住,很快又笑起来:“你说的是,你能想开,我也觉得欣慰。”

丁杏杏掀开被子穿上鞋:“先别忙着欣慰了,堂姐,你是个最通情达理的人了,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她大喇喇地直接朝大房屋子走去,丁玉兰心里突突地跳,赶紧要拦住她:“杏杏,你这是干什么呢?”

丁杏杏一把拂开她:“找东西啊!”

她不顾丁玉兰的阻拦,进了大房屋子就开始乱翻,丁玉兰倒吸一口冷气,气急败坏地说:“杏杏!你刚刚不是说了吗,暂时不问姐要麦乳精和鸡蛋糕了,姐给你拿了个鸡蛋不是抵消了吗?”

丁杏杏笑起来:“说话的时候的确是暂时不问你要了,这不是过了那个点了吗?我现在又想问你要了。”

她沿着记忆中看到的对女主丁玉兰吃鸡蛋糕的描述,掀开大房屋里的床板,立即瞧见了一只箱子,打开箱子,里头满满当当不仅有麦乳精,鸡蛋糕,还有一包桃酥,几十个鸡蛋呢!

好家伙,这丁玉兰是属仓鼠的么?这么会藏!

丁玉兰尖叫一声:“丁杏杏!你住手!”

这是她跟女儿补充营养的主要来源,要是被丁杏杏拿走了,她们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