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美人关第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美人关第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翌日,吴楠山突来兴宁伯爵府。

“人到哪了?”陆婉吟从绣床上起身询问。

过来传信的宝珠奔得额角冒汗,气喘吁吁道:“刚过仪门。”

陆婉吟赶紧收拾妆面,穿戴齐整,用脂粉遮掩眼底青白之色,急匆匆出去,穿过抄手游廊,立于檐下,领宝珠守在吴楠山必经之路处。

前方廊下,男人穿青色圆领大袖衫,戴四方巾,巾环上竟还镶了玉,腰背笔挺,与平素那副畏缩的模样大相径庭。

陆婉吟假装路过,吴楠山一眼看到她,赶紧唤,“表妹。”

陆婉吟沿廊而来,春衫细薄,冰肌玉骨,腰骨纤细。

两人立在檐下说话,因着是表兄妹关系,故此也没避讳。

“这是此几年内,表妹接济我的银钱,应该是只多不少的。”吴楠山不敢去看陆婉吟,只将手中银票塞给她。

他是爱表妹的,表妹这般漂亮又善解人意,可出身……出身实在是低了些,且兴宁伯爵府又是这样的光景。

他已入翰林,前途无量,便是夸大一句,日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是有机会的。

兴宁伯爵府不止不能为他的仕途带来任何好处,还会成为阻碍他前途的顽石。

这场赌博牺牲太大,他不敢赌。

吴楠山想,男人顶天立地,光宗耀祖才是大事,他并没有任何错。

陆婉吟看着手中的一百两,气得发抖。

为了她的名节,她不能指着吴楠山来骂,说她除了此些银钱,其余花费的这么多时间、精气,哪里就值这一百两银票!这过河拆桥也拆得太离谱了些!

她几乎咬碎一口小银牙,却无法发作,只以帕掩面,露出一双美眸,黛眉轻蹙,眸中蕴泪,一副困惑之相,嗓音软糯颤抖,“表哥这是什么意思?”说话间,一行清泪落下。

“没,没什么意思。表妹,你别哭了,当心伤了身子……”美人落泪,着实令人心疼,吴楠山手足无措。

“我是替表哥高兴,表哥如今出人头地,总算是有人替我与弟弟做主了。”陆婉吟软绵绵的截断吴楠山的话。

听到陆婉吟的话,吴楠山露出迟疑之相。

他是不愿意淌兴宁伯爵府这摊子浑水的。

兴宁伯三代单传,自小宠溺无度,养成奢靡跋扈之性,最是迷恋美色,一把年纪还在招惹年轻小媳妇,家中妾室、通房不知蓄了多少,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好不快活。

由此无度,府中内外混乱,账目亏空,前些年实在支撑不下去,这兴宁伯竟想出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将府内好几位适龄的庶女给了权贵人家做妾,这才靠着女儿们又穷奢极欲了一段日子。

此事如今还是京师内的一桩笑谈。

而另外那位伯爵大娘子亦是个私欲极强的妒性之人,她管不住兴宁伯,就去管那些被兴宁伯沾染过的丫鬟、媳妇,手上还沾了几条人命。

如此这般的伯爵府,谁敢沾惹?

吴楠山抿唇不言,惴惴看向陆婉吟。

早就猜到,又何必心寒。

陆婉吟垂首,掩帕冷笑一声,再抬眸,又是一副依赖的楚楚可怜之相,美眸之中蕴一汪春水,潋滟波光,更衬柔弱之态。

见此美色,吴楠山心中一荡,万分不舍。可想到自己的前程美景,他立时又狠下了心。

“表妹,我先去拜访伯爷。”顿了顿,吴楠山见陆婉吟泪光闪闪,委实可怜,心中不忍,又低声道:“表妹,你放心,我定不会负你。今日过来便是要与伯爷商量你我之事。”话罢,遂敛袖而去。

陆婉吟却是眉头狠狠一皱,心脏骤然紧缩。

“宝珠,快跟上。”

陆婉吟抄小路,穿过花障,先一步入了花厅,躲在那大理石插屏后,猫着身儿贴住,想听里头在说些什么。

.

兴宁伯昨夜吃得烂醉,听说吴楠山来了,勉强洗漱更衣来见。

从前的吴楠山,兴宁伯是不屑见的。如今的吴楠山野鸡变凤凰,入了翰林,未来十有八九就是中央内部的集权核心人物,是兴宁伯高攀不上的。如今人既然来了,兴宁伯自然要见。

花厅略小,几上焚着香,旁边是一山石盆景,有小丫鬟端着小洋漆茶盘过来奉茶。

兴宁伯的视线往那丫鬟身上一转,意犹未尽的回到吴楠山身上。

“伯爷。”吴楠山拱手请安。

“坐吧。”兴宁伯挥了挥手。

吴楠山落座于一张交椅上,轻呷一口茶。

算起来,这倒是吴楠山第一次与兴宁伯正经坐在一处说话。

“伯爷近日身体可好?”吴楠山率先开口寒暄,从前的局促不安仿若一瞬消失。

“还算健朗。”兴宁伯打量吴楠山一眼。

吴楠山下意识挺直背脊。

兴宁伯四十出头的年岁,从前虽也是风华俊茂的美男子,但随着年纪渐长,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一袭锦衣华服也掩不住其身形瘦弱,眼底泛青。他眉眼微微下垂,耷拉出一股疲态,嗓音也是哑的。

“承光,你近日身子可也还好?”吴楠山,字承光,取继承祖业,光耀门楣之意。如今看来,他倒是没辱没了这两个字。

“劳烦伯爷关心,尚好。”吴楠山双手置于膝上,挺直坐着。

兴宁伯又问,“听说你得了个陛下亲封的庶常?”

“是。”吴楠山的下颚抬得更高。

兴宁伯起了兴致,正欲开口,那边吴楠山却先开口了,“我今日前来,其实是想与伯爷商量一下我与表妹的事。”

屏风后,陆婉吟的心提到嗓子眼,用力绞紧了手中帕子。

兴宁伯眉头一皱。

吴楠山继续道:“表妹都十七了,我觉得是时候该谈谈大事了。”男人紧张地蜷缩起手指,说出此番前来的真实目的,“我,我想纳表妹为妾。”

屏风后,陆婉吟双腿一软,赶紧扶住身边的宝珠,这才没跌倒。

她是被气得。

这吴楠山今日来,居然是要她做妾!

宝珠赶紧扶着陆婉吟到一旁廊下的美人靠上坐下。

陆婉吟缓了好一会儿,才觉那头晕目眩之感稍消退。她朝宝珠道:“我这眼睛、嘴巴可好?”

宝珠盯着看,眸翦出水,鼻如悬胆,唇若琼瑶,美不胜收。

“很好啊,小姐。”

幸好,幸好,她没被那吴楠山气得眼歪嘴斜,失了最后一份资本。

“你再去听听……”陆婉吟朝花厅内指了指。

“是。”宝珠立时去了,半响后出来,脸上带着喜色,“小姐,伯爷没同意,还说做正头大娘子都舍不得呢。”

陆婉吟盯着宝珠的笑脸,脸上突显出哀色,然后嘲讽一笑。

她早就猜到了。

兴宁伯指望着将她卖个好价钱,怎么会同意?虽说吴楠山确实不错,但毕竟太穷,兴宁伯爵府又是个吃金洞,哪里等得起他慢慢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