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悍妃重生王爷宠妻要惜命第9章全文在线阅读

悍妃重生王爷宠妻要惜命第9章全文在线阅读

夜阑更深,灿星横斜。

已是三更天了,偌大的魏王府上独魏王的书房灯还亮着。烛光一闪,屋里多了一名男子,身着夜行衣,单膝下跪回命。

“王爷,青州的探子来报,一名影雀死了。”

执笔的魏王面容冷峻,听到这话手中的笔顿了顿,道:“可知死的是谁?”

“另有影雀将其厚葬在角村后山,上面墓碑无名无姓。”

角村的后山种了一片海棠花。

魏王狭长的眼眸微闪了一下,不知明的情绪稍纵即逝,他放下手中的笔,道:“去查清楚,死的人是不是影音。”

底下人心中诧然,连应下离开了书房。

与此同时书房隔着一个凉亭长廊的长乐院,躺着的是已有一个月未醒的九公主

忽传出一声轻咳声,屋外值夜的月桂连忙回头望屋里瞧去,床上躺着的女子如今已经坐了起来,凭着朦胧月色瞧着有一丝恐怖。

月桂瞄了一眼屋里值夜的秋葵早已熟睡了,如此懒惰不尽心也是因着这位九公主自幼痴傻,虽为皇后所出,并不得宠。

底下人自然放肆偷懒,因着这九公主也不会怪罪他们。

月桂如此想着,便连忙走上去扶住下床的司禧吟,轻声询问道:“公主您身子弱,先在床上躺着罢,需要什么让奴婢去拿便是了。”

司禧吟不为所动,站在那里不知在看什么。

“公主?”月桂走近一瞧,却瞧见了那一双空洞得可怕的双眼,那是如同死人一般的枯寂,吓得她连连退了几步。

“公主?”她开了口,跟着月桂又说了一句。

月桂心中默叹,果然还是痴傻的……

她连忙上前扶着司禧吟,她却退了两步,又重复了一句:“公主?”

月桂只得劝着道:“是啊,您是当今九公主啊。”

还没能到司禧吟的下文,门口就传来秋葵扑腾跪在地上的声音,她浑身哆嗦道:“参见魏王。”

饶是她有胆偷懒,却没胆在魏王面前放肆。

伴随着这一声下跪,司禧吟与月桂一同看向门口,只一盏烛光照影,魏王一身月白色锦袍,身形颀长高大,挺拔如松,那五官在烛光的照射下如同拂了一层光一般。

他面上并无表情,只有着一层与生俱来的淡漠冰冷。

“将公主扶回床上。”带着与生俱来的压迫力,似乎生来就是在高位之上执掌号令之人。

月桂得了令,连忙搀扶着司禧吟回床,司禧吟身子柔弱无骨,虽想挣扎却发觉身子没了力气,便任由她搀扶着躺会了床上。

魏王走上前去,点起了床旁的另一盏明灯,月桂见此便悄然退下,门口跪着的秋葵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办。

“明日一早去管事那领十大板子吧。”

秋葵心咯噔一下,连忙辩解道:“奴婢值夜了两日,实在撑不住这才睡着了……”

“那便去领二十大板子,好好清醒一下吧。”

秋葵认命的退了出去,合上门前又多瞧了几眼,眼中闪过一丝不解,这魏王为何对一个痴傻公主这么看重。

魏王这才将目光放回在那个一直偏头看向自己的司禧吟身上。

“为何一直盯着我?”

司禧吟一双桃花眼紧紧的锁在了魏王的脸上,在她记忆深处似乎有这个人,可是她想不起来是谁。

“你是谁?”

她开了口,魏王有一些意外,起码她虽神情有些异常,可说话口气却与常人并无一二。

饶是如此,他依旧应了她的话:“魏王晏珏。”

司禧吟不知为何总觉得脑子动十分缓慢,身上愈发软绵无力,她不知到底为何如此,眼皮也慢慢合上,合上之前只喃喃的念叨着他的名字。

晏珏,晏珏,晏……

魏王低下头,伸出手指轻轻抚在她的眉骨之下,似乎早已预料那眉头将要蹙起,慢慢将手中移至眉心处,那蹙起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

司禧吟呼吸慢慢匀速起来了。

晏珏眼帘微垂,凤眸之中神色闪闪,起了身走了几步,总觉得有些不妥。便又回到了床边,鬼使神差的又在她耳边道:“你应当唤我皇叔,而不是我的名字。”

不曾想那沉睡中的司禧吟竟如同听到一般念念有词起来:“晏珏,晏珏……”

若不是他知晓她已经熟睡了,他定要觉得这司禧吟是故意的。

晏珏轻轻叹了一口气,帮其掖好了被子,吹灭了床边的那盏烛灯,这才起身负手缓步离去。

那被他抚平的眉头再次蹙起,司禧吟梦中景色万千,刹那间她看到了无数人。

她理应是四皇子底下影雀营的一名雀者,一道雀令将她赐死,她几乎还记得青雀剑穿过心脏的感觉。

可一睁开眼,她又换了一个人。

司禧吟不明白,到底是自己失忆了还是重生了,亦或者影音不过是她的一场梦。

月桂一早便来瞧司禧吟,因着昨夜的一遭明白魏王对着九公主的看中了,她自然越发不敢怠慢了。

可这司禧吟明明已经醒了,只望着窗外不曾搭理自己一句,哪怕一声训斥都没有。

仿佛死人一样。

月桂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紧接着门外传来了喜乐的声音,床上的司禧吟这才动了一下,她第一次开了口问道。

“什么声音。”

月桂正发着呆,被突然的一声吓了一跳,随后茫茫然回答上:“是四皇子府的喜乐队伍,因着四皇妃进门三个月就怀上了皇子,皇上一高兴便特赐了喜乐队伍在京中报喜同乐的。”

说完这话月桂倒是觉得自己说多了,不曾想那司禧吟竟又问道:“四皇子?是司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