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网游之龙战八荒完结作者:游风戏浪

网游之龙战八荒完结作者:游风戏浪

网游之龙战八荒

作者:游风戏浪

序章

末日之战 

天空没有云卷云舒,也没有乌云压顶,更不是万里无云的清净。灰蒙蒙的天空,沉闷的让人窒息。

没有一丝风,连路边的树木都失去了往日郁郁葱葱的生机,染上了一丝灰色。

斯巴达城向一个巨大的堡垒,横在前方,一面画着长刀的旗帜,一动不动的高挂在旗杆上。这是破天佣兵团荣誉的象征,也是破天对斯巴达统治的标志。

平时繁华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只有一队队破天成员,快速而有序的来回奔走着。

斯巴达的城主府里,破天佣兵团的高级将领齐聚一堂,所有人都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这对于一路从杀戮和战火中走到今天的破天来说,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三年来,破天历经战斗上千,大战上百,恶战上双,但从没有那次,能够让破天如此的压抑。

战斗安排早已经在昨天就制定好了,刀破长空今天又召开这次会议,是因为他不确定这次战斗之后,破天还能否存在。或许,这将是破天在《征战》里面最后一次会议。

最终,刀破长空还是一句话都没说,挥了挥手,让大家解散了。破天不是一个新团队,从战火中一路走来的破天,已经不需要什么战前动员的豪言壮语,也不需要大家表达誓与城池共存亡的决心,因为,他们都将为破天死战到最后一刻。

这一次,破天面对的将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一个破天从未碰到过的对手。这一次战斗,也将是破天遇到的最惨烈的战斗,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战斗。

刀破长空抚摸着跟自己征战多年的紫金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做为一个刀客,大战前最忌心浮气躁。

一幕幕往事从他的脑海中浮现,这把紫金刀,是他的第一把神器,也是唯一一把神器,是整个破天在付出了三分之一的伤亡后,从紫电狂龙的利爪下抢回来的。

凭着这把紫金刀,他击败了当时的第一高手笑狂生,成为《征战》第一人,至今一年有余。期间迎接挑战五十一场,全胜!天榜第一的位置无人可以撼动。

城中的警笛已经响起,斯巴达保卫战打响,刀破长空依然沉浸在他和每一个高手的战斗回忆里。他在等,等一个人,等一把剑。这个人是唯一一个不曾向他挑战过的人,也是另一个一直不曾失败的人,天榜第二??黄金龙王。

斯巴达的城墙上,破天的弓箭手和魔法师,早已严阵以待。他们将给对手带来死神的请柬,让对手体验死亡的恐惧。他们是破天的第一道防线,攻击力最强的一道防线,当然也是遭到攻击最猛烈的防线。

斯巴达的城外,一队队装备整齐的龙战成员,等待着攻城的开始,他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们的团长将带领他们碾碎一切敢于挡在他们面前的敌人。

黄金龙王站在队伍的后面,眺望着戒备森严的斯巴达,这里,是整个《征战》的心脏,也是《征战》最高荣誉的象征。他带着龙战的兄弟,征战三年,避开破天,积蓄力量,为得就是今天。

他和身上的清风剑一样,期待着和天榜第一高手的对决。死在清风剑下的高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和破天一样,从来不乏挑战者,但每一个挑战者,都成了他登上更高峰的垫脚石。

曾经有人说他懦弱,也有人说他徒有虚名,但这些,都在清风剑连挑天榜五大高手后,销声匿迹。

他似乎能够感应到城主府内,那磅礴的战意。微微一笑,背负长剑飘然而下,他下去的时候,正是攻城号角响起的时候。

进攻的号角,仿佛一剂兴奋剂,龙战的成员立刻沸腾起来,整齐的队伍立刻变成攻城模式。战士高举着盾牌,盯着如雨般的箭矢和魔法快速的冲向城门。

龙战的坚决,出乎破天的想象,护城弩巨大的弩箭,一次次打乱他们的阵型,一次次吞噬着他们的生命。但龙战的进攻,没有丝毫的停顿,依然如潮水般冲向城门,一百五十米的距离成为龙战的死亡地带,一片片的龙战成员倒在对方的箭弩和魔法之下。

一声尖锐的呼啸声从天空传来,磨盘大的圆石,如流星般划过天空,落向斯巴达的城墙。破天的指挥官,大吃一惊,投石车,传说中的攻城利器,想不到龙战居然连这东西都造出来了。

有了投石车的支援,攻城突击队的压力骤减,飞速的攻向城门。而龙战的弓箭手和魔法师也趁机推进到前面,和城墙上的破天成员打起了远程对攻,尽量的给攻城突击队员减轻压力。

投石车的加入,立刻让破天在城墙上的成员处境危急,一个个成了投石车的活靶子。破天指挥官,果断的放弃掉这个原本占优的防线。只有几十个弩手,依然沉着的操作着护城弩,一次次给龙战带来巨大的伤亡。

指挥官看了一眼,果断的带人撤退了,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弩手被巨大的石块,连弩带人一块砸飞。其他的弩手似乎没有看见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一幕,继续着自己的操作。指挥官很清楚,这些人将不会有人活着离开,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城门的防护远没有城墙坚固,巨大的铁门,在投石车和撞车的连环攻击下,很快就轰然倒塌。斯巴达的防护已经不复存在,就像一个脱光衣服的少女,**裸的展露在龙战的面前。

破门不代表破城,一直守卫在城门后的破天战士,和迎面而来的龙战成员混战在一起。现在所有的远程打击和大面积攻击已经失去了作用,投石车在荡平城墙上的护城弩之后,也暂时沉寂下来。

城门口的战斗,是一场铁和血的较量,这里没有犹豫和退却,只有敌人和手中的刀。人类最原始的,也是最惨烈的战斗,在这里表现无异。

城门口就像一个绞肉机,每一分钟都会有人阵亡,有破天的也有龙战的,但双方谁都不愿,也不能退让。退一步,就代表着破城的危险增大一分。就代表着自己队友的努力功亏一篑。

双方在城门口僵持着,这里就像一个黑洞,不断吸收着双方的队员。一片片腾起的白光,意味着一条条生命的结束。

黄金龙王,一袭白衫,一柄长剑,飘然而至。天榜第二的实力,的确不是普通人可以抵挡的。原本胶着不下的场面,被他生生撕开一道口子,龙战成员紧随其后,防线开始慢慢的向城内压迫。

黄金龙王似乎并不停留,一人一剑,所过之处,无人能掠其锋。黄金龙王如同他手中的剑一样,轻松刺穿了破天的防线,独自一人杀向城主府。前来支援的破天成员,根本无法阻挡他前进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