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年年有今日第5章章节在线阅读

年年有今日第5章章节在线阅读

劳累一夜的两人顾不上休息,沿着农间小路大步朝案发地走去。

“我带你看看案发现场。”

贺峥宇大步走在前,回头想说什么,正看到相柳落在身后两步远的距离,认真的挑拣干净的地方下脚。他不由得放缓脚步微让出干净一点的路给她走。

“昨天早晨送奶工发现李家别墅前门有一枚很小的血痕,推门进入之后发现凶案报警,死者情况你也大概知道了。”贺峥宇将农间小道大部分的地方让给相柳,自己一高一低踩在道沿上,肩膀左右摇晃着解释:“进入屋内之后发现八名死者都被凶手摆在客厅,尤其是李莎,身中四十五刀摆在最显眼处。现场目前没有发现任何指纹,脚印等可以指向凶手的线索,周围视频也没有发现——”

毕竟是案件信息,贺峥宇压低声音说着说着朝相柳的方向凑了凑,观察对方反应。

温热的气息落在相柳的耳边,黑色的碎发随着脚步的节奏微微颤抖,藏在下面的侧脸沿着薄透的耳朵倏尔粉红一片,直接蔓延至被白色衬衣领遮盖的脖颈。

贺峥宇望着这一幕,竟有种亵渎冒犯对方的尴尬。

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轻咳一声撂下一句:“现场还有大量血腥痕迹,你不要怕。”

相柳睁大眼睛有些诧异,满心都是老子当年也是叱咤黑白怕这个,面上却也是乖巧的点点头。

“现场没有外力破坏过的痕迹。”看到相柳弯下身仔细打量前门的擦痕,贺峥宇解释道:“目前已经去比对DNA,看是死者的,还是凶手的。”

相柳点点头,随着贺峥宇继续进屋。

“我需要你看看这个。”贺峥宇走进屋看到相柳还在观察之前左乐已经采集过的线索,下意识走回来拉拉相柳的胳膊——

相柳余光察觉有人靠近,几乎是本能反应的胳膊挡了回去,借机身体向后一退,眼神瞬间凌厉。

贺峥宇脑海瞬间闪过一个词:PTSD。

如果说之前只是相柳内向害羞,现在这种过激的防卫反应,就是创伤后遗症。

看到是贺峥宇找自己,相柳立刻恢复平日的温柔恬静,也不解释刚刚什么情况,跟着对方:“什么?”

“一楼已经勘察完毕,尚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贺峥宇一边扶着楼梯把手上楼,一边道:“楼梯上东西两边分别是主卧和客卧两间,还有一间储物室。根据这里的物证残留,当天夜里,主卧是李莎和凶手曾经搏斗过的痕迹,主卧的卫生间内有其中一位受害人的血迹。客卧是年纪最大的受害者和年纪最小受害者两人,另外一间客卧是李莎的同学三人,而在储物室遇害一人。”

“凶手无法一次就将八人全部杀死,没有一个人打电话报警么?”相柳跟着对方进入李莎的房间。

大约十平米的房间,简单的摆放着衣柜和一张2米宽的大床。

从房间内家电品牌来看,李莎的家庭条件在山村来说相对不错。

一个即将高考的女孩子,在高三之前招呼几个关系要好的同学一起在家里开派对,想想又会惹到谁呢?

“所有死者的电话全部被带到一楼,烧掉了。”

“多少个?”

“八个。”

相柳对于这个答案楞了一下,没有说话重新从一楼的客厅进入整栋楼:

“既然是开派对,是否有买吃的,吃的是谁买的?这个可以说明这些孩子之间的关系。”

“杯子到底有多少个还能查到吗?”

相柳抬眼望着一直等待自己发现的贺峥宇:“今天凌晨你救的那个孩子并没有带电话,按照人数来说,应该是九个涉案者,烧掉的电话有八部?”

“其中一个六岁的小孩,没有电话。”

相柳点点头没有说话,整个人因为缺乏休息肩膀靠在墙上手掌抱着胳膊肘看起来蔫蔫的。

“凶手杀人一定是有顺序的,但拿到所有人手机的时间一定是在杀人前。”

“怎么样才能让所有人将手机全部放在一起。”

听到相柳这么说,贺峥宇像是想到了什么,心里瞬间凉了下来——

“其中一个人说,我们来玩一个秘密游戏。”相柳抬起头望着贺峥宇苦笑着:“大家先把手机放在一起以免走漏风声。”

“这也是凶手可以一次杀八人的原因,”贺峥宇眉头紧蹙:“每个人都认为是游戏。”

“或者,每个人都相信,自己不会死。”

乖巧靠着墙的相柳抬起眼望着贺峥宇,琥珀色的眼眸在阳光中清澈见底。

偶尔空气里传来轻微的声音,杂乱的人声从外间遥远的传进来,眼前的一切,都让贺峥宇觉得新鲜又刺激。

其实两人说到此,对于凶手画像已经有了大概的感觉——

熟人作案。

和李莎私怨很深,对李莎也最了解。

能够自由出入李莎家,想来平日就在李莎附近。

然而这些所谓的感觉和片段的细节,走出这间别墅,芸芸众生千人千面,到底是谁?

最终还是要回归的一张购物单或者是作案工具又或者是…医院那个案件关键人的证供。

“医院那边——”

正当相柳想问医院案情关键人的情况时,贺峥宇口袋的电话震动起来。

“你那边——”贺峥宇刚开口,触及相柳瞟过来的眼神,重新道:“左乐,医院那边什么情况?”

相柳下意识又垂下头,脸侧的碎发挡住了嘴角的上扬。

这算是,接纳自己了。

“贺队。”左乐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法医和法证已经将初步结果发来,姚局要求我们一个小时后开会。”

“通知大家五十分钟后在所里一起开会。”毕竟是南岭村的案件,派出所的走访工作也是非常重要。贺峥宇听完电话,思索半晌:“你和其他无法到达的,视频参与。”

挂断电话,贺峥宇脸色没有了刚才的柔和,重新恢复了临阵作战的紧绷。

相柳忙不迭也跟着他冲出屋。

“你是开车来的?”

“是。”

“你车停这,人跟我去。”话音刚落,贺峥宇已经冲至自己车边,瞥了眼自己车后停着的白色SUV,下了命令。

听到身后脚步声停,贺峥宇已经坐在驾驶室戴上墨镜一副狂痞:“你要是不想参与,以后都不用参与。”

“我取个东西。”听到威胁,相柳非常给面子接受了这个威胁。

她快速打开自己车门,取了行军包直接抱着包坐在贺峥宇的汽车后排。

贺峥宇从后视镜里看到对方由远及近,抱着行军包乖巧拉开后车门,贺峥宇郁闷的撇嘴——

有见过这么帅的滴滴司机么?!

“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的条件,不是旅游,没那么多讲究。”

从后视镜里看到对方拿出一张湿巾,慢吞吞的将手指擦拭干净,贺峥宇秉持队长身份,准备给对方提前打个预防针——

却因为相柳将用完的湿巾随手拿来擦拭车窗而戛然而止。

“嗯。”相柳用湿巾垫着额头,靠在车窗上闭上了眼睛。

整个世界沉眠。

“贺队,你需要一次性的毛巾吗?”

“贺队,你需要一次性的牙刷吗?”

“贺队…”

汽车在当地派出所的院子停下来,贺峥宇没有叫醒后排沉睡的相柳,而是点了一支烟,算是休息。

烟味在车厢内晕染的瞬间,相柳已经睁开眼睛在包里掏东西。

“你是人型烟雾探测器啊。”贺峥宇手里的烟是抽也不是,丢也不是,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熄灭烟,从相柳手中接过一次性的毛巾:“我去洗把脸,你也休息休息。对了你不会有…”

“刮胡刀吗?”相柳已经从包里取出来交给对方。

“…谢了。”万年糙汉贺峥宇竟然第一次有了被人照顾的感受。

受宠若惊。

“作为物证部门,前期我们发现过的就不多做赘述。”

随着会议时间的越近,偌大的会议室聚集着当地派出所的负责人吴所,已经当地公安分局的负责人李局,还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渐渐将空荡荡的会议室挤满。

伴着烟气的晕染,会议开始。

痕检部门率先通报:“整间别墅没有外力撬动的痕迹,也没有出现作案工具。现场可指认凶手的线索并不多,说明凶手的处心积虑。案发时间和行凶顺序已经在报告中,大家可以看。我们发现的情况是,案发现场脚印繁杂,并未发现新的脚印。杀了那么多人,我相信凶手的鞋上一定会沾染打量血迹,但是案发现场周围都未发现有沾染血渍的鞋出门的痕迹。”

“你是说凶手穿着死者的鞋离开了?”贺峥宇抬眼望向对方,沉默一秒垂眼思绪深入一层,再次抬起头望向对方:“你是说凶手是个和李莎身材比例差不多的孩子?”

和之前的画像差不多,但真的有证据支持时,还是有些许的震惊。

“嗯…”痕检部门轻咳一声,继续道:“案发现场我们发现还有一个物品丢失,就是其中一位死者的腰带。而这跟腰带,就在贺队发现的那个坑内,和案件关键人的衣服在一起。”

“一根腰带有什么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