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渣爹的崽崽三岁半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渣爹的崽崽三岁半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冉冉洗完脸,乖乖坐在床上,她有点好奇脑中的书。

冉冉只见过爹爹的书,爹爹的书很宝贝,上面没有画小人,也没有花花绿绿的。

还是这本书长得好看。

系统在一旁要急死了。按照正常流程,冉冉同意后,是该接收书中剧情。

可是小冉冉才三岁呀,三岁哪能接收爹爹抛弃她的事实呢?特别是最后小冉冉还死了。

系统只是个人工智能,权限不高。

像他们这些人工智能系统,都是被投放到主角一派三观不正的小世界中,绑定在配角或者炮灰身上,来潜移默化改变小世界的走向。

江冉冉作为书中最无辜最可怜的女配,选中她很正常。关键是这是本三岁半小说,集中剧情都在主角小时候,冉冉这个被炮灰的女配,六岁大就被作者写死给主角让道了。

如今冉冉才三岁大,系统正发愁,突然发现冉冉也不翻书,只瞧着封面上的小人画看,瞬间松了一口气。

冉冉还不识字呢!肯定对书不感兴趣!不翻开就没问题,系统顿时松了一口气。

系统提着的心放下,安心去休眠了。

冉冉掰着手指数数,一、二、三……把一个手指掰完,又加了另一只手,才数完书上的大字。

一个六个字,等她把书名认全,就可以看书啦。看书要一步一步来,冉冉点点头。

屋子狭小,江知乐把木桶干脆放外头,冉冉看到江知乐忙完,也不琢磨看书了,睁大眼看着江知乐,小眼神特别期待。

见江知乐没反应,爬下床哒哒哒跑过去。

江知乐身后瞬间跟了只小尾巴,停下看冉冉,“饿了?”

冉冉摇摇头。

下一刻冉冉肚子咕咕响了。

冉冉脸红捂住肚子,模仿肚子的叫声说:“咕咕。”

不是肚子叫,是她在叫。

江知乐笑了,他也有点饿,不过大男人,少吃一顿不算什么。他看了眼灶台,眉头直皱。

冉冉默默跑到自己的背篓里,摸出自己的小布兜,“爹爹,一起吃。”

江知乐吃着闺女的零食,两人勉强也算对付了一晚。

“爹爹,你吃的要还给我的!”冉冉语出惊人。

江知乐伸手把桌上最后一个蛋拿走,慢条斯理剥开壳,在冉冉面前晃晃,“还什么?”

冉冉仰着脑袋,目光跟着蛋走,蛋晃到左边,视线就黏到左边,蛋晃到右边,就跑到右边。

咽了咽口水,努力把蛋蛋忘掉,冉冉伸出一根短手指。

江知乐挑眉,“吃了一个蛋多还一个蛋?”

冉冉摇摇头,有点不敢看爹爹,脸又红了,结结巴巴,“我,我,冉冉要一个铜板!”

江知乐哼了一声,把蛋塞进冉冉手里,“小孩子要什么钱?”

小孩子冉冉低下了脑袋。

等到要睡觉了,江知乐把冉冉塞进被子里,冉冉伸出脑袋,“爹爹,还有鸡呢?”

江知乐:“鸡就放在外面。”

冉冉认认真真:“鸡会被狼叼走的,要让母鸡住在屋里。”

住在屋里?

江知乐脸黑了,“江冉冉,你现在安安静静睡觉。”

冉冉觉得爹爹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要是鸡没了,爹爹就没蛋吃了。

白白嫩嫩的水煮蛋,能让十个爹爹都馋哭。

小姑娘不说话,睁着水润润的黑眸望着男人,见爹爹不回她,良久忍不住碎碎念:

“鸡值好多铜板呢。蛋也值好多铜板呢。我可以把鸡放在我的篓子里,不会让鸡和爹爹一起睡的。”

江知乐翻了个身,没好气道:“鸡没了蛋丢了,你爹补你一百倍铜板。”

冉冉算不出一百倍铜板是多少,认认真真记在心底,“好的,爹爹别忘了。”

心底仍是有点委屈,爹爹要睡觉了,爹爹什么也没和冉冉说。

爹爹不记得她的生日了吗?

一定是爹爹今天被赶出来太伤心太累了!

冉冉这样安慰自己,想着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冉冉揉揉眼睛起来,爹爹已经不在了。

冉冉习以为常,自己先慢慢穿好衣服,爬下床,出门看一下家里的鸡,两只母鸡都在,和昨天一样肥,冉冉满意点点头,昂着小胸脯进屋了。

进了屋子,像昨晚一样,用自己的小木盆舀水,把自己洗干净后,在自己的篓子里翻了翻,没有吃的了,要吃得做。

冉冉不会做饭,也没有吃的,但总闻到若有若无的香气,好像是馒头的味道。

在灶台周围找了找,在床边上寻了寻,最后停在缺了一条腿的木桌旁。

桌子有点高,冉冉踮脚能够到,可是馒头大概放在了桌子中央,冉冉怎么也没摸不到。

倒是有一个小凳子,凳子摇摇晃晃的,冉冉担心摔跤。

摔跤受伤了,找大夫会费银子,饿一顿冉冉省银子,精打细算后,冉冉决定不费银子了,自己再试试。

又试了两次,没摸到馒头,摸到了一串铜板。

把两只手都用完,冉冉才数清楚到底有多少铜板。

爹爹给她留了十个铜板!

冉冉高兴极了。

把铜板分成三份,五枚藏在床下面,三枚放在小布兜里,还有两枚藏在自己的篓子里。

冉冉挎着小布兜去村子里溜达了,见到冉冉的婶娘喊:“冉冉,早上吃了没?来婶娘家喝碗粥!”

冉冉笑眯眯的,“我吃过啦。”拍拍小肚皮,“冉冉吃得可饱了!”

王婶娘家没蛋吃,在冉冉心底,没蛋吃,就是没银子,要是她再吃,把婶娘吃穷了怎么办呀。

于是冉冉打算先到有蛋吃的张奶奶家。

张家刚吃过早饭,男人出去做活了,张老太和儿媳一边喂鸡一边唠嗑。

张老太喂鸡喂得心不在焉,“冉冉怎么还没来呀,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饱睡好,她爹经常整日不在家,唉,越想越愁。”

儿媳赵二娘也惦记着冉冉,嘴里安慰着婆婆,“冉冉爹也没那么不着调,前些日子公公山上伤了腿,不也是他送回来的。照顾冉冉,更没问题了。”

两八竿子打不着的事被赵二娘一说,好像江知乐真的能照顾好冉冉,张老太也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也就寻个安慰。

心不在焉喂完鸡,一个小奶音响起:“张奶奶,赵婶婶,冉冉来啦。”

欢快的声音一响,张老太脸上笑出了褶皱,“二娘,给冉冉拿几个鸡蛋。”

赵二娘“诶”一声进了厨房。

冉冉挎着自己的小布兜,挺着瘪瘪的肚子迈过门槛,赵二娘已经把煮好的鸡蛋端了出来。

冉冉偷偷咽了咽口水,抿着嘴不让别人发现,伸出一根手指,“冉冉只要一个蛋。”

婶娘给的蛋太多啦。

赵二娘喜欢冉冉,除了婆婆喜欢,也是冉冉这小姑娘太懂事,让人心疼。

“没事,你婶娘家不缺鸡蛋吃。”赵二娘爽气说。

张家善养鸡,养了几百只鸡,平日鸡蛋什么都拉去镇上卖,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富户,不缺这几个蛋。

小姑娘仍是很固执,只拿了最上面一个蛋,吃完蛋,跟着赵二娘进鸡圈捡鸡蛋。

张老太和赵二娘都知道冉冉这孩子,脾气有时候和她爹一样犟,要是不让她帮忙捡蛋,说什么也不肯要水煮蛋。

冉冉看着好多大肥鸡,美滋滋捡着鸡蛋。

心底开始打着小算盘,爹爹快养不起了她了,每天她来捡蛋,就可以攒一个鸡蛋。

冉冉人小,力气小,不像赵二娘那样摸到蛋,就放进左手挎着的篮子里。

她到一处,就把那边的鸡蛋摸出来,放到一起,再到一处,就把附近的蛋聚在一起。

赵二娘有时候直接去冉冉堆蛋的地方,把蛋收进篮子里就行。

过了半个时辰,赵二娘就不让冉冉捡了,牵着冉冉出去,冉冉迷迷糊糊问:“没蛋了吗?那边冉冉还没去看过。”

赵二娘说:“婶娘去捡过了,捡完了,明天估计鸡下得少,等后天再捡。”

想靠鸡蛋发家致富是冉冉失望点点头。

发家之路失败,冉冉有点沮丧,安静坐在板凳上。

赵二娘抓了把炒豆子让冉冉吃,和张老太说着话。

冉冉嘴里含着一颗豆子,竖起耳朵安静听长辈说话。

听到关于养鸡的,眼睛一亮,她家有两只母鸡,得好好养,好好下蛋!

听到旁的不感兴趣的,牙齿轻轻磨着豆子。

遇到听不懂的,小脸绷着,思考特别认真。

婆媳两絮叨家长里短八卦,冉冉太过安静,一时两人忘了身边坐个了冉冉,说话也没多少顾忌。

“马家那小子也太不像样了,去县里找了个小的,闹着要当平妻。”张老太手上缝着衣服,满脸不赞成。

“还不是是钱闹的,没钱十赌九输还不是捧着媳妇说好话,现在突然赢了一大笔,可不就眼睛朝天上看。”

“马家媳妇自己不硬气,娘家那头人口少,没什么人出头,可不就是被压着欺负。有什么事能帮就帮上一把吧,一个村的都不容易。”语气有点恨铁不成钢。

……

“嘎嘣”一声,猝然打断了婆媳两的交谈,两人同时意识到冉冉还在这。

冉冉不好意思捂住嘴,把豆子咽下去,可可爱爱的像一只小呆瓜。

赵二娘忍不住笑了,心想冉冉人小应该听不懂,下次不能在小姑娘面前说这些腌臜事。

冉冉脸红红告别了赵婶娘和张奶奶,溜达达回去找爹爹。

村里人都不知道,冉冉其实懂很多呢。大家都以为冉冉年纪小不懂,什么话也不避讳着冉冉说,而且冉冉小小一个人,从来乖乖巧巧安安静静,长辈不留神就忘了还有个小姑娘坐在这。

于是冉冉听了好多好多的八卦,虽然很多听不懂,不妨碍冉冉饶有兴致听,听多了,总能听懂一两句。

走在路上的冉冉特别严肃思考着人生,原来神仙没说错呀,有钱就会变坏!

冉冉握了握拳,她会努力让爹爹没钱哒!

什么穷就让爹爹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