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离婚我不干了第3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离婚我不干了第3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晚上十一点,会馆门口依旧灯火通明。

傅幼笙站在路边,绯红的小脸被凉风一吹,热度消散几分,目光定定的看着马路。

幸好因为太晚,路边没有什么人。

不然闻亭一想到傅幼笙人设崩了的词条上热搜,他的心态更要崩。

等了半个小时,他忍不住了:

“你老公怎么还没来,要不我送你回去算了。”

傅幼笙执拗地等着,看都不看闻亭一眼。

见傅幼笙穿得单薄绸缎旗袍,在深夜冷风里跟望夫石似的,闻亭心里快要把傅幼笙的老公骂死了。

“像你这么漂亮又有内涵的女明星,在圈内找个豪门嫁了都绰绰有余,怎么就能选上你老公这样默默无闻又对你不好的老公?”

“让漂亮老婆在冷风中等这么长时间,是人干事儿。”

见她不说话,闻亭给她出主意:“要不离婚算了,感情上的失意一般代表事业上的巅峰,我们一起认真搞事业,以后养他百八十个的小鲜肉男团后宫!”

傅幼笙因为醉酒的劲儿,半响后才迟钝的反应过来,她皱着小眉头,认认真真的说:“我老公对我很好!”

“他会来接我!”

“好好好。”

“我倒是想看看,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搭理说酸话的闻亭,傅幼笙看向路尽头的眼睛眨都不眨,生怕错过。

足足等了四十分钟。

终于——

一辆打着双闪的黑色宾利稳稳停到了路边。

车门推开。

傅幼笙迷蒙水润的眼睛瞬间被点亮。

微风吹乱了她的长发,下意识的抬起头看过去。

下一刻。

从车上下来一个气质干练的女性,三十多岁的年纪,化着精致职业妆容的脸上带着公事公办的态度:“傅小姐,请上车。”

傅幼笙认出来这是殷墨秘书团里的周秘书,她目光飘向了车厢。隔了好几秒,而后侧眸看向闻亭,指着说:“有人来接我了,你回去吧。”

闻亭察看了看这秘书,又看了看她。

没在说什么,而是叮嘱道:“回去好好睡一觉,代言的事明天谈。”

……

车内。

傅幼笙坐在空荡荡的车厢内,殷墨不在。

车开到半路,她终于有点儿反应,感觉眼睛涩的厉害,猛眨了几下眼,他果然没来。

在路边被冷风吹了足足四十多分钟,那股子朦胧酒意几乎消散,脑子也渐渐清晰起来。

车厢温度调的刚好,但傅幼笙却感觉如同坠入冰窖一般,齿寒不已。

想到自己刚才借酒意给他打电话时,殷墨那句:‘我今晚没时间,会让秘书去接你,乖。’

现在想来,这个乖字透着浓浓的敷衍。

漂亮的脸蛋贴在车窗玻璃上,红唇抿起极淡的一点弧度,不知道是嘲笑他,还是嘲笑自己。

那条火爆全网的桃色新闻还历历在目,他所谓的没时间,就是带别的女人见他的父母吗。

周秘书从后视镜看了眼傅幼笙,突然开口:“傅小姐,殷总今晚有事要忙,才让我接您回家照顾您。”

“他忙什么。”

傅幼笙抬起长睫,很淡的应了声。没打算听周秘书替他遮掩,继续说,“送我去公司,我去看望你们忙碌的殷总。”

周秘书一顿,立刻拨通了殷墨的电话。

“殷总,傅小姐想去公司看望您。”

傅幼笙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当着自己的面给殷墨报信。

简短的跟上司请示完毕,周秘书得到肯定回答,才调转车头,往殷墨的公司驶去。

“傅小姐,殷总说您可以去公司。”

傅幼笙表情淡淡:“我要谢主隆恩吗?”

周秘书干练的脸上表情僵硬:“傅小姐说笑了,殷总很期待您的到来。”

傅幼笙闭目小憩。

期待?

谁知道呢。

车厢内温度渐渐升高。

傅幼笙原本被冷风吹散的混沌又涌了上来,不知不觉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精神上的倦怠,让她坠入了昏沉的梦中。

梦见十六岁那年,刚刚升入高一,因为中考成绩差了一两分,在开学之前,被对成绩极其严苛的长辈们惩罚,甚至入学前一天晚上,还罚写毛笔字四小时。

开学那天,乌云卷着半边暗淡的太阳,空气沉闷的让人窒息,她恹恹的背着沉重又偌大的书包,低着头慢慢走在回家路上。

她的梦里,沉闷压抑的画面中,视野中突然横空出现一双手,指甲修的很整齐,修长白净,腕骨微微凸起一点弧度,精致漂亮,让人过目难忘。

傅幼笙下意识抬眸。

入目便看到穿着简单白衣黑裤、面容怎么看都模糊不清的少年倚在一辆颜色嚣张的跑车上,朝她笑的风流浪荡:“乖乖生,想上我的车吗?”

傅幼笙努力睁着眼眸,想要看清楚少年的模样,视线却影影绰绰,怎么都看不清楚。

是谁呢?

傅幼笙心脏跳的特别快,潜意识觉得这是个对她特别重要的人。

她张了张嘴,想问:“你是谁?”

可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

梦中少年见她不回答,收回了手。

“不要走。”

傅幼笙想要握住他的手腕,随着她抓了一个空,梦境戛然而止。

胜景资本大厦,顶楼总裁办公室休息间。

铺着深蓝色床单的床上,安静睡着的女人睫毛颤抖了好几下,才堪堪睁开眼睛。

看着熟悉的空间,这是……殷墨办公室里的休息间。

她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还没有从梦境缓过劲儿来。

做梦的时候她不知道那个少年是谁。

梦醒后,她清晰的知道,少年是殷墨。

只不过现实中的十六岁,少年的那次伸手,她义无反顾握住了他的手,并且紧紧的握了九年。

后来,傅幼笙问过殷墨,当时为什么要邀请她上车,还笑得不像个好人。

殷墨当时弹了她一下,说她是个小白眼狼,然后给出他的答案:当时看到一个小可怜像是被五指山压住的小猴子,莫名其妙的想多管闲事,故意逗她笑一笑,把她从那儿拉出来。

他莫名其妙的一次多管闲事,确实把她山底拉出来了。

当年那个笑得夺目的少年,是傅幼笙的一眼沦陷,无边救赎,是她勇敢追逐自由,抛却古板书香家族带来的压抑的开始。

是她九年的念念不忘。

傅幼笙从回忆中醒来,透过休息间的窗户,看到外面依旧黑漆漆的。

她醒过神来,从搁在床头柜上的菱格纹链条包里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

没想到。

一打开,锁屏挤满了微信消息。

视线定在闻亭的留言:【内部消息,TN跟赵清音那边定好了拍摄宣传片的时间,随时都会官宣她为亚太区代言人。】

【知道原因吗?】

【还不是人家有一个好后台,啧啧啧,有后台就是不一样。】

【算了,我给你对接其他代言吧,这个估计彻底没戏了。】

【热搜链接,你醒来自个看吧。】

【人家搞对象更进一步,你搞对象,是要把自己搞到泥窝窝里,快点醒醒吧女明星!】

傅幼笙细腻的指尖滑动着屏幕,轻点那个链接。

殷墨公司的信号很好,网速很快。

眨眼间,便弹出来赵清音的新微博页面。

#赵清音澄清##赵清音豪门名媛身份曝光#词条挂在热搜前排,很是惹眼。

赵清音V:就几小时前突然在网上曝光的视频,特此声明:并没有与殷总在公共场合有亲吻等过线的亲密,当时的角度是狗仔抓拍到我低头捡耳环的瞬间,刻意的剪辑出来,影响大家判断。现在,网上发酵的不实新闻已经影响到我跟朋友亲人的正常生活,希望网友与粉丝们多关注我的作品,理智吃瓜,谢谢大家关心和爱护。

附带了一张图:图片上是两只水头很足的帝王绿翡翠古董耳环,美得通透欲滴。

刷了刷评论。

傅幼笙眼睫毛低垂看着网友神逻辑。

——所以,只澄清了亲密姿势是角度问题,见家长默认咯,恋情默认咯。

——默认恋情+N

——等等,只有我关注点在那个耳环上吗,要是我没看错的话,好像是上次某古董拍卖会,一位国内超级富商拍下来说要送给晚辈的礼物。

——我艹??楼上真的假的,所以这不是灰姑娘即将嫁入豪门的童话故事,而是豪门名媛和豪门贵公子的上流阶层强强联姻。

——再添一锤:赵清音豪门名媛实锤。

——祝有钱人终成眷属,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傅幼笙浑身一个激灵,终于完全从梦境中回到现实。

她看着热门评论全都是祝他们两个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漂亮的眼眸微微眯起来,冷笑一声,直接敲了条评论回复:殷墨不孕不育,殷总早生贵子等于绿云遮顶。

发泄完了之后,傅幼笙将手机丢床上。

坐在床沿,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那点酒劲儿,现在早就清醒了。

她轻轻吐息,让自己心情平复一点。

多年的教养,让她无法做到普通女人面对老公疑似出轨时的歇斯底里。

原地怔怔的发了一会呆,才光着脚,从床上站起来,轻轻的推开休息室的门。

办公室灯光开的很亮,她视线环顾办公室一圈。

才发现几乎与奶白色真皮办公椅融于一体的穿着白衬衣的男人。

这个办公椅,还是她亲自给他置办的。

殷墨眼睛闭着,修长的手指放松的搭在额头,似乎想挡住刺眼的灯光。

傅幼笙见他睡着了,身体的反应快过脑子,条件反射的放轻了脚步,白皙莹润的小脚踩在暗灰色地板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离得近了。

傅幼笙站在他弯曲的长腿旁边,安静的打量着他。

之前俊美无双的少年气,此时成长为成熟男人的魅力,即便是将近一夜过去,下颌那冒出来的青色胡渣,不复白天的衣冠整洁,都忍不住看了又看。

夜色很深,深夜梦里没有消化的情绪与刚才看到的那些评论徘徊在理智边缘,拉扯着她。

不知不觉,傅幼笙渐渐的弯下腰。

与他距离拉近,指尖贴近他的心脏。

想亲手试试,他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又冷又硬。指尖带着一丝丝的凉意,是她最真实的体温。

当触碰到男人的胸口时,忽然手腕便被一双大手牢牢攥住,掌心的热度瞬间渗透到她薄薄的皮肤。

她表情一瞬间的错愕,小手蜷缩了一下。

抬起睫毛,恰好落入男人那双灿若寒星的眼眸,好似能窥破了她的复杂情绪。

傅幼笙有种被看破灵魂的错觉,透不过气,下意识想往后逃跑。

殷墨低笑了声。

动作比她还要快,轻轻一扯。

傅幼笙纤细的腰肢被他拥住,男人的气息像是烈性的酒,将她完全笼罩住。

殷墨一边含住她的唇瓣,一边拥着她,把人往怀里带,隔着旗袍薄薄的布料砌磨。

肆意享受女人自投罗网的曼妙滋味。

微凉的薄唇先是摩挲着,等到她没有那么挣扎了,才循序渐进。

男人动作温柔,傅幼笙拽着他衬衣的小手不自觉放松。

然而——

没多久,他便露出带有獠牙的真面目,提起她纤瘦的小胳膊,将她整个人放到自己膝盖上,给了她三秒呼吸的机会,随后重新覆上,这次,迫人的气息几乎深入喉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