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乖张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小乖张第4章章节在线阅读

“我说,”沈照慢悠悠地问,“你真是银行工作人员?”

周黎做贼心虚,心立刻漏跳一拍。

不过这几年心理素质是练出来了,她脸不红气不喘,一本正经回道:“是的,不然也不能送您烤箱。”

沈照轻嗤一声:“那你们银行可够小气的。”

“?”

“就只有烤箱,没别的给我选?”

“……”

周黎的目光自然地在休息室里转了一圈儿,目之所及,都是些舞蹈用品,一时也想不到还能送什么。

忽地,她目光顿住。

鬼使神差的,她轻咬了下唇,试探地开口:“那,要不您加我个微信?”

沈照:“……嗯?”

周黎生怕自己意图过于明显,连忙解释:“我给您看下赠品,您自己选?”

沈照没吱声。

周黎无意识地屏息,等待着他的答复,没有拿手机的那只手捏着抱枕。

只听空气安静了几秒,沈照懒洋洋地开口:“行吧。”

周黎一口气霎时松懈下来,不由弯唇一笑。

又听沈照问:“就这手机号对吧?”

周黎一惊,连忙否认:“不是不是,不是这个!”

周黎刚鬼迷了心窍,险些忘记自己微信名就叫周黎。

如果沈照真的照着手机号一搜……

那这戏白演了。

周黎连忙将通话切到免提,一面飞快打开微信,一面随意找了个借口:“这是我同事的手机。”

沈照:“你同事?也行。”

周黎:“那怎么行?”

她盯着微信改名界面,迅速思索着改什么名。

沈照:“不行?”

周黎随口道:“也不是不行,就,我怕您吃亏。”

沈照:“嗯?”

周黎:“我这同事吧……”

周黎目光忽然落到桌上的一张排班表。

沙老师?

这姓不错。

刚好她还蛮喜欢某沙姓喜剧演员滴!

周黎迅速打下个“沙”字。

确认。

退出微信,周黎一本正经把话说完:“她这人对长得好看的有歧视,我怕她会因为您的过分美貌而针对您。”

“是吗?”沈照轻哂,“那刚好。”

周黎:“?”

“我最近……”沈照一字一字地说,“刚好,有点毁容。”

“……”

周黎心里忽然有种古怪的感觉,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

愣了一会儿,她扯回话题:“那我加您吧,您微信号多少?”

“不用,”安静了几秒,沈照意兴阑珊地问,“沙?”

“……”

“加了。”

“……”

“让你同事通过一下。”

“……”

周黎挂了电话,点开微信,果然有个好友请求。

默认头像,沈照。

周黎盯着这个灰色的空白头像看了好一会儿,切回自己朋友圈。

看了下最近一月没发过朋友圈,她才将朋友圈设置成仅一月可见。

点下同意后,她顺手点进沈照的朋友圈——

就,没有朋友圈。

果然。

这年头,连周鸿安都有事没事转发个养生小文章,隔三差五折腾折腾头像……像沈照这样平常说个话还不忘撩人的妖孽,网络里却过得如此清心寡欲。

还挺反差萌的。

周黎唇角翘了翘,退出来,打开和沈照的微信对话框。

盯着空白的界面一会儿,她开始在对话框里打字:抱歉,沈先生,刚是我弄错了,这就是我本人的微信。

周黎对沈照的智商还是十分忌惮的。

她今天冒充银行工作人员,本来就经不起细想,结果现在冒充的自己还要再冒充冒充自己的同事?

周黎自己都觉得荒唐。

虽然现在这么说也很没说服力,但还是化繁为简一些,相对安全吧。

这么想着,点击发送。

沈照没回她。

周黎过于心虚,又小心翼翼地追加了个补丁:我俩同款手机。

这次,沈照回了条语音。

周黎连忙点开,散漫的嗓音慢悠悠地冒出来:“你觉得,你是不是你同事,我很感兴趣?”

周黎:“……”

虽然很不齿他这种欠揍的态度,但听了还莫名挺安心的。

不感兴趣就好。

沈照要对谁感兴趣了,那人才是,要完。

她好脾气地用语音回复:“好的,我这就给您发赠品图片。”

发送出去以后,周黎立刻给周鸿安打了个电话。

周鸿安这会儿应该正在吹牛,周黎听见背景吵吵嚷嚷的,有人隐约喊了一声“周哥”。

周黎:“爸,上个月银行送咱家那台烤箱,给您发图没?”

“好像是有个图,”周鸿安随口问,“怎么了,女儿?”

周黎没和他解释,直接问:“那还有别的图吗?”

“别的图?别的图你自己去拍哇!”

“?”

“那烤箱不都送来了吗?你喜欢多少拍多少!”

“……”

“我的意思是,”周黎颇觉一言难尽,“卖家图。”

“啊,卖家图啊……”周鸿安想了下,“好像是扫码进了个小程序,里面倒是挺多图的。”

“快发给我。”

挂了电话,周黎回到微信,发现沈照3分钟前给她回了两条语音——

沈照:“我感兴趣的是,你这个沙……是‘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沙?”

沈照:“还挺,缠绵。”

缠绵?

周黎忍不住起了身鸡皮疙瘩。

连忙郑重打字澄清:不,是“沙雕”的沙。

那边又回了个语音条。

沈照:“这样啊,那我以后就叫你雕儿,行吧?”

周黎:“……”

卧槽!

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绝世大沙雕!

周黎闭了闭眼,非常怀疑现在这个沈照也是别人冒充的。

这时,周鸿安的二维码发了过来,周黎立刻点进去。

然后就,整个人僵硬在那儿了,眼睁睁盯着加载屏幕上、红红火火飘着的八个大字——

招商银行积分商城。

周黎:“……”

咋滴就招,商,银,行,了?

周黎好生气,问周鸿安:“不是说工商银行吗?”

周鸿安也用语音回复她:“那不就是工商银行吗?你自己点进去看看。”

周黎:“……”

她真是好想把“雕儿”送给周鸿安啊!

没办法,摊上这么个沙雕老爹,周黎只能思索着,要不一会儿一口咬定自己说的就是招商银行,是沈照自己听错了。

然而……最后却连这么个无耻的希望也落空了。

只见积分商城加载完后,屏幕上跳出了“兑换已结束”五个大字,在雪白的背景页面上,格外扎眼。

周黎:“……”

今天。

果然是。

诸事不宜。

所幸沈照之后也没再提,周黎顺势假装自己也忘记了。

等明天他想起来问,她正好告诉他——亲,活动昨天已经结束了。

这么想着,周黎心安理得地放下手机。

只是,事实证明,周黎还是有些一厢情愿了。

沈照不止当天没想起来,第二天、第三天,直到那以后半个月,天气由秋老虎彻底转凉,到11月初,他都再没出现过。

周黎盯着那个空白的头像,忍不住想,他果然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

那天他会和她扯那么多,估计也只是刚好,无聊了。

她也从未如此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和沈照,确实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从前她的记忆犯懒,瘫在当年,不动弹。

现在么,记忆已经更新到了雕儿。

可那又怎样呢?

即使加了微信,有过对话,在他看来,她也不过是某个小气银行的小员工,用不起定制手机,日常在和人撞机。

当然事实上,她也确实是这样。

而且说不定更惨。

周黎无奈呼出一口气。

好在国家奖学金公示期总算是平安过了,周黎可以安心数着日子,等钱入账。

11月初,系里开题,在外实习的同学们都回来了。难得聚这么齐,结束后,班长提议大家聚个餐。

周黎对这些集体活动一向是不主动、不抗拒的姿态,她见同学们都去,也就去了。

只当是团建。

她们方向这届总共十一个人,全是女生,在学校旁边的火锅店要了个包间,聚在一块儿吃火锅。

席间自然而然就说起了今天的开题。

所有人都被老师怼得很惨,被全盘推翻的也不在少数。

周黎是唯一一个被夸过的,不过夸得也很克制,还是问题更多。

但即使这样,也很令人羡慕了,而且她的题目很新,之前就没人从这个角度做过,本身就很难。自然就有同学夸奖她,顺便和她讨论一些学术上的问题。

周黎一一认真回答。

本来一顿饭吃得挺开心的,但说着说着,忽然有人冒出一句:“也不看看人家导师是谁,那陈教授的学生,自然不一样。”

空气有瞬间的安静,所有人默默看向声音的来源。

只有那声音的本人李晓欣,不甚在意地仰头喝了一口啤酒,黑框眼镜遮着她三分之一的脸。

所有人尴尬了几秒后,班长蒋彤笑着扯开话题:“说起陈教授,你们知道,她在学生圈子里有个外号不?”

“陈麻麻?”有人笑着接话。

立刻有人附和:“对,整天都笑嘻嘻的,就没见她对谁变过脸。”

“不不不,”蒋彤高深地摇了摇头,一字一字笑说,“扫,地,僧。”

众人一怔,随即,不知道是谁带头发出来的笑声,大家都笑了。

连周黎也跟着抿唇一笑。

“还挺贴切,”李晓欣嗤了一声,看向周黎,大声说,“那周黎,你作为扫地僧在咱们这届唯一的学生,既得利益者,要不要趁此机会发表个获奖感言?”

空气再次陷入微妙的安静。

周黎转头,盯着李晓欣肤色略黑的脸两秒,微微一笑:“既得利益者?”

李晓欣:“难道不是?陈教授的学生,科研项目是你的,一等奖学金是你的,热搜闹得那么轰轰烈烈,国奖还是稳稳在你手里。”

周黎想了想,点点头:“别说,听你这么说,我还……”

李晓欣不怎么友好地盯着她。

周黎:“真挺优秀。”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