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温乔入我怀第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温乔入我怀第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温乔很快反应过来。

她为什么现在还要看宋时遇的脸色?都怪自己给他当了太久的狗腿子当习惯了,到现在都有点条件反射。

温乔心里默默的唾弃了一下自己,然后理直气壮的把剩下那半口气松出去,重新挺直了腰杆。

电梯里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下降的速度异常缓慢。

温乔为了避免尴尬,一直拿着手机闷头给小华回微信,假装身边的人不存在。

等她察觉的时候,宋时遇的高档西装料子都蹭到了她的手臂上,她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刚才明明离了两掌宽的宋时遇现在居然都挨着她了。

她又看了眼前面,电梯里统共也就六七个人,都稀稀疏疏的站着。

她又偷偷看了宋时遇一眼,即使遏制住脑子里荒唐的念头。

肯定是刚才电梯里人太多他才会靠过来的。

电梯一到一楼,温乔头也不抬的对宋时遇说了声“那我先走了。”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跟着人流一起走出了电梯。

她没有回头,脚步甚至有些急促,很快就走出了大厅。

宋时遇独自站在电梯里,看着温乔头也不回的离开。

*

温乔一走到外面的烈日下,刚才一直提到胸口的那股气顿时散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耸立的高档写字楼,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和宋时遇的差距比十年前更大了,不过她现在和宋时遇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差距再大也不会影响什么,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骑电动车回店里了。

温华已经回来了,他的腿伤的不是很重,但是因为正好伤到膝盖,包了纱布,走路一瘸一拐的。

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剃一个寸头,带着几分在田野间长大的天然淳朴,笑起来的时候露出八颗大白牙,很招人喜欢。

温华跟温乔是一个村的。

他今年才十八岁,十六岁就跟着父亲做刷墙匠,做了两年,手都被石灰水泥给泡烂了,他妈太心疼,不让他跟着他父亲干了,想让他学点别的,正好温乔这里缺人,就让他来了。

他人机灵,难得的是还很能吃苦,脚踏实地肯学肯做,而且学东西也很快,温乔很喜欢他,准备等店里的生意上了正轨,就给他把工资再涨一涨。

“温乔姐,快过来吃饭吧。”这会儿他正一瘸一拐的把饭菜都搬上桌,一边给温乔盛饭一边招呼她过来吃饭。

陈珊珊已经自己先吃了,又把立扇开了坐在前面玩手机。

温乔让他先吃,去洗了手才过来坐下准备吃饭,顺便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看一眼,然后就看到通讯录那一栏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代表有人申请加她微信。

不会是宋时遇吧?

这个猜测让温乔心口一跳,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小红点不敢点开。

“温乔姐,怎么了?”

温华看着温乔拿着筷子不吃饭,直勾勾的盯着手机,不禁疑惑的问道。

温乔回过神来,说了句没事,手指点开通讯录那个小红点。

果然。

宋时遇的名字赫然在列。

温乔盯着他的名字看了几秒,一时有点想不明白,她以为宋时遇在电梯里要她的电话只是出于礼貌,两人话都没说几句,他还表现的那么冷漠,那他现在来加她的微信是什么意思?

温乔突然按灭手机丢到一边然后埋头吃饭。

温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被她丢到桌角的手机,有点担心,忍不住问:“没事吧温乔姐?”

温乔头也不抬,闷头吃饭:“没事没事,吃饭。”

但她心里压着事,只勉强吃完了一碗饭就放下碗起身开始收拾店里的卫生。

这本来是陈珊珊该做的事,但陈珊珊玩着手机,只往这边看了一眼就当没看到一样继续玩手机了。

陈珊珊是温乔表姑的女儿,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读完初中又去念了职高,职高没念完就出去打工,但每份工作都做不久,这次温乔这里缺人,表姨专门给她打电话说希望能让陈珊珊过来她这里帮忙。

表姑在奶奶脑梗住院的时候,她不仅借钱而且还专门来医院帮着温乔照顾奶奶,帮了很大的忙,温乔一直很感激她。

虽然一直知道陈珊珊很难管教,但因为是表姑的嘱托,还是答应了她过来。

陈珊珊是被自己妈妈逼着过来的,而且因为自己从小到大妈妈总是喜欢拿温乔这个堂姐跟自己做比较把自己比的哪哪都不是,所以她对温乔也总是带着股怨气,现在居然还要自己帮温乔打工,心里更是不服气,做什么都是不情不愿。

温乔把桌椅板凳烧烤台都擦的锃亮,总之就是不让自己闲下来,一闲下来就忍不住要胡思乱想,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总是心绪不宁。

她去后面的洗手间接了冷水洗了把脸,脑子里一团浆糊。

宋时遇加她微信干什么?

她都换过好几次电话号码了,宋时遇居然还是十年前那个她烂熟于心的号码。

她还记得她的第一张电话卡就是他给她办的。

她人生中拥有的第一个手机也是宋时遇送给她的。

温乔抬起头,有些迷茫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那张白净清秀的脸恍惚中变成了一个皮肤黝黑顶着一头参差不齐短发的假小子。

她最开始认识宋时遇的时候就长得这样。

刚卖了一头长发,顶着一头世界上最丑的短发,一张在山野田间晒的黝黑的脸,见了宋时遇的第一面。

宋时遇是被送到乡下来养病的,而且还是从A市那样的大城市。

温乔家的邻居宋奶奶就是他的姑奶奶。

宋奶奶家盖了村子里唯一一栋别墅,衬的隔壁温乔家的土砖房格外的寒酸。

宋奶奶几年前丈夫离世,她一个人回到家乡和温乔奶奶这个手帕交重新当了邻居。

温乔时常串门,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总要去给宋奶奶送一点。

见到宋时遇那一天也是最寻常的一天,她家里刚杀了猪,闹哄哄的忙了一上午,中午她做了粉蒸肉还有刚学到的香芋蒸排骨,奶奶让她给宋奶奶送一碗去。

宋奶奶刚做好饭菜,看到温乔过来,笑呵呵的接过来,顺便交给她一个任务:“乔乔,我有个客人在楼上,你能帮奶奶上楼去叫他下来吃饭吗?”

温乔当然答应了,应了一声就上楼去了。

宋奶奶的声音从楼下传来:“他在楼梯靠右手边那间客房!”

温乔应了一声,敲了三下房门就扭开了房间门。

坐在窗边做试卷的宋时遇闻声转过头来看见了门口呆住的温乔。

对比起温乔推开那扇门见到宋时遇第一眼所受到的震撼,宋时遇转头看见她的第一眼只是平淡。

在温乔开口跟他说话以前,宋时遇以为她是个男孩子,一头乱七八糟的短发,巴掌小脸,竹竿似的四肢,皮肤黝黑,唯一特别的,是她那双眼睛又清又亮,带着一股叫人难以忽视的勃勃向上的生命力。

直到她开口跟他说话。

那张黝黑的小脸上露出腼腆的,有些害羞的样子,但是那双清亮的眼睛却不闪不避的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神里闪着光:“那个,宋奶奶让你下去吃饭。”

原来是个女孩子。

仅此而已。

所以哪怕是温乔自己都觉得,宋时遇最后居然会成为自己的男朋友,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只是占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宜。

虽然这便宜没占多久。

但也足够成为她平凡的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只是这一笔对她而言划得太深了。

温乔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她一定不要再重蹈覆辙了。

*

下午三点。

温乔莫名的在店里待不住,早早的就到了航天小学的大门口,但是放学时间过了足足等了十分钟,一直等到校门口的人越来越少,才等到一个穿着航天小学蓝色校服的小男孩背着书包慢吞吞的走过来。

他低着头走路,走的很慢很慢,身边也没有朋友跟他一起,他个子瘦瘦小小的,背着大大的书包,看起来有些孤单。

温乔看到这一幕,心里一酸,脸上却扬起笑容,扬高了声音喊他:“平安!”

温平安不敢置信似的,惊讶的抬起头来,看到站在校门口等他的温乔后,一双沉静的大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嘴角秀气的抿了抿,然后抓紧了书包带子加快脚步朝她走了过来,还小跑了几步。

温乔早早的蹲下身,张开手臂迎接他。

温平安快步走过来,瘦瘦小小的身体乖巧的依偎进她的怀里,温乔抱着他,用脸贴了贴他冰凉的小脸,心里软成一片,一下午都焦躁不安的心情突然就安定了下来。

“姐姐,你怎么来了?”小孩乖顺的被她抱着,小声问道。

温乔松开他,捏捏他雪白的小脸,温柔的说:“来接你放学啊,姐姐今天特别想我们平安。”

平安今年八岁了,但是发育晚,个头看起来像个五六岁的孩子,像他这么大的孩子,都是家里的家长接送的。

但是平安坚持要自己上下学,不让温乔接送。

好在航天小学离店里也就十分钟的路,而且路况简单,再加上有别的同学一起作伴,而且平安很乖,一放学就回家从不会在外面玩,温乔自己小学的时候也是自己走两公里去学校没有人送的,所以倒是比别的家长更放心一些。

只是给平安买了个电话手表,随时能联系到他。

温平安听到温乔的话,抿了抿一张没什么血色的嘴唇,一双琥珀色的浅瞳里漾开软软的细碎的光,看着温乔说:“我也很想你。”

温乔高兴的亲了亲他的小脸,牵起他的手,微笑着说:“我们回家吧。”

温平安嘴角抿了个秀气的笑,点点头,小手紧紧抓着温乔的手。

“贺灿哥哥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走?”温乔问。

贺灿是谢庆芳的小儿子,比平安大两岁,平时贺灿总会叫上平安一起上下学。

“……不知道。”温平安说。

他说谎了。

明明贺灿最后一节课前特地跟他说,自己今天要被老师留下来写作业,要他等他一会儿。

他本来是要等他的。

可是姐姐来了。

姐姐已经好久都没有来接他放学了。

头顶上传来姐姐温柔的声音:“饿不饿啊?”

他悄悄的把她的手抓的更紧:“不饿。”

“中午在学校吃了什么?”

“吃了肉和红萝卜,还有鸡蛋汤。今天我们班有个同学过生日,我还吃了生日蛋糕……”

温平安乖乖的牵着温乔的手,一路走,一路说着今天在学校都做了些什么,都是些琐琐碎碎的小事。

如果让学校的老师见了,一定会吃惊不小。

他在学校一个星期说的话都没有那么多。

温乔平时总会听的津津有味,对他的每句话都给予热情的回应,可是今天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温平安发现了,他停下脚步,仰起脸看她:“姐姐,你今天不高兴吗?”

温乔愣了一下,低头看他。

平安遗传了父母出挑的长相,皮肤雪白,五官精致,他的眉眼像他的母亲,浅瞳深目,很漂亮。

走在路上也常常会吸引到惊叹的目光。

而此时,这双漂亮的浅瞳色眼睛正凝望着她,带着几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