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披马甲的首富太太第2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披马甲的首富太太第2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沈南枝返回客厅,薄司南正在看电脑上的数据,手边,她拟定的离婚协议书安安静静躺着。

她放缓脚步。

小心的,一点一点探过去。

手指眼看着就要搭在离婚协议书上,冷不丁对上他冰凉的浅色瞳孔。

沈南枝眉梢一抖。

猫儿似的眨下眼,被抓包,也不觉得害臊,挺着腰板大大方方把离婚协议书抽走,扔进垃圾桶。

薄司南看出她的意图,把电脑合上,问:“不离了?”

“不离了。”

“原因。”

沈南枝认认真真把他从头到脚看个遍。

男人穿黑衬衫,眼神冷漠,带着天生尊贵,睥睨一切。

头顶的水晶灯笼罩着他,耀眼瞩目。

气场强大,出类拔萃也就罢了,偏偏外形也超给力。

脸帅。

腿长。

身材好。

赏心悦目的黄金比例,比精修杂志封面上走下来的男模更甚一筹。

沈南枝找到一个完美的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摆出最认真的语气说道:“有个帅老公很养眼!”

薄司南轻飘飘地掠过她,又淡淡地收回去,漫不经心的看了眼腕表:“说人话。”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薄先生,有没有兴趣合作捞金?”

“写好合作方案,发我微信。”

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沈南枝不意外。

薄司南是典型的工作狂,拥有工作狂的一切属性。

生活忙碌,挚爱工作,早出晚归。

新婚夜当晚,国外分公司出事,他留下一句“抱歉”,带着秘书团火速赶过去,一走就是一个月。

蜜月期已过,她都习惯了没有老公的日子,他却带着一大车礼物回来要履行丈夫的责任?

她心里不痛快,甩给他一个冷眼,卷起铺盖睡沙发。

从那以后,两人悲催的婚姻开始了。

他继续忙工作。

她百无赖聊的体验丧偶式婚姻。

直到一年后,她忍无可忍,提出离婚。

沈南枝的印象里,薄司南最大的标签就是“工作狂”,唯一的兴趣就是赚钱赚钱赚钱,冷漠禁欲,身边一米以内无任何有性别生物。

二十八岁,活的比机器人更单调。

她脱口而出:“我以为,你会要我发你工作邮箱。”

薄司南淡淡瞥她:“你知道我邮箱号?”

沈南枝:“……好像不知道。”

他的私人号码和微信,还是为了夫妻间通讯方便加的……

薄司南起身,慢条斯理地整理衣服:“我去趟公司,半小时后希尔酒店送晚餐过来,你自己吃,不用等我。”

现在时间,美国晚上七点十分,沈南枝忍不住问了句:“公司有急事?这么晚了还要出门?”

薄司南系纽扣的动作顿了顿。

目光停在她脸上两秒钟,继续系扣子,声音不疾不徐:“不是你把我从公司叫回来签协议?”

“……”

沈南枝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薄先生你不止是个冷冰冰的机器人,还是个喜欢把天聊死的机器人!

她装作没听见,淡定地他送到门口,挂着笑挥挥手:“薄先生路上小心哦。”

“嗯。”

“……”

司机早早在车前等候,薄司南一出现,便体贴地打开车门,把这尊天之骄子迎上车。

汽车马达刚响起,沈南枝就“啪”的关上门,搓搓发红的脸颊:“翻车翻大了……”

嗡嗡嗡。

手机震动把她从尴尬中拉回来。

瞥见屏幕上的备注,攥着手机的手募地收紧,铺天盖地的钝疼戳着心口,她呼吸变紧。

陆晨光!

他犯下的累累罪行,不断摧残她的理智,恨不能飞到他身边给他几刀。

但她知道,她不能……

她可以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杀死陆晨光,但她也会被判刑,到时候,父母和哥哥们怎么办?

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忍住想把陆晨光撕成碎片的冲动,攥着手机,窝进沙发。

直到半小时后希尔酒店送来晚餐。

全都是她喜欢的口味。

紧随而至的,是薄司南的信息:【晚餐到了?】

沈南枝深吸一口气,想了想,拍一张美食照发给薄司南:【到了,薄先生的晚餐和薄先生一样色香味俱全。】

【。】

来自薄先生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回复。

沈南枝抱着手机,心里的疼忽的减轻不少,甚至有些想笑。

她几乎能想到他板着俊脸,面无表情地戳开手机,看完信息,再保持着脸上的面无表情,发送一个排在首位的标点符号。

吃饱喝足,沈南枝一门心思投进企划书里。

一直到晚上十点,薄司南也没回来。

对方是她未来的合作伙伴,更是她复仇的有力靠山,沈南枝打算礼貌问候一下,找到手机,划开。

陆晨光的信息滴滴滴跳出来:

【木木,你还好吗?】

【我知道你想过自己的生活,但薄司南毕竟是爸妈给你选的老公,你一定要考虑清楚,冒然离婚,你没办法向爸妈交代。】

【照顾好自己,我等你消息。】

屏幕上的每个字都刺激着沈南枝。

她咬着牙,眼底全是仇恨:“虚伪,明明恨不得我离婚,自断靠山,现在说这些冠冕堂皇劝说的话,真是可笑!”

看着一旁的企划书,她心里有了具体的复仇计划。

深呼吸几口,拨通电话。

铃声只响一声,陆晨光就接通:“你们离婚了?”

虽然沈南枝内心有了具体的复仇计划,但还是控制不住的紧紧攥着手机,手指发白。

半晌,才沙哑的应了句:“没有。”

“他不同意?”

“嗯。”

“你们有名无实,他凭什么不同意?”

陆晨光有些急了。

或许他自己也这么觉得,稳了稳呼吸,又加了句:“不管怎么样,哥哥都会支持你。”

沈南枝敷衍道:“嗯。”

陆晨光又试探地问道:“他有什么条件?哥哥能不能帮到你?”

“……”

“木木,哥哥希望你幸福,沈家小公主值得拥有最好的一切。”

“他要五亿离婚费。”

五亿,是陆晨光目前能拿得出手的最大限度。

他不是喜欢算计别人家产嘛?在把他踩进淤泥之前,沈南枝先让他体验一下被人算计家产是什么滋味!

“五亿?”陆晨光“嗤”了声,“他是华国首富,资产万万亿,居然向你要分手费?”

哟呵,心痛了?

沈南枝瞬间来了精神,斗志昂扬,眼神里闪烁着复仇欲、望:“首富也是人,资本家爱钱是本性,这世上应该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钱多吧?”

“有道理。”

头顶,熟悉的声音响起。

沈南枝握着手机的手一抖,掐断电话。

扭头,对上薄司南看不出喜怒、面无表情的俊脸。

沈南枝:“……”

啊啊啊!夭!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