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老汉在瓜地里抓两个小女生_不顾她疼痛强行占有

老汉在瓜地里抓两个小女生_不顾她疼痛强行占有

老汉在瓜地里抓两个小女生_不顾她疼痛强行占有

爱默森说:“事情哪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横竖都是死,他为什么非得回去再死呢?再说了黑社会又不是傻子,我帮他们追杀的人逃脱就相当于跟他们对着干了,到时候肯定会惹祸上身的。”

邵小然说:“那你也不许把钱给他,一分钱都不许给,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他死有余辜。”

爱默森说:“小然你别意气用事,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个世界上就只有黄力一个人能证明策划拐卖你的人是潘菲菲了,你真想把这唯一的线索给断掉吗?”

邵小然说:“那也不能便宜了那个浑蛋,你有钱可以捐出去,让那些山区的孩子有学上有饭吃,而不是让那浑蛋去豪赌,这跟扔进水里有什么区别?”

爱默森知道劝不动邵小然,也就不再说话了。

邵小然是不着急,可潘菲菲却坐立难安了,有天晚上她突然只身找到邵小然的公司里来了。当时小娜已经抱着然北回出租屋睡觉了,公司里只有邵小然一个人。潘菲菲一走进来邵小然的神经都绷紧了,瞪着她问:“你来这儿干什么?”

潘菲菲笑吟吟的说:“小然,咱俩好久没见了,我来看看你。我给你带了点礼物,上好的核桃露,你工作这么辛苦,应该补补脑。”

潘菲菲说完把她带来的那盒礼品放到了台面上。邵小然看了一眼就把眼睛移到别处去了,没好气地说:“你还是拿回去吧,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哪喝得起这么昂贵的补品啊?我还担心你在里头下了毒呢。看你也看过了,现在可以走了。”

不顾她疼痛强行占有

潘菲菲说:“别啊,我正事还没说呢,你就着急赶我走了?”

邵小然说:“咱俩不是仇人吗?能有什么好说的?我现在看到你这张脸就仿佛看到了蛇蝎精的脸,浑身颤栗。你们潘家在北州有权有势的,我惹不起也只能躲了,所以现在请你有多远滚多远吧。”

被邵小然这么一顿奚落,潘菲菲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但她还是硬着头皮说:“小然,我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而是诚心诚意来跟你道歉的,你能不能别跟我说的每句话都带着刺啊?”

“道歉?”邵小然说,“我倒想听你自己说,你都做了那些对不起我的事情。”

潘菲菲坦然地说:“有很多,你心里也有数的,我就不一一罗列了,这只会让我们的关系恶化。小然,对不起啊,我过去太糊涂了,我今天真的是非常有诚意来跟你道歉的,而且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做伤害你的事情了。”

邵小然说:“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呢?我一点都信不过你,你这么做一定有目的,赶紧说吧,你想干什么?”

潘菲菲说:“你既然不喜欢拐弯抹角,那我就开门山见了。黄力在美国的事你听说了吧?我知道他总是去找爱默森要钱,爱默森会不会把钱给他完全取决于你的态度,我不希望从他嘴巴里说出不该说的话来,所以我想求你告诉爱默森,别理会黄力,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邵小然愤怒地说:“潘菲菲,我现在发现你的脸皮实在太厚的,厚得令人发指,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听你的话呢?当初你狠心把我卖了,让我被那老男人打得遍体鳞伤,差点死在那个村子里,我做梦都想报仇,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了能轻易放过你吗?如果换作是心高气傲的你,你会放过那个害你的人吗?”

潘菲菲激动地说:“可我也不是无缘无故要害你的,我不过是想保护我的家庭。”

邵小然吼道:“别再搬出这个荒唐的理由了,那样只会更加激怒我。你既然这么害怕黄力把你做的丑事捅出来,为什么不继续给他钱?你不是钱多得没地儿花了吗?”

潘菲菲说:“我已经给过他了,而且不止一次,可他还是没完没了地吃上我,数额还越来越大,我就算再有钱也不够填他这无底洞。我和钟毅结婚前做了财产公正,就算离婚了我也分不到他的财产,我女儿还小,我父母已经老了,他们需要钱才能维持安逸的生活,我不想把家产败在我手上。”

邵小然问:“你就不怕把黄力惹恼了,然后他一怒之下跑回国来跟你同归于尽吗?”

潘菲菲说:“只要爱默森不插手这件事,黄力就一定回不了国。你以为国外的黑社会都是吃素的吗?如果黄力还不出钱来他就得赔命。”

不顾她疼痛强行占有

邵小然震惊地说:“潘菲菲,你的心真这么毒吗?黄力好歹也帮你做过事,你不帮他就算了,还盼着他死?就算是对待一个陌生人也不该有这种心态吧?”

潘菲菲说:“这都是他咎由自取的,他当初移民的时候我给了他一大笔钱,足够他在加拿大生活一辈子了,可他竟然去豪赌,这不是自掘坟墓吗?”

邵小然说:“你什么都别说了,这事我不会答应你的。我不相信你真心悔过了,因为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来害我了,你在随心所欲害别人的同时就应该想到总有被人反咬一口的时候。你别怪我,我是忍无可忍了,要怪就怪你太心狠手辣了。”

潘菲菲说:“小然,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可如果你非要一意孤行,我也不会坐以待毙的,我也有我的手段。”

邵小然说:“看来你道歉还真是演出来的,幸亏我没有上当。如果你是真心实意道歉,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我可能会放你一马,可如果还要威胁恐吓不知悔改,我也没必要心慈手软了。还有什么招就尽管使出来了,我等着。”

潘菲菲恶狠狠地说:“那你就好好等着吧,一定会让你措手不及的。”

当天晚上邵小然就接到了邵明辉的电话。一看到屏幕上的号码邵小然就明白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潘菲菲已经有所行动,这么快就找上他们麻烦了。一接电话邵明辉就火急火燎地说:“小然,你有时间吗?现在来爸这儿一趟,出事了。”

挂了电话邵小然立马往邵明辉的别墅赶去,一进别墅就看见邵明辉和郑佳正坐在饭桌前大眼瞪小眼的,很显然,他俩刚吵完架。邵小然坐下后立马问道:“爸,出什么事啊?是不是潘菲菲又找你们麻烦了?”

郑佳叫了起来:“原来你也知道啊?邵小然,你又怎么惹上那大小姐了?有本事你让她把气往你身上撒,每次都拿我和你爸来开刀算怎么回事?”

邵小然不理会郑佳,接着问邵明辉:“爸,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快说呀!急死我了!”

邵明辉叹气说:“就是潘菲菲父亲那栋写字楼装修的事,今天傍晚他们负责人突然跟说我们的工程不合格,要把墙面剥了重新粉刷。”

邵小然疑惑地问:“那订单他们不是已经给别人了吗?怎么又回到你们手上了?”

邵明辉说:“我们也以为这订单已经飞走了,可没多久他们的人又找上我,说是跟新厂商谈不拢,订单还是给我们做。”

郑佳插嘴道:“他们还趁机把价格压低了些,我们见没什么利润可图,承担的风险又大,刚开始是拒绝的,可那人说可以适当偷工减料,只要别做是太明显,他们是不计较的。刚开始他们的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了避免夜长梦大,我们也就加快速度做了,可现在却说不行了,要重做,这不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

不顾她疼痛强行占有

邵小然说:“我早跟你们说过多不次了,做生意要诚信,别贪小便宜,到头来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你们为什么就是不听呢?”

郑佳振振有词地回应道:“这些道理谁都懂,可现在生意太难做了,我们要是不积极主动一点,订单都被人抢光了,公司还怎么生存啊?如果真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也认了,可当我们去质问那负责人的时候,他说他也是按上头的指示办事,至于原因嘛,他让我们来问你。”

邵小然问:“爸,这订单你们要是现在放弃,得赔多少钱啊?”

邵明辉愁眉苦脸地说:“小然,爸现在是进退两难了,继续做也不是,退出也不是。继续做的话之前贴在墙上的材料都得报废了,还倒贴了人工费呢,而且就算重新装修过了也未必能过质量这一关,退出的话除了投下去的钱打水漂了,还得赔违约金,一大笔呢!材料和人工费都是打欠条的,这钱该从哪儿掏还没头绪呢,我还能上哪儿找钱赔违约金去啊?”

邵小然说:“爸,这单子不能再做下去了,你去找专门的人算一算,到底需要多少才能补这个窟窿,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郑佳气呼呼地说:“邵小然,你不吹牛能死吗?这钱我和你爸都赔不起,你就更不用说了。我看你还是跟那大小姐低头认个错吧,不就丢一回脸吗?又不少一块肉,这样就能把你爸的公司给救过来了。”

邵小然反驳道:“小妈,你根本不了解状况能不瞎出主意吗?不是我惹她而是她先惹上我的,再说了这事也不是我低头认个错就能解决的。反正她是打算没完没了地吃上我了,我越是忍让,她越是变本加厉。”

郑佳说:“我不管,这事是你惹出来的,如果你搞不定的话,别怪我和你爸不认你。”

邵明辉说:“郑佳,你就别怪小然了,也不全是她的错,咱俩也有错的。当初就想着能偷工减料多赚点,却没意识到这里头藏着的风险,这种话他们肯定不会让我们写进合同里,他们要是反悔我们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郑佳哭着说:“我知道你疼女儿,可疼也该有个限度啊?我可以不怪她,只要你能拿出解决的办法来,可你没有啊!难道我们非得把房子卖了,把车子卖了,再让公司倒闭了才能补这个大窟窿吗?我跟了你十年,连个孩子都没有,刚开始我心里很难受,好不容易想开了,觉得没有就没有吧,能跟你过着舒服的日子就行,可当这些都没有的时候我还有什么盼头啊?”

邵明辉跟着哭了:“佳佳,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你得相信我的能力,哪怕我们赔得一无所有了,我肯定还能东山再起的,我以后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

郑佳骂道:“邵明辉,傻子才相信你的鬼话呢。你以为你还年轻吗?你已经是个小老头了,就算有心也没力气去拼搏了,且不说你不能把公司重新开起来,把房子重新买回来,就算能,我还得再等几年?我不想再把青春浪费在你身上了!”

不顾她疼痛强行占有

邵明辉说:“佳佳,你这么说就太令我心寒了,你以为就你牺牲了我就没牺牲吗?当年我为了娶你,可是把我老婆女儿都抛弃了,而且这些年为了顺着你这大醋缸,我都没怎么跟我女儿和几个外孙见面,我心里的苦你能理解吗?”

郑佳说:“我不想听这些,如果你不让你女儿去解决这事,咱俩就离婚,公司归你房子归我,我说到做到。”

邵明辉气急败坏地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添乱啊?总把离婚挂在嘴边有意思吗?”

郑佳说:“没意思也得离,我自私自利,我不想再跟着你受苦了,这总可以了吧?不管咱俩再怎么努力,不管咱俩挣多少钱,都不够给你女儿败的呢。”

和上次的情况一下,郑佳一生气就离家出走了。她一走邵明辉就老泪纵横地说:“小然,你别恨你小妈,这只是她的气话,她上次也是吵完后就解气了,然后想着办法跟我一起度过难关。她虽然有点嘴上不饶人,但心眼不坏。要恨就恨我吧,我没有本事,这么多年都没能把公司做大做强,一个劲地看大老板的脸色,让我身边的女人都跟着受苦。”

邵小然哽咽着说:“爸,你别再这么说了,我心里已经够难受了。钱的事你就交给我吧,哪怕我把自己的公司给卖了,也不会让人你公司破产的。”

邵明辉说:“那不行,你那公司也是你的心血,而且它还处于成长期,可爸的公司不一样,挣扎了这么多年也没力气往上爬了,只能靠耍手段苟活了。但我想知道,你这次又是怎么惹着潘菲菲了?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冒犯人家的,肯定是先在她那儿受了委屈。”

被拐卖到山区里给人当半个月老婆的事,邵小然本不想让父亲和奶奶知道的,一来怕他们难受,二来这事确实难于启齿,所以她连文静娴都瞒着。可事情到了这份上,她不得不说了。

邵明辉听完后,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愤怒地骂道:“这潘菲菲也太恶毒了,怎么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来呢?我这父亲当得也太不称职了,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一无所知,你在受苦的时候我竟然不闻不问。”

邵小然安慰邵明辉道:“爸,别自责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平时也怪我,要是没什么事是绝不会主动给你打电话的,再怎么说你都是我的长辈,我这么无视你实在太不孝了。”

邵明辉说:“在潘菲菲的事情上你没有错,她做出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小然,案子好不容易才有了新进展,咱们不能轻易放弃,爸一定咬紧牙关跟你度过去。”

邵小然离开父亲别墅的时候,郑佳还没回来。时间已经很晚了,邵小然打车直接回了家。在小区门口电话又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远在南州的奶奶打来的。奶奶很少主动联系邵小然,更别说在这么晚的时间打电话来了,肯定是邵明辉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今天发生的事情。

老汉在瓜地里抓两个小女生

邵小然稍微整理了情绪才接电话,不过一听见奶奶哽咽的声音她就扛不住了,眼泪簌簌往下掉。奶奶说:“小然啊,奶奶的宝贝孙女,你之前发生的事情你爸已经全告诉我了,你放心好了,我们不让你去跟那女人低头,郑佳跟你爸也离不了婚的,奶奶决定把南州这小院给卖了,帮他们还债去。”

挂完电话,邵小然情绪失控了好一阵。除了为奶奶和父亲的宽容感动,也为他们的遭遇唏嘘,想不到都到卖房这一步了。那个小院对奶奶来说意义非凡,不光是祖宅,也是她颐养天年的宝地,她已经在里头生活了大半辈子,卖掉肯定舍不得,说没有感情那更是扯蛋。可就这么断送在了邵小然的手上,她心里自然痛苦不堪。

邵小然也想过跟爱默森借钱,可当初爱默森建议拿钱解决的时候她死活不答应,到头来事情发生在自己家人身上她就主动让他掏钱了,他会怎么想她?而且她铁定要跟爱默森结婚了,不是冲他的万贯家财,而是冲他这个人,可如果结婚前就跟他拿这么一大笔钱,他父母知道了,绝不会再对她有一个好印象了。虽说是要瞒着所有人偷偷结婚,可她也希望登记后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爱默森的父母接受她,这样爱默森才不会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邵小然纳闷地问:“你上哪儿整的茶叶呢?我记得我没有买茶叶啊。”

小娜回答:“这是我和蒋鹏来北州前从他家里拿的,他那地方盛产茶叶,他爸又爱喝茶所以收集了很多,都是新茶,味道很不错的。本来我都快把这事给忘了,昨天整理东西的时候才翻出来的。”

邵小然尝了一口,然后啧啧赞叹:“不错,味道很正宗呢,你怎么不给自己泡一杯呢?”

小娜笑着解释:“我一向不怎么喝茶的,再说了我还在喂奶,不太适合喝这玩意。”

邵小然说:“对,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真是气糊涂了。”

小娜突然严肃地问:“小然姐,我看你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是不是有心事啊?”

邵小然叹气道:“是啊,我正苦恼呢,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解决。”

小娜说:“小然姐,你不想说我就不细问了,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既然困难已经来了我们就要直面它,这也是你教给我道理。就像蒋鹏离开我一样,刚开始我也觉得没他我会活不了,可挺过去了才发现,没了他我一样能活得很好,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

邵小然一口气把那杯茶给喝光了,然后笑着对小娜说:“谢谢你小娜,听完你这番话我现在心里轻松多了,茶杯给你,公司你帮我看着,我现在要出去解决问题了。”

邵小然刚要走,小娜阻止她道:“小然姐,我有件事还没跟你说呢。”

老汉在瓜地里抓两个小女生

邵小然问:“什么事啊?”

小娜回答:“前两天房东找到我,叫我今晚之前一定得从出租屋搬出去,因为他的一位亲戚在附近办厂,想拿我现在住的房子当宿舍。”

邵小然激动地说:“有这样的事?你不能搬出来,咱们签了租赁合同的,而且交了三个月押金了,他有什么理由把你赶出来啊?”

小娜说:“房东说钱会一分不少地退还给我,不会让我吃亏。”

邵小然说:“那也不行啊,这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就算出不了头,我也能给你找房子去啊。”

小娜说:“这两天我见你心情不太好就没打算说。再说了房东是本地人,这一片全是他的人,就算闹起来也是咱们吃亏。之前我在出租屋烧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洒到墙面上,弄了一团黑,房东就拿这说事,说我弄坏了他的房子,没有按合同上办事。”

邵小然说:“咱们不怕他,他人多势众得顶个屁用啊?咱俩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吃不了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