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下面流水的h文_污污小说听

下面流水的h文_污污小说听

下面流水的h文_污污小说听

方案敲定后便是其他环节部分。

酒水,餐前餐后甜点,现场鲜花装饰,媒体……一大摞的事,杜箬看着策划公司列出来的清单,头都大了。

早知道有这么多事,她真应该不搞这个婚宴。

所以很悲催的,那段时间乔安明忙,她好像比她更忙,不断去策划公司,酒店…忙一天,晚上回来沾床就睡,有时候都不知道乔安明几时回来。

就这么忙了大半个月,二月初,乔安明空了一天出来,跟杜箬拍婚纱照。

之前定制的婚纱是S号,试穿的时候杜箬还挺合身,但拍婚纱照的时候腰间突然有些紧。

“我是不是变胖了?”杜箬站在镜子前面问乔安明。

乔安明笑:“吃太多了吧?最近我听陈妈说你饭量不错,能吃能睡。”

婚纱店里的店员奉承:“没有,乔太太您腰已经够细了,之前试婚纱的时候还有些偏瘦,现在这样刚刚好。”

是,腰也没有多粗,但确实是胖了…

一周后,请柬印了出来,婚宴日期定在三月六日。

乔安明终于放假,带着杜箬和了了登上了飞宣城的航班。

这次乔安明回宣城没有声张,所以从机场直接打车去了杜箬家。

到家已经晚饭时间,了了跑在前面去敲门。

门一开,小凡先迎出来,一把抱起了了,了了跟小凡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特别亲,嘴里哇哇叫着:“舅舅,舅舅…”

下面流水的h文

小凡也特别喜欢这个小外甥,亲了他一口,问:“你爸爸妈妈呢?”

“爸爸妈妈在后面…外公呢?”

“外公在厨房。”

乔安明和杜箬进门的时候,小凡抱着了了站在门口。

“姐…姐夫…”

小凡这声“姐夫”喊得特别顺溜,乔安明淡雅笑着,微微点头:“你好。”

小凡也点了下头,立刻放下了了帮乔安明拿行李,嘴里热情说着:“姐夫你们快进来吧,爸在厨房做菜。行李给我,我替你们拿到房间去。”

说着便接过乔安明手里的行李箱,招呼他们进门,而自己往卧室走,边走还边说:“姐,你们进来看看房间吗?昨天爸刚给你们收拾出来,还特意给你们买了一套新床单…”

乔安明笑着,刚想带杜箬去看看,只见杜良兴拿着一大盆汤出来,放到桌上。

桌上已经满满一桌菜了。

“别看了,洗手吃饭,吃完饭再看。”他也就闷头这么说,说完又往厨房去,也没看杜箬和乔安明一眼,口气淡淡,听不出是欢喜还是生气。

杜箬嘿嘿笑着,蹭到厨房。

“爸,我帮你拿碗筷。”

“你别在这里替我瞎忙了,去外面陪陪他吧。”

“他,谁啊?”

“你说还有谁啊?他第一次来我们家,总不能怠慢。”杜良兴还是叫不出乔安明的名字,总觉得怪怪的别扭,但口吻中已经没什么反对或者不开心的感觉了。

杜箬调皮地举了举手:“好的,遵命!”

走到厨房门口又被杜良兴喊住:“回来,他喝酒吗?喝的话去叫小凡开瓶白酒。”

那顿饭啊,其实氛围挺好。

虽然杜良兴一直板着脸,但也没有对乔安明表现出什么不客气,反而还会给他夹菜盛汤。

“乡下亲戚自己养的鹅,汤很鲜,你多吃点…”说完一个鹅腿就夹到了乔安明碗里。

乔安明有些不好意思:“我自己来,别客气。”

“什么客气不客气,都一家人了,我不会客气…”杜良兴讪讪说着,又往乔安明碗里夹了一筷子菜,然后一边喝酒一边说:“我自己瞎做的菜,不一定合你胃口,你别嫌弃。”

“不会,怎么会,挺好。”乔安明笑着回应,看到杜良兴碗里的酒,突然提议:“陪您喝杯酒吧。”

“杜箬说你不喝酒啊。”杜良兴这才抬起头来。

乔安明大笑:“做生意的,不可能滴酒不沾,只是顾忌身体,所以平时应酬很少喝,但今天想陪您喝一杯。”

杜良兴也跟着笑了笑:“那小凡,你下楼去超市买瓶好点的白酒。”

“不用,就喝您碗里的那种。”

“我碗里的?我这是自家酿的米酒,你未必喝得惯。”

“没关系,可以尝尝…”

结果啊,米酒后劲大,乔安明没喝过,两碗下去就高了。

污污小说听

杜良兴心情不错,喝得更多,两人围着一桌子残羹冷炙,喝得七倒八歪。

杜箬把了了都哄睡着了,这两个还在那抱着海碗喝。

“我们叫小箬啊…性子不好,脸上看着挺乖,其实骨子里倔得很,你娶她,得受得了。”

“有点儿,我以前就看出来了,有时候一根筋她拐不过弯…三年前非要带着了了走。”

“三年前的事,她没跟我多说,但我大概能够猜得出来,她其实自己心里也知道有错,去破坏别人的婚姻,但又不够狠,所以自己白白在外面吃了这么多年苦…但话又说出来,小箬本质很善良,我自己养的女儿我自己知道,没什么坏心眼…”

“嗯,她对别人都挺好,光对我狠…以前就光气我,一走就走了三年,我觉得我娶她,估计寿命都得短好几年…”

“哈哈哈…估计是,所以你也不能惯着她。她这次回来,我觉得她被你都惯坏了…”

杜箬在一旁看着桌上这两个喝得东倒西歪的男人,觉得米酒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啊,才数个小时,这见面冷冰冰的两个男人已经如此交心……

她嘘一口气,看来杜良兴已经接受了乔安明。

隔天杜箬睡到差不多中午才起床,穿好衣服走出去,乔安明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茶几上摆着他的电脑。

“了了呢?还有我爸和小凡呢?”

“他们去菜场买菜了,了了也跟着去了。”

“哦。”她挠了挠头发,看了眼墙上的挂钟:“都10点半了啊,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

“我没那本事叫醒,你越来越能睡。”乔安明笑着,又说:“他们出去一会儿,估计快回来了,你怎么说?吃早饭吗?你爸给你留了粥和包子。”

杜箬嗯嗯几声,去洗手间刷牙洗脸,自己跑去厨房觅食。

粥早就凉了,她懒得再热,便挑了个馒头放在微波炉里加热,2分钟后拿出来,咬一口,闻到里面的肉腻味,胸口一阵反胃。

乔安明见杜箬很快从厨房走出来,问:“这么快就吃完了?”

“没,肉包子我不喜欢吃。”

“那我出去给你买点其他的?”

“不用了,没胃口。”杜箬姗姗走到乔安明身旁,往他肩膀上一歪,问:“昨晚睡得还好么?习不习惯?”

“不大记得了。我喝多了,不过你似乎睡得挺香。”

“那当然,难得回家一次,难得睡家里的床,难得吃我爸爸做的饭,当然什么都香。”

“这样啊。”乔安明伸出胳膊将她的肩膀搂住,手指胡乱摩挲着她的头发,“杜箬,要不这次回来,把你弟弟和父亲都接去崇州吧。这样你可以经常见到他们。”

“真的?你同意?”

“当然,家里反正有地方,如果他们不习惯跟我们住一起,可以重新给他们置一套公寓。杜箬,我有时候工作会很忙,可能没办法时时照料到你,所以如果你弟弟和父亲在崇州,我也可以放心一点。”

污污小说听

他考虑得如此周到,周到到杜箬都只能感动。

“谢谢,老乔。”她微微起身,在他额上轻啄了一下,“等我爸回来,我问问他愿不愿意去。”

可惜杜良兴和了了他们回来的时候,杜箬又睡着了,头就靠在乔安明肩膀上,而乔安明将电脑放在膝盖上面,坐得笔直,正在工作。

“妈妈…”了了一进门就大喊。

乔安明赶紧抬手比了个嘘声:“了了,小声点,你妈睡着了。”

“都日上三竿了,还睡?”杜良兴有些不悦,正要走过去将杜箬推醒。

乔安明求情:“让她再睡一会儿,离午饭还早,她昨天睡得太晚了。”

“看看,以前她在家都不睡懒觉,都被你惯坏了。”杜良兴嘴上硬,但心里却笑了出来,指挥小凡去卧室拿了一条毯子给杜箬盖上。

莫佑庭在回英国的前一晚收到崇州寄来的包裹。

一个抱枕,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可以依稀闻见上面的洗衣液味道。

一张请柬,纯白色的封面。

一张信笺,寥寥数行字。

“如果三月份你还在国内,希望你能够来崇州参加我们的婚礼。”

年夜饭是在外面吃的。

乔安明提前在宣城某酒店定了一个包厢,一家人凑一桌,没有外人在场。

那天杜良兴特别开心,穿了杜箬给他新买的大衣,喝了半斤白酒,回去的时候走路都摇摇晃晃。

乔安明扶着他。

“您当心点,小心脚下。”

“没事,没事……这点酒算什么,我今儿个就是高兴。”杜良兴一边拍乔安明的肩膀,一边说:“我把小箬交给你,你要珍惜,这丫头从小吃了许多苦,性子虽然不好,但还算能照顾人。”

乔安明连连点头:“我会,她已经是我太太,也是了了的妈妈,我会对她始终如一。”

“大男人顶天立地,说话要算话。当初姜浩那混小子娶杜箬的时候也这么向我保证过,可最后呢,最后还不是在外面搞女人?”

“我不是姜浩,我跟杜箬之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好不容易才有今天。只要杜箬不先离开我,我绝对不会跟她再分开。”乔安明差点发誓。

杜良兴笑着看他:“嗯,这点我信,你做这么大一份事业,想来也比姜浩那东西要可靠一些。可惜霜凤没看得到这一天啊…她走得太早,享不了这份福气…”

杜良兴酒一多,话就多,突然提到陆霜凤,直接就哭了出来。

一哭,胃里的酒往上翻,推开乔安明就跑到路边去吐,乔安明赶紧追上去扶着,替他一遍遍拍背。

杜箬就跟在他们身后,见杜良兴又哭又吐,急得想跑过去。

小凡一手抱着睡着的了了,一手拉住杜箬:“姐,随他们去吧,爸今天是真的高兴,让他和姐夫待一会儿,借着这机会,爸有些话才能说出来。”

污污小说听

除夕之后便是大年初一。

按照风俗需要去亲戚家拜年。

乔安明早有准备,提前安排彭于初寄了好几箱药谷的顶级虫草礼盒过来,按照杜箬给他的亲戚名单,一份份分好,再在杜良兴和杜箬的陪同下,一家家上门拜年,顺便发了他和杜箬的结婚请柬。

杜箬和这个乔安明的事,早年大家都听说了。

杜家女儿榜了个大款,生了个私生子,这几年一个人在外面带着孩子,都没脸回家。

这是大家所知道的故事版本,可居然乔安明亲自登门了,带着贵重的虫草礼盒,带着精美的请柬…每个亲戚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恭维又惊奇。

杜良兴算是扬眉吐气了,这几年没少听闲言碎语,所以这回乔安明回来登门一个个跟亲戚拜年,虽然有些显得高调炫耀,但好歹让他出了一口气,所以拜年的实话,杜良兴的嘴都合不拢。

再加上他现在是堂堂胜安集团老板的丈人,大家都得急着巴结。

从初一到初三,拜年三天,乔安明被亲戚留着吃了好几顿饭。

饭席间每个人都客气周到,言语里提及一些要求。

比如:“我们家儿子明年六月就大学毕业了,回宣城这小地方也没什么出息,如果乔总方便的话,能否在你公司给他安排一个职位?随便什么职位就好,工资要求不高,但得有发展前景…”

“哎呀老杜你知道的,我女婿不争气,好吃懒做,结婚后一直闲在家,我实在看不过去,所以想托你跟你女婿说说,能否在哪个他的分厂子谋份差事?”

……

杜良兴都在嘴上客气应下来,回头就把乔安明拉到角落里。

“安明,你别理那些人,忒势利了,当年小凡病重在医院,问他们借点钱救命的时候全都不是亲戚,现在你一来,个个恨不得都凑上前。”

“哈哈……”乔安明爽朗笑出声,“我懂,我有分寸,会处理好。”

杜良兴也会心笑,这个女婿他是越看越顺眼。

可惜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一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分别在即。

杜良兴还是不愿意搬去崇州。

“我在宣城都呆习惯了,周围邻居都认识,突然搬去崇州,闲得发慌,所以就不过去了。”

他不过去,小凡自然也不过去,他得留在宣城陪父亲。

杜箬劝不过,也只能作罢。

临走的时候,小凡和杜良兴偏要去机场送他们。

“爸,再过两周就是我和老乔的婚宴,我下周就把机票给你们定好,你们早几天过去。”

“好…”

“多带点衣服,这次过去在崇州多住一段日子再回来。”

“好…”

“一个人在家注意身体,老乔给你带的那些虫草定时吃,吃完了给我打电话,我再给你寄,也别再出去打零工了,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别让我担心。”

污污小说听

“好…”

杜箬说到最后,鼻子发酸,眼眶就红了。

乔安明知道她又难过了,搂了搂她的肩膀:“杜箬,别这样,你这样你弟弟和父亲更难过,再说你可以随时回来。”

“嗯。”杜箬点头,可被乔安明这么一说,眼泪直接就下来了。

小凡抱着了了,拍了拍她的肩膀:“姐,我在呢,我会照顾好爸,你在崇州也照顾好自己,如果姐夫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

“哈哈……我欺负她?不敢…通常都是她欺负我!”

被这么一调侃,气氛果然好了许多。

“行了,走吧,要赶不上飞机了。”杜良兴催,又捏了捏了了的脸蛋:“来,跟外公说再见…”

小凡又抱了抱杜箬:“姐,照顾好自己,过几天见…”

杜箬一路从机场起飞大厅哭到候机大厅。

乔安明笑她:“怎么现在情感这么脆弱?过几天就能见到他们了。”

“你不懂,我一年也见不得他们几回。”

乔安明一通哄,好不容易登机,可飞机还没起飞,杜箬就又睡着了,好在了了还挺乖,拿着乔安明的手机在一边玩,也不打扰她。

很快就三月份了,眼看就要婚宴日期,所以细节已经全部定下来,只需要提前几天再做最终确认即可。

小白和郑小冉刚好度蜜月回来,去泰国玩了一星期,小冉都晒黑了许多。

杜箬那阵子越来越嗜睡,人也越来越慵懒,再加上事情多,她渐渐吃不消,便把小冉拉到崇州帮她。

婚宴前三天,郑小冉陪她去婚纱店试婚纱和晚宴要穿的礼服,结果很悲催的发现,杜箬又胖了一点点。

婚纱前几天刚改过一次啊,又胖了…

小冉半开玩笑地说:“你不会又怀孕了吧,看你天天能吃能睡的,极有可能…”

杜箬心里“咯嘣”一声,突然意识到,她好像二月份没有来例假…

乔安明晚上到家的时候,杜箬已经睡着了,了了就睡在她旁边,小圆脸枕在她的胳膊上,鼓起一团肉。

床头的小灯还亮着,暖暖的灯光笼罩在他们母子俩身上,乔安明看得心里发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从此以后会一直陪在他身旁。

他笑着坐到床沿,松了领口的领带,刚想俯下身去亲吻杜箬的额头,却看得枕边放着一样东西。

验孕棒,上面两条明显的红线。

“杜箬…”

杜箬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看到乔安明举着验孕棒站在床前。

“这个,什么意思?”

她慢慢反应过来,撑着上身爬起来。

“不懂吗?我又怀孕了,老乔,你又要当爸爸了…”

后来有次记者采访乔安明,问他这辈子最让他惊喜的经历是什么。

他便说了这一次。

“我和我太太婚礼的前两天,我下班回家,看到我大儿子睡在我太太旁边,而我太太告诉我,老乔,你又要当爸爸了…我觉得那次真的是惊喜,一点准备都没有,她就告诉我,我又要当爸爸了……”

乔安明也不知该笑还是该大声叫,顿在那好一会儿才一把抱住杜箬,抱得特别紧,杜箬气都喘不过来了。

“老乔,这次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都可以,你呢?”

“我想要个女孩,这样儿女双全。”

“嗯,女儿确实挺好,但如果是男孩也没关系,将来了了一个人支撑家业太辛苦,所以有个弟弟帮他也不错。”

“你想得真远,我反正想要女儿。”

“那如果这次还是生男孩,等过几年你再生一个…”

“真贪心,你把我当什么…?”

“人丁兴旺总是好事,哈哈”

乔安明抱着杜箬笑出声来,人生最知足的,莫过于夫妻幸福,事业有成,儿女齐全。

是怀里这个女人,让他达成了这种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