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在大众下被人用道具惩罚_跟上司做爱小说

在大众下被人用道具惩罚_跟上司做爱小说

在大众下被人用道具惩罚_跟上司做爱小说

“什么!这么快!”

那店长明显也吃了一惊,要说刚刚的二十万还在承受范围之内的话,那现在这五十万就实在太多了。

这笔钱不要到手,他心中不安。

只是,这客人明显是有身份的人,自己这么冒失的上前要钱,岂不是砸了自家的招牌?

“店长,现在咋办?”领班看向自己的主心骨。

“拉闸!停电!”

半响后,店长做出这样的决定。

紧接着,ktv忽然一黑,众人惊慌失措,一个个惊呼不已的从包间中出来。

而这时候,广播里也传来电路故障,疏散人员的消息。

店长带着一帮狗腿,匆匆忙忙走进零零一包间当中。

他们开启了太阳能灯泡,倒还算亮堂。

陈东一人坐在沙发上,肚子吃的饱饱的,倒有些撑了。

高档会所的服务还真不少一般的好,总而言之,他今天玩的很尽兴。

“这位老总……”店长低声下气的走上前去,点头哈腰道:“实在抱歉,由于电路系统障碍的问题,本店无法运营下来。您,您是不是把今天的帐结算一下。”

“帐?什么帐?老子怎么不知道?”

陈东做出一副诧异模样,似乎刚刚享受高档商品的不是他一样。

“哎呦喂,您这说的哪里话。”那店长连忙找来一长条的消费清单,指着上面道:“您今天一共消费五十万九千六百元,抹个零头,就收您五十万九千吧。”

在大众下被人用道具惩罚

“什么?我吃了这么多?”陈东瞪大眼睛,做出惊讶模样,接着,将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不,我不给。”

店长和一帮侍者一下愣住了。

这是闹哪样?还可以这样么?

“嘿嘿,这位老板,开玩笑了,您这么有钱,支付这些也不算什么嘛,还请不要让我们难做。”店长皮笑肉不笑道。

“恩,你说的没错。”陈东点点头,接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过今天呢,我要告诉你一个道理,我有钱,但我不会给钱。”

“你说真的?”

店长脸色一下阴沉下去。

没想到,收账居然会遇到这种奇葩。

“他娘的!当然是真的!老子就是不给钱,你能怎么滴吧!”

陈东也无所谓了,反正今天是来挑事的,爱咋咋地吧。

就准你们拖欠别人工资,不准别人在你这儿吃霸王餐?

想起汤雅雯哭的通红的眼睛,他心里就一阵怒火,今晚上消费这五十万,根本不够平息!

“好,好的很,小子!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界,想在这儿吃霸王餐?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店长的语气也一下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他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三分钟后,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带着二三十名凶神恶煞的保安,冲了进来。

“老板,就是这小子在这里吃霸王餐。”

店长忙不迭小跑上去,点头哈腰道。

“吃霸王餐?”

那店长长相猥琐,大腹便便,走路都快喘气了,一双眼睛盯着陈东,接着冷冷一笑:“小子,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方?敢在老子的地盘吃霸王餐?”

“你是谁?我需要认识么?”

陈东也站起来,冷冷的道。

“这是我们郑总!”

一个狗腿子呵斥起来。

既然撕破了面皮,大家也没那么多要说的了。

“嘿嘿,年轻人,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郑总把手一挥:“我郑江南在南宁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大概听过我的名号,今天把钱给结了,放你走,要是不结,你今天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呦呦呦,我好怕啊。”

陈东做出一副嘻哈模样:“郑总是吧?你那点钱我还看不上,我今天是为一个朋友来出头的,前几天一个服务员叫汤明亮的,你认识吧?”

“你是那臭小子的朋友?”

郑江南脸色一变。

他此刻终于意识到,陈东根本不是在吃霸王餐,而是在有意找茬。

想至此,他狞笑两声:“臭小子,我看你真是不知天高皇帝厚!只身一人就敢闯这龙潭虎穴?嘿嘿,你刚刚那什么黑金卡也是伪造的吧?想吃垮我这场子?我告诉你,你会后悔的,这五十万,你要是换不上,那就拿命来填。”

陈东不以为意,只是同样报以冷笑:“别他娘的瞎比比,今天这钱,老子就是不给,并且,你欠汤明亮的工资,我还要讨还回来。”

在大众下被人用道具惩罚

“讨还!你到棺材去讨还吧!”

事已至此,郑江南也不想废话,大手一挥,登时间二十几个凶神恶煞的保安都冲了上去。

他以为,区区一个臭小子,根本不是这些魁梧保安的对手,毕竟,双方的实力太过悬殊了。

但下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双方的实力的确太悬殊,是的,陈东太强了。

砰!

只是一秒功夫,一个保安就被当头一拳集中,倒地哀嚎起来。

“郑总,你的这些砸碎,实在是上不得台面啊。”

陈东冷冰冰的声音遥遥传来。

镇江南浑身打了一个颤,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惊恐,这到底是个什么家伙?怎么这么厉害?一拳就将一个壮的牛犊子的保安打翻在地?

陈东说话间,脚步一顿,就要朝郑江南靠近。

“快!快!拦住他!”

郑江南惊慌失措,连忙指挥着重保安。

但下一刻,他目瞪口呆。

因为陈东身形一荡,简直如同泥鳅般,十几个大汉一拥而上,居然连他的衣角都没碰上。

不仅如此,这些保安还碰了一鼻子的灰。

转眼之间,双方的距离就只剩下五米。

郑江南此刻真的慌了,他没料到,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居然有这样好的身手。

“保护郑总!”

这时候,刚刚那店长突然冲了出来,挡在郑总面前。

他脸色一喜,心道自己这次终于巴结上了老板,以后升职加薪,指日可待啊。

“小子!你有本事冲着我来!”

想至此,店长为了更表忠心,嚷嚷起来。

但下一刻,他就后悔了。

因为一只大脚,忽然出现在他面门上,紧接着一阵剧痛,他整个身子横飞而起,重重撞在墙壁上,骨头稀里哗啦的响,散架一般。

轻轻收了脚,陈东眼睛一眯,道:“如你所愿。”

一脚踹飞那店长后,陈东稳当当的站在郑总面前。

郑总肥硕的身子,丝丝发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一样。

周围十几个保安立马将陈东围住了。

不过他们只是围住,却没一个人敢于上前出手的。

没办法,这小子实在太厉害了,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谁都明白。

“你,你想干什么……”

看到周围保安居然不上前,郑总气的三尸神暴跳,此刻却不敢发怒,只能哆哆嗦嗦的道。

“很简单,咱今天把钱的事好好结算清楚。”陈东道。

“你,你知不知道我这场子是谁罩的?”忽然间,郑总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眼珠一转,底气足了三分:“有本事你先别动手,让我喊人来。”

“喊人?”陈东笑了笑:“行,你喊吧,我倒要看看你能喊出什么人来。”

他今天也没事干,索性陪这家伙好好玩玩。

这次要是不能让他死心,估摸着他也不会老老实实的交钱出来。

在大众下被人用道具惩罚

“你,你等着!”

郑总心中暗喜,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傻逼,居然还真给自己机会。

说话间,他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陈东也不在意,就着高档沙发坐下,周围的保安本应该与之为敌,此刻却一个个退让开来。

十几分钟,一阵喧哗声接踵而至。

是一大批人,在走廊里走动的声音。

郑总脸上登时多了几分颜色,此刻得意的恨不得跳起来。

“哼!抽小子!你等死吧!”

说完,他连忙赶了出去,一道谈话声从走廊里传来。

“哥,你终于来了哥,就是这小子闹事,你今天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郑总的声音变得有些低声下气。

“放心!你老郑的事就是我的事!到时候我保准让那小子跪地求饶!”

那大汉也嚷嚷起来,只是令陈东感到奇怪的是,这大汉的声音他居然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砰!包间大门再度被粗鲁踹开,一个带着狗头金,穿着黑西装的大汉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行走进来。

但当他走进大门,看到陈东的时候,整个人身形一滞。

前一秒,他还雄赳赳气昂昂,做出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下一秒,他就好像打了霜的茄子,一下痿了。

陈东看了一眼,登时也乐了。

这大汉不正是之前在郊区工厂里被自己揍的像头猪的冬哥么?

这他娘的也能碰上,陈东摸了摸鼻子,不由感叹起来。

大汉的脸色也变得很精彩。

他哪里不认得陈东?

按理说起来,自己跟陈东还是敌人的关系,只可惜,此刻他哪里敢与陈东对敌?

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是知道的,平时装装逼,欺男霸女啥的那还可以,要真上场,也就是个战五渣。

陈东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人单枪匹马干掉黑狱和暗狱的人!自己跟这种人作对,这不是送人头么?

命重要还是立场重要?

当然是命更重要一些。

所以下一刻,这位大汉‘冬哥’立马点头哈腰,低声下气的道:“东,东哥,您怎么在这儿。”

“怎么的?我不能在这儿玩?”

陈东反问了一句。

“不不不,我是说,您到这里玩怎么不只会兄弟一声,也好让兄弟给你接风洗尘啊。”

‘冬哥’的语气更加恭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碰上市委书记了呢。

众人一下有些傻眼,这是咋回事啊?刚刚不说好了来教训这小子的么?怎么现在把人家当大爷一样供着?故事不应该这样发展啊!

郑总也不是傻逼,当下,他就知道了,这小子,恐怕背景不简单。

否则,怎么连五狱帮里的黑道大哥,见到他都一副小弟样呢?

“哥,他,他他他,他是谁啊……”

郑总心中一片震撼,此刻说话间居然都显得有些结巴了。

在大众下被人用道具惩罚

“这是我东哥!”大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有,以后不许叫我冬哥,东江市只有一个东哥,那就是我陈东,东哥!”

“是是是……”

郑总连连点头,但心里还一片疑惑,这什么东哥?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怎么不认识啊。

下一刻,那大汉直接小跑到陈东面前,媚笑道:“东,东哥,我说的咋样。”

“还不错。”陈东点点头,指了指郑总还有大汉:“你和你,留下来,其他人出去吧。”

“是是是。”大汉连忙点头哈腰的坐了下来,那乖巧样子像足了一个狗腿。

郑总楞了一下,周围的保安立马涌上来,并低声道:“郑总,怎么办?”

“出去出去!全部出去!”

郑总把手一挥,心中一片苦水。

连五狱帮的都不是这小子的对手,那自己手底下这些渣渣在这里有个卵用啊!

“五狱帮,现在怎么样?”

陈东盯着大汉的眼睛,似笑非笑道。

登时间,大汉心神一束。

“东哥,帮内最近遭到公安系统打击,损失严重,还有红狱大人的叛逃,也给帮内带来很多阴影……不,不过帮内似乎底蕴很强,资金雄厚,至于从哪里来,我也不知道了。”

“恩。”陈东点点头:“你们五狱帮,号称五狱,除了红狱,暗狱,黑狱之外,还有谁?”

“这……”

大汉一下犯了难,毕竟这已经属于机密了,但触及到陈东的眼神,他立马张口起来。

“回东哥的话,五狱帮五大魁首,除了您刚刚说的三人,还有一个变狱和灵狱。东哥,我,我真的就只知道这些了,五大头目一个个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真的只知道一个名字而已。”

大汉连忙告饶起来。

陈东并没有追究,毕竟以他的级别,知道的少也很正常。

想彻底铲除五狱帮,首先就要搞清楚内部结构才行。

不过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

想至此,陈东冷冷一笑,忽然坐到了郑总边上。

郑总浑身打了个颤,强颜欢笑道:“东,东哥,小弟刚刚是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东哥,还望东哥恕罪啊。”

“嘿嘿,郑总,咱们之间的帐,现在可以好好算算吧。”陈东笑道。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

郑总连连点头,一本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