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三洞齐入黄文_女生寝室的娇喘

三洞齐入黄文_女生寝室的娇喘

三洞齐入黄文_女生寝室的娇喘

方辰最终点了点头:“胡继洪,你真的很能说,我不是杀手都要被你说成杀手了,不过我最近真的很缺钱,说吧,给我多少钱,让我杀谁。”

胡继洪终于笑了,反问一句:“他给你多少?”

“你别管他给我多少,我们是各做各的生意,我不知道他的身份,而你知道,所以,你说出一个配得上他身份的价格,然后把他的身份和地址告诉我,过两天,你就能听到好消息了。”

方辰也笑了起来:“说吧,让我杀谁,报酬是多少。”

胡继洪点了点头,同意方辰上面的那句话,这是各做各的,没必要翻倍。

想了一下后,胡继洪伸出三根手指:“我给你三千万,这个数不少了,而且他也不值这个价,我是翻倍给你的,因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得手,所以,这笔钱出的值。”

“很好,这个价格也算是出乎我的意料,按我们这行的规矩,先给三成定金存进我的境外户头,什么时候钱到了,什么时候我开始做事,告诉我,你要杀谁?”

“蒋天华!”胡继洪终于说出了一个名字。

“蒋天华?”方辰一愣。

刑招天在方辰耳边,嘀咕了几句后,方程恍然点头。

“公安部五个副部长之一的!胡继洪,这家伙来头不小啊。”

胡继洪笑着摇头:“来头不小是不小,但对你来说,要杀他不难,什么手段我不管,我只要他死,别的我一概不要求。”

三洞齐入黄文

方辰眼珠子抖动了几下,默默的点了点头:“行,交给我处理了,准备打钱吧,定金到了我开始动手,一个星期之后,你就能够收到消息了。”

“那就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至于今天的事,呵呵,你不会见怪吧?”

“怎么会呢,我们这叫不打不相识。”

“OK,那既然如此,等我搞定了整件事之后,咱们坐下来好好喝几杯,至于现在,太晚了,我也该告辞了,你这个保镖的伤,医药费算我头上,直接从尾款里面扣吧。”

“小钱,小钱。”胡继洪连忙摆手。

方辰斜着嘴角一笑,接着转身挥手:“收工!”

※※

回到家,把整件事跟周灵一说,周灵瞬间跳了起来,横眉竖眼指着方辰。

“你疯了?你师父是杀手,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杀手了?你脑子里面有包吗?”

“哎呀我去,你说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这不是刚说完,还没解释我的用意吗?”方辰实在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之后一拍身旁的沙发:“坐下吧,听我解释完了你再发表意见行吗?”

“哼!”

周灵气鼓鼓的坐了下来,嘴里还不忘警告:“方辰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跟我说一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周灵又觉得不对,连声道:“收拾你的这些女人,你试试看,你不为我们女人出口恶气,我就拿你的女人出口恶气。”

“哎呀,祸不及妻儿,你这么损的话都能说的出口?”

“我就说了,怎么滴吧?反正你不给我解释清楚,这件事咱俩没完。”

“好啦好啦,看你气的,毛都炸了,听我说嘛。”

方辰吸了口气,端起旁边茶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这才道:“开始是按照咱们的计划,直接冲进去逗他玩,但逗着逗着,出现了一点变化。”

“……当时我不是随身带着录音笔吗?主要就是想录下音,然后诈一下胡继洪,让他自己承认他对这五个女孩的家庭,事实了杀人的勾当,并且变-态的令人发指……”

周灵很不爽的打断方辰的话:“说正题好吗?你说的这些,我比你清楚,录音笔还是我提供给你的,军用的呢。”

“行行行,正题!”方辰无奈摇头:“可之后,胡继洪并没有交代,我一想,算了,费那事干嘛,直接给他抓了,严刑逼供,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到刑招天他们进来之后,我也就玩心一起,随口忽悠了他几句,没想到我这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好点子。”

“你这脑子,能有什么好点子?馊主意吧,注意你的用词,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子,你那不是金子,是精子。”

“粗俗。”方辰瞪了周灵一眼:“你别以为就你聪明,我是近朱者赤,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我还能不聪明吗?对吧?”

三洞齐入黄文

“别说这些没用的,赶紧说你那个馊主意。”周灵哼道。

“其实我这个主意吧,就是把我自己摘干净。”方辰嘿嘿一笑,有些得瑟的说道:“你知道的,根本就没有人花钱买他的命,然而我编出来这么一个人,我想着,他肯定认为,是他背后以前罩着他的大佬,准备对他动手了,以绝后患,你也告诉过我,说现在胡继洪已经不如以前了,很多人看他不顺眼的,所以我就将计就计,随便说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我相信他背后的大佬,一定是年龄很大的人,果然,他就说出了这个蒋天华。”

周灵似笑非笑:“然后呢?你杀了蒋天华,接着说是胡继洪给的钱,这样你也跑不了。”

“哈哈,你笨了吧,我干嘛要杀他?你别忘了,我有录音笔,我当时在套蒋天华的时候,所问的话,是把自己摘干净的,一般人听到,都以为只是一个杀手,而录音中,我可以提到了胡继洪的名字,接着又录到了,蒋天华这个名字被胡继洪亲口说出来,还有三千万的价码,里面多次提到杀了他。”

周灵眯着眼,依旧似笑非笑:“你的意思是,把录音截取一段出来,给蒋天华送去,让蒋天华知道胡继洪已经反水了,还准备先下手为强,这个时候蒋天华做的事,肯定就是马上动手,干掉胡继洪,这样一来,雇主死了,杀手收不到尾款,自然也就不干活了。”

“宾果。”方辰得意的大笑起来:“怎么样?哥现在是不是很聪明?是不是很帅气?”

“想法很美好,可惜,你算漏了一件事。”周灵冷笑起来,有些不屑。

方辰带着笑的脸皮,瞬间一顿,撇嘴不爽道:“算漏了什么事?”

“算漏了什么事?”

“你想呀,这个录音,是可以听出来胡继洪的声音,因为蒋天华跟胡继洪肯定相熟,他一听就知道是胡继洪,只是,你要明白,蒋天华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公安部的大佬,虽然只是一个副部长,但可却兼任着督察长,他绝对是一个牛叉的人物。”

周灵反问道:“你说,这么一个人物,他跟胡继洪勾搭成奸这么多年,一直都能够隐藏的很好,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可能凭借着你的一段录音,就问也不问,直接弄死胡继洪吗?如果他真的问也不问,直接弄死胡继洪,那我就真的佩服他那股子二虎劲了。”

方辰眨巴眨巴眼:“你是说,蒋天华收到录音之后,会亲自去询问胡继洪?”

“亲自询问是不可能的,因为蒋天华收到录音后,心里肯定是一半信,一半不信,这个时候,蒋天华要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件,给自己加大安保,第二件,调查胡继洪。看看这件事是否属实,甚至是自己打电话过去,避免亲自见面,也好有个退路。”

三洞齐入黄文

“……嘻嘻,到时候你想呀,要是他们打上了电话,一问之下,胡继洪肯定知道是你出卖了他,然后他一定会把事情的经过,给蒋天华说一遍,两个人都是人精,稍微一分析,就能够分析出来你的目的,你认为,到时候你的这个计策,还有什么用?说不定胡继洪那个时候都跑了,直接跑出国了,你再想杀他,就不太可能了。”

“……”方辰皱起了眉头,果然,还是周灵技高一筹,这娘们还说人家是人精,她就够人精了。

“那,那你说,咱现在怎么办?要不,我现在带队回去,把他抓起来算球,也不跟他玩心眼了。”方辰询问道。

“不用。”周灵摇了摇头:“其实你能够当机立断,灵机一动想到这个办法,说明你确实进步了,脑袋开化了一点,值得表扬。”

方辰苦笑:“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

“毁誉参半!”

“好吧,这已经算是我认识你以来,对我最高的评价了,那么,你这么聪明的一个女人,是不是有更好的计策?”

“当然,而且不止一个,我有两个,你要听哪个?”周灵伸出洗白的两根手指在方辰眼前一晃。

方辰闻着一股香风,真恨不得一口咬下去,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想出一个,她一下想出两个,真悲剧。

舔了舔嘴唇,方辰轻咳两下:“都听。”

“第一个!”周灵收回一根手指:“联系上官雄和大首长,把这件事汇报上去,然后让秘密部门监视蒋天华和胡继洪,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包括所有的电话来源和里面的讯息,一定能够找到一些犯了罪的话,和即将要犯罪的话,现在大首长是比较正直的,只要有证据,他真敢抓人,蒋天华虽然地位高,可却是你们齐家的成员,大首长看到是你举报的,肯定会联想到你在齐家年会上发生的事情,大首长是会帮你的,而且也间接的帮你给齐家一个下马威,这是一举两得的办法。”

方辰连连点头,周灵就是周灵,懂的东西多不少,而且这么快就想出了一箭三雕的好办法,人精啊!

草,不过这个蒋天华居然是齐家的成员?

自己居然不知道!妈蛋。

“那么第二个呢?”

“第二个就没有第一个那么实惠了,但是好玩,你过两天下午的时候,把录音给蒋天华,然后旁晚,在蒋天华下班回家的路上,堵他,直接对他进行绞杀,相信下午蒋天华收到录音之后,一定会加派安保,可时间太短,安保肯定还没有完全成型,所以你有机会威胁到他,但却因为他有了一点准备,所以没能成功击杀他。”

“……不过这件事你别亲自动手,你随便派个杀手,装作故意暗杀不成,假意被蒋天华抓捕,蒋天华肯定是要审讯的,开始杀手不招供,等之后被打完了,杀手才招供,这是苦肉计,接着说出他自己以前的身份,他以前的身份相信很容易查到,那都是世界有名气的杀手,蒋天华这个时候就不得不相信了。”

三洞齐入黄文

“……蒋天华只要一信,那么他就不会在私下给胡继洪打电话,而是把杀手秘密关押起来,不漏风声,接着开始着手对付胡继洪。”

方辰再次点头,第二个就比较复杂了,但确实是好玩。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办法,都是弥补方辰上一个计策,或者说是方辰那个计策的延伸。

好处当然很多,差不多都是一箭三雕,一箭双雕的计策,事后还不需要亲自出手解决胡继洪,这样一来,对那个小女孩夏子茜,也是一个很好的交代。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一开始方辰想的是让胡继洪消失,消失不见,谁都找不到他,自然,夏子茜也找不到她自己的这个‘爸爸’。

然而,夏子茜并不知道自己爸爸做过那么多坏事,她一定会伤心,因为她是孤儿,胡继洪至少表面对她很关爱,很照顾,她这几年也算是慢慢的走出了阴影,可随着胡继洪一消失,这多多少少都是一个打击。

但胡继洪如果被抓捕,犯了事被抓的话,虽然也是一个打击,但对比起直接消失来说,打击就小了很多。

如果这个时候,周灵在出面,或者都不需要出面,直接把胡继洪以前犯过的事,那些资料寄给她,她一看之后,对胡继洪肯定是恨之入骨,此时看到胡继洪已经入狱,黑老大等待枪决,那么夏子茜一下子就算是报了仇,心态就真的完全变好了。

好处那么多,坏处基本是没有,即便使用第二个,效果也是一样,第一个是胡继洪被抓等待枪决,第二个计策是胡继洪直接被整死,或许蒋天华也会用法律去抓他,当然,这个可能忄生并不大,因为蒋天华跟胡继洪是千丝万缕,蒋天华应该也害怕胡继洪被捕,然后牵扯出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