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把屁股抬起来_乖_别害羞_健身房性爱小黄文

把屁股抬起来_乖_别害羞_健身房性爱小黄文

把屁股抬起来_乖_别害羞_健身房性爱小黄文

七色金莲,在神女峰最强大鼎盛的时候,七色金莲不过开了橙黄绿青蓝紫六朵,而随着神女峰的日渐落寞,如今的神女峰早以不是当初那般强盛,金莲池的七色金莲也枉负盛名,池中不过绿紫两朵‘苟延残喘’,这些事情青舒和青盈不知,但是曾经跟随青门门主来到金莲池的青灵清楚得很,所以当踏入金莲池的时候,青灵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而青灵和青盈却不敢置信。至于李逸飞,他只是觉得池中之莲长相奇特,两朵盛开金莲不过五片花瓣,剩下五朵毫无生机,池中之水也是浑浊不堪。

“这是……”

青舒刚想问个清楚,接下来让青灵都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首先是代表蓝门的蓝色金莲缓缓盛开,九片花瓣散发出强烈刺眼的蓝色光芒,接下来是青门青色金莲。

一朵,两朵,三朵。七色金莲除了赤橙两朵金莲没有变化之外,其余五朵金莲都盛开异常,而且全部都是九片花瓣。青舒和青盈不懂金莲盛开和枯萎的含义,但是青灵了解。这七彩金莲代表着神女峰的兴衰,而如今居然……,难道真的跟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有关?他真的可以改变神女峰的命运吗?虽然不想相信,但是事实就这样赤果果的摆在自己的眼前,容不得她不相信。

“七色金莲其五盛开,我要回去禀报峰主。”这是临走之后美女峰主交代青灵的,上峰之后便先带李逸飞去金莲池,如金莲池有所变化,必速速汇报。

李逸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青灵神色匆匆的模样,下意识的拦着青灵。

“你干什么?”青灵怒气相向。

“你又要干什么?”李逸飞一脸无赖痞子的模样。

“金莲池变,金莲花开,我必须回去禀报峰主,这是她的命令。”青灵没有好气道。她本来就看李逸飞不顺眼,现在没想到居然他就是峰主所测之人,是神女峰的救星,这让她如何能接受得了,就算接受了,又如何能在李逸飞这个色狼流氓面前低声下气。

“哎哎,青舒,你干什么?”李逸飞神色紧张的看着青灵身后。

青灵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下意识的回头。

李逸飞见青灵转头,一咬牙,一个手刀劈在青灵的后颈。

“咦,你怎么没倒?”看着青灵咬牙切齿的转过身,李逸飞傻愣愣的问道。

“去死吧你。”没有二话,青灵一脚踹在李逸飞小腹上,李逸飞顿时如同离线风筝般飞了出去。

“娘喂,坑爹的电影害得老子命苦啊。”李逸飞咬牙切齿的站起身来,在他的预想中,他这一劈,不出意外的,青灵是要昏倒的,然后他不‘小心’的就可以搂着青灵的腰,然后再不‘小心’点,手指至少能触到青灵的胸部吧。这样既免去了青灵这么急着下山汇报金莲池变的消息,也可以顺便吃点这头母老虎的豆腐,哪知道,结果变成了这样,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我说你这么着急干嘛啊?你再等几天,万一这金莲要是又开了呢,你不是还得跑?”硬的行不通,就来软的,李逸飞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事越晚说,对自己的好处越大,所以他必须想方设法让青灵留在这里。

“过几天是过几天的事,峰主的命令就是命令,不得违抗。”青灵毫不动摇的说道。

见青灵作势要走,李逸飞赶紧说道:“你先别急,让我给你说说。你想想看,如果你这就下去说了,万一峰主就马上让我们下去了怎么办?如果你不说,至少你还能在这里修炼几天,金莲池啊,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地方,说不定这辈子,你以后都没机会上来了。”

青灵听完这番话,眉头紧皱,李逸飞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而且每个修真之人都会有自己修炼一途中的很多个瓶颈,要突破瓶颈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假如真的突破了瓶颈,自己的修为那是扶摇直上,而目前青灵就遇到了自己瓶颈,已经十年了,她都无法突破,修为迟迟不增,这对于一个修真之人来说是最不可容忍的。说不定在金莲池如此环境之下自己真的能够突破瓶颈呢?

见青灵有所动摇,李逸飞趁热打铁的说道:“再说了,你迟几天峰主她也不知道,你看看,这里是多好的修炼场所啊,好山好水的,还有这么漂亮的金莲可以看,可遇不可求啊。”

别害羞

李逸飞这修真白痴还真把金莲当摆饰了,如果被其他修真之人看到,恐怕会被直接气到吐血吧,接下来又是李逸飞一大段苦口婆心的表演,一副推销员的模样实在生动,口出之言各种坏处如切身之痛。

“不用在说了,闭上你的嘴,我就暂且先观察几天,如金莲再无变化,我便下山通报。”不知道是真的被李逸飞所言打动,还是烦了李逸飞的滔滔不绝,青灵放弃了下山的决定,坐在一旁打坐运功起来。

“这就对了嘛,皆大欢喜。”李逸飞不是真的表面那么傻傻的,从小就独自奋斗,各种心机算计早就烂熟于心,被人利用不是坏事,但是如果你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那才叫悲哀。七色金莲因为自己的到来盛开,那么说明她们要找的人就是自己,过于太早的摊开自己的底牌,不是他的一贯做法,不是说要在其中捞到好处,但是至少要能给自己找一张‘免死金牌’吧,他可不想被利用了就变成随随便便就可以丢弃的废物,所以在拖住青灵的这段时间中,他要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找到自己的‘免死金牌’,就跟在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一样,包住自己的底线。

此刻青舒三人都非常珍惜在这里的时间,各自安静的盘膝打坐,吸收空气中因为李逸飞到来而五朵金莲盛开所散发出来的浓稠真气。

‘窸窸窣窣’安静无声的空间突然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青盈因为听不见,所以没有动摇,而青灵因为李逸飞的存在一切都置若罔闻,只有青舒有些奇怪的睁开双眼。

“啊,你在干什么?”青舒一脸惊恐的说道。

原来刚才的声音是李逸飞发出的,因为他把自己脱光。

青舒虽然功力在李逸飞之上很多,但是头一次见到异性在自己面前,难免惊慌,想只受惊的小白兔蜷缩在一团。

“额……,没想干什么,你们都有功力修炼,我又没有。你们所谓的真气我又吸收不了,所以就只能下去和这金莲做个亲密接触了。”话音一落,李逸便跳下金莲池。

如水温润,李逸飞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神清气爽过,但是这种感觉维持的时间并不长,接下来就是李逸飞痛苦和后悔的时间了。池水瞬间变得冰凉,李逸飞泡在水中如冷锋刺骨,浑身上下所带来的痛觉让李逸飞感觉比头疼病发作时还要难以忍受,想叫出声来,可是喉咙却有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冰凉刺骨的感觉维持了三分钟左右,水温再次瞬息变化,如身处油锅之中,灼热仿佛要融化掉自己。冷热循环了大概十次左右,水温才变会正常,李逸飞顾不得刚才冷热交替所带来的无比疲惫,用尽所有力气爬上池,坐在池边吁吁大喘。

“你……你妹的,这什么玩意,差点害死老子。”没有人发现,一条黄色的丝线从李逸飞的额头游走到李逸飞的左胸,再到右胸,随即消逝不见。

别害羞

接下来的时间便无聊了起来,青舒三人自顾自的打坐修炼,而李逸飞无事可做,便在庄园中四处游荡。当李逸飞走到仙器室的时候,李逸飞带着好奇走了进去,里面没什么李逸飞觉得特别的东西,倒是一把古筝吸引了李逸飞的目光。

李逸飞从小就对古筝热爱有佳,因为古筝音色优美,而且演奏技巧极为丰富,当李逸飞第一次看到古筝表演,就被它的音色和演奏表现力所吸引,从此无法自拔,当然,这也成为他泡美眉过程中常用的拿手好戏。

古筝分很多等级和类别,而此时摆在李逸飞面前的,绝对是极品当中的极品,李逸飞忍不住双手放了上去,如果这个场景被别人看到,觉得会惊呼出声,恐怕就连神女峰峰主也不会例外,因为这把古筝是神女峰历史在最高渡劫者留下的宝物,想当初躲过10道紫色天雷都是靠着这个古筝,可以说这把古筝和他的主人已经达到人琴合一的境界,其他人就算是想靠近,古筝都是出现排斥的反映,而对于李逸飞,居然如此温顺。

李逸飞学会古筝第一曲,就是非常有名的十面埋伏,其实十面埋伏是琵琶曲,但是当中意境,李逸飞用古筝同样演奏得荡气回肠。紧闭双眼,做了一个深呼吸,手指便在琴弦上跳动开来。

十面埋伏共分三部曲,李逸飞对这首曲子的早就已经熟烂于心,当第一段的‘列营’音符由他的手指弹奏而出的时候,当真有种金鼓战号齐鸣,众人呐喊的激励场面。随着音乐由散加快,慢慢到达第二段‘吹灯,’仿佛眼前便出现了古代行军笙管齐鸣的壮丽场面,当音乐到达第二部的‘九里山大战’之时,那种两军交战的搏杀场面,刀戈相击声、呐喊声交织起伏的感觉更是震撼人心,此时的李逸飞不知道,他身体发出一层薄薄的金光,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迹象,如同天神下凡。当曲子到达最后一段‘乌江自刎’的时候,李逸飞身上的金山才缓缓减弱。

在李逸飞弹奏的过程中,神女峰出现了一个奇特的景象,所有神女峰的人都停止了修炼,怔怔出神的望着声音的来源地,神女峰顶,就连峰主都不例外,甚至峰主的脸上还带着强烈的不可思议的表情,李逸飞不知道,就是这一曲,改变了他在神女峰的命运。

“你在干什么?”

刚才李逸飞过于专心,根本没注意到青舒三人闻声赶来了仙器室,而青灵正一脸怒气的看着自己。

“你眼瞎啦,没看我在干什么?”李逸飞没好气的说道。青灵似乎从来没有过温顺可人的模样,虽然长了一脸很漂亮的脸,但是每天都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样,脾气再好的男人,也会有忍受不了的一天。

“仙器室只有峰主能够进来,你这样做是违反了神女峰峰规的。”青灵似乎是一直对于李逸飞心中便有股怨气,而这怨气的来源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似乎从看到李逸飞的第一眼起,就对这个长得帅气,但是人品和帅气完全成反比相当不感冒,无论他做任务事情,在她眼里都是一根刺。

别害羞

李逸飞的脾气也上来了,走到青灵面前,一纸的距离隔着青灵,一字一句的说道:“别忘了,你那尊敬的峰主是怎么说的,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们都不得违抗,哪怕是我要你在这里脱光衣服,你也没有拒绝的余地。”此刻愤怒的李逸飞完全表现出了平常被压抑过渡的阴暗面。

青灵没想到李逸飞真的耍起狠来,李逸飞说得没错,就算是他要自己在这里脱光衣服,自己都没有拒绝的权利,在神女峰,峰主的命令就是一切,没有人敢违抗。

“你以为有峰主撑腰就无法无天了吗?”青灵依旧不服输的硬着头皮说道。

“那好啊,我就要看看你怎么反抗。”狗急了还要跳墙,何况是人,李逸飞在地球的生活便是四处被人排挤打压,在御灵界来了又遇上这样一个咬死人不放的女人,内心深处被压抑了十多年的怒气今天像是要全部发泄在青灵的身上。

“青舒你们都出去。”李逸飞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如果你敢乱来,我今天非杀了你。”看着青舒和青盈两人离开仙器室,青灵真的慌神了,她怕,她怕李逸飞真的对自己做出那种苟且之事。从小在神女峰长大,一直都被‘男人是肮脏的,不可触碰的’的理念洗脑,她真的无法想象,如果今天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今后该怎么办。

“杀了我?好啊,金莲池又将大变,五朵盛开金莲又将枯萎,我看你如何向你们峰主交代,金莲枯萎,神女峰不保,我看你又如何跟神女峰上面这么多人交代。”李逸飞豁出去了,没有退路而言,只有一步步的紧逼青灵的心房,让她崩溃。

冲动过后,总是会有一些惩罚的,这种惩罚不一定来自外力,有可能是自己内心的愧疚,李逸飞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虽然不好在先的青灵,但是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太过份了一些,看着青灵双眼无神的缓缓穿上衣服,李逸飞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向个男人一样去说点什么。

“那……什么,我会对你负责的,所以你尽可放心。”

青灵看都不看李逸飞,摇了摇头,整理好自己的衣着,走出仙器室。

李逸飞站在原地一阵尴尬,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这种两难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以前能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但是看着地上的一丝血迹,李逸飞实在做不出这么禽兽不如的行为。

“放心吧,青灵姐姐没事的,说不定,她还会感谢你的。”青舒此刻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一脸苦恼的李逸飞,觉得这个人虽然色了点,至少不坏,不像师傅她们提及的男人那般无情无义。

“呵呵,你别安慰我了,她不杀我就是大幸了,还感谢我?我真不指望。”李逸飞干笑着说道。

“青灵姐姐十年之前便辟谷之境,这十年来想法设法想要突破,但是都不得其门而入,而我刚感觉到,青灵姐姐已经到了金丹初期,自己她自己恐怕还没察觉而已,如果她知道了,说不定还真有感谢你的可能呢。”青舒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说道,李逸飞看那眼神,好像是在说‘大哥哥,你也帮咱家提升一下境界呗’。

健身房性爱小黄文

“额……,你想干什么?”李逸飞双手抱胸,一副唯恐被人吃掉的表情说道。

青舒一阵白眼,知道是李逸飞想得太多,解释道:“你别胡思乱想,这种事情是靠机缘的,不是说那样就一定能够突破境界,再说了,你是男生,要护也是下面吧,护上面做什么。”

“对呵。”李逸飞还当真双手把下面捂着,不过随即便反映过来,自己怎么就被一小丫头片子就控制了呢。

“青舒妹子,这种事情,你怎么会知道呢?难道你做过?”李逸飞吃亏了,肯定是要找回场子的,这不就抓着青舒的句子问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神女峰峰规第一条便是不能与任何男人接触,男人就算是想踏入神女峰方圆十里都是有命来没命回,我又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青舒涨红了脸回答道。她没想到自己无意之中居然会把隐藏在心底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的秘密说了出来。

“哟哟哟,青舒妹子,这可就骗人了哦,没做过,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呢?”李逸飞又恢复了那怪蜀黍的模样,眼神之荡漾,神情之猥琐。

青舒无言以对,只好朝门外跑去,但是李逸飞抓着鞭子就不肯放,追出门去,继续说道:“青舒妹子,如果你不说,我就当你是默认了哦,其实,这种事情嘛,人之常情,虽然有峰规,但是一颗少女悸动的心也难免会出墙个一两次嘛。”

“才没有呢,你别胡说八道,我没做过这种事情。”青舒的脸直接涨红到了耳根子,以前虽然也有姐妹在一起说过这种事情怎么怎么样,但是都是适可而止,不像李逸飞这般咄咄逼人。

“那你怎么会知道,你不说清楚,哥哥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哦。”李逸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今天一定要问出个水落石出,不然他这颗不甘寂寞的心会整夜睡不着觉的啊。

“我……我就是……”青舒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也对,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那是绝对是死穴。

“你你你,你什么你,你不说也得说,不然哥哥我就顺便把你拉回仙器室再来一次,反正哥现在是精力充沛。”李逸飞威胁道,说实在的,他现在还真有这个精力,有容无欲,奶大则刚,就凭青舒的资本,再刚个两三次都是没有问题的。

“我……我是看书的。”青舒头也不敢抬的小声嘀咕道。

“看书?在哪看的?”李逸飞有些好奇,难道说书刊已经泛滥成这样了?就连御灵界都有?

“是在师傅房里,我有次去找师傅,师傅不在,我看到桌上有一本‘阴阳双修’的秘籍,我就……我就拿起来看了一下。”说道这里,青舒一脸慌张的抬头看着李逸飞说道:“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青舒的师傅?不就是青门门主,虽然还没有见过,但是想必面貌也不会太差,怨妇深闺居然藏着如此秘籍,难道说我来到了怨妇之家?哇哈哈哈,李逸飞双手叉着腰,仰天大笑,吼道:“此等艳福,谁敢来比?胯下一条龙,威风将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