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污到你湿的试看_小说_下体

污到你湿的试看_小说_下体

污到你湿的试看_小说_下体

苏木瑾似乎明白了,一张白皙的俊脸微红,俨然是一副愧疚的表情,“夕夕,我说过的,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哪怕是死,我也要都给你,我必须要兑现我的承诺!”

“噗……”

夏夕夕怒的要吐血,终于领悟到这情商和智商对比的结果,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苏木瑾一个人能做的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好,那我们今天就做个约定,以后就算是要保护我,或者给我什么东西,总也得计算一下,是不是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否则,我不会感激你的好,更不会再为你操心操肺,懂吗?”

“懂!”

“懂个屁!”

夏夕夕说完,苏木瑾无限配合,一看就只是虚伪的配合,气的夏夕夕直接开始爆粗。

“夕夕,你不能说脏话,说脏话就不好看了!”

我靠,这就是苏木瑾的情感思维?

这孩子是不是昨晚烧傻了!

几天后,媒体一通狂轰滥炸,苏木瑾却始终像个被供奉起来的如来佛祖,被苏家的安保人员,里三层外三层的安全保护起来,从没有主动出面,去给媒体一个正面的解说。

反而是一直躲在背后的一些人,却开始着急上火起来。

M市附属医院。

医院的广场上,尤兰依和尤莲并肩静坐在医院的后花园里,商讨完最后的结果。

尤莲摸出手机,拨通了美国林可儿的电话。

小说

“喂?是可儿吗?”

“呦,是莲莲姐吗,你该不会又让我帮你找苏云舟游说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苏云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心里可是比我还清楚,你觉得妹妹的话,她会听吗?”

“可儿,别贫了,我们说正事!”

“呵呵,我们还有什么正事可谈?姐姐可真是会说笑?”

“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你儿子做的好事,难道你作为母亲,就不该出面来解决一下吗?”

“年轻人犯错,这也是常有的事,我们家苏云舟,你们家唐古,这都是有前科的,瑾儿祖上就没长正,我这当娘的,又能有什么办法去过问他的私生活?你不说我还忘了,当初妹妹找你帮忙想办法,让夏夕夕那个贱人离开我儿子的时候,你不是还说,我儿子不喜欢你侄女尤兰依这一型的吗,建议让我照着夏夕夕那种出身不好、还很逞强的女孩性子找,妹妹可是按照姐姐的方法做了,最后也没奏效,没想到,最后瑾儿还是吃了姐姐手里的窝边草……”

“可儿!”

尤莲没心情听林可儿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闲事,她现在满心的想法就是救慕斯,让苏木瑾娶了尤兰依,苏家和唐家和亲以后,便会成为一家,那么,苏氏集团继续收购慕斯,俨然是没了道理。

可是,听林可儿这语气,好像根本就不愿意帮自己伸出援手的样子,“我需要你的帮助!”

尤莲无计可施,就只好改了语气,低声下气的找林可儿求情,毕竟,这是她们在未出阁之前就结下的友情,凭她对林可儿性子的了解,笃定她一定会出手帮忙。

林可儿故意犹豫了一会儿,才懒懒的问了一句,“我能有什么好处?”

“呵呵……”

果然,林可儿还是以前那个单纯无脑的女人,稍有牵连到感情的事情,她总是希望能有人帮她去解决才好。

“妹妹放心,只要你帮我说动苏家,去过问你宝贝儿子犯下的错,能让我们家兰依有个说法,夏夕夕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

“此话当真?”

“为了我侄女的清白,为了我一手经营的慕斯,你说我还敢骗你吗?”

“这倒是真的,只是我们之间越走越远,你总是对我若即若离的样子,让我始终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尤莲握着手机的手浅笑,心里想着,她能是怎样一个人,无非就是一个曾经身价过亿的富家小姐,因为家道中落,不得不去向命运低头的一个平凡女人,借助林可儿家的那边的家境,按照母亲的意思顺利嫁给了唐古,却又遭唐古嫌弃了几年后,因为自己对生意的敏锐洞察力,又重新捡回来的一场夫妻感情。

为了自己能活的像个样子,她一心把精力扑在事业上,待慕斯风水云起的时候,自己的儿子,却无声无息的没了……

下体

是的,她曾经一度和林可儿走的很近,二十几年前,她之所以和林可儿成为闺中密友,都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早逝,家里除了一堆儿的债务,就再也没有什么能继续存活下去的东西,父亲给她和母亲剩下的,无非就是一个空壳子。

为了还债,为了保住父亲剩下的那点仅有的家当,她不得不找一个能接纳和帮助她的男人,来帮她偿还债务,然后,补上父亲签下的那堆欠款。

所以,她就只能选择了唐古,虽然,她明知道唐古对她无感。

嫁给唐古以后,她本以为可以用唐家的钱,去填充尤家的欠款,可事情,根本和她所想的截然相反。

因为一旦唐家的储备资金被挪用,那么唐家的产业,也会紧跟着受到连累。

为了能保持两家经济平衡,她不得不考虑另寻其他的经济来源。

当然,她曾经不是没有想到过苏家,只是苏家的门槛太高,一个个又太过聪明和狡猾,而且,苏家当时能与她匹配的年轻人里,也只有苏云翔和苏云舟两个兄弟,他们二人一个冷漠无情,一个清淡寡欲,绝对不是尤莲能一时半会儿潜入进去的,后来,她忽然想到了自己父亲的生前好友林峰,林可儿的亲生父亲,M市市长大人,林峰会见了尤莲,却一直推说自己身在朝野,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济援手,不过,却对尤莲提出了一个令她十分头疼的事情,那便是……让他的女儿,顺利的嫁给苏云舟。

那时候她就得知,自己的好闺蜜林可儿原来看上了苏云舟,可总是被苏云翔无情的冷落,正一直躲在家里,冲林峰喊着要死要活,为了能从林可儿那儿得到一笔救命的巨款,她选择了帮林可儿得到苏云舟。

于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竟然让机灵的尤莲,找到了能尽快嫁入苏家的一条捷径……龙血滴。

而后,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得到了那颗属于苏家人的龙血滴,然后,把关于龙血滴的一切,告诉了林可儿,然后市长林峰,调查了M市里的所有卷宗,追查到关于苏家的一个隐藏大秘密,从而,发动了所有的人脉和关系,寻找到了属于苏云翔的龙血滴,就此,龙血滴换了林可儿顺利嫁入苏家的愿望,尤莲也从他们父女那儿,得到了人生中的一笔可观的巨款。

从那以后,尤莲就再也没有和林可儿有联系。

直到,半年多前,林可儿打电话向自己哭诉,说苏木瑾如何如何不听话,如何如何的对一个女孩子用情专一,让自己帮她想办法,末了,还提出要自己把侄女尤兰依奉送进苏家。

可尤莲实在懒得和她这种人打交道,就当是什么也听不懂,简单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了。

这便引起了林可儿的几分不满。

就算尤莲有多么的不想和林可儿再联系,而今为了慕斯,她不得不主动去找林可儿这个笨女人,继续和她做着身不由己的龌蹉交易。

污到你湿的试看

“因为妹妹身在高位,姐姐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拖了妹妹的后腿,毕竟,妹妹你现在得来的一切,都太不容易了!”

“哎!”

林可儿短叹一声,“什么高位不高位,本以为是一场圆满的结局,到现在,不过是形同虚设出来的镜花水月罢了,在苏云舟的心里,我从来都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别说傻话了,一直以来,苏总和你出场的时候,在电视上别提有多耀眼和般配了,你都不知道我们圈子里的人,都多么的羡慕你……”

“算了,给你说你也是不懂,你除了想着你的慕斯,再就是怎么挣钱,心里哪会想那么多感情的事情,妹妹可不像姐姐那样心宽。眼下,你说的这个事情,我就放在心上了,至于能不能成,我也不敢确定,但是,能帮你周旋一下时间,肯定是没问题的!”

“如此,有劳妹妹了!”

尤莲挂断电话,听到林可儿那样说,心里也算有了点底气。

“姑妈?”

一直坐在尤莲身边听她们打电话的尤兰依忍不住带了一脸的好奇,追问道,“你和少夫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听起来好像很熟略的样子,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不见你们有来往呢?”

“傻孩子,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她,本就不是一条水平线上的人,为什么要主动高攀呢?”

尤兰依依旧是一脸的狐疑,听尤莲说完,心里更加感到好奇。

尤莲看尤兰依依旧不能理解的苦恼表情,知道她那么年轻,也是听不懂的,“算了,别想了,至少我们现在有了她的帮助,就不愁没有办法让你接近不到苏木瑾!”

“嗯!”

尤兰依一脸认真的看着尤莲,俨然是一副很听话的表情。

这一次,她绝对不能再失手,否则,一旦激怒了叶倾城,恐怕,她将真的会变得一无所有。

最近几天,自从夏楚楚离开唐家的合作单位以后,在每一个自己监测不到的地方,竟然发展到速度比自己还要快,名声也越来越高过自己。其实这些,尤兰依已经隐隐的觉察到,究竟是谁在捣鬼,想必除了叶倾城,估计也没有其他人能有这样的能耐。

所以,现在有限的时间里,她绝对不可以再出任何差错。

“木头,来,起来喝药?”

夏夕夕端着一只装满了的汤碗,笑意盈盈的走进卧室,却见苏木瑾依旧侧躺在床上,假装睡熟的样子。

“咦,还在睡啊?”

夏夕夕假装以为他在睡觉,站在苏木瑾身边,一副自言自语的说着,“那我可是要去上班了,待会儿睡醒了,自己起来喝……”

“夏夕夕你敢?”

“嘻嘻……”

夏夕夕一只手捂着嘴巴傻笑,“就知道你没睡!”

苏木瑾懒懒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夏夕夕端着的那碗药,就开始不停地反胃,长这么大以来,这是他这辈子遭的最大的罪,一天两次的苦药水,喝的几乎想死的节奏。

污到你湿的试看

“夕夕,能不能不喝中药了,换西药好不好?”

苏木瑾一边说,一边起身倚在床头上,一脸苦闷的央求着。

“你又不是病,只是阴阳失衡,这种调理身体的药,当然是中药最起作用,西药吃多了,对胃口不好!”

夏夕夕一边说着,一边坐到苏木瑾床边,小心翼翼的吹着热气腾腾的药碗。

苏木瑾看着碗里那黑乎乎的眼色,就忍不住翻白眼,握着胸口说着,“这是哪儿请的什么中医大夫,他懂不懂什么叫阴阳失衡?西药对胃不好,这中药直接能苦的要人命……”

“闭嘴!”

苏木瑾还没唠叨完,就被夏夕夕极为不友善的表情,硬生生的给打住,带了责令的语气冲苏木瑾吼着,“要不是你自己不自量力,用得着喝这种苦药水吗?别废话,给我喝!”

说着,从汤碗里将调羹拿出来,直接放在苏木瑾眼前,俨然是不打算再好声好气的跟他商量半天,然后再给他喝一碗再吐半碗的机会了。

“你……喂我!”

苏木瑾继续摆出一副试探着讨价还价的表情出来,俨然气场越来越弱。

“你倒是喝还是不喝?”

夏夕夕一双溜圆的大眼睛一瞪,全然没了好气。

苏木瑾怕她真就放手自己不管,跑去公司上班,只好一脸不情愿的接过她手里的药碗,捏着鼻子,一脸苦闷的喝了个精光。

夏夕夕看他今天表现着实不错,这才换了一副讨好的表情,十分开心的说着,“这才乖!”

说着,从苏木瑾手里夺过药碗,顺势往他嘴巴里填了一颗冰糖。

“看你今天表现好,有糖吃!”

苏木瑾把糖含在嘴里,一双美艳的双眸冲夏夕夕痴痴的眨巴了两下,“可是我想吃你!”

“你去死!”

夏夕夕刚刚还转晴了的一张笑脸,瞬间又晴转阴,恼羞成怒的端着那只碗,转身出了卧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