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养个徒儿来自虐完结作者:淡樱

养个徒儿来自虐完结作者:淡樱

《养个徒儿来自虐》

作者:淡樱

文案:

阿昭此生做过最坏的事便是偷偷爱上养大自己的师父,做过最好的事则是果断放下这段感情。

可是……师父,阿昭做坏事时你不许,做好事时你也不许,这些事哪能全都由你说了算呀。

一句话,虐师父没商量!

1、师徒养成,双C,顺序是甜宠→虐男主→甜宠。

2、此文日更,更新时间在下午五点,如无更新,会提前一个小时在微博请假。

3、此文是架空小白文,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第一章

烈日炎炎,骄阳似火。

官道的地面被蒸得发烫,树上的蝉虫不经意跳到官道上,数辆驶来的车舆又将蝉虫吓跑了。如果蝉虫懂得数数的话,短短两个时辰,这已是第三十四辆车舆经过此处。

这条官道通向的地方是重光谷。

平日里甚少人会路过此地,不过今日不一样。

此时此刻,重光谷里人山人海,齐聚了天云大陆的各国人士,其中亦是不乏显贵。他们各自打量,目光不停地审视前来的人马,偶尔眼神相触,便像是点燃了的炮仗一样,劈里啪啦的就差刀兵相对。

当今天云大陆,丘、琼、宛三国鼎立,各国君主求贤若渴,为得贤士奇才不惜一掷万金。

而今日乃是天山派弟子卫瑾出山之日。

出天山的必经之路便是重光谷。

天山派出鬼才,每隔五年便有一弟子出山。五年前,天山派弟子沈檀下山历练,入了琼国,以一己之力拯救琼国于水深火热之中,硬是扭转了天云大陆的局势。

而如今卫瑾下山,哪能不引起众国瞩目与青睐。

相传这位天山派弟子卫瑾生得姿仪秀美,乃是天山派大长老最为得意的弟子,尤擅治国之道,且人如其名,怀瑾握瑜,明德惟馨。

今日各国前来请奇才,有生意头脑的商户也把握好时机,提前好些时日来了重光谷,摆下茶肆,为来往的各国人士提供茶水吃食,顺带围了张赌桌下注,猜测卫瑾将会入哪一国。

也有不少人在茶肆等上几天几夜就只为一睹卫郎风姿,闲得发慌,便也淘了几枚铜钱出来下注,图个闲乐。

“卫瑾的师兄沈檀已是入琼,正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卫瑾断不可能入琼。”一着青衫袍子的人喝了口茶,眯笑着与同桌的人说道。

令一着黑衫子的青年说道:“依我看,入丘的可能性最大。你瞧瞧那边,丘国国君遣了岷侯前来,三国中有谁不知岷侯舌灿莲花,最是能说会道的。且不说这个,岷侯来时,整整十辆车舆,听闻里边有三车黄白之物,还有两车美姬,两车少年郎,准备极其充足,无论卫瑾爱财爱美姬爱娈童,丘国皆能一一攻破。”

青年说得有些口干,招来了小二,又要了一壶清茶。

小二很快便送来清茶,青年斟满了一杯,放回茶壶时,宽袖不小心将手边咬剩一半的馒头拂落在地,白面馒头滚了两圈,变成了黑面馒头。

青年睨了一眼,收回目光继续与身边的人谈笑。

就在此时,一只脏兮兮的瘦骨嶙峋的小手悄悄地摸上了黑面馒头,眼见四周无人注意,小童迅速拾起,立马狼吞虎咽,腮帮子塞得满满的,吃得太急,不小心被呛到,可小童不敢发出声音来只好硬生生地咽下。

茶肆里的小二注意到这边的乞丐,皱了眉,连忙过来驱赶。

“去去去,到另一边去,别碍着我们。”

方才的黑衫青年注意到了讨乞的小童,含了笑意与小二说道:“不过小童尔,再来五个白面馒头,我赠予这个小童。”

小二听了,连忙应“是”。

茶肆里贵人众多,眼前的黑衫青年看起来温文儒雅,且出手大方的,要晓得在天云大陆里,奴命低贱,要买一个奴仆也不过是五个白面馒头。

小二瞅了眼浑身像是刚从泥巴里滚出来的小童,心想此童当真是好运气,像他这样在商户手里干活儿的,一年里能吃上白面馒头的机会五根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新鲜出炉的白面馒头捧了来,小童不敢置信地看了又看,半晌才信了眼前这五个香喷喷的白面馒头是属于自己的。

小童喜不自胜,连忙揣在怀里,跪下来对黑衫青年磕了几个响头。

黑衫青年瞅了眼小童,温声道:“去一旁吃吧。”

.

小童小心翼翼地躲到角落里,手里捧着一个白面馒头,嗅了又嗅,仍是不舍得放进嘴里。小童左瞧瞧右看看,趁无人注意到自己,连忙将剩下的白面馒头都塞进自己的衣襟里。

她数了数,五个白面馒头,足够自己吃上一月了,也不用捡树皮来果腹了。

小童心满意足地想道:果然随着人流来重光谷是正确的,这里贵人多,总会碰上一两个好心的。

小童张嘴轻轻地咬了一口,咀嚼得极慢,小小的一口便吃了一刻钟有余,咽下后,小童再也舍不得碰剩下的白面馒头,十分珍重地藏进了衣襟里。

“喂,你衣襟里藏的是什么?”

只见一老乞丐从树后冒出,恶声恶气的,他踢了小童的腿肚一脚,眼睛盯着小童的衣襟,目光灼热非常。小童捂紧衣襟,“没……没有什么。”

老乞丐面露凶光,“我都看见了。有贵人赏了你五个白面馒头。”

小童道:“是我的。”

老乞丐说:“被老子看见了就是老子的,乖乖的就拿出来,不然……”老乞丐一步一步地逼近,揣出了一把钝刀子,“老子就炖了你。”

小童瑟缩了下,可怀里的白面馒头还是热乎乎的,方才那口馒头的余味还在口齿间没有散去。小童哪里舍得交出来,她瞪了老乞丐一眼。

“你大爷的,是我的是我的,死也不给你。”

话音未落,小童就猛地从地上跳起,整个人狠狠地撞向老乞丐。

老乞丐被撞得一个趔趄,眼里似是充了血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