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醉销魂窟完结作者:风雪千山

一醉销魂窟完结作者:风雪千山

一醉销魂窟

作者:风雪千山

文案:

简单来说,就是关于古代牛郎和他们的女人们的故事。

内容标签:春风一度 三教九流 阴差阳错

春宵一度极乐地Ⅰ

“销魂窟,男儿郎,醉卧床榻里笑一场。红杏枝头闹,且得闲适,且得闲适,轻烟更见春事了,春事了,不知多少滋味在裙下,客官你可愿尝一番,呀,尝一番!”

白吟惜挑着灯笼走过青石板路,穿过这华丽的人间销魂窟,长裙掠地发出沙沙的响声。月光照着她白皙的脸,还有露出裙外白嫩的手臂,实乃人间尤物。只有高高绾起的长发和朴素的衣裳,显示出她是已嫁妇人的身份。

空气中弥漫着情与色的味道,前院的丝竹声与后院寂静中男子与女子暧昧的调笑交相呼映,听得她面红耳赤。

“香惠,你在哪儿?”她忍不住轻唤。

一声轻唤过后,并无人答应。四周竹林掩映下仍是或远或近地传来一片男女调笑之声。

这个一醉山庄,本是城内最大的销金窟,什么新鲜的玩意儿都有,而且奇就奇在女人也可以来找乐子。

这些年,白吟惜也没少听说哪家的妇人又在一醉山庄被年轻的公子迷住,茶不思饭不想,倾家荡产也要去找他。又听说京城的三公主包了山庄里的一位公子回府,居然没几日就纵欲过度而死……

种种传闻让这一醉山庄原本就靡靡的气氛更加神秘。

白吟惜有些紧张,她本是良家妇人,来这里已是不对,此时又找不到人,理应回去才对。

可就在这时,突然听得前面不远处一个声音叫道:“是白夫人的吗?香惠夫人请您后院去。”

紧接着,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走了出来,月光下一身白袍松松地系在身上,越发显得清秀苗条,他抬起头眉眼带着几分笑,蓦地让人感觉无比地舒畅:“夫人久等了,请随我来。”

白吟惜被这少年一笑,脸上不由得微热,心想,这一醉山庄果然妖异,这样一个少年居然便能让人心中乱跳个不停。

那少年步履轻盈,偶尔停下等着白吟惜,却仍是面带三分笑颜,清秀干净地让人不敢斜视,可越是如此,越让人难以把持。

风中传来夏日的淡淡清香,几分暧昧,几分酒香,吟惜只觉得自己似乎也醉了。

转过竹林是一座小桥,然后便是一座独立的院子,少年来到院门前并不敲门,只伸手推开,然后转身向吟惜道:“香惠夫人在此,请夫人移步。”

白吟惜向他道了谢,这才向院内走去,却只听大门在身后轻轻关上。

这是一座十分干净雅致的所在,推开雕花木门便是重重的幔帐,空气中有暖风浮动,夹杂着淡香,却不知是一种什么味道,让人酥到了骨子里。

“香惠……”吟惜轻唤,可并无人答言。

可静立原地再一听,却只听那重重幔帐后一个女子的声音长长地呻吟着:“嗯……啊……”

那妩媚至极的声音直入双耳,听得吟惜一惊。

却只听一个低沉喑哑的男声道:“香夫人喜欢吗?”

声音未落,只听那女子又是一阵压抑地呻吟,喘息着道:“无夜……你好坏……啊……”

吟惜的心狂跳着,帐后是什么她早想猜到,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对话却让她忍不住向前几步撩开幔帐。

一盏粉红色的纱灯散出淡粉的光,铺满紫色绸缎的大床上,两个人的身体交缠着。

“香惠?”吟惜惊叫出声,床上的那个女子不是香惠又是谁?

听到了她的叫声,香惠微微抬起头,恰好对上吟惜的双眸,灯光下,她的目光有些迷乱,显然还未清醒过来。

“吟……吟惜……啊……”她张了张嘴,刚叫了一个名字,却又忍不住迸住呼吸。

白吟惜惊恐地睁大了眼,咬着手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两个人终于平静了下来。

香惠疲惫之极,长发散乱在一边。

“无夜,抱我起来,嗯?”她叫着男人的名字。

直到这时,吟惜才看向那名男子。

灯光下,他的身体修长完美,长长的头发用一根丝绦束住,偶有几缕拂在脸上,这男人长了一对桃花眼。

就在吟惜看向他时,他微挑双眸看过来,微微一眯眼,带着三分笑颜道:“这就是香夫人的朋友?真真是美人。”

香惠一笑,用指尖挑了那男人的下巴轻轻勾勒,道:“怎么,无夜你看上她了?”

叫无夜的男人不语,却转过头来看着香惠道:“今晚我的客人是你,眼里也只有你一人。”说着,一俯身便吻上了她的唇。

吟惜看着两人,脚步渐渐向后退去,太可怕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香惠吗?那个死去丈夫后寡居的女人?她叫自己过来谈生意,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看这些么?

可是这样的香艳却是让她移不开眼。为什么?明知是错误的,可是身体、眼睛却无法拒绝。

她后退的脚步碰到了花瓶,发出一声脆响,引得无夜猛然抬头。

灯光下,他深黑的桃花双眸一闪,薄唇边闪过一抹笑意,看着白吟惜,他的手又伸向下。

吟惜转身向外跑去,手上的灯笼早已掉到了地上燃烧了起来,一会儿就成了灰烬。

一轮明月挂在天上,清冷的月光照着吟惜的素袍,她飞一样的逃,仿佛这样就能逃脱自己的欲望。

月亮笑了,人类永远是愚蠢的。

夜,一醉山庄里灯红酒绿,热闹非凡,鲜花锦缎如织云,烛光摇曳,歌舞升平,那悠远清透的歌声依依呀呀唱断了人们的魂。

车夫老张还在山庄外的巷子口处等着,见白吟惜急惶惶的从山庄里奔了出来,还道她出了什么事,忙上前迎了过来。

“夫人?”

白吟惜忙摆了摆手,止住了他下面的话,只是颤声吩咐:“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