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口吃掉戏精小桃子第5章章节在线阅读

一口吃掉戏精小桃子第5章章节在线阅读

 然而到底晚了一步,炎空只拉到了东君的衣袖。

  东君刚跳入法门,却被人突然扯住了衣袖,悬在半空十分难看,又好难受,连忙回头看是谁拉他。

  “炎空,你干嘛?”

  “东君,你有话好好说,何苦自贬神籍?”

  “蠢货,你放手!”

  “不行!我不会让你自贬神籍的!”

  “谁说本座要自贬神籍!”东君怒了。

  这人是不是傻?他东君是这么没出息的太阳神?他不过是碍于天帝的面子,自请下界,给天帝一个台阶下台罢了,况且他下界不过是为了在凡界躲开一阵子这些糟心事,自领责罚是假,借口舒***服放个假才是真。

  炎空:“哈?”

  还没等炎空反应过来,东君的衣袖突然啪啦一声,扯烂了。于是英名一世的太阳神,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一种十分滑稽的姿态掉了下去……

  炎空手里拿着半截袖子,朝黑黢黢的法门里瞥了一眼,吞了一下口水,表情有些囧:完了,好像帮了倒忙。

  东君一跤跌进了空荡荡的法门,四周黑黢黢的,一路往下坠下去,晃得他头晕目眩的,也不知坠了多久,最后掉到了一个什么地方,软乎乎的,然后他就昏迷了过去。

  待东君睁开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顶软烟纱帷帐,然后是旁边趴着一个六十年岁的微胖婆子,她正靠着床头欢快地打着呼噜,时不时地还抽抽鼻子咂咂嘴。

  什么情况??

  东君吓得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

  头疼得厉害,东君按着额头,将思绪认真捋了捋。

  片刻后,东君捋清楚了:原来自己掉进了一个凡人的身上了,此人是高齐国皇子兖阳王。捋清了自己的身份后,东君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这副孱弱无力的身子,伸手推了一把靠在睡得死沉沉的婆子:“滚!”

  那婆子从香梦里醒来,发现病入膏肓的兖阳王居然坐起来了,顿时惊得跳起来,一时间以为自己见了鬼了,举起双手一路尖叫着跑了出去,留下一脸黑线的东君。

  无知凡人!

  东君扶着头,坐在床上将兖阳王的记忆细细翻阅了,发现这倒霉孩子生母早故,庶出的身份就罢了,还从小体弱多病,在高齐皇室一直没啥存在感,上有姐姐宁盟公主,还有一个兄长猷王,爹不疼娘不爱,要不是长得多灾多病没什么威胁,***早就灭了他了,真是越看越鄙夷,越捋越窝囊。

  都是拜炎空那个蠢货所赐!

  东君正要骂骂咧咧起来,却发现那个跑出去的婆子又回来了,身后还领了一大帮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凤仪万千的***,她脸上挤满关切与喜悦,一来便扑到床前,拉住了他的手,语气欢欣地说道:“皇儿,你可算是醒来了!真真是急煞了母后,每日为你忧心。”

  东君嘴角抽了抽:认真的?若这身子主人的记忆没出错的话,这兖阳王之所以会突然卧***,就是被这***一个眼神吓的。

  “哦。”东君一脸冷漠抽回手。

  “皇儿可还有哪里感觉不适?”

  东君面无表情:“没有。”

  ***自顾自扭头对着身后的太医们道:“太医还不过来把脉!”

  “不必……”东君正要开口拒绝,然而那群太医早已涌了上来了,挨个儿拉着他的手腕,摸了一遍。

  终于把完了脉,太医们纷纷跪倒在地,脸上充满惊喜,语气兴奋地回禀道:“天佑高齐!兖阳王殿**体康健,已经无恙!”

  “果真?”***满脸喜悦,“皇儿,你能康复真是太好了!你父皇日夜忧心你的身体,如今你平安无事醒来,你父皇也可心安了。”

  东君面无表情“哦”了一声。

  “快,替兖阳王准备一下去晏国的事宜。”***安排道。

  “晏国?为何去晏国?”东君纳闷。

  ***道:“皇儿,在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晏国攻打我们的城池,你父皇不忍大动干戈令生灵涂炭,便提出了议和……”

  东君嘴角抽了抽:明明是自己打不过,还这么多理由?

  “所以呢?”

  “晏国提出要高齐送一名皇子过去做***。”***表情瞬间变得不舍与哀痛,“你父皇思来想去,诸皇子里就数你沉稳聪慧,不是浮躁之人,必能担起此重任,便选定了你……”

  哦豁,这理由真是冠冕堂皇理所当然毫***病,甚至还有点点好听呢~

  “本座,去做***?”东君确认了一遍。

  ***点了点头。

  开什么玩笑?他东君,身为太阳神,在一个窝囊废的身子里就算了,居然还要被送去敌国做***?!

  这是什么样的奇耻大辱??

  东君恨恨地抬头看了看天,心骂道:大司命你这个坑货,给本座等着!你把本座坑得好惨!

  “皇儿,你怎么了?”***发问。

  怎么了?本座想一把阳火把整个皇宫烧了!

  然而东君忍了忍,毕竟他现在还在一具凡人的身体里。

  “区区晏国…”东君顿了顿,“扶本座起来,本座去灭了它。”

  “哦呵呵……”***尴尬一笑,心想:这兖阳王虽然身子好全了,但却神智不清了,真是可怜。

  “不着急,等过几天再说。”***笑脸迎人道,“皇儿还是先将身子再养养……”

  “聒噪。下去!”东君一脸不耐烦。

  这副善变的面孔实在令他厌烦,她若再继续在他面前晃,他怕他忍不住要打人了。

  ***面上的笑僵了一下,扫了东君一眼:“那便马上收行李吧,晏国那边早催急了,全靠着贿赂使者才拖到今日……”

  未等***说完,东君已起身下床,将手一挥:“本座即刻启程,不必送了。”

  ***:“……”

  于是“久病卧床”的兖阳王殿下,病愈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出发去晏国做***。

  “兖阳王殿下请上马车。”侍卫官恭敬道。

  东君将眉一挑:“马车不符合本座的气质,去骏马园挑一匹好马来。”

  侍卫官惊得下巴往下掉了掉:怎么回事?一向说话都柔柔弱弱的兖阳王,居然要骑马?真是天下奇闻。

  “晏国路远,殿下久病初愈,不宜骑马,还是乘坐马车更稳妥。”

  “你在教本座做事?”东君怒了,一个眼神杀过去。

  “是是是。”侍卫官看了一眼东君杀气腾腾的眼神,赶紧退下去找马。

  于是半柱香后,宫门大开,一列车马气势恢宏走出,兖阳王与晏国使者并辔徐行,朝晏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