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口吃掉戏精小桃子第4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一口吃掉戏精小桃子第4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凌霄宝殿中,两列席位乌泱泱坐满了上神,天帝东皇太一端坐殿上,一脸头疼看着底下的太阳神东君与水神弥荒,两人正为司春神职争得脸红脖子粗。

天帝伸手揉了揉额头,说实话,他这个天帝做的真是挺没意思的,在凡界人气没有掌管寿夭生死的大司命高,也不及水神在凡人心中的地位重要,在天界又被武力值强大的东君压一头,徒有个天帝的样子,实际上左右受气,只是个“狗脚朕”罢了。(作者注:“狗脚朕”意指没有实权的傀儡君王。)

哪个都不好惹,真是脑壳疼。

东君怒火冲天对着水神弥荒呵道:“司春之职本就是本座的神职,不过是让给你做了几日,你便痴心妄想了!”

弥荒一脸不屑:“陛下向来看业绩说话,公正公平,我担任春神之时天下安泰,万物蓬勃,可比你做得优秀多了,论理本座比你更有资格做!”

“弥荒!本座的神职岂是你这等庸劣蠢材想取代便能取代的?”东君愤然一甩袖子,肩上的三足乌也跟着向弥荒投去鄙夷的眼神。

“东君,我就事论事,你这个鸟架子,凭什么人身攻击?”弥荒恼怒。

“鸟架子?!”东君暴怒,“你再说一遍?”

“不带着你丑不拉几的臭鸟,安安分分做你的太阳神,跑来争什么神职?”弥荒继续浇油。

啥??

三足乌满头问号:你们上神吵架,关我一只鸟什么事?欺负我不会骂人?

东君大步上前,一把揪住弥荒的衣服,一字一句问道:“怎么?你敢挑衅本座的神威?”

在旁观战的神仙虽然对二人针锋相对打擂台早已司空见惯,但看见东君动手,都料到情况不妙,山神思婵、河伯季、云君屏翳、大司命炎空、少司命离婉等人连忙过来拉开揪扯在一起的两人。

眼看着再争下去,凌霄宝殿都要被他们掀翻了,天帝终于忍不住了,阻止道:“好了好了,二位仙家先静一静。”

东君与弥荒虽然住了口,却依旧怒目圆睁***瞪着对方。

天帝心里的算盘啪啦啪啦盘算了一番,心想:司春的神职虽然不高,但在四季之中,春季乃是万物复苏,天元复始的关键环节,在凡间享誉颇高,东君暴躁,时刻威胁着朕的天帝威严,再封他实在不妥,而弥荒虽然号称大水,但对朕始终敬重,有臣子本分,不如选他。

一番衡量之后,天帝开口道:“朕为天帝,一切决策都以苍生功德为准则,弥荒掌管春时恪尽职守,于万物生灵有功,朕一番考量之下,决意任命弥荒为司春之神。”

东君讶异:东皇太一这是想把本座当傻子一样耍?真以为他心里那点小九九没人能看穿吗?

“若***过,本座掌管春时何曾有失?何以要夺本座之职另派他人?”东君质问。

“东君这话的意思是,不服从天帝的旨意了?”弥荒冷笑。

“天帝旨意难以服众,本座不过替自己申辩几句罢了。”

“难以服众?”弥荒一脸挑衅,“恐怕只是你东君一人不服吧?”

东君面无表情撩起衣袖:看来这厮今天是要把脸凑上来讨打了!

弥荒见东君撩起衣袖,知道他要打人了,心里发怵,嘴里却贱贱地说道:“东君,难道你敢在陛下面前动手不成?你可别忘了,这里可是……”

话还没说完,弥荒已被一掌打翻在地。

“本座打你不必挑地方。”东君冷冷道。

“弥荒。”山神思婵一脸心疼过来扶起弥荒。

弥荒捂着胸口,语气恨恨说道:“东君!你太目中无人!”

天帝脸色十分难堪,冷眼看着东君,忍着怒火:“东君,你这是要抗旨?”

“只是请天帝重新裁决。”东君傲然屹立。

天帝怒气腾腾:“重新裁决?要不东君你来做天帝,自己裁决,岂不更好?”

“本座不乐意。”东君一脸不以为然。

话一出口,天帝面如土色,殿上众神皆被震惊得惶恐不安。

“东君,你少说两句。”少司命离婉扯了扯东君的衣袖,劝道。

“你让他说!”天帝再也忍不下去了,怒吼道:“是不是早就看不惯朕的所为了,所以胆敢如此藐视朕!藐视天庭!”

天帝一番咆哮,引得东君十分烦躁,抬头看了看高座上的天帝,说道:“本座只不过讨回自己的神职,陛下何须如此疾言厉色?”

“东君,你就以这副态度与陛下说话?你眼里还有没有陛下这个天帝?”弥荒火上浇油。

“你在教我做事?”东君眯了眯凤眼,抬起手便要继续教训弥荒。

“住手!”天帝呵道。

然而东君并没有听进去,那一掌还是打在了弥荒身上。

天帝大怒,拍桌而起,扬手一道闪电朝东君劈过去,东君早察觉了袭击,挥手一道真火挡住了,抬手回敬了一道烈焰过去。

炎空与离婉心中一紧,深感不妙:这货今天是要打领导啊!于是赶紧过来拉住他,不让他造次。

天帝怒气冲天,决心要拿回点面子,跳下台阶,对着东君一掌打了过去,东君被炎空与离婉牢牢拉住,无法施展拳脚,将肩上的三足乌抖起,奋力甩脱炎空与离婉,大喊一声:“阳火!”

一团熊熊烈火便朝着天帝打了去。

众神见这情形纷纷闪开,生怕被误伤,毕竟劝架归劝架,论武力值,谁干得过如日中天的东君?

天帝连退了数步,衣袖都燎破了,十分狼狈,原本想拿回来点面子,结果一不小心啪啦一下全砸到地上了。

炎空与离婉二人惊得目瞪口呆:怎么办?现在与这货绝交还来得及吗??

空气突然安静,场面十分尴尬。

东君看了看沉默不语的众神与脸色黯淡的天帝,以及幸灾乐祸的弥荒,心想:糟了,不小心玩大了,今天若不放个台阶下来,恐怕谁都下不来台了。

于是踌躇一番,不咸不淡说道:“本座今日莽撞,损伤天庭体面,自领责罚,下界静心。”

说着,挥手打开法门,纵身便要跳进去。

大司命炎空见东君开了法门下界,心想:这人怎么回事?这点事情便要自贬神籍?太不镇定了吧!连忙伸手去拉东君。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