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黄到下面滴水的文章

黄到下面滴水的文章

黄到下面滴水的文章

事发突然,占豪出手就显得仓促。

然而,他毕竟曾是丹境高手。虽说境界和修为都已跌落,但在冲脉境境界的修炼者中,却仍是有着极大优势。纵使没能发挥出全部实力,应付那几个修炼者绰绰有余。

“嗤!嗤!嗤!”剑气纵横,瞬间洞穿几个修炼者。在他们身上,刺出了不少对穿的血洞。剑气中蕴含劲力,更在伤口中持续蔓延,顷刻之间,就给予这些修炼者以重创。

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抢救的可能。

姜山的拯救计划,没来得及展开,就已然受挫了。不过,他能理解,占豪做出的应激反应。换了是他,或许也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嘭。”占豪凝聚出的灵力巨手崩散,那几个修炼者重重摔落地面,溅起了朵朵水花,漆黑如墨的水花。

“怎么回事?”占豪脸上的惊惶未退,看向姜山。他本没想下死手,可在刚才的情况下,他竟然感觉到生死危机降临,让他不得不全力以赴。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雨水有古怪,能让这些修炼者变异。”姜山很有些不敢置信,却又,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事实。他动用灵觉,都无法探查的黑雨,果然不简单。

姜山目光复杂,看着地面上,还没死去的修炼者。先前这些修炼者只是皮肤有些泛黑,还不是,十分的明显。但随着他们接触到的黑雨,越来越多,肤色就变得更黑。

把内裤弄到侧面

已然,看不出他们原来面貌。就像是,刚从黑色染缸中,爬了出来。

“吼……吼吼……”他们发出的哀嚎,也都变得很怪异,倒是和凶兽发出的嘶吼类似。

让姜山、占豪,以及解玉珍三人,更为震惊的是,受到了无法救治创伤的这几个修炼者,不仅没有就此一命呜呼,反倒充满活力,挣扎得越来越用力,忽地从地面站起。

此时,他们浑身上下,一片乌黑,已经是看不到其他的颜色。眼神中,只剩下了漠然,全无半点生气。如果说,他们此前只是失去记忆,现在,他们已经和傀儡无疑。

而让他们变成这样的,自然是,天空正洒落的绵绵黑雨。

“我们必须加快速度。”姜山沉声道。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太惊人。让他都有些怀疑,先前决定,是不是太草率?或许,他就不应该,应承下鱼千军提出的拯救计划。

“这些修炼者怎么办?”占豪迟疑道。此时,几个修炼者,重新变得生龙活虎,完全不像是受过重伤。

“用不着理会,任由得他们自生自灭。”姜山哪里还有心情,和这些变成了傀儡的修炼者纠缠。还不知,其他的修炼者,有多少遭遇这厄运?自然,只能置之不理了。

“走。”没给占豪更多犹豫的时间,姜山一马当先,朝着远处冲出去。见状,解玉珍和占豪,也就只能,紧跟了过去。

“吼!”在他们的身后,几个修炼者,连连嘶吼着。他们身上的伤势,也都快速恢复,很快就完好无损。然后,这几个傀儡修炼者,有些茫然地对望,同时发动攻击。

竟是把身边其他修炼者,全都,当成了,生死大敌。很快地,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修炼者,又都出现了,远比先前更加严重的伤势。就算如此,他们仍旧没有停下手,还在相互攻击着。

战斗的惨烈,不忍目睹。到了最后,这几个修炼者,轰然炸裂,乌黑躯体全部融入到黑雨中,不复存在。姜山他们,虽然没有看到,但从路途中所见到的景象,也都能够清楚地推测出。

整个轻雨镇,在这时变成了修罗场。那些,沾染到黑雨的修炼者,全都,彻底变成傀儡,并陷入狂暴,对镇中其余修炼者,展开至死方休的攻击。最后,全部融入黑雨。

“吼……轰……嘭……”嘶吼声、轰鸣声,间杂在哗啦啦雨声中,传入到姜山的耳中。

“惨,实在太惨了。”连见过大风大浪的占豪,都忍不住感叹道。沿途走来,他们遇到的修炼者,超过了三十个,但能保持清醒的,却只有一个。然而,就算是这个好运修炼者,也都没能获救。

姜山他们赶到,那清醒修炼者,已经陷入七个同阶修炼者围攻,瞬时,被各种漆黑的灵力轰碎,只来得及惨呼。

把内裤弄到侧面

“现在还有继续往前的必要么?”解玉珍浑身战栗着,她险些,也落得如此的下场。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缓冲,她的记忆在逐渐恢复,也已经,想起姜山是什么人。

见识到姜山所向披靡的身手后,解玉珍不由瞠目结舌。那些变成了傀儡的修炼者,不知疼痛,完全是拼命打法,战力大幅提升。然而,在姜山面前,弹指间灭杀,从无例外。

解玉珍清楚,姜山进入第七域,时间相当短暂。她怎么想都想不通,姜山怎会成长到这地步?完全出乎她意料。

但就算如此,在见到越来越多陷入疯狂修炼者,她仍不免有些担心。若是没有姜山在旁护持,面对任何一个修炼者,她都必死。几经犹豫下,她还是说出了内心想法。

“其余修炼者,恐怕已是无人幸免,全军覆没。”

“既然来了,怎么都要前去确证下。”姜山说道。他当然清楚,情势可能真的已经非常不妙,或许真的没有修炼者,能幸免于难。但无论如何,他都要亲自看看。

“我没意见。”占豪灌了一大口酒,喘着气说道。一路走来,若不是姜山施以援手,他恐怕,就都有些支撑不住了。

那些化身傀儡的修炼者,太难应付。除非,像姜山那样一击必杀,否则,就会被缠住,很难脱身。就算他有着更丰富经验,对上那些傀儡修炼者,也是,占不到便宜。

三人继续往前走,在轻雨镇西方区域搜寻,想要找出幸存修炼者。

结果,并不理想。这片区域上百个修炼者,没有被黑雨侵染异化的,竟只有区区五个。可惜的是,姜山赶到之时已经太晚,他们已经被其余修炼者,围攻袭杀。

除占豪与解玉珍,姜山终没能救下其他人。

“走吧,去和其他人会合。”姜山暗暗叹息,转身而去。这片区域,就只剩下没被击杀的数十傀儡修炼者。可以想见的,过不太长时间,他们也都,会步其他修炼者后尘,融合到黑雨中。

就不知道,前往其他三个区域的修炼者,会不会有收获?

姜山只知道,魏难知、牧星渊、鱼千军,全都安然无恙。在黑雨中,他的灵觉已经失去效用,无法去探查这些。但好在,还有金蚕王蛊,身为灵兽,金蚕王蛊有着强大天赋。

能够探查到,三个修炼者动向。并且,还能与两只魔影豹进行沟通,进而得到些模糊的信息。正是这样,姜山才没有焦急,耐着性子搜索这片区域,而没有赶去和三人碰头。

但到了现在,继续留下,已经没有了意义。

姜山带着占豪、解玉珍,迅速赶往湖泊边。路途中,偶尔见到傀儡修炼者陷入缠斗,他们却都没有躲开,直接从中冲过去。有修炼者对他们出手,姜山就将其解决,倒没遇上什么麻烦。

把内裤弄到侧面

很快,湖泊就遥遥在望。然而最先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白发苍苍鱼千军,在黑雨中,飘忽不定的身影。

正有超过二十个修炼者,围攻鱼千军。本来,以鱼千军的实力足以应付。但他为了守护系在湖泊边木舟,无法闪躲开,只能,和那二十多修炼者硬碰硬,就显得有些吃力。

这些傀儡修炼者,和姜山他们所见的,也都,有所不同。竟然学会联手,没有互相残杀。

“他们是冲着灵舟来的。”姜山很快得出结论。那些修炼者出手很杂乱,完全没章法。他们之所以没有自相残杀,只不过因为,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目标,湖面上木舟。

“姜山……”占豪见鱼千军状况,连忙轻呼道。这个时候,也只有姜山,才能解决问题。

不远处,两只魔影豹正拔足狂奔,魏难知与牧星渊赶来了。在他们身后缀着更多修炼者,正疯狂对他们发起攻击。好在魔影豹的速度够快,才没有,被那些修炼者截下。

“过去。”姜山迅速冲上前去,双手探出,金色灵力运转着,在这漆黑环境中绽放光明。

“吼!嗷!啊!”顿时,围着鱼千军那些修炼者,发出怪吼,舍了鱼千军转身朝姜山冲了过来。在金色光芒映射下,姜山才发觉这些修炼者,肌肤颜色并不是黑色,而是紫色。

天上落下黑雨,也都呈现妖异紫色。

“众生!”姜山轻喝,双拳齐齐挥出。这是大光明拳中的一招,在群战中有着巨大威力。顿时,就有无数金色的光球,从姜山双拳激射了出去,毫无例外地轰中修炼者。

“嘭!”随着一声巨响,二十修炼者,还没来得及对姜山出手,就全都已经炸裂开来,融入紫黑色雨水。

说也奇怪,天上下着这么大的雨。地面上,却没有太多的积水。

雨水落下,顷刻间,就沁入地底,消失了。给姜山的感觉,就好像地面有凶兽张开了大口,吞噬着雨水和修炼者。生出这种感觉后,姜山,似乎真能感应到地面传来脉动。

“咚、咚……”脉动十分的规律,犹如心跳。姜山都无法,判断出,这究竟是真实的,亦或,是他生出来的幻象。

“总算来了。”鱼千军长吁一口气,“你再不来,我可就要自己跑了。”为了保护好那些灵舟,他不得不和傀儡修炼者近身纠缠,即使他的实力不错,现在都已经是十分狼狈。

说着,他的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了占豪身上。心中沉甸甸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他不是没想过,前去救占豪,但却无法分身,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姜山的身上。

好在,姜山没让他失望。

“老鱼……”占豪忽然开口,把鱼千军吓一跳。等他回过神,立时变得兴高采烈,脸上透出的疲惫一扫而空。

“你、你记得我了?”鱼千军也顾不得,继续和姜山开玩笑,迅速地冲到了占豪面前,满怀期冀道。见到占豪点头回应,鱼千军顿时呆愣住,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反应。

把内裤弄到侧面

他无时无刻不希望,占豪能够恢复正常,但从来以失望告终。现在占豪真正恢复,他反倒无所适从。

“你们,有什么话,留着等安全了再说。”姜山直接打断道,“现在,你们两个立刻登舟,去湖心岛。”换了其他时候,他们两个想怎么都行。眼下,时机确实有些不对。

“我们走了,你呢?”鱼千军朝占豪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看向姜山。

“随后就到。”姜山侧身往后看了看,已隐约能看见,魔影豹,以及魏难知与牧星渊的身影。再往后,则有着上百漆黑如墨的修炼者,紧跟着,一路冲杀了过来。

“走。”鱼千军了然,直接拽着占豪,登上了一条木舟。然后,疾行的木舟划破波涛,迅速远去。

解玉珍跃跃欲试,姜山却微微摇摇头,说道:“湖水中不平静,你一个人应付不来,等下跟我走。”目及之处,原本平静水面,在紫雨落下后,就像是烧开的滚水,沸腾了起来。

原本不怎么接近湖岸边的灵鱼,也都隐约可见,各个呲牙咧嘴,显露出凶恶的姿态。甚至有好些灵鱼,已经陷入了躁狂,对身边灵鱼发起攻击,呈现出十分的混乱。

嗖!嗖!

几乎同时,两只魔影豹撕破了紫色雨帘,到了近前,倏然止步,大口地喘着粗气。相对而言,魏难知与牧星渊就好很多。当然,要不是有魔影豹,他们两个处境将变得艰难。

“十分抱歉,我没有能够找到宇文燕。”魏难知带着愧意说道。他很清楚姜山和宇文燕有旧,就把宇文燕当首要目标。然而,他搜索整个区域,都找不到宇文燕。

“去得太晚,救不到人。”牧星渊脸色很难看,同样是无功而返。

“有什么事,等上到湖心岛再说。你们两个,先行登舟。”姜山连声地催促道。他的目光,锁定追过来修炼者,把断后任务,一力承担。事实上,也只有姜山,才能做到。

魏难知与牧星渊闻言也不磨叽,十分爽快的,各自带一只魔影豹,冲上了两条木舟。

“你也走。”姜山向解玉珍示意。说话间,他双手环抱如球,金色的灵力再次显现手掌中。眼看着追来的修炼者,已经近在咫尺。他双手环抱的金色光球猛地往地面砸落。

“轰隆!”姜山飞身后撤的同时,就有强大轰鸣声,响彻四周。强大的拳劲轰入了地底,把泥土沙石全都扯上来,在他和那些修炼者中间,形成了一道厚重结实的土墙。

他没有回头看,那些修炼者结果,径直跃上木舟催动灵力,带着解玉珍冲入了惊涛骇浪湖水中。同时,并指如刀,灵力化作刀芒斩了出去,把系住木舟的绳索直接切断。

剩余那些木舟,顿时,随波逐流,消失不见。

此时,那些变成了傀儡的修炼者,冲破土墙,扑至湖岸边,却已经也见不到灵舟踪影。

把内裤弄到侧面

“扑通、扑通……”就算如此,那些修炼者也都像下饺子似的,一个接一个跳进了湖泊。然后,就和水中灵鱼,纠缠在了一起。然而奇怪的是,无论战斗是何等样激烈,都见不到半点的鲜血。

唯有越来越多紫黑,浸染湖面。

“呼呼!”劲风呼呼,刮面而过。姜山把灵舟速度催发到极致,化作了一道流光。不时,有灵鱼腾空,却都没能,对姜山他们造成滋扰。直接,被甩到了很后面。

没过多久,姜山竟然是后发先至,快追上魏难知,以及牧星渊。

“哗啦、哗啦!”然后,就见到了十分夸张的一幕。在他们面前,下起前所未见的“灵鱼”雨。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这么多灵鱼,以这样姿态,挡住了他们去路。

“闯过去!”姜山大声呼喝。就算离了湖岸边,那有如心跳脉动,仍旧在他脑海里面回响。这无疑,给姜山心中蒙上一层阴影。

两人听到姜山指点,顿时了然,收起攻击招式,转而撑起灵力罩。然后,就这么直直朝着鱼群擂去。他们,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灵力罩顷刻之间,就宣告破裂了。

即使他们全力催动,也无法让灵力罩维持一秒。他们不多的灵力,更是以夸张的速度,持续消耗着。

“吼!”

“吼!”有些艰难地,在座位上挤成一团的魔影豹,也在这个时候,大声地咆哮起来。把冲破护罩的灵鱼,全部都震得晕死了过去。

“嗤嗤……”偶有漏网的,也都被紧随其后的姜山,激发灵力刺杀,让两人能安然过关。至于,姜山自己,则是完全没这方面问题,他的灵力护罩,远比两人厚实坚挺。

冲破鱼群组成的屏障过后,都没有碎裂过哪怕一次。

有惊无险地,三条木舟头尾相衔,抵达湖心岛浅滩。然后,就见到,正翘首以盼走来走去的,鱼千军,以及占豪。

轻雨镇中五百修炼者,到了现在,就只剩下了他们六个人。剩下的,绝大多数已经是凶多吉少。但姜山并不相信,宇文燕会在紫雨中折损,他直觉,很快就能和宇文燕再见面。

相信到那时候,他心中所有疑惑,都能得到解答。

跃上浅滩,把木舟全都收起来后。姜山他们并没有往湖心岛深处去,而是整齐地转过身来,遥望轻雨镇方向动静。他们的心中,有忐忑,也有彷徨,都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可怕的灾难。

即将从地底冲出的地心煞!在所有记载中,地心煞都是无解的存在。除了等地心煞自动消失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应对方式。他们只能希望,地心煞不要蔓延到湖心岛。

“吼、轰、嘭……”就算隔着很远的距离,他们都能听到,从轻雨镇方向传来的诡异声响。那里,已经成为了地狱所在。五百修炼者,就这么被吞噬,连骨头渣都没留下。

把内裤弄到侧面

“你们说,此刻的轻雨镇,看上去,像不像是只怪物?”姜山苦笑道。就算到了湖心岛上,那急促心跳声,仍然紧跟着他并没有消失。

“这样的玩笑,不开为妙。”鱼千军轻咳了两声说道。听到姜山的话,五个修炼者都变了脸色。要不是姜山说起,他们或许还想不到,但现在看过去,还真的有些像。

“真要是怪物,该是什么等级的?”牧星渊喃喃自语。最先感应到如心跳脉动的,并不是姜山。而是在镇门处借助法阵修炼的牧星渊。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进一步修炼。

并且在姜山找过去后,眼都不眨投诚。

“轰隆隆!”忽然间,地动山摇,湖心岛剧烈晃动起来。而轻雨镇方向,更变得天崩地裂。先是镇中所有的建筑,顷刻间坍塌。紧跟着,就有幽暗黑雾,从地底冒了出来,像极张牙舞爪的恶魔。

“地心煞,出世了。”姜山轻叹道。对于地心煞,他的确是很好奇的。但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在这么近的距离观察、接触地心煞,那和找死没有分别。可偏偏他就撞上了,逃都逃不掉。

“还别说,这个地心煞,真的好看。”其余几个人,更开始苦中作乐。摒弃其他因素来说,地心煞有足够惊艳表象,是难得的美景。并且,是数百上千年才能见到一次的,旷世奇景。

接下来,他们就眼睁睁看着,看地心煞朝哪里扩散。以此,来判断,他们六个人的命运。

“奇怪,地心煞没有扩散开。”魏难知忽然惊呼起来。这是个好消息,但也违背了常识。地心煞冲出地表后,只在轻雨镇废墟上盘旋,不仅没有散开,反倒变得更凝实。

“嘭!”突然,地心煞炸裂开。

正聚精会神看过去的姜山六人,猝不及防,被震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