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黄文污小说_分开我的腿_用力舔我

黄文污小说_分开我的腿_用力舔我

黄文污小说_分开我的腿_用力舔我

闻言,杨主管脸色一下阴沉到了极点。

他高高在上久了,早就习惯了自己训话,周围人只能大气不敢出的听着。

哪里有人像陈东这样,不顾场合的哈哈大笑?

成何体统?

“嗯?你是哪个部门的?担任什么职位?为什么要大笑?难道不知道这是公共场合么?”

于是乎,他转向陈东,直接发难起来。

“不好意思,我不是这个公司的人,自然也不归你管,所以你就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了。”陈东摸了摸鼻子,行走上来,语出惊人道:“杨主管,你问我为什么发笑?嗯?我还想问你,既然睡了人家女生才给的女一号那就大大方方说出来,何必这样演戏呢?你不觉得累,我还觉得累呢。”

嘶……

此言一出,众人倒抽一口凉气,登时间炸开了锅似得。

而另一边的梦娟儿也是脸色大变。

她和杨主管上床这件事,做的很是隐秘。

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她脸色大变之后,立刻就意识到不应该了!

但此刻,想收回颜色已经晚了!她的种种迹象,早已呈现在众职员眼中。

“原来有这个缘由……”“你看你看,刚刚梦娟儿这表情,难道说的是真的?”“哇!杨主管这都有三百斤了吧?梦娟儿为了上位还真豁得出去啊!”

登时间,众人议论纷纷起来。

杨主管一张脸,登时气成了青紫色,猪头一般。

分开我的腿

“够了!”

他低吼一声,怒气冲冲的对着陈东吼道:“臭小子!你胡说什么?你有什么证据么?你敢诋毁我?汤雅雯,这是你的朋友?嗯?我看你也不用上班了!我们玄霆娱乐不需要你这样的人!”

他说话之间威胁起来,满以为汤雅雯会道歉认错。

却没想到,汤雅雯一听这话,也起了脾气,当下将胸牌摘下,一把拍在办公桌上:“你想开除我?门都没有!我也看清了,你们就是蛇鼠一窝!我自己辞职!我这就去拿辞职申请表!”

“好!这里也没必要待下去了。”

陈东也不在乎什么,一把牵过汤雅雯的小手就走。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给汤雅雯再找一个更好的工作并不难。

虽然玄霆娱乐是华夏第一的娱乐公司,但这里只是临江省分部罢了。

临江省不能待,还可以去京都!自然没必要受这什么杨主管的鸟气!

“你!岂有此理!你们敢走?来人!来人!”

这一幕,令杨主管气的吹胡子瞪眼,紧接着,他嚷嚷起来。

这两人就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他如何能放过?

若是今天放过了,以后自己在公司还怎么混?

在杨主管的惊呼声中,十几个保安迅速出现,将陈东两人团团围住了。

“东东……”

汤雅雯紧紧抓住陈东大手,身子侧在他身后。

“别怕,有我。”

陈东就简单四个字,让她的心里一下安定下来。

“臭小子!说了就想走?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杨主管从后面行走上来,围着陈东看了一圈,眼中愈加狰狞。

他看到,陈东身上并没有穿什么名牌衣服,全身上下加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三百块。

这种臭屌丝,还敢跟自己猖狂?

虽然不知道陈东是怎么知道自己事情的,但是有一点他确信,那就是今天的耻辱,一定要洗刷!

“你想做什么?”

陈东出口提问,面不改色。

这里的一帮保安,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现在你必须跟我道歉!说你刚刚所有说的都你自己杜撰!否则我立刻就把你扭送到警局去,就告你诽谤罪!臭小子,你看什么看?你算哪根葱?还敢跟我斗?”

杨主管气势汹汹道。

“说实话为什么要道歉?你的确是跟梦娟儿上床了,自己敢做不敢说么?难道还要我将具体时间及说出来?”

陈东翻了大白眼,根本没吊他!

“你!”

杨主管简直气昏了头,本来将陈东围起来只是想消除影响,没想到现在影响越来越大了。

当下,他心中一横,咬牙道:“来人!把这臭小子给我教训一顿!”

他厉喝之间,几个保安迅速靠拢上去。

陈东眉头微皱,并不是他怕了,而是这里的保安都是无辜的,自己出手伤人实在不好。

分开我的腿

这个杨主管也是真是够无耻的,自己做错了事情,就是喜欢牵扯无辜。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这时候,电梯位置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低吼。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快步行走过来。

“郑总,郑总……”

众人纷纷推开问好,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杨武成,你搞什么鬼?想把公司拆掉么?我在三楼都听到你的声音!”

这中年人明显职位颇高,一出现就对杨主管训斥起来。

“不不不,郑总,是这两个家伙来我们公司闹事啊!您也知道,我们最近准备拍摄一部古装戏,因为角色人选上出了问题,这两个家伙就不依不饶的,让欢剧本,你说这剧本是说换就换的么?我说了他们还不听,还赖着这里不走了。”

杨主管屁颠屁颠上前,恶人先告状。

“有这样的事?”

那郑总一愣,接着眼神一扫。

登时间,他神色一滞,声音都颤抖起来!

“陈,陈先生……”

众人面色一僵。

这可是郑总啊!玄霆娱乐分公司的总裁!居然对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这样恭敬?

但是接下来,他们才发现此刻的恭敬只是小儿科!

因为有更劲爆的还在后面。

“你是……”

陈东一阵犯愣,自己好像不认识这家伙。

“我是小郑啊。”郑总连连点头:“陈先生,你想必是不认识我,昨天在海滨酒店,我是见过您的。”

小郑!

众人简直石化了!

堂堂公司总裁,在这家伙面前居然自称小郑?

这还有天理?

更懵逼的当初杨主管了。

想到刚刚自己差点对一个比郑总还牛逼的人动手,他手脚冰凉,懵逼的不能自持!

“原来是郑总!幸会幸会!”

看着众人反应,陈东一下反应过来,这位应该就是玄霆娱乐总裁郑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总看着周围保安,诚惶诚恐的道。

当下,陈东将事情的经过和原委说了一遍。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杨成武!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郑总一听,就火冒三丈起来。

得罪一个小演员自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得罪了陈东这尊大佛,以后自己公司在临江的生意还怎么做?

“我……”

杨主管两眼珠子直转,此刻已经懵逼当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郑总,我再提醒你一句,汤雅雯当初是张子琪介绍来的哦。”

陈东附耳笑道。

登时间,郑总浑身一震,眼中冰冷起来。

如此看来,这个杨主管是一定要开除了!

张子琪就算是在京都玄霆娱乐总公司里,都是招牌式人物,今天就险些得罪两尊大佛啊!

“杨成武,你不要干下去了,去财务部把公司结算一下!滚蛋吧!”

分开我的腿

当下,郑总把手一挥,立刻有两个保安冲上来,将杨主管架起来就走。

“郑,郑总……不,不要……”

杨主管一阵呜咽,但那些保安那里会听他的话?只是半分钟,他就被拖走。

“至于你……”郑总将目光看向一旁呆滞的梦娟儿。

“郑,郑总……我什么都行的……”梦娟儿一下慌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可以做你的秘书,我,我会好好做的……”

梦娟儿已经语无伦次,不过此刻还是动用了自己的先天优势,故意将‘好好’两字咬的很重,诱惑的意味,溢于言表。

为了不走,她开始牺牲色相了,不过这样一举两得,以后在郑总旁边吹耳边风,还不把这个小贱人给挤走!

梦娟儿得意洋洋的想。

与此同时,她也很相信自己的先天优势,不知道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混账!”

郑总面若冰霜。

“你叫梦娟儿?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当演员!也去财务室报道吧!人事部,通知一下同行各大公司,对于此人,不再录用!”

“什么……”

梦娟儿一下懵逼当场,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等于是下了封杀令了。

不过她却没想到,若郑总是杨主管那样的猪头三,又怎么可能做这么大公司的总裁?

“陈先生,今天的一切,实在是抱歉。这次我会责令组织部,将演员表的事情重新调配过来,一定按照成绩录取!”

做完这一切之后,郑总一脸歉意的对着陈东道。

“那就麻烦郑总了。”陈东笑了笑,也知道这人在巴结:“今天这份情我记下了,以后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知会一声。”

“岂敢岂敢!”

郑总连连摆手,但心里却是暗喜,能跟陈东这尊大佛扯上关系,以后肯定会获得更好的发展。

接下来,陈东和汤雅雯玩了一会儿,一个人回到帝豪ktv总部。

“东哥,唐小姐还有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人家找你。”

陈东刚一回,刀疤刘就兴冲冲的道。

他口中的唐小姐,当然就是唐疏影。

刀疤刘知道这是陈东的女人,所以丝毫不敢怠慢。

“老人家?什么老人家?”

陈东一楞,不由问道。

“我也不认识,这是一个奶奶,不过精神很健硕,看起来也就五六十岁,却没有一根白头发……”

刀疤刘用手比划了两三天,却什么都没比划出来。

“算了,不用说了,我自己去看,你先带路。”

……

帝豪ktv顶层包间中,唐疏影如坐针毡。

她身边,是一个身穿中山装的奶奶。

这人面色平静,脸上包养极好,只有眼角几道鱼尾纹出卖了她的年纪。

“师父,你一定要这样么?你这样会让我很难做的。”

唐疏影慌忙道。

用力舔我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教育教育晚辈罢了,他应该感谢我还来不及呢!”

老者轻哼一声。

“不是啊师父,您不了解他。他一直心高气傲,出道这么久了就从来没输过,您现在这样,难免会引起冲突的,到时候我可怎么办啊?”

唐疏影一脸纠结道。

“冲突?能引起什么冲突。好了疏影,我这次只是来看看你挑的这个男人合格不合格罢了,至于从未输过,那也不是什么好事。一直胜利的人心里难免焦躁,让他输一次,或许能对他有所帮助。”

“可……”

唐疏影还是欲言又止。

“好了不说了,他来了。”

老妪耳朵几下抖动,立马就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当下把手一摆,缄默不言。

“这位是……”

陈东一走进来,就感觉这老妪并不简单。

透视之眼下,老妪的血液流动速度非常之慢,就好像老龟一样。

这是一种很高明的养生法。

自然界中,乌龟为什么可以长寿,就是因为心脏跳动慢,新陈代谢慢,对肉身的损耗小。

老妪明显不是武者,但却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实在是不可思议。

“疏影,这位是……”

“陈东,这是我的老师,图海澜。”

唐疏影连忙使着眼色,示意陈东要尊敬一点。

“原来是图前辈,幸会幸会……”

陈东会意,伸出手来就要握手。

但图海澜却并未伸手,只是上下扫了他一眼,徐徐道:“你就是陈东?难道不知道见到前辈要行弟子礼?”

“什么弟子礼?”

陈东一愣,隐约中想起以前旧社会,晚辈见了身份浓重的长辈要行礼的。

没想到改革开放这么久了,还有这么顽固不化的人。

“当然是三磕九拜的大礼!”图海澜架子很大,当下轻哼一声:“怎么?以为拿了一次诺贝尔提名,尾巴就翘上天去了?连尊老爱幼都被你丢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下,陈东面色一沉。

本来他看这老妪和唐疏影关系非常,所以比较恭敬,没想到这人还等鼻子上脸了!

老妪却没回答,只是看了唐疏影一眼,眼中有抹不去的失望。

“疏影,你找的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不上道子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