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黄文再深一点_啊_污到道你湿

小黄文再深一点_啊_污到道你湿

小黄文再深一点_啊_污到道你湿

轩辕子夜想轩辕二爷。

是真的想。

他哭的一塌糊涂。听的轩辕清虹心里发酸,可也仅止是发酸而己。

不然,你让她怎样?

便是真正的轩辕清虹都没和轩辕二爷待多久,自然没有什么父女情深的道理,更何况如今她这个还是假的?

若不是轩辕子夜。

她才不会待在这鬼地方。

感情是相互的,哪怕是她把轩辕子夜当成了亲弟弟,那也是他和她相处出来的感情,而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的。

所以,你指望她会对一个没见过一面,并且很是怠慢轻视原主的男人有啥太深的感情?那简直就是笑话了。

门外一声轻咳,寒星提着药箱走进来,看到这样的情景一挑眉,继尔,皱眉看向轩辕子夜,“怎的这么大还要哭鼻子,你可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是要保护你姐的,所以,你可是要坚强才成啊。”

“我知道了,姐,我以后不放了。”虽然心里还难过,眼角的泪拿袖子揩去,他起身看向寒星,“寒医生是帮我来治病的吧,谢谢您。”

“不客气,你去洗把脸吧。”

轩辕子夜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去洗手间,屋子里,只余下两个人,轩辕清虹对着寒星看过去,“我爸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不多,和子夜知道的差不多。”

寒星对着轩辕清虹微微一笑。

因为轩辕清虹的注意力集中在想事情上,所以,并不曾看到寒星眼底一掠而过的忧色!

给轩辕子夜打过针,又开了些药,寒星收起药箱,转身要走,他觉得自己要是想好好活着一定要离眼前这几个人越远越好,特别是龙行云和轩辕清虹。

这两个人在他眼里那就是危险物。

地球太危险,他还是回火星吧。

只是抬起的脚被轩辕清虹给拦下,“给我一些药。嗯,是要对付山上那些畜生的。”

“胡闹,你们上次得了亏,怎么就只记吃不记打?”寒星轻轻一哼,对上伏秋莲乌黑的眸,干净利落的转身,“我没有什么药,你找错人了。”

“怎么可能,你想让我搜?”

“你要是搜出来,我给你打下手进山!”寒星信誓旦旦的样子把轩辕清虹给气笑了,她要是能找的出来,懂医术的话,还会找他要药吗?

“我真没有。”

轩辕清虹撇下嘴,“不信。”

“那我也没别的办法。”寒星摊摊手,耸了下肩,一脸的光棍样子,反正我就是没有,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找。

要不,你杀了我也成。

看着这个样子的寒星,轩辕清虹还真的没有办法,总不能为了他不合作,而直接把人给咔嚓了吧?

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可寒星怎么说也帮过她不少忙,这么一想,便收了手,“没有就算了。”

找不到药,她就上不了禁山?把她惹急了,一把火从山脚放上去。看那些畜生怕不怕火!

她这样一说,倒把寒星怔了下。

眼前这个可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怎么就这样放过了他?念头在心里猛的一转,寒星面色微变,伸手拽住轩辕清虹,“你还没放弃进山?”

没有药,直接进。

这就是轩辕清虹的打算吧?

不得不说,在某些事情上,寒星还算得上了解轩辕清虹的,他拽了轩辕清虹的手,一脸的正色,“那山真的不能进,比你们想像的要危险的多,你放弃吧。”

“我觉得那山上好像有我想我的东西,所以,我一定要进山。”不知怎的,轩辕清虹就是觉得好像那山上有东西在吸引着她,让她欲罢都不能。

“你……”

“你们在做什么,给我放开她。”一声怒喝,是龙行云,铁色铁青的冲过来,直接把轩辕清虹从寒星的手里拽了出来,扭头,对着寒星就是一掌。

“小心。”轩辕清虹吓了一跳,这一掌要是躲不过去,拍在他身上,断几根肋骨都是轻的!

不过下一刻轩辕清虹就松了口气。

虽然寒星的身手不怎样。

但明显的,避开这一招半式的还是可以的。下一刻,她转身抱住了龙行云的腰,“住手,我只是和他要些进山的药,他不给,还让我不要进山,我没同意,他就想把我拽住说服我……”

“就只是这样?”龙行云眼底深处一抹笑意掠过,可却很快的一闪而过,速度之快令的轩辕清虹都不曾发觉。

小黄文再深一点

“就是这样。”她生怕龙行云不罢手,赶紧扭头看向寒星,“你快走啊,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有这个杀星在,她还真的怕龙行云一时兴起便下了黑手,寒星真有点什么,自己可是会觉得遗憾滴。

“哼,下次不许让他碰你。”

“……”脑子进水了吧,谁碰我管你毛事啊,可看着龙行云黑着的脸,轩辕清虹竟然是鬼使神差的把滚到嘴边的话咽下去,换成了,“好。”

屋子里,轩辕子夜从床上爬起来,看着走进来的轩辕清虹,“姐,就这样就成了吗?我好了,真不会梦游了?”

“嗯,好了,不会了。”

轩辕子夜很开心,要不是他的腿还没好利落,估计他都得蹦起来。那一脸阳光明媚的笑,看的轩辕清虹心头愈发的酸涩,她想,无论用什么法子,自己一定要到三个月内找到彻底根除轩辕子夜身上蛊毒的办法!

“刘叔,刘叔,我身子好了。”

“哦,我不会再梦游了。”

没有人知道轩辕子夜这些天里存了多少的念想,他最担心的不就是自己万一再梦游,做出点什么事来?

如今一听说治好。

哪里还能不高兴的?

他几乎就要跳起来。

看到他高兴,轩辕清虹也开心,只笑道,“真是孩子脾气。”能看到轩辕子夜这样丝毫没有半点杂质的笑,轩辕清虹也很开心。

只是,三个月。

她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晚上,轩辕清虹和龙行云两个人坐在一起,轩辕清虹端了茶,“喝这个茶,是我亲自泡的哦。”

某人翻个白眼,直接看屋顶。

把个轩辕清虹气的哦。

自打寒星走了之后,这人就拽的八万似的,一句话不说,就和自己来冷战了,她可不想把大好光阴都浪费在彼此试探,猜忌,不信任之上。

可任凭她好话说的一罗筐。

人根本不接这个茬啊。

抬头,她带着一脸怒气瞪向龙行云,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轩辕清虹抬手把茶盅给砸了,不止是茶盅。

还有茶壶之类。

叮哩当郎的声响里,轩辕清虹指着某人的鼻子,恨恨的一眼瞪过去,“很好玩是吗,不理我是吧?我让你不理我。”她气不过,拿起桌边新放的一杯茶就砸了过去。

茶杯被龙行云稳稳接住。

他抬眸,眼底尽是戏谑,“这是在玩杂耍吗?嗯,要是收费的话我可看不起。”

轩辕清虹那个气。

可砸了半天,身手终究是不及龙行云,她暗自磨了下牙,收手,“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就饶你一回,不和你一般计较了。”

龙行云很是麻利的点头,“嗯嗯,多谢娘子开恩,饶过为夫这一遭啊。”

“滚,谁是你娘子,你是谁的夫啊,不许胡说。”轩辕清虹瞪他一眼,不等他再说什么,她赶紧转移话题,“你觉得,寒星那里到底有没有能对付禁山上那些畜生的药?”

污到道你湿

“我觉得应该有。”就凭他研究这么几年,甚至他还知道那山上到处都是变异过后的物种,如五彩飞蝶之后。

若说他手里没有一点准备。

鬼才信呢。

可寒星不拿出来,轩辕清虹也不好执意要,只能把那个念头给放开,她抬了抬眸,对上满脸沉思的龙行云,一咬牙发了狠,“我就不信咱们还打不过在那些畜生。”

“再去试试?”

“去!”

两人互看一眼,眼底深处都藏着丝丝属于他们彼此各自的骄傲和狂妄,那是一般人所不曾具有的。

一夜无话,只是早上开门,二房的管家便看到正站在门外,眉头紧皱的寒星,他以为是给治病的,便笑着往里让,“寒医生请进啊,我去找我们家姑娘和公子。”

“不,不必惊动他们,你把这个瓶子交给你家姑娘就成。”寒星转身走人,那走的叫一个干净利落。

轩辕清虹见此,拍拍屁股,伸手接过瓷瓶低头看瓶里头的东西,拿指尖挑起一点闻了闻,一股子刺鼻气味扑面而来,她皱了下眉,这是什么味啊。

真难闻。

两人对着瓷瓶放了半天,没什么发现,但却都同意这是对付山上那群畜生的药,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罢了。

五房。轩辕清莹食不知味的用过午饭,坐在院中的秋千椅上一荡老高,她心里有股子邪气堵着。

这个家快要把她给闷死了。

可她又走不出去。

因为她得去嫁人,嫁给一个能给她们家带来利益和好处的一个傻子……

眼底寒意一闪而过。

轩辕清莹的眉眼里划过几分恨意,凭什么要让她牺牲啊,她为什么要嫁给一个傻子?秋千远远的荡起来,半空中,她看到了不远处并肩而走的轩辕清虹和龙行云,眼底顿时就布满怒意。

轩辕清虹有什么好?

为什么龙行云就不能喜欢自己呢。

她很不甘心啊。

幽幽一叹间,轩辕清莹咬了咬唇,唰的一下子从秋千架上跳下来,直奔院子外头行云,“你们若是不放心,尽可以跟着我。”这话是对着隐在暗中的侍卫说的,他们可是奉了五老爷的命令。

要是姑娘敢逃的话,他们就会采取一定的措施,好在,这一路顺利,一百步走了九十九,马上还差那么半步,为什么不努力咬牙紧持过去呢。

“姑娘,姑娘您不能出去。”

“给我闭嘴。”轩辕清莹一声娇喝,扭头看向跑出来好几个的侍卫,冷笑,“我爸爸只是让你们看着我些,可没说让你们监视,限制我,现在,我要去前头的二房,你们要不要跟着随便,但别拦着我。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