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银安李小熊_两根肉棍不断摩擦

银安李小熊_两根肉棍不断摩擦

银安李小熊_两根肉棍不断摩擦

乌林鸮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唐峰,此时见了他这副样子,顿时大吃一惊,急忙问道:“死神,你没事儿吧?”

唐峰强笑一声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儿,就是累了一点!”唐峰这么说并不是什么敷衍之词,他参加战斗不过才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而已,可身体的疲惫的却像是与人厮杀了半天似地。

尤其是最后射击火箭弹的这两次,就仿佛他的整个精气神都随着子弹一起射了出去似地。那种超越了寻常的枪法,当然不是扣动扳机那么简单的事儿。虽然唐峰能够忘记生死,可并不代表着他不会有压力。此时的唐峰浑身软绵绵的,哪怕此时金三角的武装再有一枚火箭弹发射过来,他也再提不起力气,去创造第三次奇迹。

乌林鸮并不放心的围着唐峰检查了一圈,见到他身上的确没有什么枪伤,弹伤之类的,这儿才真正的放下心来。不过她却并没有动弹,而是握紧了手里的手枪,机警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唐峰对于乌林鸮的这种好意微微笑了一下,虽然他觉得自己还没有累的要靠一个女人保护的地步,可是却没有出生。他也是第一次朝着火箭弹这东西开枪,实在是太耗费心神了。

不过唐峰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火箭弹再次被击落,使得战场上的再次出现了安静。老毛子这儿边在反应过来之后自然是群情激奋,可是金三角那边却是像被冷水给当头泼下似地,从里到外的感到一阵阵的发寒。

两根肉棍不断摩擦

一个超级的枪手,在这样的战场上所能发挥出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他们总共就这儿么点人,几乎都不够人家一个人打的。而且老毛子这儿些人战斗力也不容小觑,除非他们能够让老毛子这边发生连环爆炸,不然他们这儿一次的任务便算是彻底失败了。

不过,困兽犹斗,更何况是金三角的这儿些亡命之徒,百战之士?在他们头头的催促下,一干金三角的武装人员呐喊着朝上冲了过来,做着最后一次冲锋。此时的他们仍旧占据着人数的优势,七八十个还能够动弹的拎着家伙,像是受伤的野兽一般朝着老毛子的阵地冲来。

这儿要是双方真的纠缠到了一块,只怕输的仍旧是老毛子。他们现在能够战斗的人不过十六七个,人人带伤。大部分人用用枪还可以,与人拼命?一个两个的还成,若是一个人对付五六个,那他们可就彻底的玩完了。

所以,认识到这一点的老毛子是打起了精神,狠命的突突着手里的家伙,铁了心的是要让金三角的这些武装乱匪倒在冲锋的路上。

此时老毛子手里家伙的先进性得到了最大的发挥,超大容量的弹夹,使得他们手里的家伙都能做重机枪使用,子弹组成的死神之舞,硬生生的撂倒了金三角那边的二三十个人。老毛子这儿也有三个家伙倒霉的被子弹射中了要害,抽搐着挂在了自己的阵地上。

双方已经是杀红了眼,到了拼命的时候了。再说旁边的莫飞,虽然是跟唐峰一起扑出来的,不过要说起战绩来,他虽然比不上唐峰,可是比起一般的老毛子还是要强上一些的。莫飞手里拿的也是虎踞冲锋枪,为了自家的爱车能够少受点损伤,莫飞并没有像唐峰吩咐的那样,他虽然将车接在对方的车阵一边,却并没有露出身体来,而是藏在了对方的后面。

这儿样可以护住他的侧翼,也可以保证自己的车免受正面受到的攻击。然后剩下的事儿就是莫飞拿着虎踞在那里玩点射,练习枪法了。而每放倒一个人,这儿家伙都要在嘴里叨咕一声:“11,12……”

眼瞅着对方发动了死亡攻击,莫飞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战争是残酷的,胜了就是胜了,败了就是败了。如今金三角那边的武装已经是优势尽失,除非他们有着数不清的火箭弹能够朝这里发射,或者有着别的更加先进的重型武器,不然,单凭一腔匹夫之勇就想挽回败局?显然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而金三角那里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的火箭弹?在迫使唐峰他们的车辆回来的时候,对方就已经用掉好几枚火箭弹了。如果他们的这个东西真的很充足的话,那他们一开始就不会用人命朝上冲。只要拿着火箭弹做为掩护,射住老毛子阵脚的前方和两翼,再组织人马向上冲,那样伤亡会小的多。

两根肉棍不断摩擦

以对方的指挥官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战斗素养来看,这么简单的方法他当然不会想不到,更不会不敢冒这个险。对方发射火箭弹的那家伙,的确是太强悍了,绝对算得上是专家级的,指哪打哪。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甚至可以做到控制火箭弹的杀伤力和杀伤范围。

可事实却是,在最初的那几十米距离中,金三角的武装宁愿冒着老毛子凭借武器的性能优势射向前冲,也没有用火箭弹,这儿说明什么?这说明对方的火箭弹数量并不多,剩下的要再最关键的时刻,留着扭转乾坤用。

还别说,如果不是唐峰的话,他们的这个战略意图没准还真就实现了。因为在战场上能够射中火箭弹的事儿不是没有,可那多属于万弹齐发,凑巧的事儿。像唐峰这样的变态,凭借一己之力专门打下来火箭弹的,那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不过,正是这个不可估量的因素,才使得他们功亏一篑,形势急转而下!不过这儿些家伙冲锋起来也的确是玩命,也不知道是旁边的老毛子子弹不多了,还是他们的人伤亡太大,莫飞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这儿边的火力弱了不少,以至于对方已经冲进了五十米的距离。

在这么近的距离内,金三角武装手里的枪械威力得到了增强,老毛子的人竟然活生生被穿死了好几个。从一开始到现在,拦在前面那三辆车已经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枪,这儿要是再能够防弹才真他妈的见鬼了。

除了后面那些车辆没有受到多少的子弹打击之外,前面的车辆已经开始变的千疮百孔,这儿一下让老毛子的处境变得艰危了许多。他们谁也不知道子弹会从哪儿里冒出来,穿透他前面的掩体,然后射进他的身体之中!如此一来,自然形势越发的岌岌可危。

不过,莫飞却并不以为意。只要老毛子能够沉住气,找到有轱辘的地方或者直接退到后面的这个防线继续射击,那最后这儿五十米的距离对于金三角的那些家伙来说,就是一道无法逾越的死亡天堑。

然而,莫飞并不是那些老毛子!他不知道在那些老毛子的枪声变的稀疏的时候,就已经出了变故。

“13……”莫飞砰一枪又放到了一个家伙,轻轻的抿了抿嘴唇,心中却是轻轻的吐了口气,这儿些家伙的实力要说也是不错的,不仅英勇而且善战,其武器虽然不够先进,可从其战斗意识和战斗力来看,竟然比国内那些大多数没有经历过战火的军队都要强的多。

不过,这儿样的人不能为我所用,反而死在了这里,真真的是有些可惜了。心中虽然这儿样想,可是莫飞却没有一点儿手软。他手腕微微一动,又锁定了一个敌人,还没开枪,莫飞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地,身体猛的朝旁边一滚!

两根肉棍不断摩擦

同时枪头向上一举,对着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两个老毛子沉声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那两个老毛子脸上的神情明显的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他们蹑手蹑脚的走到莫飞的身后,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竟然还是被发现了。不过,他们的反应也不慢,其中一个高点的家伙一猫身,看了一眼被抵挡在三四十米外的金三角武装,沉声道:“我是乔治伯爵的护卫队副队长,况坐爱舍死!”

“现在,我们的伯爵大人有要事必须先离开这儿,我们想用一下你的车。当然,需要多少钱你尽管开价!”况坐爱舍死抿了抿嘴儿,沉声道。

莫飞嘴角一勾,很想对这种说法表示一下不屑。现在是什么时候?生死关头!在金三角这儿样的地方,一辆防御性能好的座驾往往就意味着自己的生命比别人拥有更多的保障,更何况是现在。

可这两个老毛子竟然口出狂言,想要用车?莫飞甚至怀疑这俩家伙的脑袋是不是被门给挤了,被驴给踢了!他两眼轻轻一眯,就想要拒绝,忽然看见这两个老毛子手里的家伙都紧紧的握着,再联想起刚刚他们悄无声息的摸到自己的身后,莫飞不由得心神一凛。

他奶奶的孙子,感情是想恩将仇报,跟你爷爷玩阴的?

“好啊,反正现在咱们是胜券在握了,就是不知道你们能出多少钱?”

pS:小狼裸奔求鲜花,求年会票……

听了莫飞的话,两个老毛子顿时就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莫飞竟然会如此好说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是莫飞却不理会他们的想法,一脸期待的用老毛子的话又补充了一句:“我看两位那儿也是识货的人,应该能够看出来我这儿车值不少钱吧?如果价钱合理的话,就是卖给你们也成啊!反正到了前面,我们就用不到这儿车了。”

那两个老毛子这儿才知道自己遇上了一个爱财之人,况坐爱舍死两眼一亮,轻轻的扫了莫飞旁边的座驾一眼,刚刚的战斗已经让他们的车变的千疮百孔了,就唐峰的这辆车也不知道是刚才躲在后面离的远了些,还是本身的防御性能要比他们的车好,除了正面的玻璃上有两个枪眼之外,其余的地方竟然完好无损。

当然,被子弹打出来的凹形小坑还是有的,不过没有穿透而已。只是这样,也比他们的车性能要强多了。此时听了莫飞因为用不到要卖给他们,这家伙竟然有些信以为真。在他看来,莫飞和唐峰的身手虽然不错,可毕竟只有两个人,不像是什么有身份的人。

不过,他迟疑的却是不知道如何报这辆车的价格。若是暂时的租用,那就无所谓了,给个几十万美元就已经是天价了,可若是买,那爹是多少?多了,他不掌握实际的钱财啊!可若是给的少了,又未免显得他不识货。

银安李小熊

所以他顿时迟疑了,旁边的那个老毛子见到自己的头竟然在这儿个时候发呆,不由得轻咳了一声。况坐爱舍死这儿才回过神来,心说自己跟他在这儿计较这个做什么?自己本来不是想着干掉他,直接抢车走人的吗?反正就是随便开个数忽悠一下他而已,说多说少那还不是由着自己吗?

想到这儿况坐爱舍死一咬牙,沉声道:“只要你愿意将这儿辆车送给我们,我们愿意出一,一亿美元!”

莫飞一听笑了,一亿美元买辆车?你真以为老子是傻子呢?莫飞心中是越发的确定了这两个老毛子不是什么好鸟,不过他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一点儿惊讶的神色。这个时候,外面有金三角的武装人员在进攻,这儿里虽然老毛子受伤惨重,可还有十来个人能够战斗。

若是他们掉转枪头,那老大和自己还真有点儿悬乎。所以莫飞做出一副砰然心动的样子,轻声道:“一亿美元,哪儿得是多少?自己下辈子应该可以躺在夏威夷的小岛上吃香的,喝辣的了吧?”

莫飞这儿话是用Z国话说的,他知道这儿两个老毛子应该能够听的懂,因为从他刚刚嘀咕的时候,就发现旁边那个老毛子非但没有疑惑的神色,反而一脸蛊惑的看着自己。

不过,想要仗着你们人多,黑吃黑?哼,你们也不打听打听咱们是干什么的。华兴社怎么说也是根正苗黑,一点儿虚假都没有的正宗黑社会,若是被你们这么几个老毛子给打劫了,那不成了小孩他妈失踪,丢大人了吗?

莫飞将老毛子的神色看在眼中,暗自冷笑一声,他知道自己若是在拖上一会儿,唐峰就会发现这儿里的情况,周围的刀锋也会快速的朝这里集中。怎么说唐峰他们周围那也是有着一个大队的刀锋在暗中保护,这儿么多人就算是正面跟这些老毛子对上,都能够稳*胜券,更何况现在这儿些家伙基本上都变成了伤残人士?

莫飞觉得如果真出现这样的场景的话,那都有点儿欺负人。

不过,老毛子显然也不是白给的,他虽然不知道莫飞在暗中拖延着时间,可是眼下金三角的武装人员攻势紧啊,眼见对方就要冲上来了,自己这儿方面的抵抗力量却是越来越弱,若真的被他们给突破了,让伯爵大人有个好歹,那他才真成了罪人了。

况坐爱舍死一紧手里的家伙,两眼紧紧的盯着莫飞,沉声道:“怎么样,一亿美元不少了,这些人绝对不会突破过来的,你放心吧!”其实他心中是做好了打算,只要莫飞流露出一点儿迟疑之色,他就立马动手。

刚才如果不是莫飞反应及时的话,他们都要动手了。这儿个时候他们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保护着伯爵大人赶紧离开这儿。金三角武装的攻击势头潮涌而至,难以抵挡,谁知道他们后面还有没有什么后招?他们死了倒不要紧,可伯爵大人绝对不能有一点儿微恙!

两根肉棍不断摩擦

所以,此时的他两眼紧紧的盯着莫飞,眼含杀机。如果不是莫飞刚刚那过人的身手,让他心里没底的话,他连这儿些废话都不会跟莫飞说,早就动手干掉他了。哪儿还会这么好言相劝,以利相诱?

至于那边那个比他还厉害的唐峰,这儿些老毛子为了他们的伯爵大人,早就豁出命去了。别说剩下的这些人实力远在唐峰之上,就算是他们都被唐峰给干掉了,只要伯爵大人能够逃出生天,那也值了!

莫飞心说,你就把老子当傻子吧!这儿要是没有一点危险,你们至于跑吗?

“不少了,不少了!”嘿嘿一笑,莫飞急忙点头道:“那你们快点儿让伯爵大人上车吧!别等会儿让他们冲到近前,在想走可就不方便了!”

况坐爱舍死一乐,心说这儿位还挺明白的!知道这儿其中的关键就是伯爵大人,行,有如此决断,在加上他们的援手之德,只要伯爵大人安然无恙,定然会重金相谢!这儿一亿美金花的,不冤!

“好,那这儿样我就不客气了,你先把车门打开!”况坐爱舍死立即对这同伴点了点头,这儿才对着莫飞道。

莫飞那也顺头顺脑的点了点头,不过指着对面冲刺的那些金三角的武装人员苦笑一声,示意他们现在已经有人冲到了这儿左边的阵地前面,自己哪儿车已经在对方的射程范围之内了。不干掉他们几个,别说是想开车走了,就是打开车门只怕你都坐不进去。

况坐爱舍死一看也是那么回事,立即冷哼一声,站起身来朝着外面就是一个连射。顿时干掉了三个人,剩下的几个人的火力自然被他吸引了过来。况坐爱舍死猛的一猫身,子弹已经开始肆虐他们后排的车辆了。

莫飞却是猛的朝旁边一露头,借着辆车的交接之处,啪啪啪啪的点射,干净利索的消灭了四个人。顿时他们这儿遭遇的火力就为之一轻,总共就十几个人朝这里进攻,在况坐爱舍死他们到来之前,莫飞就已经干掉了一大半了。

要不然就他们在这儿闲扯的这儿一会功夫,没准儿这些金三角的武装人员早就冲上来了。

况坐爱舍死对于莫飞的枪法似乎还在他之上,顿时诧异的抬起头多看了莫飞一眼,可就在这时,同伴已经将伯爵大人带过来了。他顿时想也不想,立即对着莫飞道:“乔治先生来了,你将车门打开,让乔治先生进去,我去开车!”

莫飞抬眼一看,差点儿没乐了。这儿位乔治先生要说那还真有几分贵族的派头。就算现在子弹横飞,他手下的人多血肉模糊,这儿位依然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那滑溜的小头连苍蝇上去都得打叉,比起他们这儿灰头土脸的可要强太多了。

这位乔治伯爵大人看上去也就五十岁左右,带着一副白手套,鼻子上则是架着一副金边眼镜。也就亏得他手里没有拿那个手杖,不然莫飞非笑出声来不可!

银安李小熊

“嘿,是,不过那钱……”莫飞对着这位老神在在的大爷点了点头,这儿才有些迟疑的看了这位正主一眼。

“你放心,少不了你的!”况坐爱舍死脸色有点儿红,毕竟他这儿用钱收买属于独断专行,可并没有通知乔治先生知道。所以急忙打断了莫飞的话,同时他还有些不满,这儿都什么时候了?再不走人可就来不及了。

“好,好!”莫飞急忙答应着打开了车门。况坐爱舍死没有想到莫飞这么合作,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心想这儿两个Z国人的确不错,身手好,讲信用,就是脑子不太好用。跟他们做个朋友应该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儿,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在这场该死的战争中活下来的话。

况坐爱舍死冲着莫飞感激的点了一下头,从后面绕到车的前门驾驶座,打开车门就朝里钻。这儿时,他的那个同伴也护卫着乔治伯爵朝车里进。就当那个乔治伯爵一手扶着车门,低头要往车里去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

一直在旁边低眉顺眼笑着的莫飞,忽然两眼一寒,那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站在他前面挡着车门的老毛子便感觉到腰上一疼,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乔治伯爵不由得愣了一下,趁这儿功夫,莫飞一把将老家伙抓了过来,手一抬,那散发着无穷寒气的虎踞冲锋枪便顶在了乔治伯爵大人的太阳穴上。

pS:鲜花,年会票,哈哈,裸奔相求,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