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村长太大太长了进不去_下湿黄文

村长太大太长了进不去_下湿黄文

村长太大太长了进不去_下湿黄文

“切!就你这样的货色还认识严局长?陈东,你骗鬼呢!严局长是什么人?省部级官员,你是什么人?简直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好么?”

用不着三个主考官开口,廖辉第一个嘲讽起来。

“不错!陈东,你现在的罪名又加了一个!那就是污蔑国家官员!你说严局长认识你这样的小人物,这不是污蔑国家官员又是什么?”

旁边那女考官见缝插针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过你们这些小角色我不想搭理。今天既然你们敢说出这样的话,那就等着后悔吧。”

说罢,陈东转身就走。

但他刚走没两步,立马就被十几个保安冲上来围住了。

“都到了这份上,你还想这么轻易离开?”廖辉一脸得意:“陈东,你要清楚一件事,你现在是犯罪的人,还想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央视大厦?这有可能么?来人,把他抓起来,扭送公安机关吧!”

说话间,十几个保安立马朝陈东冲了过去。

陈东眉头微皱,难道今天真的要大打出手么?

这些保安虽然无辜,但自己总不能束手就擒吧?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这时候,左边忽然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

是一个西装革履,气场强横的中年人,行走过来。

他身边簇拥了很多的领导模样的人,可见此人身份并不低。

“周助理周助理,我们在处理一些事件,很抱歉打扰到您了。”

下湿黄文

景部长连忙走上前,点头哈腰起来。

这个周助理是广播电视传媒总局的人,这次是下来视察的。

他虽然是个小小助理,但手眼通天,权柄极大,周围人根本不敢怠慢。

“处理事件?什么事件用得着出动这么多保安?你们央视大厦难道进了恐怖分子?”周助理脸色有些不好看,眯眼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

景部长正欲回答,廖辉却从一旁凑了上来,兴冲冲道:“周叔,您还认得我么?我是廖辉啊。”

“廖老的儿子?吴建集团少主。”周助理点点头:“我记得你。”

“嘿嘿,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廖辉套了个近乎,接着连忙告状道:“那小子贿赂考官,还满口胡话,说什么他认识严局长,严局长是什么人?也是他这种升斗小民可以认识的么?”

“哎!话不可以乱说,我们国家人人平等,严局长和普通民众没什么区别,脱了身上衣裳,他就是大众。”

不管怎样,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周助理说完这句话,后面就一帮央视的领导连忙拍这马屁,用小本本记录着。

“是是是,话是这样说没错。”廖辉连连点头,一桶桶脏水朝着陈东泼了过去:“不过那小子太狂了,说什么严局长在他面前也不敢这样说话,贿赂考官不成,就赖哪儿不走了,我们出动保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还有这样的事?”周助理一下来了兴趣,当下闷哼道:“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说这样的话!”

说话间,他朝陈东行走过去。

三个考官和廖辉登时面色一喜。

如果他们把陈东弄进去,顶多关两天就出来了,但现在周助理可不一样!

要是这愣头青冲撞了周助理,那他以后和等死有什么区别?

“小伙子,你知不知道……”

周助理走过去,正准备长篇大论,但看到陈东的刹那,他浑身一颤!刚刚准备好的词语,被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孙台长被纪委带走的画面。

身为省部级干部的严局长,都对此人恭敬有加!

这样的大人物,说出刚刚的狂话,的确是理所应当。

“周助理,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周围人一脸懵逼,没想到周助理刚看到陈东,就惊呆了一样,一言不发。

“陈,陈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周助理啊,我是申冤无门呢,这帮人非要诬陷我贿赂考官,你说这件事怎么办?”

陈东带着玩味的笑容,刚刚的话他都听在了耳里。

起先就觉得这个周助理有些眼熟,现在一看,这不是严局长办公室里那个小秘书么?

真没想到,现在一转身就得到了央视这么多领导的簇拥。

“陈先生说笑了。”

村长太大太长了进不去

周助理苦笑两声。

您还申冤无门呢?开什么玩笑?

“周,周叔,你咋了?这小子刚刚贿赂考官啊,您还不快拿下他!”

旁边的廖辉依旧看不清形势,此刻在一旁怂恿起来。

“你给我闭嘴!”周助理一声低吼,态度陡然变冷:“廖辉,你胡说什么!陈先生是严局长都要尊敬的人!他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贿赂考官?还有你们几个,居然敢赶陈先生走,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陈先生是什么身份?我看你们都不想干了是吧?”

语毕,全场寂静。

三个考官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怎么?这小子还真认识严局长?还是严局长的座上宾?

自己居然派保安要拿下他?简直是在找死啊!

廖辉更是懵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该啊!不对啊!以陈东的身份,怎么可能跟省部级官员有关系?

虽然他心里一万个不信,但此刻周助理的话在这儿,他不得不信!

“周助理,我已经查明,是廖辉贿赂三位考官,所以三人朝令夕改,把原有的主持人位子废掉,换上了廖辉。”

陈东实话实说。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周助理一脸惊讶,此刻看着后面央视一帮领导道:“诸位,这件事你们看应该怎么办?我要不要跟严局长反映一下?”

“不不不,周助理,千万不用,严局长日理万机,怎么可以为这点小事而打扰呢。”

身后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快步上前,指着四人道:“廖辉,贿赂考官,取消主持人资格,并永久废除他的参赛资格。至于你们几位,自己写辞职信吧。”

自己辞职!

这四个字一出来,三个考官登时间面若死灰。

他们知道,自己是仕途,恐怕就从此到头了。

而廖辉更是彻底懵逼了,他做梦都没想到,小小一个中央党校学生居然有这么大能量。

难道是自己的资料查错了?可那是公安的资料啊!这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感到很疑惑?”陈东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想法,凑到他耳边,静静道:“廖少,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有种人,他所有资料都是国家机密,就算公安系统,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轰!

廖辉的身子猛的一震,紧接着,他脸色一百八十度大变化,哭丧个脸道:“东,东哥我错了,您饶我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

他此刻终于知道了厉害,陈东有这么大的能量,就算自己背后的势力再怎样强横也不够用的。

“廖辉,你说这句话不感到可笑么?”陈东嘴角上扬,笑道:“要是我没有这样的身份,被你们搞了黑手,我再向你们求饶,你们会放过我么?堂堂廖家大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

村长太大太长了进不去

此言一出,廖辉面色一僵,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的确,陈东说的很对。

换个立场讲,自己也不可能放过陈东,社会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战场,只是没有硝烟罢了。

怪只怪,他招子没放亮,踢到了铁板。

“把他们几个带下去吧。”

这时候,一个领导挥挥手,立马有保安冲上来,将四人带了下去。

“不知道这张解聘书还有没有法律效应了?”

下一刻,陈东重新拿起桌上的解聘书道。

那领导二话不说,上前三下两下就撕了个干净。

“陈先生,您放心,您的的女朋友在我们这里一定会过的很好……”

“不不不,我不要特殊照顾,只希望她在这里能不受欺负,你们明白了么?”

陈东把手一摆。

众人虽然疑惑不解,但此刻还是满口答应下来。

接下来,陈东溜达了两圈,正准备离开。

而这时候,汤雅雯她们部门才开始上班。

“雅雯。”

陈东一眼就看到了玻璃门后的汤雅雯。

她正在沏茶。

但接下来,陈东脸色一沉。

因为汤雅雯的这一杯茶并不是沏给自己的,而是给前面一个女主持人的。

“东东,你,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汤雅雯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惊慌。

“这是怎么回事?她们是不是在欺负你?你告诉我?”

陈东语气有些不好。

早听说职场上有欺负排挤新人的做法,难道汤雅雯遇上了。

“没有没有。”汤雅雯连忙摇头:“我这是和同事互相帮助呢,再说了,一杯茶算什么欺负啊,哎呀,你就不用担心我啦,你看我现在不是过的好好的么?”

“互相帮助?那她们怎么不给你沏茶?”

陈东的脸色依旧没好的起来。

“这不是大家都忙嘛,我新来的肯定要闲一点。”

汤雅雯说着,就上前去推陈东:“东东,你先回去吧,我这是第一天参加工作,还有好多事要处理呢,更何况你在这里也不像个样子嘛。”

“好吧。”陈东有些无奈,摸了一把秀发,柔声道:“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知道啦,又不是小孩子。”

两个墨迹了一阵,陈东才离开。

对刚刚的事情,虽然他还有些疑惑,但当下也不好说什么。

走出央视大厦,却看到一道匆忙的身影连忙赶了上来。

“陈总,你怎么才出来,我找了你半天了。”

圣保罗医院院长此刻正一脸焦急的等待着。

“发生了什么事?这么着急做什么?”

陈东眉头微皱。

“是这样的,钟院长邢院长还有牛院长他们三个请你去吃饭,然我通知你,可陈总你手机一直打不通,我打听消息说您到了中央大厦,而大厦太大了,我怕走进去会错过,所以一直在这门口等着你。”院长道。

村长太大太长了进不去

“钟院长邢院长牛院长?他们是谁?找我做什么?”

“钟院长是京都同济医院及院长,邢院长是京都女子整形医院院长,还有那个牛院长,是京都仁和医院院长。”

院长如实道。

“是这三个……”

陈东略一思索,便明白了个大概。

这三大医院都是京都这边最著名的几个私立医院,他们的著名并不是在口碑和医术上,而是在坑钱和药价高上。

自己下令降低药价,服务大众,肯定是触怒了三个院长的神经。

“陈总,我看这三人不怀好意,但我们圣保罗医院在医术上和这三大医院有很多合作的地方,于情于理又不能不去,我也纠结了很久,所以想请陈总您来定夺。”

“去!为什么不去?免费的午餐没有不吃的道理嘛?他们在哪里?你把地址给我,我自己开车过去……”

陈东这话刚说完,院长脸色一下紧张起来:“陈总,您三思啊,这三人名声不太好,手段阴险毒辣,难免不会对你使绊子啊。”

“还跟我使绊子?他们难道是江洋大盗,会对我打黑枪?”

陈东半开玩笑道。

“那倒不会。”院长还是一脸担心:“不过他们可能在医术上对您就使绊子,要知道只要精通中医西医的人,想整人实在是太容易了,特别的对于陈总您这样不通医术的人,更是凶险啊。”

“不通医术……”

陈东一愣,只是笑了笑,倒没有辩解。

他的确是很有名声,但那也只是在高层的圈子里而已,一般的私营医院还真不知道。

毕竟这个世界实在太大,能人也太多,何况医学界不是娱乐圈,不会一个名字传遍世界。

所以在一般人眼中,陈东只是一个资本家而已。

不过这样也好,更加山语隐藏。

“行了,不要废话。这场鸿门宴我倒是去定了!我倒想看看,那三大医院的院长还能将我生吞活剥了不成?”陈东哈哈大笑:“院长,把地址告诉我吧。”

“好吧……”

院长一脸无奈,只好将地址交给了陈东。

三十分钟后,大漠酒楼,陈东驱车而入。

在下人的接引下,他来到顶层阁楼中。

阁楼上一个三人,正襟危坐着。

一个老者,一个肥硕中年人,一个戴着眼镜,好似海龟的青年。

“陈总,可让我们三位好等啊,来喝茶吧!”

戴着眼镜的海龟第一个站起身来,敬给了陈东一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