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处女上床小说章页

处女上床小说章页

处女上床小说章页

而更加令小李子与小梁感到心惊的是,兵长手臂之上纹着的那条五爪飞龙,此时才是红了一半,而那条五爪飞龙代表着兵长气息的涨落,也就是说,兵长之前在劈开崆峒尸王与那大铁架子时,只是才发挥了他一半的实力!

而看着愣愣发呆的小李子与小梁,兵长的表情依旧是阴郁着毫无一丝情绪上的波动,但在观察了几息崆峒尸王裂开的头颅之后,兵长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十分阴郁的朝着小李子与小梁道:“你们就先帮我将这崆峒尸王的尸体,带回总部去吧,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办,拜托了。”

虽然兵长的脾气有些古怪与阴森,但是在GAJ局里工作多年的小李子与小梁知道,在兵长冷漠的表情下,其实兵长这个人并不可怕,而且对待起自己人来还可以说是挺不错的,但兵长的心里却好像是一直笼罩着一层阴霾一般,这也使得他一直与人群格格不入,以至于他内心之中的怨结越积越深。

而既然是兵长亲口所嘱托,所以小李子与小梁自然是不会拒绝,而且还是当场就答应了下来,不过答应下来之后的小李子与小梁两人又犯难了,因为此时的崆峒尸王已经是被兵长给一刀劈成了两半,他们两人总不能就这样一人抱着一边尸体回去总部吧?

而如果是这样一人抱着半边尸体的话,麻烦不说,而且他俩估计也回不到总部,因为他们GAJ局是秘密部门,普通的人根本就不会知道有他们的存在,所以就算他们是GAJ里的人,但若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运送一具尸体,各省之间的重重关卡也会把他们整得够呛,而以前在执行各种任务中,脾气牛梗的小梁更是没有少过暴打城管的举动。

污污的将军

看着脸色变得古怪起来的小李子与小梁两人,兵长好像也是意识到了什么,不过神色平静的他,只是又抽出了背后上的大刀,在崆峒尸王的尸体上斩上了两下,而经过了兵长的再次处理后,崆峒尸王的头颅是从脖子之上滑落了下来,并且分成了两半,不过令小李子与小梁两人疑惑不解的是,兵长除了是把崆峒尸王的头颅给斩了下来之外,还多斩下了他的一支手爪。

虽然心中有疑惑,不过小李子与小梁两人在兵长的面前还是不敢多嘴,因为他们知道兵长之所以会这样做,必定有他自己的道理,而兵长在捡起了崆峒尸王的一支手爪之后,淡淡的朝着他们开口道:“这尸王的尸体你们携带着不方便,你们就一人拿着他的半边头颅回去复命吧,并且告诉老将军,北都即将风云异动!”

兵长说完,收起了崆峒尸王的手爪之后,不再多做停留,直接的离开了地下室,只留下了此时还呆呆站在原地的小李子与小梁。

而小李子与小梁看着崆峒尸王四分五裂的尸体也是哑然了起来,因为此时崆峒尸王的尸体虽然是被裂开成了几块,但却还依旧是一丝血迹都没有流出来,看着就像是一具封存了许久的干尸一般。

而当小李子与小梁蹲近崆峒尸王的尸体仔细看时,才骇然的发现,原来崆峒尸王的尸体之上并不是没有血迹,而是崆峒尸王全身的精血都是被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给牢牢的锁在了内脏与筋脉之中,所以别看崆峒尸王的皮肤煞白得吓人,其实他体内的内脏却鲜红嫩润无比,死去了几分钟之后竟然还可以在体内跳动……

惊讶之下,小李子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拿出了自己的一对钢狼爪,就朝着崆峒尸王的枝干上剐去,看得小梁顿时一愣,惊呼道:“我靠!小李哥,原来你还有虐尸这等爱好?小弟佩服,佩服!”

不过小梁的话才刚刚的出口,就被小李子抬起了头来,在额头之上敲了敲,小李子有些没好气的道:“你这小子,少给我胡说,我只不过是想要看看这崆峒尸王的尸体,到底有多硬而已,难道你小子一点儿都不好奇?”

而小梁一听小李子的话,顿时又蹲在崆峒尸王的尸体旁边傻笑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功力还不如小李子呢,所以也就没有了想在崆峒尸王的尸体上试试身手的想法,不过硬是以小李子不弱的功力,用钢狼爪剐在了崆峒尸王尸体的枝干上都嘣嘣作响,发出了宛如铁器相撞的声音,而崆峒尸王的枝干却毫发无伤,甚至是最深的一道伤痕也仅仅是剐开了崆峒尸王的皮肉而已,而崆峒尸王的魔筋铁骨小李子的钢狼爪却是奈何不了分毫。

崆峒尸王此时只是一具死人都尚且如此,可见崆峒尸王还活着的时候会有多么的恐怖,而能把崆峒尸王连同大铁架子都一起劈开的兵长,他的实力又是不能不让小李子与小梁咋舌!

处女上床小说章页

但就在小李子琢磨着怎么破坏崆峒尸王的尸骨时,一旁的小梁却是大叫了起来,差点儿没把小李子给吓一跳!

“我说你小子,没事鬼叫个啥啊?差点儿把我给吓得还以为是这老鬼又活了起来呢!”小李子朝着小梁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此时的小梁却没有理会小李子正在生着闷气,而是蹬圆了惊讶的眼睛,继续的朝着小李子惊呼道:“小李哥,他的那枝干有啥好玩的,你还是快过来看看这里吧!”

其实小李子一直在用着钢狼爪猛剐崆峒尸王的尸体,也并不只是为了好奇,因为他们此时虽然只用拿着崆峒尸王的头颅回去交差就行了,但崆峒尸王的这尸体他们总要处理掉吧?

而且他们此时所在的地下室就离市区不远,并且崆峒尸王的身材又有些高大,所以就这样明晃晃的扛着出去,很明显是不行的,所以小李子此时才绞尽了脑汁想着法子来给崆峒尸王碎尸,然后再把他的尸体埋掉或者扔进河里,总之就让他的尸体一直留在地下室里那绝对是不行的,虽然这么听上去,好像这些事情都是只有变态杀人犯才干得出来,不过GAJ作为国家的一个阴暗面,这样的事情,小李子与小梁其实都干了不少了!

而听到了小梁的惊呼之后,小李子这才停下了手上碎尸的活儿,但朝着小梁双眼所对的方向撇去时,就连小李子都给差点儿惊呼了出来,因为只见崆峒尸王的头颅虽然是被兵长给斩了下来,不过此时却是分成了两半,宛如一对葫芦瓜瓢一般,所以此时的小李子与小梁能把崆峒尸王头颅里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问题就是出在了崆峒尸王的头颅里,只见崆峒尸王的头颅样子看上去虽然还算正常,不过崆峒尸王的头颅里却没有脑浆!而在他本来脑浆的位置上却只有一颗如同拳头般大小乳白色的面团!

“这……这是啥情况啊?小李哥,你常常吹嘘自己有着医科博士的学位,还是你过来看看吧……”

而小李子的确是GAJ局里面不可多得的人才,虽然现在的职位还比较低微,甚至是连运送一具尸体的权利都没有,不过小李子在进到GAJ局之前,的确是已经取得了医学博士的学位,所以此时望着崆峒尸王头颅里面的那颗面团也是蹬大了眼睛,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小李子这才朝着小梁惊呼道:“靠!这颗面团就是这老魔的脑浆,只不过是被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给凝练了起来而已,所以看起来只有常人的一半大小。”

“靠!脑袋都能凝练?”小梁感到一阵阵的无语,差点儿没晕过去。

不过小梁的话倒是提醒了一下小李子,使小李子又仔细的观察了起来,不过还不到几分钟,小李子又惊呼了起来,恍然大悟道:“我说呢,人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把脑子都练上吧?而且就算是练脑子,也不会把脑子都给练小了吧?原来这老魔是中了毒!”

污污的将军

“中毒?脑子里?”特种兵出身的小梁,对这些事情就不太清楚了,所以疑惑的望向了小李子,感觉十分的不可思议。

“对!这老魔的脑子里脑根青黑,以前一定是中过什么毒,不过至于他是多久之前中过的毒,我就推不了那么清楚了,但有一件事情我现在可以确定,那就是他后来竟然奇迹般的把脑中的毒给解了!所以脑毒只侵蚀掉了他的一小部分小脑,而他的左右大脑都还完整,只不过由于他的大脑被脑毒侵蚀过的原因,所以才萎缩成了这么一颗,如同面团一般的东西。”

“那么兵长之前肯定也是发现了其中的原因,所以才急冲冲的离开?而把这老魔的尸体交给了我们?”

听到了小李子的解释之后,小梁突然想起了之前兵长的表情,所以猜测兵长之前也一定是发现了崆峒尸王头颅之中的秘密,但崆峒尸王头颅之中的秘密又代表着什么呢?小梁不知道,而兵长在发现了崆峒尸王头颅之中的秘密后,又是急于赶去哪里呢?小梁同样也不知道!

而与此同时,夜宇与鬼仆走进阎王谷的葫芦口时,迎面而来的却是一条深不可测的断谷,直接的把所有通往阎王谷之中的道路所隔断了开来,只有两条光溜溜的锁链把两崖之间连接了起来。

“鬼仆前辈,这是什么情况?”看着眼前大概相距有百米的断崖,夜宇疑惑的询问起了鬼仆。

而鬼仆见怪不怪,开口朝着夜宇笑道:“阎王谷呈的是葫芦形状这你早就知道了,而围着阎王谷周围一圈的就是这断崖,不然你以为阎王殿会随随便便的就坐落在此群山之中么?”

听到了鬼仆的解释之后,夜宇是真的无奈的笑了笑,因为光光是从这阎王谷的地形之上来看,都已经是很让人无解了,而自己七年前,竟然是还没有走出阎王谷,就已经是被自己的爷爷给送了出来,因为夜宇记得当年他并未穿过眼前的这条断崖!

但值得庆幸的是,这断崖虽然深不见底,并且两崖之间还隔着上百米,不过有着两条粗大的锁链连着,过去应该不难,而且夜宇走上前去摸了摸,发现那两条锁链虽然锈迹斑斑,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人使用过了,但两条看似普通的锁链却全是用精铁所制成,牢固性上倒是不用夜宇担心。

“鬼仆前辈,这两条锁链,以前应该是一座吊桥吧?为什么要把它给毁了?”因为两条锁链同长同粗,并且它们之间的间距也适中,所以夜宇不难猜出来它们以前应该是一座吊桥,但夜宇疑惑的是,为什么之前好好的一座吊桥要把它毁了去呢?

不过鬼仆听到了夜宇的询问之后,却是微笑着耸了耸肩,嬉笑道:“小娃娃,你想多了,此前这里的确是一座桥,而且还名为断魂桥,不过断魂桥却不是我们给毁坏的,因为有断魂桥的存在,我们这些生死门的人想要进出阎王谷也方便一些,但十年前的大战,大火焚天而起,所以断魂桥之上的木板也就这样被人给烧光了。”

污污的将军

“大火?”夜宇暗暗心惊,因为阎王谷与外界之间隔着一条断崖,而断魂桥就是阎王谷与外界的唯一通道,所以十年前的大战,敌人既然把断魂桥给烧了,那么这就说明,他们已经做好了全歼生死门的准备!这让夜宇想来,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恶寒!

“好了,天色不早了,估计我们动作快的话,还能赶上喝两口小酒呢,嘿嘿……”鬼仆说完,心里念念不忘药皇酿的药皇酒,一跃而起身影点在了光溜溜的锁链上。

断崖之上的两条锁链虽然都有胳膊般粗大,但是鬼仆竟然能用双脚点在锁链之上,而使锁链纹丝不晃,这份实力确实是了得,而夜宇的轻功虽然不及鬼仆,但是奔过百来米的距离夜宇的心里还是有信心的,所以跟着也约上了另外的一条锁链。

而鬼仆虽然是先跃上了锁链,但是却转身微笑着面对夜宇,并没有急着过断崖,因为夜宇的圣步虽然不错,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不过夜宇后来跟上,虽然在锁链之上的脚步有些摇晃,但至阴柔脉感知入微,站在万丈的断崖之上,夜宇反而像是在玩耍一般,看得鬼仆郁闷不已,赶紧的又跟了上去。

穿过了断崖之后,夜宇与鬼仆再次的来到了一片小森林之中,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夜宇终于敢肯定,这就是他当年迷失的那个小森林了!

随着周围的景色越来越熟悉,夜宇的心情也是越来越轻松了起来,而在小森林之中穿行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一片开阔的沟壑渐渐的显露在了夜宇与鬼仆的眼前,这就是夜宇从小练功的地方:练武堂!

整个阎王谷的地形呈的是葫芦形状,而练武堂是呈一个圆形,正好就处在了阎王谷的前谷之中,练武堂其实很大,一条小溪从中蜿蜒而过,夜宇小时候的爆莲圣步,就是在这条小溪之上,被药皇硬生生的给逼练出来的,而在蜿蜒的小溪两旁,是各种的木桩子,有的是用来练习掌法拳法,而有的是用来练习腿法马步,总之各种练功的东西一应俱全。

但夜宇走近一看才发现,清澈的小溪两旁此时已经长满了水草,而往日练功的木桩子也已经都布满了灰尘,也不知道是有多久没有人打理过这些东西了。

也许是带着一丝怅惘,夜宇朝着一个木桩子之上轻轻的拍过了一掌,但早已经是被风雨侵蚀腐败的木桩子却直接爆碎了去,这让夜宇的心里又是感叹不已,因为估计当年当他离开这阎王谷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碰过这些木桩子了,而当年因为练功需要,这练武堂,也都一直是他自己在打理。

而看着夜宇在静静的摸着木桩子,其实鬼仆的心里更是惆怅万千,因为这里也充满了他的回忆,想想当年几个师兄弟在这阎王谷之中热热闹闹,而此时却是人去楼空,整个的阎王谷也同那花朵般慢慢的在开始凋零腐败。

处女上床小说章页

但鬼仆此时毕竟已经是为人前辈,哀伤的情绪自然是不能让夜宇知道,所以不等夜宇围着练武堂转完,鬼仆就招呼着夜宇,继续的往前走去。

离开了练武堂之后,就到了整个阎王谷的正中央,因为整个阎王谷的地形是呈一个大葫芦的形状,所以整个的地形又突然的变得狭小了起来,但这狭小的地形里,却是整个阎王谷之中最为神秘的地方:黑莲池!

黑莲池其实并不大,呈太极八卦阵之形,长宽各九米九,其中的阴阳两点清晰可见,整个黑莲池的周边用青石板整齐堆砌,看起来年代已经十分悠久,而整个的黑莲池周围又被用大腿般粗细的大铁柱子给围了起来,拉上了结识的钢网!

而夜宇虽然不知道这黑莲池代表着什么与意味着什么,但这黑莲池却是从小困扰着夜宇的谜团之一,虽然被钢网围着,但是这黑莲池却仿佛像是一口泉眼,无论一年四季,无春夏秋冬它都不会干枯,而且它上面长满的黑莲也无论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不会枯萎,灰色的莲叶与黑色的莲花显得是那么的美丽与妖娆,但夜宇翻遍了名书与《本草天荒》都无从得以见过有关这黑莲的记载!

但黑莲池的诡异还并非如此,因为黑莲池之中的池水分为两层,上层的池水清澈灵动,宛如就像是一层水银一般,而它下层的池水却漆黑如墨暗光流转,就宛如是墨水乘积在了池底一般!而且池中除了黑莲之外绝无它物,甚至是连蜻蜓这些小虫子都不会靠近那妖娆的黑莲半分!

但诡异的是,自己的爷爷药皇,每年却都会来这黑莲池旁边祭奠一番,那驱神避鬼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神棍一般,而且还穿着传统的道袍……

而看着也是饶有兴趣的望着黑莲池的鬼仆,夜宇好奇的问道:“鬼仆前辈,你在我没出生之时,就在这阎王谷之中多年,你可曾知道这黑莲池的来历?”

不过夜宇的这一问,倒是把鬼仆给难住了,所以鬼仆也只能是呵呵一笑,朝着夜宇说道:“嘻嘻……小娃娃,我还想先问你呢,你却倒是先问起我来了,不过当年冥皇还在世的时候,我就已经是问过他了,但他老人家却是什么都不肯对我说,而后来,你爷爷也老是装神弄鬼,所以我估计,这黑莲池的秘密,只能是你们宫家的人才可以知道,所以你还是回去自己问问老爷子吧。”

虽然夜宇早已经知道鬼仆的回答,一定会是这种结果,但是夜宇却对鬼仆口中所提起的“冥皇”二字来了兴趣,所以连忙的追问道:“鬼仆前辈,你之前所说的冥皇可是?”

面对夜宇的追问,鬼仆很明显的楞了楞,用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夜宇,许久之后才惊讶的道:“冥皇就是你的太公,你爸爸的爷爷啊!这你都不知道?”

处女上床小说章页

太公?夜宇摇了摇头,因为他在阎王谷的记忆中除了自己的爷爷药皇之外,就几乎没有见过其他的人了,甚至连自己的父母,夜宇都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更何谈是年代那么久远的太公了。

而鬼仆这老儿自己想了想后,也傻笑着自己拍了拍头,因为冥皇离世的时候,他自己也才不过堪堪二十几岁,夜宇的爸爸兵皇那个时候还只是个孩子呢,而夜宇那个时候压根儿还差十几年才出生呢!他怎么会知道冥皇?

但冥皇毕竟也是夜宇的太公,此时就连鬼仆都觉得药皇有些地方,实在是做得有些太过分了,因为冥皇不提也罢因为时间过去太久远了,但是夜宇的爸爸兵皇,药皇依旧是未对夜宇提起过半个字,这在普通人眼里是十分不理解的!

而想起了冥皇,鬼仆这老儿又是不寒而栗,因为当年天下大乱,他最后就是被冥皇所救,因而从此进入了生死门,而夜宇的爷爷当年也只还是被人称为药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