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塞好回来检查_看一下曰批

塞好回来检查_看一下曰批

塞好回来检查_看一下曰批

看到自己的妈妈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走进教室,岑子澜的小脸上闪过一抹疑惑。

一边的耿小刀似乎也有些微微的惊讶。

不过到底是孩子,不会去深想这些小事。

岑清月其实自己也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看来,不过是别人顺手送她一下而已。

带着两个孩子到校门口,耿长天自然还是提出来送他们。

车子开到一半,耿小刀突然开口问:“爸爸,咱们今天还是回家吃蛋炒饭吗?”

“是啊,怎么了?有意见?”耿长天和耿小刀说话的语气有时候并不像是在对一个孩子说话,倒像是在对哥们说话。

“对啊,子澜说他们家天天换花样,我们家为什么天天是蛋炒饭,”耿小刀盯着耿长天,那小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委曲了。

岑清月在一边笑了笑问道:“难道你天天给他吃蛋炒饭?”

“呃,”耿长天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太会做饭,这几天家里做饭的阿姨回家过年,还没有回来呢。”

“那可以叫外卖呀。”

“这小子有洁癖,外面的东西不吃的,”耿长天的语气里有些无奈,但是唇角却是淡淡的笑。

“那看来你只有自己学做菜了。”

“倒是学过,不过比着菜谱做都做坏了,看来我天生不是做饭的料。”

岑清月反驳:“没有谁天生会做什么事的,只要愿意去学,都可以学会的。”

看一下曰批

其实,当初她也是不会做饭的。

后来和宋涛在一起后,为了让他每天下班回来后可以吃得舒心一点,很少进厨房的她开始学做饭,一个一个菜的慢慢学。

当时为了做好一个菜,她甚至会连续好几天都只做那一个菜,就是为了练好手感。

好在当时宋涛并不会抱怨,她做什么,他就吃什么。

慢慢的,她的厨艺才练了出来。

所以,和宋涛在一起那些年,倒真的是收获了不少东西。

不然,只怕到现在她都只是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吧。

想着这些,她突然听到旁边耿长天说:“要不你教我做饭吧。”

“啊,什么?”她刚才听得不清,问出来后,才觉得自己问得太突兀了,倒显得自己太惊讶了似的。

耿长天淡笑的道:“如果不方便就算了,确实是我唐突了。”

她想要分辨,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时候,多说多错的,索性什么都不说,只是安静的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风景。

却不想,她想要打住这个话题,身后却又有人接过了这个话题。

“妈妈,要不你就教耿叔叔做菜吧,”岑子澜在身后盯着她:“耿小刀太可怜了,天天都只能吃蛋炒饭。”

岑清月回身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些哭笑不得。

她前几天才教了她要和耿小刀互相帮助,没有想到岑子澜这么听话,这么快就知道站在耿小刀的立场上去想事情了。

耿小刀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坐在那里没有说话,但是一双眼睛巴巴的看着岑清月,看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岑清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对着一边的耿长天道:“其实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哪天有空,我来教你好了。”

“真的吗?”耿长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语气里那淡淡的惊喜:“择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就有空,要不就今天吧。”

“太好了,今天不用再吃蛋炒饭了,”耿小刀在后面欢呼。

岑清月哭笑不得,没有想到只是答应了一件小事,却可以让别人这么高兴。

看来耿小刀确实是吃蛋炒饭吃得怨念了。

耿长天的家其实和岑清月家隔得不远,走路的话,大概也就二十来分钟的路程。

到他家进门一看,岑清月不由得在心里赞叹了下,挺干净的,一点也不像是个单身男人带着孩子在住。

耿小刀和岑子澜在一边玩,男孩子的玩具都是些刀啊枪啊什么的,没想到岑子澜在那里和耿小刀玩得倒也挺开心的。

岑清月笑了笑,然后跟着耿长天进了厨房。

厨房倒是挺大的,什么东西都有。

她开了开冰箱,笑道:“你们家东西倒是多,光是做蛋炒饭,实在是可惜。”

“这不是没办法么。”

岑清月动作利落的拿了点蔬菜出来,然后边做边给耿长天讲怎么做。

看一下曰批

其实做菜无非就是那几样基本功,基本功练好了,菜要怎么做,就靠自己发挥了。

耿长天在旁边一边帮她打下手,一边学,倒是挺认真的。

他悟性还算不错,岑清月教了几下,他自己就可以上手做了。

“原来做菜也不是那么难,看来有个好老师真的很必要,”耿长天一边笑,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有这些菜应该也差不多了,你去外面休息一下吧,我马上就端出来。”

岑清月也不客气,出来看了看岑子澜和耿小刀,见两个小孩子玩得挺好,就开始在一边摆碗筷。

香气从厨房里飘出来,不用叫,两个小孩就自己凑了过来。

“好香呀,阿姨,你的厨艺真好,”耿小刀凑近厨房里,然后探出个小脑袋出来,对着岑清月夸道。

小孩子说的话,大多不会假。

岑清月笑了笑:“那赶紧去洗手吧,好来吃饭了。”

“恩,”耿小刀点了点头,拉着岑子澜一起去洗手。

耿长天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帮着岑清月摆好碗筷,然后喊两个小的:“快点洗好手过来,不然菜凉了。”

耿小刀不知道是不是被蛋炒饭折磨得太久了,坐下来就开始吃,那架势,看上去就跟好几天没吃过似的。

岑子澜在一边偷偷的笑:“耿小刀,我妈做的菜好吃吧。”

“恩,好吃,”耿小刀由衷的感叹。

“哈哈,那你得赶紧让你爸爸给你找个妈妈,这样就有人给你做饭了。”

岑清月在一边轻笑着道:“子澜,小孩子不可以对大人的事情多嘴,好好吃饭。”

耿长天却道:“她说得其实很有道理,不过子澜呀,叔叔想找,也得有人看得上叔叔才行,要不你给叔叔介绍一个?”

他本来是开玩笑,没想到岑子澜还当了真,仰起小脑袋想了想:“我们幼儿园的老师就不错,她还没有结婚呢,耿叔叔要不你去追我们老师吧,这样以后耿小刀在家里也有人管他了,不怕他淘气。”

她说得有模有样的,而且,好像还有点道理。

耿长天听得一笑,认真的点头:“恩,子澜的建议不错,我回头去试试看。”

耿小刀在一边抗议:“老爸,那个老巫婆平时好凶的,我不要她当我妈。”

“耿小刀,你刚才说你们的老师是什么?”耿长天在一边点了点他的脑袋:“信不信我明天去你老师那里告你状。”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告状,而且有老子告儿子状的嘛。”

岑清月在一边淡笑的看着这一对父子,觉得好笑,又觉得很温馨。

果然,有父亲的孩子,性格会开朗一些吗?

不过,也没什么,岑子澜现在的样子,也挺好的,乖巧听话,又懂事,她也没什么好求的了。

一顿饭吃完,也不早了。

耿长天送他们回家。

塞好回来检查

本来就离得不远,便也没有开车,直接走路回来。

不过岑子澜人太小,跟不上他们的步子,而且地面上还有些积雪,有点微微的滑。

耿长天便直接抱起岑子澜。

“我来吧,”岑清月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她又不重,”耿长天淡淡的笑了笑。

二人一路聊,一路走回去。

走到楼下时,岑子澜已经趴在耿长天的肩头上睡着了。

他轻轻的把岑子澜递给岑清月,然后笑笑:“那明天见。”

“好的,明天见,”岑清月也是淡淡的一笑,不过礼貌里却始终带着一点点的疏离,客气,便是却始终让人觉得还没有到亲近的地步。

耿长天转身的时候在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还得再努力一段时间呀。

他慢慢的往自己家里走回去,走到家的时候,发现耿小刀还坐在客厅里。

“怎么还没有睡,不是让你自己收拾好睡觉吗?”

耿小刀从沙发上爬下来,盯着他:“爸爸,要不你让岑阿姨当我妈妈吧。”

“什么?”耿长天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骂他:“你个臭小子,人小鬼大的,大人的事你少掺和,还有,下次在岑阿姨面前,可不许乱说这些胡话。”

耿小刀被这么一说,蔫蔫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他在心里嘀咕,有什么不对嘛,岑阿姨挺好的,为什么不可以当我的妈妈。

而且他现在也不讨厌岑子澜了,他都不讨厌岑子澜了,那么,岑清月更有理由当他的妈妈了。

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和大人不一样的。

看着耿小刀去睡了,耿长天窝进自家客厅舒服的沙发里。

刚才耿小刀说出那句话时,他还以为让这臭小子看出了什么。

说实话,耿小刀平日里挺机灵的,有些你以为他不懂的事情,他都懂。

不过,看样子耿小刀似乎没有看出来什么,应该只是小孩子一时兴起的随口一说。

其实,对于岑清月,耿长天是挺有感觉的。

开始的时候,他自然是没有怎么注意到岑清月。

可是,偏偏就是那么的巧,他那天秘书没有空,他又刚好没什么事,便自己去谈那个项目的合作。

然后就在那里看到了岑清月。

都说认真的女人是最迷人的,他以前不怎么理解这句话。

那天,在那里看到岑清月对着电脑屏幕,眉头微微蹙着的样子,他就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了。

认真的女人,确实很迷人,尤其是在认真工作的女人。

当时岑清月的样子,他到现在都还记得一清二楚。

就像一副画,被定格在他的脑子里了一样。

阳光就这么照进来,照在她的身上,头发上,给她披上一层淡淡的,柔柔的,金色的光晕。

她坐在那里,手指翻飞的敲打着键盘。

有“嗒嗒嗒嗒”的键盘声音传来,在那一刻,那声音听着也跟音乐一样美妙。

看一下曰批

她的桌子上摆着一盆仙人球,她的头发轻轻的披下来,散落在肩上,直到腰际。

长发及腰。

以前他总觉得这个词听着挺作的,那天看到岑清月,才领会这个词真正的意思。

有些东西,不到某一个特定的时刻,不到某一个特定的环境,你永远也无法理解其真正的含义。

可等到那一刻的到来,人才犹如醍醐灌顶,瞬间通透,感叹古人的智慧,感叹汉语的博大精深。

然后他轻轻的走过去,和岑清月打了个招呼。

没有想到,她似乎不怎么记得他了。

他在心里笑自己,似乎太唐突了。

往常总是被人追捧着的人,居然到在这里,人家都不记得他是谁。

好在,还是不完全的忘记了,他一提,她还是想起来了。

他看着她浅浅的笑,柔柔的,暖暖的,就像一缕浅浅的阳光一样。

不晃眼,不炙热。

而是恰到好处的暖。

那天去接耿小刀,看到岑子澜还在那里,他就知道她还没有来,便特意等了一下。

果然让他等到了。

他自己都意外,居然可以这么顺利的就和她认识了。

其实耿长天是没怎么追过人的,他从小到大都挺优秀的,谈过几个女朋友,都是别人追的他。

这还是头一次,他主动对一个人有感觉。

他又想起耿小刀说的那句“爸爸,你给我找个妈妈吧”。

好呀,臭小子,他在心里这么想,不过,欲速则不达呀,得慢慢来的……

岑清月看着耿长天走了后,转身的时候,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她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了,虽然经历得不算怎么多,但是也不少了。

她看得出,耿长天对她应该是有些意思的。

而耿长天也是个很好的人,对孩子,对人,都很好。

可是,虽然他是很好很好的,她却不能给他任何回应。

她知道,自己的心里,一直都只住着一个人。

而且,这辈子,只怕也只会住着那一个人了。

哪怕他们之间根本不可能再有结果,她的心里,也装不下其它的人了。

所以,对于耿长天,她只怕只能说一句对不起了。

看来,以后得注意下了,不能再走得这么近了。

她抱着岑子澜一步一步的往楼里面走,走到楼梯口时,她却突然站住,往路口的拐角处看了看。

那里,有辆车正在离去。

她微微的眯了眼,现在是晚上,虽然有着路灯,但是看得并不怎么真切。

不过,那车的样子,真的很熟悉。

她心里有个猜想,然后又立马否认,看错了吧,不可能的,不可能是宋涛的车的,他没事来她这里做什么呢。

如此一想,她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然后抱着岑子澜,转身上了楼。

上楼的时候,岑子澜被弄得有些醒了,迷蒙的睁开眼:“妈妈?我们到家了么?”

看一下曰批

“还没呢,等一会儿啊,等一会儿就可以睡你自己床了,”岑清月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

岑子澜又靠回她的肩膀上,迷蒙间,岑清月听到她在嘀咕:“妈妈,你找个爸爸吧,这样就有人帮你抱子澜了。”

岑清月怔了怔:“你说什么?子澜?”

岑子澜没有回应,也不知刚才是不是说的梦话。

岑清月盯着电梯上楼层数字不停的跳动,心里微微的一痛。

有时候,她也会觉得自己太自私了。

别人的小孩子都有爸爸,就岑子澜没有。

孩子的心里,一定会希望和其它的小孩子一样的吧。

可是,她忘不了呀。

她忘不了宋涛。

平日里可以装做没事人一样,淡然的上班,淡然的生活,淡然的过着自己的淡然的日子。

但是,如果真的要让她再去找一个人结婚。

她真的做不到呀。

岑清月抱着岑子澜的手紧了紧,然后踏进了电梯。

与此同时,在她有楼下的拐角处。

一辆本来已经起步的车又停了下来。

宋涛默默的坐在车里,看着不远处的那栋楼。

下班的时候,他刻意不去想岑清月的事情,也不想像前几天一样,下了班偷偷的开着车去幼儿园门口看她接岑子澜。

最后大楼里走得几乎没人的时候,他才开着车出了公司大楼。

心里想着自己应该回家,要不然去哪里玩一下打发时间也行。

可是,最后走着走着,还是开到了岑清月家的楼下。

他看着她家的窗户,当时没有光。

她不在家?

在哪里?

他告诫自己不要去关心岑清月的事,可是不知不觉间却又发现,自己想着的,全都是关于她的事情。

他眼神幽深,看不出什么表情。

然后他看到岑清月回来了,跟着另外一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手里还抱着岑子澜。

他们很熟悉么?不然她怎么会让他抱着自己的女儿呢。

他们走到路灯下时,他终于看清楚了那个男人。

他好像认识,似乎,是叫耿长天。

他记得,两个公司似乎有些合作的业务,只是项目并不算大,所以都是底下的人在交涉,他并没有亲自过问。

岑清月怎么会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

宋涛连着在心里问了自己几个问题。

他还没来得及告诫自己,不要去那么在意岑清月,就看到岑清月对着耿长天笑了笑。

那笑本是很温柔的,可是,看在宋涛的眼里,却是直直的刺在了他的心上,有些碍眼。

原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也会对着别的男人这样的笑呀。

他起动车子,准备离开,不想再在这里欣赏别人的花前月下。

可是,拐过拐角,他还是不由自动的又停了下来。

他也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或许,只是不甘吧。

塞好回来检查

当初,明明那份爱情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可是,最后它就这么走开了。

没有任何预召,就这么的离他而去。

幸福离他那样近过,然而现在又离他这样的远。

他静静的看着岑清月家的窗户里亮起了灯,她到家了吧?现在是不是在哄岑子澜睡觉?

应该不用哄的吧,刚才他看见他们时,岑子澜似乎就已经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了。

他开了窗,有点冷,但是他想抽烟。

他点了根烟。

他本来是不抽烟的,自己学医,当然知道抽烟的危害。

可是,后来和岑清月分手后,慢慢的就学会了。

只是抽得少,偶尔,在特别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抽。

周围的灯光很暗,一片黑暗中,只能看到他烟头忽明忽灭的点点火星。

最后一点烟灰落尽时,他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这辈子,对于岑清月,他是忘不了了,虽然无法原谅,但是,若要他看着别人来抢走她,不行……

岑清月今天运气不太好,要下班的时候,突然出了点状况。

有个程序出了问题,得修下BUG。

同事知道她有孩子,让她先走,可是别人都在加班忙,她怎么好意思先走。

而且也不是第一次晚去接孩子了,稍微晚一点也没有关系的。

有老师在呢,而且,耿长天应该也会帮她看着一下的吧。

虽然已经下了决心要和耿长天保持距离,可是,这种事情也得慢慢来吧,突然表现得太过疏离,反倒显得太做作了。

待她忙完赶到幼儿园时,已经比往常晚了四十多分钟。

她老远就看到幼儿园的老师在门口站着,连歉疚的过去:“老师,真是不好意思,今天加了个班,所以来得晚了些,害得你不能准时下班了。”

老师见着她这么说,微诧的回:“咦,子澜不是已经走了么,刚才有人来接她,她说认识那个人,所以我才让人接走的,还以为是子澜妈妈你让人来接的,难道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