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房遗爱高阳公主重生第4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房遗爱高阳公主重生第4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虽然闭目恭神,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房遗爱已经通过听觉猜出了大概。此刻听到有人下马步行,房遗爱担心“灵珠草……”遭受损坏,随即睁开双眼从地上站了起来。

见房遗爱起身,少女心中恼怒之意越发强烈,走到房遗爱面前,质问道:“你这人怎么连马匹都不知道闪躲?用来给爹爹治病的鹿茸全让你给搅和了!”

听闻斥责,房遗爱对着声音的主人细细打量,只见面前的女子约莫十七八岁,一头乌黑的秀发挽成马尾垂在脑后,秀美的容貌在一袭绯绿蜀锦常服的衬托下,更增添了三分英气。

见绿衣少女提及马匹,房遗爱下意识朝着站立在一旁啃食枯草的骏马看了一眼。

虽然房遗爱并不是爱马之人,但前世学习文史的经历,也让他这位门外汉意识到了眼前这匹骏马的不凡之处。

“黄马两肋生白斑,马头长有白毛一撮,形如满月,饱食草料而两肋仍向外突露。”

结合骏马的体貌特征,“前世……”曾经读过“相马经……”的房遗爱,惊讶的发现,眼前这匹骏马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西凉玉顶干草黄……”

前世房遗爱喜爱阅读民间演义,对于隋唐时期战将所乘骑的马印象尤为深刻,此刻认出绿意少女所乘骑的骏马种类,房遗爱不由暗暗咋舌,“这匹骏马竟然跟秦琼秦叔宝所乘骑的坐骑是同一种类!”

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能亲眼目睹“黄骠马……”的神骏,房遗爱心头稍感欣喜,嘴角不由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绿衣少女本来就对雄鹿逃脱之事记挂在心,此刻见房遗爱面对质问竟微笑不语,心中的怒火陡然增添了几分。

“你这小贼分明神志清醒,却不知闪躲马匹,分明就是故意搅扰本姑娘的好事!”

绿衣少女胡搅蛮缠的话语,瞬间将房遗爱心中的喜悦之情冲散,见少女颠倒是非,房遗爱冷哼一声,说道:“我在溪边歇息,你策马狩猎不晓得躲避路人,反倒来怨我?”

绿衣少女被房遗爱反驳的一时语塞,支吾了片刻后,说道:“哼,郊外寒风刺骨,怎会有路人来到溪边歇息?难不成你是官府通缉的要犯?”

听到质问,房遗爱这才想起身后的“灵珠草……”看着面前性格刁钻的绿衣少女,房遗爱不由萌生了退避的心思。

毕竟如果为了争一时长短,使得“灵珠草……”出现意外甚至损坏,显然有些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房遗爱不由回头朝身后的“灵珠草……”看了一眼,接着缓步后退,打算动手将“灵珠草……”挖出,带回公主府慢慢培育。

绿衣少女通过房遗爱的视线,看到了位于溪边山石旁的“灵珠草……”见房遗爱盯着“灵珠草……”目不转睛,绿衣少女灵机一动,率先冲到溪边,将脚掌放在了“灵珠草……”的上空。

见绿衣少女意图损坏“灵珠草……”房遗爱大吃一惊,连忙制止,“你!”

见房遗爱神色慌张,绿衣少女朗声一笑,俏皮的说道:“怎么?你害得本姑娘丢了到手的鹿茸还不够,难不成就连这株花草也要来抢?”

房遗爱见少女故意刁难,心中闪过一丝不悦,冷声说道:“把脚拿开!”

“我要是不呢?”绿衣少女见房遗爱不卑不亢,怒意再次上升,将脚缓缓向下落去,脸上尽是得意的神色。

见珍稀灵药即将被毁,房遗爱不由焦急万分,情急之下大喝一声,想要借此阻止绿衣少女的动作。

“把脚拿开!”

见房遗爱神色焦急,绿衣少女不由偷偷打量起了脚下这株不知名的花草,愣神期间,突然听到房遗爱如同洪钟般的喝声,不禁大吃一惊,身子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

不单是绿衣少女,就连房遗爱也被自己发出的喝声吓了一跳。

他不知道的事,刚刚那道怒喝之所以声如洪钟,全是因为房遗爱之前练习《混元心经》,体内的真气堆积在丹田无法宣泄、吸收,刚刚情急之下一声怒喝使得丹田中的真气一同宣泄而出,这才有了如此大的威慑力。

“你!”

绿衣少女被房遗爱的喝声吓了一跳,连番吃瘪使她心中的怒火瞬间达到了顶峰,望向面前神色不卑不亢的房遗爱,绿衣少女快步走到黄骠马前,伸手将皮制马鞭拿在了手中。

就在绿衣少女从鞍韂上取下马鞭,准备与房遗爱争斗之时,不远处的官道上再次驶来了一匹白色的骏马。

“住手!”

伴随着马蹄声愈来愈响,一道底气十足的喝声传入了房遗爱和绿衣少女的耳畔之中。

听到喝声,绿意少女有些不甘的冷哼一声,接着将马鞭重新放回了鞍韂上面。

等到白马近前,房遗爱这才看清楚刚刚那道底气雄厚的喝声的主人。

体型健硕的白马之上,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端坐鞍韂,男人身穿软甲,面色古铜,三绺长须飘洒在胸前,身上隐隐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杀伐之气。

男人坐在马背之上,对着绿衣少女斥责道:“出门前我是怎么嘱咐你的?难道你都忘了吗?!”

面对斥责,绿衣少女有些不甘的辩解道:“爹,之前我们追赶的雄鹿被这个小贼放跑了!他还……”

“还不快走?!”

责斥过绿衣少女后,中年男人对着房遗爱轻轻拱手示意,接着勒转马头,朝着官道返了回去。

“小贼,今天先便宜你!下次再让本姑娘撞见有你好瞧得!”

放下一句狠话后,绿衣少女翻身上马,跟随中年男人先后奔向了官道。

房遗爱对于生性刁蛮的女人想到没什么好感,此刻听到绿衣少女的言语,不由冷哼一声,说道:“聒噪!”

绿衣少女还没向前行走多远,听到房遗爱的话语,原本平息的怒火再次升了起来。

联想到刚刚房遗爱面对那株花草即将受损时的紧张神色,绿衣少女嘴角微微上扬,瞧瞧拿起鞍韂上的鹊画弓,抽箭搭弓,反身将箭头对准溪边山石旁的“灵珠草……”满月拉弓***射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