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心若相惜完结作者:郑小溪

心若相惜完结作者:郑小溪

心若相惜

作者:郑小溪

忆往昔

第一章 梦靥

一切皆有法,如梦如泡沫,当做如是观。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此乃人间规律,只是为何灵鹫宫仍能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了?

"以林为界,勒住你的战马!如果非要闯进灵鹫宫的话,请想想你将要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你,连同若惜会一同成为圣水湖的祭品······”

只听得见话语,努力地看着四周,苍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一切,仿佛都是模糊与扭曲的,似乎隔了一层缓缓升起的水雾。他看见无数穿着白衣的女子来来往往,不停歇地走来走去。奇怪的话语声传到耳膜里——

“她怎么可能逃得出灵鹫宫,怎么可能,

没有人能逃离这里,

她生是灵鹫宫的人,死是灵鹫宫的鬼!

任何人都不可能逃离这里!”

声音带着女子特有的音韵和腔调,却有着不同于正常女子的温婉和细腻,感觉透露着一种杀气。这声音如同潮水一样慢慢进入耳膜,从而至脑、至心······让他渐渐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一时间,似乎时间静止了。眼睛里只看得见那熟悉的白衣女子缓缓的飘向远方。

他无法应答,额头上的汗如同雨水般向下淌下去。

当他再一回头时,身边是苍茫茫的一片,是无数个穿着白衣的女子的影子,却惟独不见那个自己最熟悉的身影。忽然,周围一切都变成了火红,熊熊的燃烧着,似乎想将世间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他看不到她,却感觉四周都是她的味道,淡淡地,带着幽香。

他突然发现若惜在火海里冲自己招手,脸上是满脸痛苦的神色,嘴里不住的喊着救命。她被火海吞没了,她在火海里,她在火海里!

"若惜!若惜!”他高声呼喊道,用力拨开烟雾,企图冲进火海里。可是,他四处寻找着,仍旧没有看见,他对着天空高喊道,“快住手,快住手,我不救她走了,你们快放过她,放过她吧!"他歇斯底里的痛哭起来,无力的瘫软在地下。

"迟了·····一切都迟了,她犯了宫规,早就被处死了。"远处传来了空洞而悠远的声音,这声音,让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抽离了,此时的他,只剩下一个躯壳。

忽然,有什么冷清如水的东西缓缓从眼角滑落。

“若惜!若惜!”陡然间,他突然惊醒,身上仍旧是寒冷砌骨,令他神智忽然一清。

原来,这都是梦,即使是在梦里,自己也是那么无能,也不能救出她来。

“庄主,你怎么了?”听到了惊呼声,外面的守卫急忙冲了进来。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面面相觑的两个侍卫只好退下。

“现在的你究竟是生是死?好歹让我知道啊!”他喃喃自语,脸上浮现出哀怨,决绝的神色。两行清泪顺着他俊朗的脸庞缓缓流下,眼神里尽是无望与悲凉。

他的神色与院落里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院子里张灯结彩,满院的红灯笼,红丝带,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这是因为,庄主拖沓了这么些年,终于要娶亲了,这门亲事是老庄主早年定下的,也是老庄主死前唯一的心愿。

他望着窗外触目惊心的红,心里是滴血般的疼痛,一滴一滴,让他感觉自己也渐渐死去。

第二章 竹屋

夜已经深了,清冷的水面与淡淡的月光相辉映,显得那么的平静,柔和。看着这美丽的景色,谁又会联想到这美丽风景的背后究竟是隐藏的是什么。

想到这里,若惜无奈的笑了笑,任凭夜晚的这里再美丽,也阻挡不了远处传来浓浓的血腥味。仿佛自己的每一个呼吸,都有无数的人在拼命的挣扎,那鲜红的血不住的朝若惜涌来,压的她喘不过气。

起风了,吹的门在月色中吱呀呀的晃动,若惜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连玉笼站在身后都不知道。玉笼站在若惜身后,轻轻的碰了碰若惜肩膀,若惜知道,玉笼是在暗示自己该睡觉了,若惜淡淡的说,“我知道了,你先去睡吧。”

多年来已经让若惜适应了这种方式的交流,只不过刚来到这里时只有彼此两个人的生活多多少少让她不太习惯。除了玉笼见不到一个人,每天的食物都是靠小舟飘来。小时候觉得在灵鹫宫的日子过的平乏无味,可是现在才觉得什么叫做真正的寂寥与荒芜,看样子宫主是真的失望透顶了吧,用这种方式来惩罚自己。可是,即使时光倒流,自己还会后悔吗?答案自己也不知道,也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不知不觉中,东方泛起了鱼肚般的白色,若惜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回房。

次日。

正在睡梦中的若惜被木舟碰到竹屋的砥柱撞击声所惊醒,她知道,是当天的食物到了。虽然这撞击极轻,但是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若惜却还是察觉到了。

若惜呆呆的倚在门上,看着玉笼熟练的拿取食物,觉得阵阵凉意从心底涌起,她连自己呆在在多长时间都快要忘记了,没有期限的禁足让她生不如死。食物经过一段时间的漂浮,已经变得毫无温度,食之无味,咽下去,连心里也是冷冰冰的,好似灵鹫宫给人的感觉一样。

风起,浪涌。仿佛与往日不太一样。

啪,又听到轻轻一响,船与竹屋砥柱碰撞的声音。若惜正在抚琴的手顿了顿,心想肯定是听错了,继而,感触到了轻浅地脚步声,这不是玉笼。若惜顿时才反应过来这不是错觉,难道,难道······是宫主赦免自己了。

若惜向外冲了出去,急切地脚步压的地面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连同竹屋都在轻轻晃动起来。虽然眼前的一切告诉她,这是事实,可若惜仍旧怀疑自己在梦里,这个梦自己已经做了太多遍了,让她分不清这到底是真是还是虚幻。直到看着玉笼冲出来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若惜才相信,这是真的,是真的,自己苦苦等待了一年多,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若惜姑娘,我奉命接你回去。”灵鹫宫的右护法弱水与若惜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冷冰冰地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