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神仙难救第2章全文精彩阅读

神仙难救第2章全文精彩阅读

一句神仙难救让苍一炸了,提着剑就要上前。

“你找死,敢咒我家主子!”

男人却审视着宋晨,“你如何知道?”

方才他是看着这她从山上掉落,如若不是此处有一深潭,她必死无疑。

苍一的剑横在她脖子上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受到她身上有任何内力。

看她身上的衣衫,应该是附近村里的村民。

不过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罢了,念着她与自己一道在此落难,才让苍一为她准备些野果,留下些伤药,剩下的便看她的造化。

却不想她竟然能看出他重伤在身。

宋晨微微挑眉,她为何知道?她堂堂一个医学世家的掌门人,连这点情况都看不出来,岂不是丢脸?

“脸色如此苍白,必定是失血过多而致,但致命的并不在此,我想……你还中了毒……”

说话间她已经站了起来,身上的伤疼还是让她倒吸一口凉气,“刚才你让你手下的人给我摘些野果留下些药,这个情我承了,现在我自然也不能让你死了。”

看着她摇晃着朝自己走来,男人不由得勾了勾唇,他这是看走眼了?

余光扫向苍一,“退下。”

苍一紧紧抿着唇,有些不甘愿的退到了男人的身侧,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宋晨,好似只要她稍有异动,他就会一剑砍过去。

“手伸出来。”宋晨走到男人身边随意的坐了下来,为男人把脉。

男人没有拒绝,拉起袖子把手搭在了宋晨盘坐着的膝盖上,身后的苍一差点惊掉自己的下巴。

宋晨嘴角抽了抽,他这是要跟她比随意?

伸出手,中指按在男人掌后高骨内侧关脉处,食指按在关前的寸脉处,无名指按在关后尺脉处,双眼微眯,仔细感受着男人脉搏的变化。

随后又用一指单按在其手腕间,五息之后收回自己的手,面色凝重。

男人此刻的身体状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脉来急速,节律不齐,止而复发,是半夏,毒素已经侵入心脉。”

男人有些意外宋晨竟然真的能诊出他所中何毒。

不过诊出来也无用,半夏无解。

“苍一,务必带这位姑娘安全离开此地。”

“主子!”苍一双目通红,哭得稀里哗啦。

“啧”

宋晨十分嫌弃的看向苍一,“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也不觉得羞臊,我都说了不会让他死,他就死不了。”

半夏又如何?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她就能救得回。

“把你们身上带的药都拿出来。”

苍一这会儿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一股脑的把身上的药都拿了出来,伤药毒药解药一应俱全,却都对半夏无用。

每个瓶子上都有标签,宋晨翻出其中两个药瓶打开在鼻尖闻了闻,倒了几颗在自己手心。

看着她手里的那几颗药,苍一双目一瞪,“你想干什么,那是毒药!”

“我知道是毒药,不用你提醒。”

宋晨白了他一眼,有些不明白明明嫡仙一般的男人为何会带这么傻缺的人在身边。

“你知道是毒药还要拿出来,我看你根本就是不安好心,我家主子……”

宋晨不想再跟他废话,直接转向他主子,“会点穴吗?”

古医典籍里对点穴是有记载的,但她不确定这个时代的人会不会。

“会。”男人心中微诧,面上却丝毫不显,看来这次他走眼得很是厉害了些。

男人对宋晨无条件的信任让苍一不得不闭嘴。

原本感觉呱噪的宋晨顿时觉得耳边清净了,“这两种药你同时吃下去,封公孙穴。”

男人点头照做,吃药点穴在几息之间便已完成,宋晨掐着时间,在男人额间渗出细密汗珠的时候,从男人身上摸出早就看好的***。

干脆利落的在男人左手指尖滑下一道口子,又在他身上几个穴位推按了一番,乌黑的血液顺着手指滴在地上,很快就有了一小滩。

他原本就因受伤失血过多了,此刻宋晨也不敢让他再流太多的血,看到男人指尖的血刚开始在变颜色便为他洒上了金创药,并撕下男人一块衣料把他手包了起来。

“暂时已无生命之忧,我你体内的半夏逼出来了一部分,离开这里之后要继续调养清毒,最好是配合针灸。”

“多谢。”男人虚弱一笑,表示感谢。

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确实不似先前那般生机一直在流逝。

“不谢,各不相欠。”说完,宋晨就起身离开。

看着她瘦弱的背影,男人微微有些发呆。

与两人分别,宋晨就开始寻找离开这里的出路,她既已占了别人的身体,有些事情她就必须要去解决。

比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北关村的宋家不像往常那般安静,宋老三夫妻二人和儿子此刻都跪在正屋。

“爹,娘,算是儿子求你们了,告诉我晨姐儿在哪里,这天都黑了,会出事的。”宋老三双目通红,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求着自己的爹娘。

“爹,娘,求您了。”宋王氏也跟着磕了个头哭着求道。

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哀求,坐在他们正前方的宋老汉和宋老太都无动于衷,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最后宋老太实在是嫌他们烦,“她是傻子,谁知道她去了哪里,你们在这里问我是什么意思。”

“要找人你们自己去找,咱们老宋家的其他人一个都不会帮忙的,不然都得耽误了明天的活儿,难不成要因为一个傻子饿死一大家子人?还是说活儿你一个人全包了?”

然后,不等宋大山他们再说什么,宋老太直接把人轰出了正屋,哐当一声关门,灭灯。

宋大山愣愣的看了会儿眼前的门,默默的攥紧拳头,拉着妻儿往外走。

心中一片凉薄,这是他的亲娘,他从小言听计从的亲娘。

这么多年他们任劳任怨,地里苦活重活全都是他一个人干了,家里的活儿妻子全包了,就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晨姐儿再傻那也是他的亲闺女,他们怎么能这么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