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h文红酒_美少年的坠落父亲的沦陷

h文红酒_美少年的坠落父亲的沦陷

h文红酒_美少年的坠落父亲的沦陷

王星并不知道外界给升级版的嗜血毒更名成了丧尸病毒,不过从他们的症状来看,也差不离。

“解药分发下去了吗?”孟佳琪问道。

兽医指了指天空,笑着说道:“刚才我都已经喷洒完了,我研制的是微粒解药,看不见摸不着,无形之中就把病毒给解了。”

听到这么高大上的技术,王星还是很吃惊的。

不过想到能在龙渊待下去的人又岂能简单了,所以也就释然了。

接着,兽医看向王星说道:“还多亏了你的血液,不然这解药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研制出来呢。”

“我的血?”王星再次吃惊。

上回他们确实抽了他的学做研究,但王星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把它研制成了解药。

“回去以后龙王可要见你了,这次你功不可没。”兽医笑着说道。

“哼,不过是狗屎运而已。”兽医话音落下,陈诗瑶就很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这话,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但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和这种女人计较,掉价!

“不过我很好奇,这些人都是怎么了?”兽医看了看地上昏迷的那些人,十分费解的看向王星。

这次不仅仅是兽医,连陈诗瑶都好奇的看了过去。

王星双手一摊,耸了耸肩,很随意的说道:“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他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吞噬双眸的功劳,但他肯定不会说出来。

美少年的坠落父亲的沦陷

见王星不肯说,兽医也没再问,倒是陈诗瑶嘀咕了几句。

接着孟佳琪说道:“走吧,咱们离开这里。”

说完她就准备离开,但陈诗瑶却说道:“着什么急,咱们还有事没解决呢。”

“还有什么事?”不等孟佳琪开口,兽医先问道。

陈诗瑶看了看二人,然后说道:“他可以当诱饵,现在血族的人都在找他,这对我们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

“不行!”孟佳琪立即反对。

兽医嫌弃的看了一眼陈诗瑶,撇嘴说道:“真是没想到,你看上去听漂亮的,不曾想心却这么毒辣,他到底跟你有什么仇恨?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陈诗瑶也没生气,看着二人问道:“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们寻找了血族几十年,现在终于有了突破,难道就这样走了?”陈诗瑶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他们行事谨慎诡异,废了这么多年心思研制的丧尸病毒被我们化解,你觉得他们还会这么大张旗鼓吗?”

“一旦他们隐藏了起来,对我们来说,寻找难度将会更大,危害也会更大,到时候丧尸病毒再被他们升级,就不仅仅是拉斯维加斯的局部爆发了。”

陈诗瑶句句在理,听完之后,孟佳琪和兽医都没有反驳。

这次丧尸病毒的爆发局限于拉斯维加斯,所以相对来说好控制很多。

但如果阵石全球爆发,那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我同意!”王星忽然说道。

“不行!”孟佳琪再次阻拦,“你这样会没命的。”

“放心吧,我的命很大。”王星轻轻的拍了拍孟佳琪的手,然后看着陈诗瑶说道,“我需要怎么做?”

“什么也不用做,就在这里等着。”陈诗瑶淡淡的说道,“史密斯夫妇绝对会把你的情况汇报上去,七大长老肯定会来检查情况。”

顿了一下,王星说道:“如果他们来了,你能对付的了吗?”

陈诗瑶神秘一笑,没有回答他的话。

看她这么自信,王星也没再多说什么。

正好他也想会会血族的七大长老,所以就转身对孟佳琪和兽医说道:“你们先离开这里。”

“我们的任务是带你回去。”兽医看了一眼陈诗瑶脸色难看的说道,“不是听这个疯女人瞎胡说。”

陈诗瑶白了他一眼,根本不理会他。

这时王星再次说道:“我不是你们龙渊的人,我也不用听从你们的命令,赶紧走。”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脸色忽然一凛,因为他感受到了危机。

“恐怕来不及了。”陈诗瑶也忽然说道。

显然她也已经感受到了危险气息。

就在他话音刚落,七个黑袍人快速的飞奔过来了。

他们就像是七道残影一样,速度奇快。

到了三人面前,王星开启透视眼看了一下他们,都是生脸。

h文红酒

然后王星又感受了一下他们的实力,大概都在化劲期左右。

孟佳琪和兽医肯定都不是他们的对手,陈诗瑶倒是可以和他们一战。

但二比七的差距来说,实在太大,更何况王星还要估计孟佳琪和兽医的安全呢?

所以这不会是一场顺利之战。

“谁是王星?”七个黑袍长老中的大长老忽然开口问道。

他说的是米国语言,因为他是个大胡子老外。

见他们没有立即动手的意思,王星的心也放了下来,对孟佳琪低语了一句,然后走上前说道:“我就是王星。”

七道目光齐刷刷的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一个个黑袍中的眼神都很惊诧。

他们没想到王星竟然这么年轻。

“是你杀了老八?”七长老问道。

“很显然,是的。”王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承认了。

这时,三长老又问道:“你是如何破了我的气旋决的?”

气旋决?

王星想到之前顾媛媛体内的那个气旋,笑了笑,问道:“你的气旋决很厉害吗?”

这句话可让三长老炸毛了,那可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绝技啊,竟然被这小子这么看不起?

“你找死!”三长老声音冰冷无比。

“如果你敢和我单挑一局,答应了我,我就承恩你的气旋决很厉害。”

虽然短短两句话,王星已经摸清楚了这个三长老的脾气,所以开始给他下套了。

“那就给我去死吧。”

三长老二话不说,直接就冲了过来。

他用的是掌,一掌拍过来,王星可以感受到他掌心疯狂旋转的劲气。

这一掌要是拍在身上,一般人绝对承受不了。

但王星根本就不是一般人。

他在三长老的气旋掌拍过来的时候不退反进,直接迎了上去,也拍出了一掌。

看到王星这么自不量力,三长老那隐藏在黑袍中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接着他加大了劲气的释放,、势必一掌将王星拍个粉碎。

但是,当二人双掌对碰的时候,三长老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虽然刚才他没有感受到王星掌中有什么威力,但是在二人双掌对碰之后,他忽然感觉自己掌心的气旋消失了。

还没等他惊讶完,便感觉到一股狂暴的气息横冲直撞到了自己体内,以摧枯拉朽之势在吞噬着自己辛辛苦苦修炼出的劲气。

意识到情况不对,当即他就准备收手。

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

他很像求救,可是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看着王星的眼睛,他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恐惧。

王星冷笑一声,暗劲一发,三长老直接倒飞了出去。

刚才王星利用吞噬双眸抑止了他的实力爆发,让他原本信心慢慢的气旋掌变成了废物。

同时也看清楚了他是如何运行体内劲气爆发气旋掌的,王星就瞬间把他的劲气运行轨迹学了过来,用在了自己身上,自己使出了气旋掌。

美少年的坠落父亲的沦陷

不管是武者还是外武者,都有自己的绝招,这些绝招的施展,依靠的就是体内劲气的运行线路。

所以这些东西都是不外传的。

但是王星的透视眼却清楚的看清了他的劲气运行轨迹,所以立刻就等把他的绝技偷学过来,瞬间运用。

因此,在抑止了他的招数之后,王星一掌爆发出去,三长老体内所有的经脉都被摧毁了。

这是在王星对气旋掌运用还不够纯熟的情况,不然这老家伙现在肯定已经被气旋搅碎了。

看到三长老倒飞出去,陈诗瑶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原本她还想在王星吃亏的情况下再出手,这样就又能好好“羞辱”他一番了,哪曾想他竟然一招制敌。

这家伙也太恐怖了吧?

血族大长老一把将三长老接住了。

但刚落地,三长老就喷出一口老血,再也没了动静。

其实王星的伤害还不足以让他暴毙。

他之所以会死,更多的是气的,而且是自己把自己气死的。

气旋决他修炼了一辈子,不知道多少人暴毙在他的掌下。

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王星竟然也会,更不会想到自己会被自己的绝招重伤。

本来他就伤势过重,结果一时间想不开,气血攻心,直接就挂了。

“老三,老三……”

几个长老不敢相信的呼喊着三长老的名字,但是却再也叫不醒他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因为王星瓦解了他的劲气,所以他没有找到反噬,也没有化成血水,算是留下了一个全尸。

“给我杀了他。”七长老最年轻,也最冲动。

平日里他和三长老的关系也是最好。

现在看到三长老暴毙,他忍受不住心中的愤怒,直接就朝王星冲了过去。

在七长老冲过去的时候,其余的几个长老也都冲了过去。

但是大长老却没动,但也没有阻拦。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对王星一点都不了解,所以他要趁着这短暂的机会看清楚他的实力,然后一击致命。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想的,事实上,王星绝对没有那么容易被他看透。

看到一下子冲上来这么多人,王星没敢懈怠,脸色凝重的迎战而上。

陈诗瑶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躲了,所以也快速的加入了战圈。

孟佳琪和兽医很想冲上去,但他们知道,凭借他们的实力,冲上去只能成为累赘,所以最终都忍住了。

王星和陈诗瑶两个人和对抗五个和他们旗鼓相当的对手,自然力不从心。

但是好在陈诗瑶早有安排。

就在双方交战不久,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冲出来十几个人,虽然他们大多数实力都只是刚到化劲期,但胜在人堆,俩人对付一个倒也算是得心应手。

见此情况,大长老也闲不住了,直接冲了上去。

h文红酒

王星看大长老冲过来,二话不说就迎了上去。

擒贼先擒王,这家伙虽然算不上什么大王,但若是将他打败,对其余的几大长老的打击应该还是很大的吧?

这个大长老王星看上去有些眼熟,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他没有见过。

所以他心中很是奇怪。

但是大战当前,他也想不得太多,已经和他战到了一起。

这个大长老的实力不弱,甚至还比王星高出一筹,所以和他对战,王星显得十分小心。

有吞噬双眸和透视眼,甚至预知天眼能力的辅助,他倒也应付的得心应手。

但是这可就让大长老震惊了。

他的实力已经可以踏进武者半边门了,可眼前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还能应付自如?

甚至……他能感受到在战斗中王星的实力在提升。

其实他的感受没错,王星的实力就是在提升。

他一边打一变偷学大长老的绝招。

不过因为这个大长老是修炼的是血族功法,所以王星不敢大意,在偷学之后还要经过改良然后再为己用,这样一来就耗费了不少时间。

但是,凭借着他的头脑和领悟能力,他已经偷学了两招,并且经过改良之后全部用在了大长老的身上。

就在这二人大的凶猛的时候,云飞和谢剑雄也赶了过来,迅速的加入到了战斗当中。

见状,孟佳琪和兽医也不再犹豫,纷纷加入战斗。

很快,血族长老的优势就全部消失了。

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他们连连吃瘪,立马想到了撤退。

只是,他们想撤却没那么容易。

这么多人围着打,他们根本没有后路。

所以他们又把希望放在了大长老的身上,但是当看到大长老和王星对战的情况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是震惊不已,甚至有些后悔这么自大了。

此时的大长老已经完全被王星压着打了。

因为王星把他的好几个绝招都改良成了自己的特有绝学,实力提升的飞快。

不多大会儿就让大长老应接不暇了。

砰!

双方对撞一拳,瞬间分开。

大长老的隐藏在黑袍之下的嘴角有鲜血溢出,眼神阴沉的厉害。

王星活动了一下双手,却没受伤,反而再次冲了上去。

这一次他的速度更快,招式更加犀利。

大长老有些力有不逮,王星趁势撕开了他的黑袍,让他露出了真正面目。

虽然王星有透视眼,但在他的刻意保护之下,王星看的还是不够真切。

现在撕开了他的黑袍,王星终于看真切了。

但是当看到这个人的容貌的时候,不由得脸色一凛。

梁少秋?

是的,这个人的容貌和梁少秋很像。

或者说,他是梁少秋的老年版。

被看到容貌,梁洪山脸色很难看。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暴露了。

h文红酒

“原来你是梁家的人。”王星脸色阴沉,一下就明白了所有。

梁洪山没有说话,转身就要逃走。

王星自然不会放过他,穷追不舍,但面对这样一个高手,真想留下他,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所以最终梁洪山还是逃走了。

但是没办法,实力的差距在那放这,如果不是他强行提升了这么多实力,别说让梁洪山逃走了,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等王星再次回到最初的战场,发现那边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除了三长老,地上还躺着好几具尸体。

其中有陈诗瑶带来的两个人,剩下的四具是四个黑袍长老,还有一个则是被削去了胳膊,算是被活捉了。

削去他胳膊的人自然是云飞了。

他现在的实力又有了精进。

其余的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其中有五个人的伤势比较眼中,都是陈诗瑶带来的人。

这一战他们胜了,但确实惨胜!

过来之后,王星简单的为他们检查了一下伤势。

兽医也拿出了自己的独门秘方给他们用上了,所以就算是重伤的暂时也没生命危险。

然后,王星看着陈诗瑶说道:“这些人都是你们九空山的人?”

陈诗瑶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次死了两个人,可谓是损失惨重。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这些人都快醒了。”兽医又说道。

王星点点头,然后让那些受伤的兄弟相互搀扶,他则是和兽医一人背起一个死去的兄弟离开了。

云飞和谢剑雄押着活捉的四长老跟在后面。

陈诗瑶和孟佳琪把另外五具血族长老的尸体处理了。

他们有专门的化尸药水,毁尸灭迹不算什么。

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原本晕倒的人纷纷都清醒了过来。

一个个都是一脸迷茫的样子,所幸那段可怕的记忆都没存留,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迷茫了一会儿,就又都开始了正常的生活状态。

王星等人来到了附近一个写字楼里,这是谢剑雄的一个临时据点。

到了地方,兽医给受伤的兄弟进一步处理伤势,云飞和谢剑雄把押来的那名血族长老交给了孟佳琪和陈诗瑶,然后把王星叫到一旁说道:“我们有了重大发现。”

“什么发现?”王星脸色凝重的说道。

现在,他脑海里还在不断闪现梁洪山的那张脸。

梁洪山是梁少宇的爷爷,也是梁家的家主。

这些信息王星在李冰蓝那边都看到过,但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梁洪山竟然是血族的大长老。

在王星想着的时候,云飞忽然说道:“我们调查到血族的根在国外,而是在国内。”

听到这话,王星脸上露出惊讶之色,看着二人,问道:“什么?你们怎么查到的?”

谢剑雄说道:“其实一直想置我于死地的人是国际杀手组织的鬼影,我们这次去,就是对付他去了。”

美少年的坠落父亲的沦陷

“鬼影?”王星再次惊讶,“他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

“因为自打我回归之后,我不仅仅带着兄弟们接受佣兵任务,还接受杀手任务,而且要价低效率高,影响了他的利益,甚至有好几次我还干掉了他的人,他自然就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了。”谢剑雄真是难得的说出这么多话。

听了他的这些话,王星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再次问道:“继续说。”

“这个鬼影狡猾的很,几次都让他在我们手中跑掉了。”云飞接着说道,“不过我也和他交过几次手,发现他使用的一些招数,都是我们华夏很传统古老的招数,而且,他身上也散发着血族的气息,但又有些不同。”

“发现这些之后,我就留了个心眼,故意把他放走,然后悄悄的跟着他,然后发现他竟然去见了一个人。”云飞越说脸色越难看。

王星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个人就是梁洪山,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云飞惊讶不已。

王星说道:“刚才和我对战的大长老就是梁洪山。”

“什么?他竟然是大长老?难道他不是血族的老大?”云飞一脸惊讶的看了看谢剑雄。

谢剑雄眉头也是紧锁着,沉声道:“当时他叫梁洪山叫血王,而血王是血族的老大称呼,我们也是跟踪了他,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的,难道我们搞错了?”

梁洪山是血王?

王星的眉头再次紧锁了起来。

接着他皱眉陷入了苦思。

想了想,他看了看二人,然后朝那个被云飞削掉胳膊的长老走了过去。

这个长老年龄不是太大,而且是个女人,还是一个外国人。

兽医已经帮她处理了伤势,胳膊暂时不再流血,但看她脸色苍白的样子,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孟佳琪和陈诗瑶正在问她什么,不过她靠在墙上,一言不发。

看到王星走过来,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表情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