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很黄的乡村小一说_啊_啊唔唔~我还要_再深

很黄的乡村小一说_啊_啊唔唔~我还要_再深

很黄的乡村小一说_啊_啊唔唔~我还要_再深

“下车?”

轩辕婉儿顿时大怒,“叶良辰,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好歹本小姐今晚也救了你,你现在让我下车,信不信,我今晚就把你这点糗事散布出去。”

一听这话,叶良辰就急了,但依旧是语气狂妄的开口,“敢说我叶良辰没良心,你也真是够了,算了,你是个女人我不跟你计较。不过,我得说清楚,我现在还得去找叶辛那小子,你们要是跟着我,那等我找到他要修理他的时候,你们可不能拦着我。”

噗嗤!

轩辕婉儿忍不住笑出声来,对叶良辰她还是了解几分的。这就是个大话连篇的家伙,还修理叶辛,她只觉得可笑而已。

只是一想到叶辛,她心中又刺痛起来。这一路寻来也没有找到叶辛,也不知道叶辛到底去哪里了。因而,又认真的与叶良辰交谈起叶辛的事来,只是,叶良辰却依旧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而在轩辕婉儿与叶良辰谈论叶辛的时候,叶辛几人已经快行驶到东平镇了。这一路驶来,他们对火舞帮现在的情况也基本了解了。

现在火舞帮的产业全部被杨龙的人砸了,火舞帮的成员有八成都受伤了。而且,也有不少人在与南城联盟殴斗的时候丧命了。

总之,从北海方面传来的并没有什么好消息,唯一称得上是好消息的,就是许言宏说的警方已经撤离对叶辛等人的抓捕,只不过,许言宏也没有搞懂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叮铃铃!

正当几人还在谈论北海形势的时候,柳欣月的电话又响起了,这次还是许言宏打来的。

柳欣月有些诧异,在这路上已经和自己这个父亲通过一次电话了,怎么又来电话了?难道是庄家的人还要追杀他们?

带着几分疑惑,她接通了电话,“喂,爸,还有什么事吗?”

哎!

电话那头先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可我人在燕京,这事也的确需要你来帮我。”

“到底什么事啊?”柳欣月的心都提起来了,在认了这个父亲之后,一直是他在帮助自己,虽然有些帮助,自己还拒绝了,可自己却从未给他做过什么事。

现在,自己的父亲打电话来了,她想这事恐怕不简单。

“是这样的,灵灵得知小叶被人追杀,就一直吵着要去救他。我只好把她关在家里,让她妈妈看着。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还是溜走了。我得知这事后,也派人到处寻找她,同时也通过警方的力量寻找,可到现在却仍旧没有一点消息。所以……”

许言宏的声音中透露着浓浓的担忧,柳欣月听着这话,也同样担心了起来。虽然和许灵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相认没多久,可却与这个妹妹的感情十分不错,也自然为她担忧了。

稍稍愣了愣,柳欣月才又问道:“爸,那就没有一点灵灵的消息吗?”

“没有,这丫头肯定知道我会派人把他找回来的,所以,也会刻意躲避。而且,她出门连手机都没带,这就给我的寻找带了不少麻烦。不过,我估计她恐怕是朝临泽乡方向去了,因为她知道你们在雾关山脉那边,也一直吵着要去那里。”

许言宏是语重心长,接着又说道:“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你们沿途注意一下,如果能找到她自然好,要是没发现也没事。我已经让人通知富安市和东平镇那边的警察局帮忙寻找了,应该是能找到的。就是这丫头没有一个人离开过家,迟迟找不到,我有些担心。”

对于许言宏来说,担心许灵比柳欣月要多一些。而他这个担心并非偏心,而是因为许灵只是一个学生,平日里也都在他们的保护之下生活,根本没有一个人外出过。

可柳欣月不一样,从小就是自己摸爬滚打长大的,社会经验相对比较丰富。何况,又在警察局干了那么久,一个人在外,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爸,我明白了,我会找到灵灵的,你放心吧。”柳欣月沉声应下了,又与许言宏交谈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随后,叶辛几人也就这事谈论了一番。

从北海到临泽乡地境,最近的路线自然是走富安市东平镇方向。因而,他们也同意许言宏的猜测,觉得许灵可能是走的这条路线。

只不过,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许灵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或者说有没有到富安市,又或者已经穿越东平镇前往了临泽乡。

“我们从临泽乡方向过来,一路上也没有看到什么车辆。所以,我觉得许灵应该没有出东平镇。毕竟东平镇到临泽乡方向只有一条路,或许说她现在还没到东平镇。”楚悠就这事分析了起来。

“嗯,我也赞同,许灵既然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也根本没有到过这种小地方,我想她现在应该是没到这边的,顶多可能到了富安市。”宋雯雯也立马开口附和了一声。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在东平镇耽搁了,直接前往富安市,你们觉得如何?”叶辛说着还扭头看了一眼柳欣月。

柳欣月点了点头,“好,不过,在经过东平镇的时候,你尽量开慢一点,万一就发现了灵灵了呢。”

“嗯!”

叶辛应下,也加快车速往东平镇行驶,在经过东平镇的时候,也按照柳欣月所说放慢了速度。不但如此,也还将东平镇的几条街都逛了一遍,才又朝富安市的方向行驶。

这大晚上的,小镇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因而,他们并没有下车查看。至于什么旅馆之类的地方,他们就更不用去了。如果许灵正在什么旅馆,或者是在富安市什么酒店住下,那肯定早就被警方查到了。

而且,按许言宏给柳欣月说的话来分析,他们也不认为许灵会去住什么酒店宾馆的。毕竟她出门除了没带手机外,也根本没带银行卡,只是带了点零钱而已。

只不过,这也是许灵故意的,她觉得自己去找叶辛他们,那带着银行卡也没用。何况,家里把她看得那么紧,若是在什么地方刷了卡,恐怕下一刻就会被人逮回去了。

可是,这世上没钱就寸步难行,许灵只带了两三百块钱出门,这哪里够乘车去临泽乡啊。况且,她还是乘坐的的士。

正常情况下,从北海乘坐的士到富安市得花费一千余元。许灵携带的两三百块,那若是打表计算,她仅仅是出北海城就得花费近百元了,更别说从北海到富安市。

而现在,她所乘坐的的士也快要到达富安市了,这让她就有些焦急起来。这是为钱发愁,平日里还没有遇到过为钱发愁的事情,现在遇上,她的心也有些乱了。

半响,她才咬牙憋出一句话,“师傅,快到富安市了吧?”

“嗯!”的士司机微微点头。

“那……”

许灵想提钱的事情,可又有些心虚,虽然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可来之前也在网上查找了一下相关资料,心里也算多少有点底。

因而,她也就明白,自己带的这点钱根本就不可能够车费的。如果是乘坐普通汽车来富安市,那还得剩下一半钱,可这是的士,价格自然比较贵。

这会,她紧咬着嘴唇,带着沉思看着的士司机专注开车的样子,心中想着要如何与的士司机谈论价格的事情。

啊唔唔~我还要

不过,她从上车后就一直没有看到这的士司机长什么样。因为她是坐在后排的,而的士司机一路上也没有回过头,并且,还戴着一顶帽子,她也就看不到的士司机的容貌了。

而且,她也没有注意这回事,现在也只是想着如何解决这车费的问题。况且,她还想着要到临泽乡去,可没有钱,那该怎么去?

许灵有些为难,一双小手也不停的相互摩擦着,终于还是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师傅,你看这都要到富安市了,你能不能送我去东平镇啊?我可以给你双倍车费的。”

许灵这么说,其一是为了让这司机相信自己有钱,其二就是想快点去临泽乡那边找叶辛。所以,她心中还想着到了东平镇后,再怎么忽悠这司机去临泽乡那边。

只不过,这一路驶来,这司机的驾驶速度都不快,才使得他们现在才临近富安市。

“行!”司机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我待会得去加点油。”

“好的,没问题,你真是个大好人。”许灵高兴了起来,俏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只是在笑容背后,她又有些担心,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叶辛哥哥现在怎么样了,我能不能找到他。”

叶辛?

正在徐徐驾车的司机听到许灵的嘀咕,忽然又是一震。这一路上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许灵嘀咕叶辛了,而许灵每次嘀咕,都让这司机有些不好受。

此刻,这司机再次听到许灵的嘀咕,那帽檐下的一双眸子中,也再次迸发出浓浓的怒火。同时,也浮现出了几分杀气,紧握方向盘的一双手也咔咔作响,看上去像是要爆发开来了一般。

许久之后,出租车来到了富安市的郊区,而这司机也直接将车开往了郊区的一处废弃工厂。

然而,许灵却不知道自己正一步步迈向危险。外面天色黑漆漆的一片,她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这会还在后座上打起了瞌睡。

砰!

忽然,出租车剧烈颠簸了一下,这才让半睡半醒的许灵清醒了过来,连忙道:“什么情况?”

“没事,就是压到了一块石头,颠簸了一下。”司机淡然的解释了一声,声音还有些粗狂。

“额!”

许灵点点头,也就没有在意了。可又过了几秒,汽车再次猛烈颠簸了几次。

“不对呀!”许灵打了几个寒颤,忽然感觉不妙,现在不过才到富安市,怎么路面会越来越糟糕了?

于是,她连忙打开车窗看去,透过微弱的光芒,她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像是厂房的房子,但却没有一点灯光。

而且,这里也静得可怕,让她明白,这个工厂肯定是个废弃工厂了。心中也立马生出了几分惧意,感觉自己恐怕是遇上人贩子了。

当下,她就着急起来,连忙喊道:“师傅,你不是说去加油的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看这里也不像是去东平镇的路啊。”

再深

许灵压根就没去过东平镇,现在也不过是急中生智,想套一下司机的话。只是,她因小失大,没有把握好大方向。否则,这些话都不可能说了。

“呵呵!”司机冷冷一笑,“别急,我会带你去东平镇的。”

啊!

这一刻,许灵震惊了,也发出了惊叫。因为这司机的声音和之前那粗狂的声音不一样了,现在变得反而有些尖锐。

而这声音对她来说还十分熟悉,脑海中也立马冒出了一个阳光男孩的容貌。心中却是十分紧张,也害怕不已。

“你……你是何华?”

许灵的声音已经颤抖了起来,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这司机的长相。但现在却从这声音中判断了出来,此人极有可能就是之前帮薛仁骗自己的何华。

吱!

出租车在工厂门口停下了,带着一顶灰色帽子的司机也回过了头来,且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

顿时,一张帅气的脸庞出现在了许灵的面前。这正是那个欺骗了她初恋的何华,想起这事她就恨不得杀了何华。

那次要不是叶辛在场揭穿了薛仁的阴谋,恐怕她就会因为何华这个狗腿子而投入到薛仁的怀中了。

现在想起之前自己的幼稚,她除了愤怒之外,也想抽自己两巴掌。当初怎么就会被何华这种人面兽心的畜生给骗了呢?

哈哈哈!

此刻,何华大笑了起来,“灵灵……呃,不,许灵小姐,咱们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吧?”

“你……你……”

许灵伸手指着何华,十分愤怒,还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她心中还是比较清楚,何华是个习武之人,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想要逃跑是不可能的了,而这也让她十分害怕。

“你什么你?都不知道叫华哥哥了?”何华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同时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华哥哥?

听到这话,许灵有些想要呕吐了,她现在特别恨自己。当初咋就那么傻呢?早知道何华是这种人,就应该让家里的保镖揍死这混蛋。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自己竟然阴差阳错的被何华弄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来。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害怕之余,理智还是告诉她,千万不能慌张,也不能把何华惹急了。

否则,这荒郊野外的,谁知道何华会怎么对付自己?

就在许灵百感交集之际,何华又开口了,“好了,许灵,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赶紧下车吧。”

下车?

许灵又是一怔,心中还又燃出几分希望,诧异的问道:“你要放我走?”

“呵!”何华冷笑,“我又没把没抓起来,谈什么放你走?”

“那太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这就走。”许灵喜出望外,还连忙推开车门准备逃离这里。

可就在她下车后,何华已经先一步到了她的身前,拦住了去路。这让许灵又有些害怕了,还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背靠住了车身,颤抖的问道:“你……你不是说放我走吗?”

很黄的乡村小一说

“哎,你还是这么天真啊。我只是说我没把你抓起来,谈不上放你走。可这并不代表我就允许你离开。”何华叹了一口气,接着还又朝许灵吐了一口烟雾,也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打量着她。

见状,许灵更加害怕了,双手也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那……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还不清楚?”何华一边坏笑,一边伸手抚摸向了许灵的俏脸。

“你……你要干什么?”

许灵吓坏了,赶紧躲闪,可何华已经一把捏住了她的小嘴,让她感到十分疼痛。整个身子也被逼得贴在车身上,想要反抗也做不到。

“躲啊?再躲一个给老子看看?”

何华捏住许灵的小嘴,大声怒喝着。这个地方除了这么一个破旧不堪的厂房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建筑了。任凭许灵大喊,也没有用,而这也是他为何要把许灵带到这里来的原因。

“你放开我,放开……”许灵手舞足蹈的挣扎着,心中的惧意很浓。

她毕竟只是一朵温室中的娇花而已,且刚年满十八,除了上次薛仁设计外,她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心中害怕也实属正常了。

“放开你,你他妈做梦吧。”何华怒喝了一声,言语也从之前的冷厉完全转变为了愤怒,“老子坐牢的时候,就后悔当初没把你给吃了。今天你就休想再从我手中逃脱,还有叶辛,老子一定要弄死他。”

啊!

正在这时,许灵忽然抓住机会咬了何华一口,让何华下意识的惨叫一声。也松开了捏住许灵小嘴的手,可许灵却借势逃跑。

然而,她刚跑出两步,何华就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到她的后背之上。

嘭!

这一脚踢得很重,让许灵瘦弱的身体向前扑了出去,摔在了长满杂草的公路之上。

“跑啊?继续跑啊?老子到想看看,这荒郊野外的,有谁能救你?”何华怒声大喝,心中也十分抓狂。

他本来是很纠结的,并不想找叶辛报仇,毕竟叶辛太厉害了。而且,他也知道叶辛是火舞帮的人,他势单力薄,哪里能够惹得起。

可是,在今天送许灵来富安市的路上,许灵时不时的嘀咕叶辛。就不断勾起了他报仇的怒火,也让他想起之前在北海发生的一幕幕。

从刚开始帮薛仁起,直到后来在西城被叶辛教训,还被抓进警察局。他认为这些都叶辛造成的,否则,他早就能从薛仁那里得到一笔丰厚的报酬,从而过上富裕的生活。

但现在的他,却如同一个流浪汉了。如果不是西城山峰娱乐城的贾峰看中他,在他被抓后,就不会仗义疏通钱财让他获得自由了。

不过,在被抓到西城警察局的那段时间,他也想了许多。觉得叶辛的确是个惹不起的人,就算以后出去了,也得躲得远远的,最好找个普通的工作过日子。

再深

也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他在被贾峰保出来后,也没有立马为贾峰办事。而是找了一个想静静心的借口游荡于北海,最后还找了一份开出租车的工作。

只不过,他虽然是很想静下心来,不再重蹈覆辙。可每每想到在叶辛手上吃亏,导致他退学,更使得他一无所有,档案上也有了污点。心中就是一肚子的气,一直想找个地方发泄。

可是,他也清楚,自己惹不起叶辛。更惹不起许灵,谁让许灵有个当大官的老爹。

但他却一直不服气,哪怕无数次想让自己放弃仇恨,可一直做不到。也就经常驾驶着出租车在清水街与秀林街逛游。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在清水街逛游的时候,也看到过叶辛几次,可哪敢去找麻烦。

至于秀林街那边,他却从未遇到过许灵。毕竟许灵每次上学放学,那都是专车接送。

可今日近黄昏之际,他在秀林街转悠的时候。从家里偷跑出来的许灵,却急急忙忙的拦下了他所驾驶的出租车。

这个事情让何华觉得十分蹊跷,哪会这么巧?

因此,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担心许灵是记着旧仇,是来找自己报仇的。可哪知道许灵是要去富安市,这也使得他安心了几分。

而在前往富安市的路上,他也心神不定。虽然觉得是个复仇的机会,可又担心许灵的背景,那就算他有一百条命也承受不起。

但许灵一路上都在嘀咕着叶辛,就让他那怒火膨胀到不可忍受了。

最终,他那纠结不定的心,也最终决定要复仇,否则,自己就太不是男人了。况且,许灵自己送上门来,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说不定是老天有意在帮自己,若是自己不好好把握,那简直是天理难容。

现在,看到被自己踢倒在地的许灵,他心中也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了。有的仅仅是复仇之火。

因而,又快步上前。不等许灵从地上爬起,就又是一阵拳打脚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