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撸主卖得一手好萌完结作者:若明翼

撸主卖得一手好萌完结作者:若明翼

书名:撸主卖得一手好萌

作者:若明翼

第一章

路竹躲在床脚下,看着在屋中穿梭的叔叔婶婶,心情委实复杂。

只听叔叔道:“银行卡找到没有?”

婶婶回:“找到了,在床柜里,也不晓得里面有几分钱。”

叔叔又道:“看下还有什么东西?”

翻遍了所有柜子后,婶婶没好气道:“没有了,这死穷鬼,家里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白瞎了老娘几千块钱买棺材。”

路竹的叔叔婶婶又是好一顿翻,最终除了那张银行卡外,也只拿走了一部半新的手机,以及一台电脑,对于这台电脑,两人还发生了争执,路竹的叔叔说:“这电脑就不要了吧,就是这电脑把路竹害了的,这东西不吉利,拿回去做什么?”

“没事,我们不用也可以卖出去的,也值点钱诺。”最终婶婶拍板,带走了这台电脑。

若不是屋里家具都是出租房自带的,恐怕两人也会全部搬走,至于路竹的衣服,两人倒是没要,路竹的婶婶对这个还是挺讲究的,衣服再好,穿的人已经死了,还是个短命鬼,这衣服,她可不敢拿去穿,指不定就克了谁,到时候就是一身骚了。

最终,两人只拿走了寥寥三样东西,路竹本就是刚踏入社会不到两年的菜鸟,平时的工资有一半打给了叔叔婶婶,剩下的钱几乎都花在了这台高配置的电脑上,再说他一个单身宅男,有电脑玩,有床睡,哪还会讲究那么多?

所以除了手机和电脑,路竹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大约是没翻到值钱的东西,路竹的婶婶有些不甘心,一双绿豆眼在小小的出租房里巡视着,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一团黑色的东西,顿时一声惊叫:“老鼠?”

“哪里哪里?”在客厅翻东西的路竹叔叔赶忙跑了进来。

路竹也被那声惊叫吓了一跳,赶忙四脚并用地爬到床头角落的位置,以免被他们抓到。

路竹的叔叔趴了下来,脑袋凑到床底下看了看,只瞧见一坨毛茸茸的黑色东西,具体是什么,却是看不清楚,便就着这个姿势对路竹的婶婶道:“去拿把扫帚来,我扫出来看下。”

路竹的婶婶很快就拿了扫帚来,路竹的叔叔跪在地上,一手撑地,另一只手拿着扫帚胡乱地往路竹的位置扫了几下,都被路竹四脚并用地躲开了,看着叔叔那张因放大而显得狰狞的脸,路竹吓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心中恨极了自己太过粗心大意,在床底下躲得好好的,干嘛要跑出来偷瞧?这要是真被叔叔婶婶抓到了,估计他这脆弱的小命很快就会交代了!

路竹的叔叔扒了两下没扒到,气馁地嘀咕了声:“这小东西还挺聪明的,来,帮把手,我来把这床抬起来。”路竹一听这话,更是吓得大惊失色,完了完了,死定了!

万幸的是,路竹的婶婶却没动,反而没好气地翻着白眼道:“抬什么抬,你前两天才闪了腰,算了算了,管他什么东西。”路竹的床另一头是紧靠墙壁的,要想把床底下的东西弄出来,必须把床抬起来,路竹的婶婶自然是不想费这个劲的。

闻言,路竹的叔叔不满地撇了撇嘴,说:“看起来像是个喵仔,带回去给崽玩也要的啊。”

路竹的婶婶顿时大怒:“死人的猫你也敢要?你不要命了!”

“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吧。”路竹的叔叔性子一向软弱,别人嗓门一大他就本能的怕了,这时也不敢跟老婆争,抱起装着电脑的纸盒子当先开门出去了。

又是一阵翻东西的声音,过了一会,路竹的婶婶也终于提着两个塑料袋走了。

路竹又等了几分钟,这才惊魂未定地迈着小短腿从床底下走出来,在屋里走了一圈,发现整个出租房就跟被人抢劫过一样,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衣服更是被丢得满地都是,这些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路竹急切地连滚带爬冲进了小厨房,一眼看去,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他!的!方!便!面!没!了!

救命!这是他活命的口粮啊,这几天全靠吃方便面他才活下来的,没想到抠门的婶婶连一箱吃剩的方便面都不放过!

路竹顿时无力地软倒在了地上。

路竹,前人类,现未知生物,倒霉的一逼。

事情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那天晚上,路竹吃完夜宵回家,在路上的小巷子里看到一坨黑色的东西,疑似一只狗狗幼崽,看它可怜兮兮的把成人半个巴掌大的身子缩成一团,睁着无辜的黑亮大眼睛看着他,路竹那少得可怜的同情心萌动了,于是把这小东西捡回了家。结果帮它洗了澡,倒了点牛奶在碗里后,路竹就把这个小东西给忘到了脑后。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日夜颠倒地玩了几天游戏后,路竹死了。

是的,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玩游戏累死在电脑前的□丝”,从此家长们又多了一个反面教育题材,但真相是这样的吗?no!完全不是!

真相是……路竹是被他捡回来的那小家伙诅咒死的。

原来那只小动物并不是普通的动物,甚至它可能根本就不是动物,在小家伙的记忆里,它是一种名为“萌兽”的外星品种,专供上层人士消遣,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流落到了地球,这小家伙的智商非常让人捉急,不然也不会把自己活活饿死了,但它把所有怨气都发泄在了路竹身上,死前硬要拉路竹垫背。

至于用的什么方法,接受小家伙记忆并不完全的路竹并不知道,反正现在的情况是,小家伙死了,路竹也死了,但路竹的灵魂却附在了小家伙身上,占据了它的身体活了下来。

对此,路竹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明白,事到如今也只能怨自己了,谁让自己把那小东西饿死了呢?谁让他一时心软把那小东西捡回来了呢?果然,萌乃人间凶器,吾辈要有一个抗萌的心!

但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除了认命,还能做什么?

路竹也只能庆幸自己乃孤家寡人,不用累得父母再伤心一场,至于叔叔婶婶的养育之恩,不说父母留下的钱被他们吞了大半,他工作的这两年也没少给叔叔婶婶寄钱,总不至于还欠他们。

想到刚才叔叔婶婶的做派,路竹更是那丁点的愧疚感恩之情也褪了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