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强取豪夺之兄弟羁绊完结作者:南枝

强取豪夺之兄弟羁绊完结作者:南枝

书名:强取豪夺之兄弟羁绊

作者:南枝

☆、第一章

第一章

初冬的S城还不是很冷,白天依然有人穿着一件衬衫外面套一件薄外套。

但到夜晚,还这样穿着,显然没法应付室外气温。

半夜十二点了,在路灯通明的大街上,除了偶尔看到飞速行驶而过的汽车,已经很少有行人。

安淳沿着大街慢慢往住处走,他住的公寓距离学校并不远,十几分钟就到了。

这样的大晚上,他便也丝毫不着急,倒像是闲庭散步,还轻轻哼着歌。

他是S大数学系博士二年级的学生,因为导师的老婆孩子都在A国,一年倒有大部分时间是在A国的,对于这边带的博士硕士,基本上都是放羊吃草,根本不会管他们,对他们的课题指导,也大多采用网络方式指导。

安淳这一天会这么晚回家去,只是因为他导师从国外回来,召集了在读的所有弟子聚一聚,兼着聚餐和讨论课题的功能,于是不免地就花费了很多时间,在烤肉自助餐吧里从七点吃到了九点半,又转战水吧,近午夜才散了。

安淳一个人住,知道要好好照顾自己,便专门带了一件外套风衣,裹上风衣在这样的寒夜里也不觉得冷。

冷清的大街上,夜凉如水,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在一片灰黄之外,是深邃的黑色,看不到月亮,也看不到星子。

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隐隐听到不远处的巷子里叫救命的声音。

安淳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没有多想,就跑了过去,声音更加清晰了,听起来是个少年的声音。

安淳走进了巷子,这里虽然邻着S大,但老旧建筑不少,又临近不少酒吧和娱乐场所,其实并不安全。

巷子里光线昏暗,安淳对着里面道,“喂,我已经报警了。”

他是个高挑的个子,声音冷傲,很具挑衅。

是两个大男人正在教训一个少年,其中一个踢了被揍倒在地的少年一脚,朝安淳看过来,说,“你他/妈地别多事。不想挨揍就滚远点。”

安淳没有应,反而走近了,道,“无论是什么事,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孩儿,都算不得有理。”

他说着,已经瞬间冲近了,长腿扫过,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居然就被他踢得撞到了墙。

两个男人意识到来的这个人是要把闲事管到底,所以也不客气了,朝他扑过来,其中一个甚至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军用匕首。

安淳眼神一深,赤手空拳,对上两个都比他壮的男人,毫不逊色,最后一脚甚至踢飞了其中一个男人手里的刀子,接住匕首,他说道,“你们赶紧滚吧。”

受伤轻的那个男人赶紧过来将受伤重的男人扶了起来,带着同伴离开时,还对安淳放狠话,“你别以为我们好惹,咱们走着瞧。”

安淳只是站在那里,冷冷看着他们,手里的匕首,被他瞬间掷了出去,那个男人眼看着匕首射过来,吓得眼发直,而那匕首却只是从他耳旁擦过,斜射入了后面的墙里,匕首锋利,居然插/入了水泥墙,可见力道之大。

男人再也不敢说什么,扶着同伴赶紧逃掉了。

被揍的那个少年躺在地上,痛得动弹不得,抬起眼睛来看救了他的人,但是对方背着光,只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形,还有他那在夜里似乎泛着光的如水如镜的眼睛。

安淳站在那里,问道,“喂,你自己能走吗?”

躺在地上的少年忍着痛哑着声音道,“谢谢你救了我,现在恐怕不行,你能带我去诊所吗?”

安淳在少年面前蹲下了身,在昏暗的光线里,看到少年一张脸惨白,额头上冒着虚汗,蜷着身子,很是痛苦的模样,虽然如此,却并不能掩盖他本身的漂亮长相。

安淳并没有表现出一般人助人为乐的热情,只是淡淡说道,“前面不远就有一家诊所,只是现在恐怕已经下班了。我打120吧。”

少年哀求道,“求你,我不能去医院。”

安淳奇怪道,“为什么?”

少年道,“去医院会很贵,那个……那个……我没有钱。”

安淳多看了他几眼,伸手将他扶了起来,少年羞愧地垂下了头,被安淳扶着往前走,他稍稍好点了,就成了一个话唠,开始对安淳知无不言,“这位大哥,真的很谢谢你,要不是你来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他们说要把我脱干净绑在这里受冻,这么冷,冻一晚上肯定会感冒。”

安淳扶着他往前走,少年的身体消瘦,只到他肩膀处稍稍高一点,这让他心里生出了一点同情,问,“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少年一瘸一拐地走着,很是羞愧地道,“我妈借了他们的高利贷,还不上钱了,房子都给他们了还是不够,每次他们找到我要钱的时候,都会这么打一次的。”

安淳略微惊讶,看向少年,只看到他微带栗色的头发,还有头顶上那个发旋儿,道,“你妈呢?”

少年沉默了一阵才轻声说,“她跳了江,所以现在都是要我还钱了。”

安淳“嗯”了一声,前面就是那个诊所了,虽然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但是这段时间感冒的人太多,诊所里业务繁忙,午夜了也没有关门,从玻璃门里透出光亮来。

他扶着少年过去,说道,“那就在这个诊所里面看一看吧。”

少年一直没敢抬头看安淳,低着头感恩戴德地说,“谢谢你,我会记得你的恩情的。”

在诊所里明亮的光里,安淳发现少年脸上并没有伤,让医生来给检查的时候,才看到少年身体上的种种淤青,想来之前的那两个打手很有经验,既让人很疼,又不会真伤到人。

少年坐在椅子上,医生给他擦了药,又去开内服药,他局促不安地对医生说,“那个,医生,我不用吃内服药,这样就够了。”

打着呵欠的中年男医生回头看他,“要吃散瘀药才行。”

少年讨好地道,“不用了,真不用了。我不喜欢吃药。你别开药给我。”

安淳坐在另一边的凳子上,诊所里的药味让他不舒服,看少年不断拒绝,他知道他只是没有钱,他想了想,就对医生道,“你开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