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_能让下面流水的污段子

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_能让下面流水的污段子

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_能让下面流水的污段子

295怼她直接开怼

对待不讲理的人,你就必须采用不讲理的方式方法,直接架空她,有的吃有的喝,我也没有虐待你,其他的你不允许开口。

想明白了,养着就养着吧,就当是积德了,最主要的还是怕简父心里难受,当时吵成那个样子,你见谁打算收留了?那最后的结果也只能送到敬老院了,敬老院虐待一类的新闻也是层出不穷,想想人还是善良点为好。

陈安妮撅着大嘴进去收拾房间,简母带着简奶奶去洗澡,把老太太的衣服通通扒了下来,其实衣服上有味道,人上年纪了又不经常换衣服,那个味道就会越来越重,人越老是会越懒的,不愿意动,更加不可能天天洗澡,有人督促着呢,稍稍还会有点改善,如果没有人管,那就这样了。

“妈,你把衣服都脱了。”

“还嫌我埋汰……”简奶奶嘟嘟囔囔,不过还是全脱了,简母这给婆婆洗澡把她给累的,身上那脏的,也不知道简凤青带没带过她妈去洗澡,衣服带过来的看着也不怎么样了,简母就气,你说这些儿女吧,真是白养,不知道自己老了会怎么样,最可恨的是简奶奶的衣服里还有些穿过的,穿脏的她塞起来了,明显就是脑子不好使了,简母都分不清哪些是干净的那些是脏的,一闻都是味道。

这头发也这么长,该去修剪了。

“老简。”喊丈夫。

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

“我爸出去了。”陈安妮回了一声。

“你让他进来,一会送我们出去,给你奶奶买几件衣服。”

简父被陈安妮喊了进来,他刚想出去干点活,结果老婆就喊他,其实心里是感激的,这些女人当中他还是觉得自己老婆最善良,当然也是最辛苦的,刀子嘴豆腐心,心肠比谁都柔软。

简母给简奶奶把头发吹干,然后带着老太太就出门采购去了。

全部都焕然一新,简奶奶如果提什么意见呢,简母直接不听,如果话说的难听,她就直接怼,你有钱你买,给凤青留着?你打算臭死自己?凤青管你了?推你出来的时候她比任何人都着急,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去凤青家呢?

“你现在就是刻薄我。”简奶奶没话找话。

简母笑笑,把衣服放了下来,看着老板笑着说:“我婆婆,我家一直养来着,拿着自己的钱贴女儿,结果送到她女儿家半个月就被赶出来,人家根本不要她,现在还挂念着呢,恨不得掏空我家里的一切去贴补她女儿,为了孙子坑了我们五万块钱,就因为我们是伯伯伯母。”

老板看着简奶奶的眼神就变了:“老太太,做人可不能这样,你这就不是积德呢,晚年摊上这样的儿媳妇还带着你出来买衣服照顾你还不满意,那你要个什么样的?做人可不能这样不知足,会天打雷劈的。”

简奶奶不买了。

“回去。”

“妈,现在你可回不去,你得听我的。”简母态度很强硬,简父就当做自己没看见,老太太不受罪就行了,哪里还能样样俱全呢。

陈安妮付了钱拎着袋子,在后面嘟嘟囔囔:“你看,你对人家好,人家根本不领情,现在依旧不念你的好,这是何苦来哉呢,妈你就是傻……”

又带着简奶奶去剪头发,这次简奶奶学乖了,不在乱说话,给简母塑造成一种虐待她的形象,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晚上买好菜回来,简放下班回家看见自己奶奶,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养吧倒是没有多大的事,就是烦家里的这些人,“妈,我回来了。”对着厨房说了一句。

“好,知道了,你奶奶现在住在家里。”

简放看了一眼自己奶奶,简奶奶有点惧自己孙子,实在是因为简放的那张脸上表情太冷。

“我知道了,下次我姑在有多余的话,你不要管,让安妮去,不行就打。”简放觉得拳头出话语权这话是正确的,讲那么多做什么,直接上拳头打服了,对方也就不敢多话了,能相处咱们就好好相处,不能相处那就天天打。

简母没忍住笑了出来,这话也就是她儿子能讲得出来。

“奶奶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我妈是有儿子的,有给撑腰的,我姑要是在嘴贱,我就上门抽她,你看看我敢不敢。”简放隐隐威胁。

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

简奶奶看着孙子低垂着头,这哪里是孙子?这就是活祖宗。

“那是你姑。”

“我没说她不是,和讲道理的人我讲道理,和不讲道理的人我直接上拳头,叫我姑就顺带着滚远一点,她也最好一辈子都没有事情来求我,下次她在出事吴倩在打一百次电话我们家也不会管,叫她去死,姑姑怎么了?姑姑又不是我亲妈,想在我这里讨便宜,不能够,听见了没?”

完全就是一副给简奶奶上课的模样,简奶奶吃瘪,陈安妮看的这个痛快,简母还觉得儿子说的有点严重,陈安妮推着婆婆不让婆婆去管。

“我奶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不制服她,她就总是想嘚瑟,把她的气焰完全的灭掉,叫她嚣张不起来,寄人篱下就得有点寄人篱下的自觉。”

简母摇头,随你们折腾吧,这边准备好晚餐,因为家里多了一个老人,牙齿又不好做的菜就一定要软软的,简母还特意蒸了一条鱼,就想着老人吃点鱼也好消化也好吃,一桌子的菜摆好,喊人进来吃饭。

“妈,吃饭了。”

简奶奶上了桌,问她好不好吃,她就说在凤青家经常吃这些,简母懒得理她,愿意痛快嘴那就痛快吧。

陈安妮给简母将盘子挪过来,有婆婆喜欢吃的鸡脆骨。

“妈,周末简宁说要带着简祯去沙滩玩一玩,全家都去吗?”窝着米饭入口,简祯那边吃的挺香的,简母和儿媳妇两个人说着话,家里客厅电话响,陈安妮要去听,她坐的这个位置吧就有点不方便,简母叫她坐着,自己去接。

“简宁……”

陈安妮听着好像是小姑子的电话,让简祯给自己腾个地方,她要出去,看看简宁有什么事情。

296乔润月流产

简宁打电话回来就是为了告诉嫂子周六暂时不去沙滩了,她另外有别的事情,如果陈安妮自己能带着简祯过去也是可以的。

“那就不去了。”简母看了儿媳妇一眼,问了一句,陈安妮说等简宁再有时间的,什么时候不能去,非要等简宁没时间的时候硬去,她也不认识谁,到时候出了问题也解决不了,不去了:“你嫂子出来了,让她和你说。”

简母又回了厨房里吃饭,简奶奶今天晚上吃了两碗饭,她刚才还说自己不饿呢,结果一转身就吃了这么些,吃完了自己放下碗筷就回房间去了,简母不管,回房间那是人家的自由。

“我看你奶,这是饿了。”

待在简凤青那里想也知道,吴倩喜欢吃红肉,简凤青和她女儿喜好差不多,老太太现在这牙口吃红肉根本不现实,嚼都没有办法嚼,只能硬吞。

那样能吃出来什么味道?

简父哼了一声:“嘴硬。”

他妈就是这个毛病,嘴特别的硬,你说什么她拒绝接听那就会一直认为自己做的就是对的。

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

那边姑嫂聊完陈安妮回来吃饭,摸摸简祯的头:“你姑这个周末有事情,下个周末再去沙滩吧。”

简祯问自己妈:“我姑有什么事情?”

“你问我,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你姑的谁,去哪里我还要过问,你也别那么八卦。”

简祯躲开自己妈的手:“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你着什么急。”

陈安妮无语,你是哪里看得出来我着急的?这个臭小子,生你就和生了一个冤家差不多,天天气我,我没早死真是万幸,你说生孩子生出来可能就是为了挨气的。

吃完饭陈安妮和婆婆一起洗碗,简母收拾好了一切回到房间都一个多小时以后了,洗碗然后收拾桌子顺便擦个地,家里都擦一圈,一停下来就一个小时过去了,你说时间过的多块,对于家庭主妇而言,真的是飞一样的就过去了。

简宁外面赏了一会月光,拢了拢自己的睡袍,正打算进来,那边乔润月扶着肚子走了出来,简宁自己没有上过这么大的月份,所以不太了解具体的情况,现在走路需要扶着肚子走吗?

她只觉得有点滑稽可笑。

乔润月看见她明显就是想要向后退,简宁刚准备上楼,乔润月后脚撤开的时候一滑,整个人就没有站稳,摔了下去。

“我的肚子……”

客厅里透亮,全部的灯都开了,霍母一看乔润月的裙子上有血,马上就变得紧张起来,叫秦姨去叫医生马上赶过来,家里有护士,过来看了看,对着霍母摇摇头,摔到了,而且乔润月一开始就是有点先兆流产的迹象,都对她讲过不能磕不能碰的。

“你怎么会大半夜的出来?”霍母问乔润月,简宁就站在一边呢,她突然这样开口。

秦姨只觉得有点气氛微妙,是啊乔润月出事的时候,简宁人在客厅里,她每天都睡的很早,今天却出现的异常诡异。

乔润月捂着肚子,她疼的脸上都是汗珠子,她的视线看向简宁:“我不知道,我被吓了一下然后就一脚踩空了……”

她也不清楚简宁的出现是刻意的还是无意的,她的肚子越来越疼,乔润月揪着霍母的手,怎么会那么疼?是掉了吗?

力气不停的向下,最后就真的那么尖锐的一疼然后下去了,看得到两个血团。

霍母一下子就歪了过去。

霍景祀还没有回来,据说是有应酬,就偏偏今天家里见了血。

简宁楼上坐着呢,医生已经赶来了,正在为乔润月开药,孩子是掉了,让她吃了一些药,霍母在房间里坐着,她的气压很低,然后开了门突然就上了楼,佳宁还在床上坐着呢,她问心无愧,她能做什么?

乔润月是自己踩空的,后脚踩空掉下去的。

“我问你,你当时做什么了?你吓她做什么?”有什么不满意,不高兴,你等着孩子生出来的,你就是要打死她,我也不会管,现在这样的折腾,这都五个月了。

办公室上面在开会下面在

霍母只觉得心口一阵疼,尖锐的疼直逼脑门。

简宁看向婆婆:“妈,这里是我的家吗?难道我不能任意的走动?我只是看个月亮,她自己摔倒了你也要怪我?”

看个月亮?“就这么凑巧?你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简宁我一直都觉得你也许是脾气犟,但做人方面还是很有深沉的,现在我把这句话收回,霍家怎么会娶了你这样的儿媳妇?你嫁进来都做过一些什么,你有做过一两件让我觉得满意的事情吗?有吗?”

“妈,你如果觉得不满意,你可以去劝你的儿子和我离婚,我二话没有。”

“你别以为仗着景祀喜欢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简宁觉得有些人的心,你永远都是走不进去,“话随便你说,我没做的事情我不需要承担责任。”

为了一个外人这样的指责她?

霍母叫秦姨去打电话。

“先生可能还在应酬……”

“现在就打,马上去打。”霍母坚持。

秦姨打了电话,霍景祀说往回赶,乔润月哭着,她莫名其妙的就摔流产了,她很小心的,她知道家里有台阶所以迈出去的步子都是小心翼翼的,怎么就会掉了?简宁为什么就从那道门出现?她去厨房的时候压根客厅里就没人,还有平时总会留灯,可是今天真的没有啊,客厅里一团黑,她突然出现的,外面又有水光,所以她吓了一跳,当时心脏跳的就非常的快。

她躺着听见了秦姨去打了电话,乔润月想,她需要一个解释。

霍景祀的车开了进来,回到家第一件事上楼去看妻子。

“如果你也是来质问我的,我不知道,我没有碰她。”

霍景祀将简宁拉进怀里安抚:“我知道我知道,妈那边我来解决。”

简宁的气稍稍消了一点点,至少他表现出来的态度是相信她的,霍景祀和母亲小声的争吵,掉就掉了,没有必要和简宁大喊小叫的,这里是简宁的家,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难不成因为一个外人,简宁还不能随意走动了?

“现在掉的是你的孩子。”

“我不在乎。”霍景祀道。

“可是我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