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吸乳头_抠逼_狂操好爽_男同高_h小说

吸乳头_抠逼_狂操好爽_男同高_h小说

吸乳头_抠逼_狂操好爽_男同高_h小说

整个中午和下午飞子对着我把正经装到了底,就连胖子和韩少都没有幸免于难,今天可能是开学以来四人组最无聊的一个下午了,就连来上课的老师都觉得颇为不可思议,整两节课都对我们这绝对反常的区域频频注目。而班长大人在奇怪地仔细观察了我们一节课也十分识趣地没再来打扰我们。

飞子正经了一下午,我则又是出了一下午的神,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有点精神问题了,不过就这么怀疑一下,目光还是照常凝聚不过一分钟又开始涣散,魂儿莫名飞起开始不知飘往何方。

就在那种似睡非睡似出神非出神的绝妙感觉中过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在桌子底下被一顿踩,反应过来才恼怒地发现是飞子:“你干什么?”

“啊……咳,咳!老师……”飞子还是一副假正经的表情不过不停地瞟着我脑袋后面嘴巴轻轻蠕动了两下,我马上猛地回头一看,简大班主任一张动人的脸拉着老长正眼瞪瞪地盯着我看。我想也不想瞬间做出了反应,腾的一声就从座椅上竖了起来,直板板地目不斜视对着前方:“是!”

旁边一阵意料中的轰笑声,不过声响怎么比一般时候小了许多?我这才注意用眼睛余光看了看两旁,入眼一片杂乱,到处是我的同学们从各个方向望着我,一部分人肩上还挂着书包。我脑门上一滴大汗情不自禁滑下。

抠逼

“好了好了,回去吧,没事了。”定了两秒钟之后还站在身边的简老师及时发话把那些闲杂人等都赶了出去,“好了,坐下吧。”对我的话里好象没什么火气,我颤颤地坐了下来,一眼就看到旁边正埋着头拼命咬着自己手的飞子,我不禁怒从心头起,一巴掌盖在他的后脑勺上,他也是忽地一下就直了起来板坐在椅子上脸上也瞬间已经回复到了不久前那无与伦比的严肃僵直状态,三秒后两张变形的脸凑到了一起,火花四溅。

一直站在旁边不过已经极快地被我们忽略的班主任同志在看我们两人耍宝似相互凑了半天脸地之后终于忍不住提醒到她的存在了:“你们看完了没有。”

我们马上一触即分,背着她调整了一下脸部才飞快地面向她坐好了,一齐恭正地回答:“报告,看完了。”

她僵着脸定在原地定了了几秒钟,然后才转身离开:“来我办公室。”我和飞子面面相觑。

这是我第二次到数理办公室了,与上次不变,一个人没有,同样的氛围不禁将我的心思又拉到了第一次诡异惊心的办公室之行。不过这次的简大美女就正常和干脆多了,甫一落座就立刻从桌斗里面翻出了两张纸递到我们面前:“把这个填了。”

我还没看清这纸上面画了些什么玩意儿飞子就已经反应更快地将它们一下就抓了过来,同时面上就是一副斩钉截铁:“是!”让我惊得以为我刚刚不小心告诉他我会请他下馆子。

很显然这一下我那绝无仅有限量发售的请客机会就完全败给了一个美女的随手一掷。真是个败类啊,我正唏嘘着飞子已经一脸正色地一把把我拉到了一边的桌旁塞给我一只笔自己就甩过头去了,留下还在受惊的我。缓缓气之后我才看到那张单子,一看又是一次惊吓,连忙抬起头去,嘴里的声音竟然正好与飞子重合:“这个是?”飞子好象终于也看清楚这纸了。

“什么?”简老师把纸扔给我们就自己干自己的事去了,闻声也是疑惑地转过头来,正好望着我们两个人都是同样一副举着单子疑问的模样,停了停也才回答,“怎么,你们这个申请单不填怎么打球?”

我们两个再一次很有默契地低头看看手里那张薄薄的“个人社团活动时间调整申请单”,心里面也同时跳一跳。情况可不是那么简单吧。

“简老师,这个表我们可不可以……”飞子抢在我前面想先转圜转圜。开玩笑,这表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有什么说的。”但是她好象早有预谋似的,还没待飞子把话说完就直截打断我们的想法,“你们萧教练可是亲自过来关照过要你们快点填好,等一下就交了,快点写吧。”说到老刀那个混蛋的时候她眼神变了变,但是见我们好象还有话要说的样子还记得紧接着继续把我们给堵死了,“快点没时间了,你们有话就找你们教练说去吧。”

男同高

冷面美人发威果然不同凡响,我俩一听这语气不善马上就窝下去唰唰几笔把单匆匆涂了然后必恭必敬像交投降协议书一般双手捧着那纸轻放到她桌上。

“好,你们去吧,记得去训练。”她仍旧稳稳坐在椅子上,看我们把东西一放就比我们还急似的把我们给轰了出去。

两张郁闷的脸在校道上横冲直撞,杀气腾腾目标直向篮球馆。

“靠,让他给算计了!”飞子怒气好象比我还要大,一路大呼小叫狂呼惨号捶胸顿足撕心裂肺不止,看得我都不好意思生我那么点小气了,一路只敢悄悄地跟着他走。一直在校道行人的瞻仰中冲到了球馆门口,发了半天疯的飞子才忽然在我前面停了下来,然后在我好奇的目光中也是带着一眼的疑惑对着我看,然后就问了一句:“你……怎么不生气?”我顿时傻掉不过后面那句更是让我晕厥,“亏我帮你愤慨了那么半天,你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实在是伤我的心了啊。”

“你帮我愤慨?”

“那你认为我个人对这个单子能和你一样有什么过大的想法吗?”

“……”

“唉,做兄弟也不容易啊,好心也得不到好报。”

“你想怎么样。”习惯的直觉让我终于发觉事情的重点。

“报答报答安慰安慰至少也一顿饭吧?”

“靠!你更黑!”我一脚把他踢进了篮球馆大门。

“咣!”球场上面正有十来号人,此时攒在一块儿统一扭头把视线都落在了破门而入的我们两个迟到者身上。场景冻结。

解冻在数秒后的飞子那一傻笑上:“呵呵,大家都在啊?没事儿,呵呵没事儿。”顿时气氛全无,哄堂大笑。直到某人看到场面实在有点失控迫不得已一声暴咳才将场面控制下来。这一声更是厉害,半秒之类,场面重新凝固,再无声响。

我和飞子正被这一声发自心肺的恐怖一咳震惊不已的时候,发现其他众人就是那帮学长们明显习以为常好象没什么过大反应,只有我们和里面夹着的董东玉小哥有这大反应,就连先天大阴人也略有动容。然后人堆自然往两边让开,露出里面的三人,老刀,方大经理,还有那位偶见而身藏不露的指导老师了,到是看不出他那老态龙钟的造型哪来的那么大能量。

不过事实证明他确实还是有点能量的,在一声招式相同但已经收敛到毫无威力的咳嗽之后,他一双老眼看看我们就已经抢在老刀之前发言了:“你们做什么去了。”

虽然语气和前面听过的没什么变化,老钝不已。但是我们两个人已经完全收起了轻视之心,飞子满面尊敬地开始回答问题。

开玩笑,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厮,绝对不简单。我看到老哥们旁边的老刀也只敢偷偷躲着对我们笑了。

狂操好爽

“好吧,快过来吧,要开会了。”听完飞子曲折婉转的陈述之后他一脸皱皮还是没什么变化,点点头就完了,这时老刀方才重新跳了出来开始喘气儿,队形也开始合拢,我们急忙靠上去。

老刀先偷偷望了我们一眼,然后正正色,接过了旁边方学姐递过来的文件夹打开,开始宣布:“今天主要是宣布球队的基本调整。由于部分队员的更替,并且根据前一段时期的观察,下面我把队员的主要位置进行重新基本分配。”

所有人一听马上收起了会前摆好的各色造型,全部认真竖起了耳朵。

“中锋冯谦,徐宗阳;大前锋孟侠飞,曾骜;小前锋殷浩杰,洛文明;得分后卫何立超,肖龙;组织后卫霍灿,董东玉。其余人员……”就我所知,除了一个队长肖哥位置变动之外,主要就是我们新人的分配了。不过想不到老刀还挺照顾我,这个位置挺不错,主要是和大阴人分到了一块儿,估计除了特殊情况我是少上场了,闲的好啊。我心情顿时不错,看着大家好象都还不错。不过刚高兴了不过多久,我忽然想到了那张申请单,看着前面开始滔滔不绝倾倒废水的老刀立刻就醒悟了。

“我靠你个老刀!这样也行?!”转头去看飞子,他也正望着我,脸上的欣喜表情也早没了,我们不禁很默契地点点头,继续闷头听老刀的废话。

在老刀又把球队今后近一百年的训练规划和目标展望都说完了之后,我和飞子都不得不确定这家伙绝对是在拖延时间。终于到他最后再也无话可说了,只好草草一结尾:“好,那今天就讲到这里,下面由队长组织基础训练吧。”说完把文件夹往学姐手里一扔就往后走要逃,我和飞子已经眼急手快瞬间冲到了他身边一左一右夹住了他,直接把一边他硬生生往里面的办公室拽去,一边在一路对着满面错愕表情的大家还有还是没多大反应的老头子硬笑着:“呵……呵呵!教练!我们!我们有个问题想要!咨询一下!走!走吧!”

球馆内走廊,教练办公室门口。我和飞子委琐地望望左右。然后把手里已经不再挣扎的老刀塞到墙上,恶狠狠地盯着一脸无害德行的老刀:“你家伙说吧,为什么要算计我们!”

老刀还是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们:“我可没有算计过你们啊,你们可不要诬赖好人。”

“你是好人我就是耶稣了!”我们一齐鄙视他,然后由头脑比较清楚的我来进行审问,“那你说说那张申请单是怎么回事?”

“什么申请单?什么怎么回事?”老刀还在坚挺。我们无语,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模样我沉吟了一下,一拍飞子他立刻就会意了,立刻凑上去暧昧加阴险无比地腻声问他:“是吗?你不记得了,就是你亲自让我们简老师交给我们让我们填的啊?难道不是?难道是简老师……”

男同高

我和老刀同时一坨大汗滴下,尤其是老刀听到飞子那几个重音落处,马上就毫不迟疑地缴械投降了:“好了算你们狠,是我让你们填的单子。”果然是红颜祸水啊。

在我和飞子正为如此快速的胜利得意的时候,没想到他还能无耻到这地步:“但是我还是没有算计你们啊。”

“靠!”一怒之下我们也顾不得什么忍耐之辞了,把他头盖下去就要动粗,他却顺势干脆蹲了下去双手抱头赖起来了。我们俩不禁怔住,按着他的人迟迟没法动手了,底下又是他得意的嘿嘿笑声。我不由顺口就一声怒吼,拳落下:“我们就代表简老师惩罚你了!”

“好了!”没等我们的必杀之拳轰下,他忽然腾地站了起来,面色严肃对着已经暂停的我们宣布:“好了。今天晚上请你们吃饭。再说吧?”最后三个字习惯性地脸部变形,恶心的招牌谄笑。

“切。”我们两人扭头回球场去了,扔下还僵在那维持着恶心脸色的家伙,“点好菜吧!”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在大伙面前我们都很有道德地没有透露什么风声,乖乖地跟着训练。不过那个众学长尊称蒋老爷子的成精老鬼已经闪人,老刀也一直闷在办公室没再出来了,再加上美女经理在场加油,宽容队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的训练也就早已不成体统,算是变成了一中篮球队重新确立的一场小欢庆会,一帮人围一块儿一边扒拉着篮球一边打着交情,当然主角就是我们四个新丁。飞子是没问题,被一堆人圈着本来就是他的强项,我也好点,毕竟还是见过点小风小浪,但那阴人和东玉就不妙了,东玉根本是个村里的,那憨厚的样子实在是讨人戏耍,大阴人本来相干无事,别人还不知道他的底细,不过被飞子游刃有余地一划拉,拽着他折腾了两句,也就不可幸免地还是半只脚馅泥窝里了。

平时看着还挺长的两个小时训练时间今天在众人的热闹中转瞬即逝,老刀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大家正好在美女的怂恿下全体决定去小食堂包场子,顺便就当然地邀请了他这个教练。他答应得倒是更干脆,并且明显地先看了飞子和我一眼,我们心里立刻一阵鄙视,小样,想混过去那可是不可能地。不过我们的方大美女经理好象也和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还未等我们开口就带领大家一致口头决议把付帐的光荣任务强行赋予了还没有从高兴中转换过来的老刀,我们两人马上也就保持低调躲在后方乐的借刀杀人了。

十分钟后冬岑一中篮球队除指导老师其余十二人全部到齐浩浩荡荡地向食堂开进过去,一路声势惊人。一路我一个人祭起各种借口终于可以掉到稍后看着前面闹腾的众人自己好好缓缓气了。真是太热了啊。

狂操好爽

但是好景不长,人麻烦多了喝水管子都要绕三弯,刚躲了还没走两步又来了人,不过这人倒绝对是出了意料的。方学姐从旁看到我那副迷茫样,也跟着好奇地跟着我眼光四处飘散:“怎么了这副德行,看什么呢?”

我顺便点点头,然后才一本正经开始思考如何回答问题:“呃……没有,我只是在想学姐怎么会过来,有什么事。”

那边不禁好笑:“过来当然是有事情。你有必要这种表情吗?我又不是来找你谈判的。”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表情不妥,马上就扯开脸:“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学姐找鄙人究竟有什么事呢?”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她见时间不多也不和我扯皮了,开门见山干脆提问。

“问这个干什么?”一听到这问题我几乎下意识就反问了一句。

但是她显然早有所备,竟然没有被我噎着。反而马上就也跟进:“当然哪我是经理,对球员的情况要随时了解。昨天那么重要的场合你吭也没吭一声就跑掉,还敢问我!”这下换我被震住了,还能这样?

心里晃悠了一会儿,在以职责为借口的经理大人理直气壮地一再莫名紧追之下实在受不了还是决定随口把她打发算了。推搪了两句终于应了她:“哎……我去吃饭去了。”

“……吃饭?”

“对啊,吃饭。”

“吃饭……比比赛还重要?”

“啊……当然不,我是和朋友吃的。对,昨天一个蛮久不见的朋友请我吃饭。”

“……是吗?”听着话我这汗哪,美女的眼光死死杵身上也还是忒为厉害的。

响亮地答了声:“是,就这样!”,马上想也不想就不再搭话了,头一次感觉大部队里边都比这儿安全,忙不迭往前窜重新回归大部队,拉也拉不住。一路跑一路脑子里考虑着还是自己心理能力太差了,毕竟心里当然还是有好奇的,美女打听自己,不管怎样也是值得庆贺的,可惜还是太老实了没能抗住。转念又忽然想到了上午方蓝澜说的话,想不到连她老姐也算一个,不过听口气好象还有

几个还不知道是谁。

刚好跟上大伙也到达了目的地,从后面追上的学姐也只好放弃了。我心定过后稍微还有点失落的感觉,再往前看老刀插在前头回来轻轻甩了我一眼。

到了地方以后大家就马上收敛起了那股闹腾劲儿,跟着老刀拐了一个小弯从小食堂另一边的小楼梯上去,我还不知道这里竟然还别有洞天,上到二楼一个小厅,里面几张小桌,零零散散坐的全是老师。这景象解决了我在食堂吃饭以来就存在的疑问。一直以为他们都是仙人呢,我为曾经有这样的想法而惭愧。

那些老师看到我们这么大阵仗并没有多大反应,显是见多了。学长们也一样。倒是我们几个没见过这处的同志好奇宝宝似地到处窥望,想弄清楚平时这些神圣的老师吃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有。正巧一眼还看到了我们的班主任,简琳老师不愧第一美女之名,我们除了老刀去找地儿其余的都趁着这时间加入了食堂男同胞赏美共同战线上,我看得她到是心里是十分佩服的,吃相淑女加美丽无比是一方面,主要就是在这样的场合,众狼窥伺的环境下还能这么从容自若慢悠悠地摆着招牌冷脸磕饭的确实就一个字,强。这才是真正的练家子。

抠逼

可惜好景总不长,老刀关键时刻效率倒高得很,不两会儿就过来把我们给拉走了。不过走之前他也不能幸免,也跟着我们瞻仰了一下世间之美好,但他运气不知是好是坏,一眼就让发现了,那边马上回过来一道寒光直接把他弹飞掉了,然后我感到飞子和我身上也被她落了一瞬,比老刀幸运的是溜过我们的光不是很冷。在那一时间我忽然有了一点念头,想起了大阴人,想想这位不会也是那情况吧,那么就真的太悲惨了点,还不只是本人惨,我们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正畅想中就被他们带到了一个小包间里,里面除了桌椅碗筷之外再没有什么了,一看就是老刀省钱的结果,不过我们一帮学生能这样也已经不错了,大家一关门立马再次闹开,先自然是对刚刚被美女冻到的老刀一阵起哄,我和飞子没有被发觉。然后就撇下一脸郁闷的老刀开始热烈地讨论起了男孩子之间的话题。我和飞子因为凑巧刚好在第一美女老师的手下干活所以还是不能幸免地很快成为场中的焦点,被层层剥问得差点自己现给简美人编一段惊世骇俗凄美委婉的故事。学姐和老刀则坐在对面不说话干瞪着我们俩。直到上菜。

大概是闹饿了,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再没什么夸张的动作了,开头闷着脑袋抢饭,后头吃的差不多人也舒服了也正常了开始聊天也重新回到了篮球学校等正常方面了。我一直保持着匀速边吃边听着他们说话,细嚼慢咽身体健康又不用开口说话了,好不惬意。不过在这种安逸的环境下小小走神的毛病也习惯性地浮了出来,纷纷的言语声不知什么时候就离我越来越远了,又没人管我,偶有两句话无意识就敷衍过去,就这样默默地一直到饭局结束,再起身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感觉飞子已经完全化入众学长中了,东玉和大阴人一个老实一个外冷内憨,也差不多了。只有我好象虽然感觉也混在众人里面,但与大家还是有点不连通。性格问题,还是老样子,我对自己耸耸肩,进入一帮人中大家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再出来食堂二楼小厅里面已经基本没人了,但看时间还有点早对于我们来说,不过老刀好象也正高兴着,一挥手把大家就给提早解脱了,众人马上在一阵欢呼声中迅速告别各自跑路了好象生怕老刀反悔似的。只有我和飞子一直在原地没动,也只有学姐在打完招呼离开之后再回头瞧了我们一眼,我们俩马上左顾右盼状。

很快之后,老刀看看已经没人了,维持着那高兴的德行对着我们很潇洒地一招手:“走,回球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