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穿越之扑倒妖孽爹爹完结作者:胖头松鼠

穿越之扑倒妖孽爹爹完结作者:胖头松鼠

穿越之扑倒妖孽爹爹

作者:胖头松鼠

第一章:穿越了

新坑:欢脱轻松现耽文《祸害横行》,笔名胖头松鼠~不过放在晋.江的~看官随意吧~

江逸扬忍着头部的钝痛强行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昏黑,耳边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哭喊声。他揉了揉太阳穴,勉强撑着地坐起来。环目四顾,穿着粗布短衣,裹着头巾的人们惊慌的四散逃跑,还有人在喊叫:“匪子来了!快跑啊!”

江逸扬使劲掐了下自己,嗷的疼出声来,看来并不是做梦啊,他嘟哝着:“这什么鬼地方。”仔细想想,爬山时失足坠崖,应该是死了才对啊,难道……穿越了?!

江逸扬立马有一种躺回去装死的冲动,这时前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声:“扬儿,娘亲在这儿!”

还未反应过来,他就被一个女人拉着跌跌撞撞的往前跑,江逸扬一边跑,一边扭头往后看,村庄已经是一片废墟,大火烧去了房屋,到处都是浓烟滚滚。

这时那女人塞给了他一个锦囊,“扬儿,这是你出生的时候娘亲绣的,万一娘亲有什么不测……”

江逸扬还未答话,忽然脚下一个趔趄,直接摔了个狗啃屎,顿时晕头转向。

还没缓过劲儿来,江逸扬就听到农妇的呜咽求饶声:“爷,爷,你要什么就找我好了,我孩子还小,他什么也不懂,你就放过他吧。”

一粗豪的嗓门狞笑道:“看这小娘子还挺有几分姿色,不如抓回去让大家伙都玩玩?”

江逸扬好容易爬起来,就感觉到一双大手捏住了他的下巴,那大汉“哟”了一声,咂嘴道:“哥们儿快看,这娃儿长得比他娘还俊俏,哎现在京城不流行那个什么娈童么,不然今天哥几个也尝尝鲜?”

江逸扬看清眼前一张放大了的脸,还带着猥琐的神色,顿时怒从心起,骂道:“靠男人你也玩,我真为你大爷感到悲哀!”

那壮汉惊讶地笑了,“这娃儿说话真难听,不过大爷我有办法让你住嘴。” 说着就腾出一只手要解裤带,淫笑着逼近江逸扬。周围顿时响起猥琐的笑声。

江逸扬的胃一阵翻腾,他忍住恶心,慢慢的蹲下来,迅速抓起一把沙子扔洒在壮汉眼睛里,趁壮汉惨叫的时候,又一抬腿狠狠的撞向壮汉的裤裆,转身就飞快的逃跑。一边跑一边骂:“呸真TM变态,真希望老子那一下废了你丫的。”他刚已经看好地形,这座村庄依山而立,那群马匪看装扮应该是游牧部落,只要跑进山里,他相信长期在草原上生活的马匪不会轻易找到他。

正没命的跑着,江逸扬发现自己的身形似乎还是少年,没跑几步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正暗骂背运,突然听到农妇在后面哭着:“扬儿快跑啊!好好活着!”

江逸扬回头一看,那农妇死死抱住大汉的腿,那大汉心急,手上的大刀狠狠的砍在农妇的身上,没几下,那农妇就软软的瘫倒在地。

江逸扬心里一阵哀痛,暗道糟了,忘记考虑这具身体的母亲了。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下,但又没办法,只能压抑住悲痛,死命的向村外黑黝黝的山跑去。

山脚下立着一位青衣人,若有所思的盯着远处村庄向他们跑来的小小身影,他身后的黑衣少年牵着马匹焦急的问:“少爷现在可以了吗?”

青衣人没有说话,少年也不敢轻举妄动,眼瞅着那些大汉越来越逼近那孩子,他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儿。这时候听到青衣人低声说:“去吧。”

黑衣少年略一点头,足尖一点身形已在十米开外,也不见如何动作,几名大汉都如同脱线木偶般倒在地上。

江逸扬只看见一道黑影冲到自己身后,几下便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几个彪形大汉,心里何止震惊,原来真的有武功这种东西。他定睛一看,原来只是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那少年收刀向他走来,江逸扬退后一步,脑子转了好几个念头,他是谁?干吗救我?不会是这身体是个什么线索人物吧?他警惕地问:“你是谁?”

黑衣少年见这小孩一脸警醒,不禁有些不高兴,他哼了一声,“你刚刚被那些坏人追赶,少爷命我出手相救,你以为我想救你啊。”

江逸扬这才放下心来,这少年全无心机,应该是善意相救。他摸摸鼻子,悲伤状,“抱歉,家母刚被马匪……”他抹了抹眼泪(?掐自己),一脸悲痛。

黑衣少年见他这样,心里不禁怜意大起,忙摆摆手,“没事没事,刚刚是我说话重了。”

江逸扬四处打量,才发现不远处一个青衣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不禁有种心事被看穿的感觉。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心下又是小小的惊讶,那青衣人实在是天人之姿,容貌清雅精致,似乎并无恶意,只是笑盈盈地望着他,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挑,平添几分惑人,清波流转,定定的看着自己。

江逸扬心道,这眼神,实在是太妖孽了。要是是女的话,不追到手让人情何以堪啊!

锦儿走过来道,“这就是我家少爷,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害你的。”

江逸扬学着电视剧里行了个礼,“多谢大侠救命之恩。”心底盘算,这人气质出众,看来非富即贵。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什么也不懂,也许能卖个萌让他带自己同行一段?

青衣人见这不过十一二岁的孩子先是一脸老成的思考状,心里对他顿时兴趣大增,轻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逸扬正打着卖萌的主意,听到这带着笑意的清冽嗓音,对这人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他胆怯状望着青衣人,“我叫江逸扬。”

青衣人见这小孩明明心智比较早熟,现在又一副装可怜样,心里暗自好笑,说道:“我叫江遥,他叫锦儿。”

指了指黑衣少年,“那村庄已经被毁的差不多,看来你现在已经是孤儿了。”

江逸扬想起那位农妇,心里酸酸的,低声道:“是的。”

江遥笑意深了几分,“既然如此,你以后要不要跟着我?”

江逸扬愣了,还真有这好事? 江遥转身去牵马,轻飘飘的抛下一句话,“那就叫我义父吧,同意的话就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