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皇家兔子完结作者:习炎

皇家兔子完结作者:习炎

书名:皇家兔子

作者:习炎

番外:启王越鸣与无影朱凡正

(慎入)

赤焉国,启王府内宅中。

“无影!无影!朱凡正!你给我出来!”启王越鸣满脸酒气,扯着嗓门在屋中大喊。

侍者们都已经被他赶走几次了,所以谁都不敢再来惹这位喝醉了酒的王爷。

一身黑衣的男子不知从何处飘身落在门前,叹了口气,低声道,“王爷,无影来了。”

等了片刻,黑衣男子突然听到屋中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他也顾不得礼数,赶快推门进去。

屋中,越鸣衣衫散乱,趴伏在地上,嘴里还嘟嘟囔囔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跟着我呢……嘿嘿嘿……”

朱凡正快步上前,蹲下身,伸出手要去扶越鸣。哪知越鸣“啪”的一下甩开朱凡正的手,转头大骂,“不准你碰我!”

朱凡正一愣,随即锁紧了眉头,声音低沉的说,“王爷,我只是要扶您起来。地上凉,小心生病……”

“生病也不要你管!”越鸣吼了一声,突然又像个孩子似的抹起眼泪来,哽咽道,“你不是面冷么?你不是不会哭不会笑不会关心人么?你骗人!你骗我这么多年!你个大骗子!”

朱凡正眉头挑了几挑,终于还是压住了到嘴边的话,闷不吭声的一把拉住越鸣,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越鸣东倒西歪的挣扎,口中仍不住的骂着“骗子骗子大骗子”。

朱凡正打横抱起越鸣,走到榻边,把他轻轻放下,然后站起身就要离开。

越鸣胡乱挥舞的起劲儿,却发现朱凡正不理自己了!他马上停下手脚,吼道,“不许你走!”

朱凡正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说,“王爷早些安寝,属下还有任务没有完成,这就去了。”

“还说谎!”越鸣吃力的撑起身子,“我就是统领你们巽营的!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什么任务啊!”

“属下接的是巽营总管尤柏给下的任务。”

“尤柏?他让你做什么去?”

朱凡正犹豫一下,才说,“他让我去趟斗阳山,给御逸公子的族人送信。”

越鸣一听“御逸公子”四个字,腾的一下从榻上坐了起来,叫道,“为什么是你去!不准不准!让尤柏自己去!让吕博涯去!让蒋元双!让哪一个去不行?为什么偏偏是你!不准你去!”

朱凡正叹了口气,转回身到桌边倒了杯水,端着来到榻边。

“王爷,御逸公子以前居住的地方,不仅路途遥远,而且尽是凶险。我曾随御逸公子去过一次,又得了他的护身之法才能前去。其他人根本就到不了那地方。”

说着,他把水递到越鸣手里。

越鸣捧着水杯发愣,好半天才闷声问,“蒋元双不是同小兔妖们有来往么?莫非他也去不得?”

朱凡正摇了摇头,“小兔妖们只能带路,却免不了那些凶险,要元双去,也有性命之虞。”

又过了一会儿,越鸣坐在榻上摇摇晃晃的,脑子里一片混乱,眼前也迷糊了。他把水杯往地上一扔,躺到在榻上,拉过被子蒙住头,喊着,“去吧去吧!你去吧!”

朱凡正见他缩成了一团,还蒙着被子,终于忍不住脱口道,“鸣儿……你生气了么……”

越鸣身子一僵,随即扯开头上的被子,瞪大眼睛望着朱凡正问,“你叫我什么?”

朱凡正这句话出口就后悔了。可覆水难收,他只得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气我今日在祥轩殿与御逸公子说笑了?”

朱凡正这话正戳到越鸣痛处。

越鸣虽然贵为皇族,却非常喜欢江湖义气,尤其喜欢习武。赤焉国中人人都知道,当今皇帝的二哥,启王越鸣是个武痴。他手下的巽营中,个个都是高手,而且其中多数都是皇家亲训出来的,越鸣与他们,也算是从小混到大的。越鸣与巽营中的兄弟感情都很好,但却只有这个外号无影的朱凡正,总是让越鸣烦恼。这么多年来,朱凡正总是在越鸣危难的时候出手相救,他跟在越鸣身边的时候也最多,越鸣总觉得他是最了解自己秉性的人。可越鸣却从来都看不出朱凡正在想些什么。时间越久,他们二人之间,就有越多别扭的牵绊。他也曾揪住朱凡正的衣襟,质问他许多事,可朱凡正总是巧妙的避开话题,或者只说自己面冷,不会表达出喜怒哀乐。

可今天!越鸣越想越气!

今天在皇帝越然的寝宫祥轩殿中,这个自称面冷的朱凡正竟然与皇帝宠爱的那个兔神御逸相言甚欢!还有说有笑的!而且被越鸣撞个正着之后,这朱凡正居然马上冷下脸!

想到这里,越鸣又气的开口大骂,“你不知道御逸是然弟的宝贝吗?还跟他说笑!你没看到我们进去时然弟的脸色多难看吗?他是吃醋了!知道吗!他是皇帝!他要是看你不顺眼,随便给你治个罪,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这笨……”

越鸣骂着,一抬头,话在嘴里绕圈,就是说不出来了。

只见朱凡正微眯着眼,逼近过来。他坐到榻边,轻声问,“你是怕三哥……怕皇上治我的罪?你是为了这个才去喝的酩酊大醉的?是为了这个才生我的气的?”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短,朱凡正的脸离越鸣越来越近,越鸣的心,也越跳越快。

“我……我……就是为了这个……怎么了……”

越鸣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脑子里却已经是一片空白了。

下一刻,朱凡正的手已经环住了他的身子,炙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耳边。

“说谎的人,明明是你……告诉我,你到底为何生气……”

朱凡正一边质问,一边压倒了越鸣,伏在他的身上,缓缓的,隔着华美衣服抚摸他的躯体。

“唔……你……你干什么……大……大胆!……你质问本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