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江山月明完结作者:君卿安禅

江山月明完结作者:君卿安禅

江山月明

作者:君卿安禅

楔子

大秦嘉华十六年,凤潇公主夜梦难解入山问卦于青衣道人。道人曰:“此梦预示夫人将诞下佳儿。此子貌比天人,才华绝世,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然其宿孽深重,疑有乱.伦倾国之嫌,且命克其母。但若无它,秦氏将不保,天下生灵涂炭。天山有花名曰,函华,有转性抑欲之效。夫人若能在三个月内服下此花,怀胎十月后得麒儿,或能避此劫。”

大秦嘉华十七年三月,凤潇公主一行人于乌拓山遇山洪,随行人尽数遇难。三日后,大秦国王秦啸天亲到乌拓救援,与车队百米外见紫气萦绕两巨石。秦啸天命人移开巨石,见缝隙发现凤潇和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当是时,风潇凤潇已亡,婴儿命危。秦啸天遂携婴儿回宫。婴儿入宫当夜有金光笼罩皇宫,婴儿所居大殿被清香充斥,七日不散。大秦皇秦啸天感其佳兆,赐姓秦,抬首见明月当空,赐名“明月”。因其眉目酷似凤潇公主,大秦皇思女心切,待其周岁封为秦王。及其五岁,天一道人路经大秦国都,感其灵气,收为记名弟子,后十年居天山。

卷一

第一章:仙人指路

大秦嘉华三十二年二月,春风绿柳,远处斜阳衰草,似有细雨迎面,正值草长莺飞时节。

夕阳古道,落日楼头,一白衣少年持箫迎风独立。箫声若空谷幽泉,声声空灵俊秀,虽悠扬婉转却隐有冰寒之气。箫声透过晚风穿越荒野,似母亲的双手安抚着归巢暮鸟。

少年雪白的衣衫随风轻扬,清逸飘洒。夕阳的余晖洒在他周身,笼上淡淡的金色光环。那神态似极神仙妃子,恍惚间似要涅槃乘风化去。

远处,一支队形严谨的人策马而来。

遥闻箫声,为首的暗红色衣裳的华服少年不禁站在远处停马倾听,追寻箫声源头,蓦然看到落日楼头清新素雅的白衣飘舞。

远远看到那不真切的朝思暮想的背影,那华服少年先是一愣,后而红衣一震,似沸腾的血气在天空腾翔,在离楼百米处飞身上楼,而身边几位高手也紧跟而去。

此曲名曰《倦鸟还》,曲子虽为人间常见,但箫声声声空灵,仿若空谷幽泉,入耳潺潺,仿若抚入内心最深处,让人顿感心神俱宁。这不是重阳第一次听到这曲子,但如此不经意的相逢却让他欣喜若狂。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还是……

此楼因地处荒野无人修葺亭柱的彩漆壁画大半脱落。然布局格式仍可见当年大气磅礴。空灵的箫声,破败的楼阁,随风飘舞的白衣黑发,一切浑然天成,一派遗世独立之气。重阳远远的站在吹箫人身后,连呼吸都放轻,怕惊了这唯美画面。那白衣少年似未觉人来,依旧神态不改,弄箫依旧。

许久箫声停,就在重阳踌躇是否上前相扰,突然间一股在亭内浮动暗香向他袭来。此香有梅香竹气之清雅,荷韵兰心之脱俗,雨雪寒冰之清冷,沉香禅味之怡神,若有若无间扑鼻,让人不觉心神一荡。

此时香味始处的白衣少年垂首眺望远方衰草间,背对众人垂首把玩着短箫道,“大秦沂县离此不足二十里,尔等若是此时快马加鞭,可望天黑之前赶到。此处荒郊野岭,夜宿不便,不宜久留,还是快些赶路要紧。”

那宛如天籁的声音,如清冽泉水注入心扉,让人只觉心中乾坤朗朗。此时虽看到白衣少年的容颜,但所有人心中禁不住一阵吸气,此等背影与声音已让人沉醉,若是那人转过身,就算是平凡之貌也足以倾国。

重阳又如初遇此少年时呆立原地许久缓不过神来。少年还是如曾经,可轻易挑动自己的情绪。一切一如初见的,少年影态依旧,一如旧时模样,又似比去年更……出众!少年身上似沐浴在柔光中般,把所有目光吸引,有种让人情不自禁膜拜的错觉。

待众人朝西望去,只见远处树丛参杂处,有缕缕白烟飘荡,似有人家。

“多谢指点,不胜感激。在下重阳……”还未等重阳说完,只听身后一阵鸟鸣振翅声。重阳不禁警觉回首,身边的侍卫握剑警觉,众人回首却只见几只白鸽从草丛惊飞。待在回首看白衣少年所立之处,竟无人影。四处寻找,不见任何风吹草动。除楼间若有若无的暗香昭示那人曾来过外,竟找不到任何别的蛛丝马迹。恍然间,那人似从人间蒸发。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重阳且自望着白衣少年原先所立之处暗自思忖:按理说,他不应该出现此处,为何?还是?

难道出了什么事儿?

本来狠狠攥住的拳头,因为少年的突然不见而暴虐,转眼楼外一颗大树便因为被牵连轰然倒塌。

重阳在心中慢慢的叹了一口气,又不是最近两年派去找他的人都有去无回,他现在犯得着脾气这么暴躁嘛。都怪!都怪自己太一厢情愿了!总是对那个人相思到底,但是那个人却像一阵清风,怎么抓都抓不住!

其实,重阳很想告诉自己少年是在等自己,但……他知道,这不会是事实。少年根本就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主子,天色不早,不如快些赶路……”见重阳一直望着远方沉默不语,身边侍卫屈身向前恭敬说道。

现在的侍从都是跟随重阳南征北战将就的亲卫队,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他们的王在众目睽睽之下置自己身于危险中,又无意中显露情绪。且不说如此之地出现如此少年是一件多么诡异的事,单是重阳在没有确定周围是否安全的情况下便飞身上楼,便已让周围的侍卫担心不已。虽说,现在重阳的武功,天下已少逢着对手,但兵不厌诈,何况现在天下局势如此紧张。从来王者便不应该因外物喜悲,如此情景的王委实让众人捉摸不透。

作为一个帝王,重阳拥有帝王成就霸业所该有的一切:霸道、狠厉,阴邪!为了目标不择一切手段,想要的东西就动手拿,出手时“快、准、狠!”

就算曾经数十名王族在他面前身首异处,都为看到他脸上一丝表情,为何只是一介少年(不知是人是神还是妖)便让王得情绪如此起伏。虽是重阳尽力掩饰看到白衣少年的情绪,但那冰寒面具下细微的感情波动,还是让周围跟随他十几年的侍卫觉察到一丝什么。难道王上心仪持箫之人,但那人分明是个男子。虽说,现在男子与男子永结百年之好也不少见,但作为王上,还只有少数人会立男子为后,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