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爷,你家夫人超凶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爷,你家夫人超凶哒》最新章节目录

《爷,你家夫人超凶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爷,你家夫人超凶哒》最新章节目录

文章目录

主角叫宋芹商祁隽的小说叫《爷,你家夫人超凶哒》,是作者包子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0章二婶喉咙哑了哑。南海湾项目,百亿价值,这么久了都没拿下,是个荡手山芋,她哪敢下注。输了那是连宋家肉渣都分不到的。二叔一看自家老婆神情,心里有数,不满道:“南海湾项目众所周知难拿下,周志深都没底…

《爷,你家夫人超凶哒》 第10章 免费试读

第10章

二婶喉咙哑了哑。

南海湾项目,百亿价值,这么久了都没拿下,是个荡手山芋,她哪敢下注。

输了那是连宋家肉渣都分不到的。

二叔一看自家老婆神情,心里有数,不满道:“南海湾项目众所周知难拿下,周志深都没底气,半个月时间不是强人所难吗?”

“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宋芹冷笑,目光环顾一周,神色咄咄逼人。

“我今天话就搁在这儿,爷爷选我为继承人,就是看中我本事,不服气的,可以来跟我赌一把,我奉陪到底。没那本事的,有什么意见脾气,都给我忍着。”

她扬起下巴,神情睥睨轻蔑,“各位都是商场混过的老油条,还不知道这行里的一句话?”

“弱者,没人权!”

没本事,再大不满都得憋着!

全场俱寂,宋芹等了半天,也没人真敢出头挑衅,不由轻笑。

“看来是我误会叔叔婶婶们了,你们对我的能力还是服气的。那么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那些叽叽喳喳的话。”

她勾着唇角,“虽然跟蚂蚁挠痒痒一样,不痛,但膈应啊。”

一番话讥哨得一众叔伯面红耳赤,说不过她,便以宴客为由,下楼招待客人去了。

二楼的大厅,转瞬只剩下老爷子和宋芹。

老爷子看着面前的孙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还带着几分无奈。

“你这丫头,又皮了,你那些叔伯,哪是那么好打发的。”

“至少耳根子可以安静一段时间,值得。”宋芹笑着说,“只是怕扫了爷爷的兴。”

宋老爷子哼笑。

“那几个兔崽子什么德行我心里没数,你没受这委屈就好。”

都说他人老了糊涂,可糊涂的人,心里都明白着。

要不是宋家这几个儿子辈都不争气,何至于继承权落到宋芹身上。

这丫头皮归皮,那眼界和魄力,他那几个不争气的儿子拍马也赶不上。

宋氏,只有交到宋芹手上,才有一线生机。

思及此,宋老爷子看向孙女,“芹丫头,你跟爷爷说实话,你南海湾项目,有多少把握?”

宋芹眨了眨眼:“爷爷你还不懂我吗?从不打无把握的仗。”

“听说那项目半年都没进展……”

“半个月时间,足够了。”

算算时间,她那死党沈嫣颜也该回来了。

人活世上,谁没个触点,沈嫣颜就是唐榕树的脉。

宋老爷子瞧她神色笃定,心头缓和了两分:“是你那男友的功劳?”

男友?

迟征?

迟征那**不趴在她身上吸血就不错了,还功劳。

宋芹方想着,宋老爷子欣慰笑了。

“很好,我这把老骨头撑不了多久,有个爱你的男人帮衬着,我也放心了。”

宋芹才反应过来老爷子口中的男友是谁,一时间话堵在嗓子不上不下。

宋老爷子拍着她肩头。

“你这孩子是我看着大的,脾性我都知晓,人生漫长,该放下得放下,沿途的风景,只有更好的。”

宋芹知道他说的是迟征,眼眶微微湿润,低下头。

“我会的。”

迟征不配。

以前是她眼瞎,为他耽搁一片森林,以后世界大着呢。

宋芹在楼上陪老爷子聊了一会儿,就被老人家打发去楼下招待宾客了。

宋家在B市也算有头有脸,老爷子寿宴,来的人可不少,她这宋家继承人少不得站在门口做个吉祥物。

只是没想到,这么祥瑞的日子里,也有不安好心的人过来。

宋芹微眯着眼睛,看着宋馨儿领进来的男人,眼神带着几许不善。

“馨儿,今天爷爷大寿,你这捣鼓啥?”

“堂姐,今天大场面,你没带男伴,迟总不是你对象吗?”宋馨儿一脸无辜,“我看他门都没找到,这才好心领个路,堂姐不高兴?”

高兴才有鬼。

她跟迟征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丢的不仅是迟征的脸,她宋芹的面也没了。

宋馨儿把迟征领来,叫满堂宾客看笑话?

宋芹呵了声:“馨儿,你都这么大人了还一心钻在读书上,两耳不闻窗外事,书都读糊涂了,二叔就你这个女儿,智商跟不上,情商也跟不上,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宋馨儿最恨别人说她蠢,当即绿了脸。

“果然我就不该好心,以为把迟总带到这边来省了堂姐去找,却里外不是人。”

“真好心就去前头招待宾客去。”宋芹瞟她一眼,“也不是个孩子了,光吃饭不做事,以后怎么接二叔的班?宋家今天就没个闲人的。”

宋馨儿面皮薄,说不过她,气呼呼去了前厅。

世家女子,情商再怎么低也有个尺度,宋馨儿还想吊金龟婿,倒不会在这种场面上失礼宾客,有她加入,宋芹忙里偷闲松了口气,给乔希发信息。

“怎么还没到?”

乔希:“路上有点堵车,二十分钟后到。”

二十分钟,黄花菜都凉了。

算了,也没指望他撑场面,来得越晚,越好办事。

宋芹回了一声,再抬头,见得迟征温文儒雅的神情已经兜不住,额头青筋暴起,眼神恶狠狠的,像会随时把她暴打一顿。

“宋芹!”

迟征咬牙切齿的,勉力维持着表面形象,“是你邀我过来的,却爱理不理什么意思!”

宋芹晃着手机,眼神像在看**。

“迟总,才一星期,智商就跟着同水平下降了?劈腿的男人就跟汤里落了屎,我是多贱才招你来恶心自己?”

迟征气得拳头捏起。

“恶心?宋芹你别过河拆桥……”

“我爷爷寿宴,没心情陪你撒泼。”宋芹神情冷淡,“你是自己出去,还是想让保安架出去?”

这话太有画面感,迟征脸都绿了。

“宋芹你别欺人太甚!”

“知道你还来?被人利用还借坡下驴,真蠢还是装蠢?”

宋芹扬着下巴,“我最后问你一遍,自己滚,还是让人架着滚?”

“想好了,我这问题仁慈着,别说我不给机会,到时候面子里子都捞不着。”

迟征气得身子都在发抖。

他定定看着面前的女人。

今天的她一改往日风格,明艳娇贵,像那高枝的玫瑰,美极,艳极,也狠极。

刺得他都接不上弦了。

迟征看着她姣好的面容,想起出门的初衷,语气放缓下来。

“芹芹,男人哪有不偷星的,我们也好过,何必闹得那么僵,你也还爱我对不对?”

芹芹?

难得的亲密词恶心到她了。

宋芹脸色一垮,拿过从身侧走过的侍者手中对讲机。

“保安,正门大厅有人闹事,赶紧过来!”

迟征面色顿变,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走。”

从寒门学子一步一步走到HD贸易副总,他自忖最大的优点就是察言观色。

没跟宋芹闹掰前,宋家将是他往上爬的第二个踏脚石,今天的宴会就是他的主场之一。

虽说宋家人一直不待见他,老宅他都没来过,但真结婚了,宋家那些人不接受他也没用。

只可惜……

他暗暗再看那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一眼,心头既恼又悔离开了。

几年感情,没人比他更了解宋芹,那女人狠起来,是真会把他丢出去的。

那时候他才是真没脸混了。

宋芹目送他离开,好好的心情全没了。

九点半,宾客都来得差不多了,宋家众人便张罗着切蛋糕。

老寿星出来寒暄一番,就准备回去了。

三婶像是不经意开口道:“咦,小芹不是说带男朋友回来吗?这蛋糕都切完了,人还没见到?”

小说《爷,你家夫人超凶哒》 第10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