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老师这是教室啊好

老师这是教室啊好

老师这是教室啊好

251心思逼疯人

为什么要这样?

别人的父母都是好好的,怎么轮到自己就这样?

吴峰提离婚,简凤青回答说离,这边吴峰回了家就和家里人打了招呼。

吴倩奶奶打儿子的头。

“妈,你打我做什么?”吴峰捂着自己的头,你说这老太太,打人还怪疼的,不是她背后也说简凤青不好吗?自己这回就打算离了,老太太激动什么?

吴倩奶奶继续打:“我打你做什么,打你这个缺心少肺的,你和她离婚外面的人能和你过到一起去?就过到一起去,你就不想想吴倩?人家带着孩子,那是你亲生的?到时候你是管人家的孩子还是管自己的?你自己一个人高兴快乐就行了,吴倩怎么整?”

头脑不清醒,外面和人不干不净就算了,压压凤青她也觉得没什么,简凤青那女人是嘴巴不好,应该给她点教训,吓唬吓唬就算了,谁让你动真格的?离婚有那么好离吗?

“还我对她有怨言,那你媳妇做的事情能让人没有怨言,事情分怎么看,吴倩都没结婚,以后要结婚的时候人家问,父母是不是一起,怎么回答?”现在这社会,有些家庭就是在乎这些,你们这么一搞,吴倩就更加不用结婚了。

以前吴倩就是被她妈给带的,有点带歪,孩子本身是好孩子。

要么就说娶妻娶贤,不然搞这么一个搅家精进来,你看就是现在这样的后果。

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

吴峰不管。

“反正我不和她过了,磨磨唧唧,一点事情就没完没了,成天挂在嘴上,也不分什么场合,前脚掐完她嫂子,后脚就去求助她哥,这个模样太难看。”把别人都当傻子看了吧。

“又怎么了?”

老太太问着儿子,吴峰就事情说了,老太太一听,只觉得简凤青脑残,要么你就别张嘴,要么就干脆别走动,又想得好处又要得罪人,又想说了算,你当自己是太阳呢?就是太阳人家长成这样,你得先瞧瞧自己的模样吧?当初结婚的时候,她就听说简凤青不行,看看她娘家妈就知道了,可儿子不听自己的话,说她娘家条件好,这回怎么样?

活该你们过成这样,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她脑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吴峰看着自己妈,老太太瞪眼珠子:“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妈,你行啊还知道脑残呢。”

“我什么不知道,这婚不能离,就算是为了你女儿也不能离,吴峰啊你就这么一个孩子,还是个小姑娘,怎么样也不能毁吴倩,你得替吴倩着想,她眼见着就到了结婚的年纪,你不能在这个时候拖后腿。”

吴峰往沙发里一坐。

“不离婚这口气我出不去。”

“你就现在怎么样以后继续怎么样,也没人挑你,你做什么我不管但是离婚绝对不行。”

简凤青那边跑到简奶奶这里哭诉,哭的是眼泪一把鼻涕一把。

嘴上还硬:“离婚就离婚,叫他就这样给我滚出去,永远别回来。”

简奶奶心想这样并不划算,少了一个吴峰就少了一份家庭进账,这样对吴倩也是不公平的。

“凤青,你听妈的,少说两句。”

“少说什么?妈,你是不是也要劝我不离婚?我是你亲闺女吗?”

祁采华乐了,你可不就是亲生的嘛,不然你以为你妈会劝你?换成别人早就让离婚了,要么就说简奶奶这老年痴呆的毛病祁采华觉得是分人的,换了她不喜欢的人,可能毛病就大了,各种发作,到了喜欢的人眼前,这就不会发病,你说这么奇怪呢?

真痴呆还是假痴呆呢?

挺神奇的反正是。

“我不是为了你好?你就不能替吴倩想想?”

“现在想不得了,亲女儿他也毁,什么话他都敢说出口。”

简奶奶叹气:“他到底说什么了?”

简凤青故意不提,废话祁采华在这里站着呢,她如果真的说了,叫二嫂怎么看她?到时候岂不是全家一起背后讲究她,她也不傻,就随便盖过去,找了个借口,说是吴峰口无遮拦。

简奶奶这闹的脑仁都疼,想让祁采华把简凤青送回家,祁采华溜的比谁都快。

祁采华回了自己娘家,她是不打算看戏了,反正老太太的亲闺女在家里呢,没饭就给做了。

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

“你婆婆在家一个人能行吗?”祁采华娘家妈今年也快八十了,身体扛扛的,老人家比简奶奶有福气的多,自己能动能走,不需要儿女照顾,儿子每个月给生活费,不愁吃不愁穿的,挺幸福。

女儿呢就时常过来给买点吃的,买点穿的。

因为是差不多的年纪,所以老太太也对简奶奶有点同情,虽然闹腾的厉害,那毕竟也是上了年纪的,真的摔了磕了碰了犯不上。

“妈,你不用担心我婆婆,她保证比我寿命都长呢。”

这点祁采华是深信不疑,绝对的。

按照简奶奶现在这样折腾的劲,在活个十年二十年的估计也不费劲。

“你就瞎说吧。”老太太瞪女儿,这么口无遮拦的,什么话都敢说出口,乱来!

祁采华就说自己这奇葩小姑子,她娘家妈叹气:“你说谁家招了这么一个也是挺闹腾人的,怎么就不肯好好过日子呢?”

图啥?

图啥?

祁采华笑:“我小姑子图的可多了,她以为别人都是傻子都看不出来,只有她精,反正她做的那点事情人人都知道,她想要房,想要钱,想要好生活,要个好女婿,只是吧,命和运气都没达到那个份儿上,于是乎就不干了,各种折腾,鸡飞狗跳。”

老太太咂舌,不会吧?

“我也见过她,不像是那么想不明白的人。”

“妈,人是会变的,被金钱冲昏了头脑,自己攒一辈子的钱连个房都买不起,看着人家住大别墅,心里就不是滋味了被,这控制的好那就是人,控制不好那就是魔,简凤青啊,要求的太多,早就疯了,你看她说话办事和正常人都不一样,也就我婆婆惯着她,惯来惯去给惯成这样的,正常妈也没有几个这样带孩子的,生怕自己的孩子不毁,还当成什么高兴事一样的做。”这叫作死。

252吴倩警醒

“那那么多的有钱人都住别墅,岂不是个个看见都要疯了?”老太太嗤之以鼻,就是自己控制力不好。

祁采华喝了一口凉水,压下自己心头上的笑意,她觉得就是一场笑话,看着好玩。

“你这样想,证明你看的通透,简凤青要是能看通透了也不至于作天作地了,恨不得把自己作死,叫女儿去追简宁的前男友,结果人家不干,也就她想得出来,都是一家人,你说以后见不见面?尴尬不,这世界上就没男人了?就非得那个不可了,今天这不知道又干了什么事,我看她吞吞吐吐的,八成又没干好事,反正就是奇葩一个,吴倩也是倒了霉,摊上这样的爹妈,我要是这孩子,我非得疯了不可,真是难为了,一个挺好的小孩。”

都是叫妈给带坏了。

老太太叹气,这人啊就得惜福,别总去和人家那么站在山顶的人去比较,多和不如自己的比比,生活就是这样,高兴是一天,不高兴也是一天,你看满大街还有吃不饱饭的呢,还有八十多岁出去收破烂的呢,这样一想心情自然就好了,不惜福处处比较,就是各种闹心事,回头就折福。

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

祁采华坐了好半天,那边简奶奶还在问,见嫂子走了,简凤青就说了。

“妈,你说他是不是缺心眼?这些话能说出来?这要是叫陶天妈妈知道了,我的脸往哪里放?叫人家怎么想我?吴倩怎么整?”

简奶奶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那就是误会一场,想必简宁也不会深想的。

“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你也别想那么多。”

想的多容易操劳。

简凤青嘴快:“不想那么多?妈你信不信我嫂子现在就能打电话去问简宁,我还能不了解她,我说她家里那么多的燕窝,怎么就没见给你送点,你不也是她婆婆,结果人家怎么回答我的?说你也不是她妈,你有儿有女的,轮不到她一个儿媳妇来送,这是她女儿买来送给她的。”

简奶奶早就知道简母心里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才说,儿媳妇不是女儿。

“她也不是今天才这样的,你生这个气做什么,就因为这个干起来的?”

“那当然,我没打她我现在还后悔呢,自己也有儿有女就说这种话,以后是不是她儿媳妇也什么都不做?”

什么也不给她也不挑?

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就是三嫂这种人。

简奶奶拍着女儿的手背:“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当时就一眼看透她了,可是大家都被她的外表欺骗了,觉得她对我好,都是装出来的,哪里就真的好了。”简奶奶向来不喜欢简妈妈。

觉得装的成分太多,而且怎么装她都一眼能瞧得出来。

这不现在狐狸尾巴就露馅了。

“你很吴峰别闹了,就当是为了吴倩。”

简凤青伤心欲绝,不是为了吴倩,谁要这个家?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一切都是为了吴倩,不然早就离婚了。

那边吴倩回了家,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哭,简凤青敲了一会门,吴倩说想自己待着,她妈才去简奶奶那边,吴倩一直哭了几个小时,实在哭不动了,她有些时候真的宁愿自己是孤儿,是孤儿也好过现在。

这样的丢人,这样的没完没了,她当初就说不能去顶替,结果她妈非要这样做,除了得到五千块钱,还得到什么了?

相反的脸面都丢没了。

拿起来钱包和钥匙,自己出门去蛋糕店买了很多的吃的,回来就一通吃,其实她并不饿,可就是想吃,心里有障碍。

不知道能和谁说,哪里有人理她?

简心姐他们都不跟她玩,原因不就是因为她妈嘛,她妈以为自己赢了,其实她是输家。

吴倩吃了三块蛋糕,实在吃不进去了,奶油太腻了,简凤青推门进来。

“吴倩啊,妈和你爸今天不是故意的。”

吴倩站起身,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我自己的事情,以后我自己做主,妈你就少操心吧。”

吴倩回了房间,给简宁打了电话,来来去去都讲清楚了,即便简宁怪她,她也认了,她以后反正就自己一个人了,不打算和家里的任何亲戚走动,怎么走动?脸皮都没了,还能走?

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

她办不到。

简宁这才记起来是怎么一回事,她妈之前打电话过来,说的不清不楚的,说她救了什么陶天一类的,她压根就没往这上面去想,说实话挺膈应人,但是符合她姑姑的一贯作风。

“姐,我对不起你。”

吴倩不等简宁说话就把电话给挂了,自己抱着腿继续哭,怎么就摊上这样的一个家?

怎么就做尽了丢人的事情?

简凤青听着吴倩好像是在和谁通电话,以为她心情不好和同学聊聊,拍着门板。

“吴倩啊,你出来吃点水果吧。”

吴倩躺在床上,开始和她妈冷战,家里的饭她不吃,进出也不和自己妈打招呼,吴峰那边死回来,和简凤青两个人又吵吵两句,但是谁也没在提离婚的事情,反倒是吴倩进出一个人。

和谁都不打招呼,到了上班的时间,早饭也不吃就走了。

“好好一个家,你非得折腾散了,你才高兴。”她哭。

吴峰撂下筷子去追吴倩,这是他亲女儿,他也怕吴倩出问题。

“吴倩,你等等爸……”

吴倩站住脚步,其实她也不是怪父母,就是不知道可以说什么,反正错都铸下了,现在也没有办法洗干净了。

吴峰和女儿并排走。

“你还怪你妈和我呢?”

吴倩摇头,低着头一直走,走了能有五六分钟才开嗓:“也不是怪,就是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所有的事情都做的一团糟,其实做的时候我也参与了,回过头自己撇的一干二净的,好像挺不是东西的。”

如果没有那些错处该多好?

她可以挺直腰板,大大方方的去参加简宁姐的婚礼。

“你这孩子,别想那么多,你妈不着调和你有什么关系。”

和她有什么关系?

和她关系大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