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污到湿水的小文章

污到湿水的小文章

污到湿水的小文章

“他妈不想活了吧。浩轩,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说出去,咱哥几个他妈的得被人笑话死。”紫色头发的公子哥,亦是狠狠扔了烟,大声叫道。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孙浩轩牙齿咬的崩崩直响。

“你打算怎么办?”另几个纨绔,即刻问道。

“找到那个土包子,狠狠地收拾,只要不出人命就行。我就不信,他还敢再待在冬儿身边?马勒戈壁的,敢耍本大少?”孙浩轩双眼微眯,狠狠说道。

“行了,这事儿交到哥几个手上!白天不好动手,等今儿晚上,保准打得那土包子后悔从他娘胎里出来。”几个纨绔呼喝着,就敲定了这事儿。

而此刻,大家口中的主角叶丰,对一切都浑然不觉,正坐在夏冰的院长办公室内。

夏冰的办公室不但宽大,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馨香,叶丰敏锐的嗅觉,自然辨得出,这是夏冰身上特有的体香。

而一向干练的夏冰,此刻却是脸上有些微红,正以殷勤的招待,掩盖心头的些许尴尬:“叶老师,喝点什么?红酒?饮料?咖啡?还是茶?对了,你应该是喜欢喝茶的吧?我这里有好茶。”

夏冰说着,几分忙乱地打开了一个矮橱,半蹲着身子,翻找茶叶。

这样的姿势,把她职业套装下,纤细的腰肢,凸显毕现。

成熟女人的身体,如同一个丰满的葫芦一般,果然是比青涩的女孩,更加玲珑,也更加具有魅惑性。

黄文小说超正口味

只是,以夏冰平日里的高高在上,恐怕很难有人看到这一幕吧。

叶丰感受到夏冰心中的尴尬,再想想她早晨和现在截然相反的态度,不由得心中暗笑,却也轻咳了一声,说道:“不必找了,我轻易不在外面喝茶!”

“为什么?”夏冰停住了手上动作,丰润的嘴唇微张,不解地问道。

“因为……”叶丰想了想,如实说道,“外面的水不行,茶叶也不一定合口味。”

“哦?叶老师平时喝的是什么茶?”夏冰直起了身子,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作为突破口的话题。

“不是什么名茶,都是我自己在山里制的一些粗茶。夏院长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下午还有安排呢。”叶丰说着,站了起来。

虽然不介意和一个成熟美艳又馨香的大美女独处一室,可是,因为早晨的那点事儿,夏冰心里始终有些尴尬,这点些微的尴尬,实在是破坏氛围。

在不对的氛围内,待着不舒服,不如趁早离开。

这是叶丰二十年来的一贯观点,随时随地让自己舒适,才是最重要的。

眼见叶丰要走,夏冰急了,一伸手,急忙说道:“别啊!叶老师,我中午请你吃饭!”

“不用了吧?”叶丰说道。

“要的!”夏冰疾步走到了叶丰身前,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再也顾不得兜圈子了,脸色微红说道,“叶老师,对不起!早晨,我对您态度不好。老实说,我的确在看见您的第一眼,有些轻视您。因为,以我的经验,实在没办法把您和经验丰富的神医,联系在一起。不过,现在我知道了,早晨的我,实在是无知,甚至是愚蠢。我希望您别介意!希望您别因为我的无礼,而心存芥蒂,影响了给学生们上课的心情。”

夏冰说到最后,俏脸通红,却努力抬起目光直视叶丰,诚挚地道歉。

叶丰其实也没有把这事儿看得多重,如今,见夏冰如此说了,也就笑着说道:“夏院长言重了。其实也没什么!”

“如果叶老师真的觉得没什么?中午就让我请您吃饭吧!”夏冰眨动着秋水般的眼睛,笑眯眯地说道,大美女的优势,她还是懂得运用的。

眼见人家一个大美女,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叶丰再拒绝也就不好了,也就点了点头,勉为其难地说:“那好吧!”

夏冰心头暗自一声欢呼,即刻踏着高跟鞋,几大步走回了办公桌前,麻利地翻出了一张名片,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一边穿外套,一边把电话拨了过去。

片刻之后,电话就通了。

“喂,菲尔豪斯西餐厅吗?我预定一个中午的双人位置。对,我是白金会员,我姓夏。好的,好的!”夏冰干脆利落挂断电话的那一刻,也已经穿好了外套,果然是雷厉风行。

污到湿水的小文章

菲尔豪斯西餐厅离海城中医药大学不算近,处于繁华商业区内,车流比较多,两人驾车到达之际,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餐厅的门童,熟练地引着夏冰泊车,眼见拉风的保时捷轿跑,也并没有显露出过于惊讶的神情。

二人停好了车子,便由专人引着,进入了西餐厅。餐厅内的装潢,奢华精致,正有钢琴声如水般流淌。

夏冰预定的位置,恰处于钢琴之侧。

此时此刻,一个身着黑裙的女子,正低着头,专注地弹着钢琴。手指跃动,琴声如水!一曲终了,餐厅里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弹琴的黑裙女子,却头都没有抬,甚至眼皮都没有撩起一下,便继续开始了下一曲的弹奏,依旧是陶醉其中,指法纯熟至极,行云流水。

“二位,现在就点餐吗?”一个面容姣好的女服务员,已经走到了叶丰和夏冰身侧,微微欠身,礼貌地问道。

“是的。”夏冰点头,礼节性地把菜单推向叶丰,随口说道,“叶老师,你先点吧?”

叶丰也就接过了菜单,翻看了半天,菜没点出来,清秀的眉头,倒是皱了起来。

眼见着叶丰皱眉,夏冰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刚才只想到要好好请叶丰一顿,以拟补早上的无礼,也想到了,这家西餐厅菜品精致高档,足以显示自己的诚意。

可是,却偏偏忘了叶丰的出身,叶丰是山里出来的,他懂西餐吗?

万一令叶丰受窘,这顿饭,岂不是就吃得适得其反了?

一想到这里,夏冰心头一紧,正要出言帮忙,却见叶丰已经合上了菜单,对服务员说道:“就给我来一份茄汁意大利面吧!”

“好的先生!”服务员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眼叶丰朴素的穿着,却依旧训练有素地微笑应答。

夏冰的脸却腾地就红了,急忙说道:“叶老师,我第一次请你吃饭,怎么能就点这点东西?我来点。”

夏冰说着,不由分说,接过了叶丰手里的菜单,素手轻点,对服务员说道,“戛纳顶级鱼子酱,生煎鹅肝配黑醋栗,奥斯陆酸甜三文鱼。”

“夏院长,别点这些……”叶丰急忙摆手阻止。

夏冰却是头也不抬地,豪气地摆了摆手说道:“叶老师,不用跟我客气!”

说完,不由分说,又点了好几道菜。

夏冰每说出一道菜名,服务员便道一声“好的”,几道菜过后,服务员的声音,已经愈发地恭敬起来。夏冰点的菜都很昂贵,只那道“戛纳顶级鱼子酱”,就是1388元。几道菜加到一起,已经三千多块了。

服务员恭敬地躬身离去。

夏冰满意地伸手撩了撩长发,双肘交叠在桌子上,笑眯眯地对叶丰说:“叶老师,一会儿等你尝过那些菜品,就知道真的是物有所值。”

污到湿水的小文章

叶丰面色有些古怪,讪讪地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却是被身侧的琴声吸引,不由微微偏了头,以一种玩味的目光,看着那弹琴女子,凝神细听那如水的琴声。

夏冰见叶丰不说话了,不由心中暗忖:“他窘迫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唉,早知道,就不该来吃西餐!失策啊失策!”

两人一个听琴,一个暗自担心,倒是没有什么交流。

好在,没一会儿,叶丰的意大利面上来后,叶丰倒是一应餐具都用的得当,并没有闹出什么笑话。

这让夏冰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等夏冰点的那些奢华菜品陆续上来之后,叶丰却是一口不动,只是闷头吃自己的面条。

“叶老师,尝一尝,这几道菜,都是招牌特色菜。”夏冰切下了一小块金黄色微焦的鹅肝,沾了点果酱,放入口中,权当是不着痕迹地为叶丰做示范了。

鹅肝柔软鲜嫩,入口即化,配上果酱甜酸的香味,几种美味和口感同时冲击味蕾,夏冰不禁陶醉地闭上了眼睛。

眼睛再度睁开之际,却正看到叶丰在暗自撇嘴摇头。

“怎么了,叶老师?你吃啊!”夏冰不由得殷勤劝道。

“谢谢!我不想吃!”叶丰断然拒绝。

“为什么?叶老师,你要是不吃,我可也不吃了。”夏冰佯怒说道,并且真的放下了叉子。

叶丰见夏冰如此,微微叹了一口气,放下了叉子,微微一笑,终于说道:“夏院长恐怕不是学中医的吧?中医有句话,叫做春不食肝。”

“春不食肝?为什么?”夏冰好奇地问道。

“人在春季肝气旺,脾气败。再吃肝,就是补肝,脾气会败得更厉害。”叶丰说道,“除此之外,动物的血和内脏,多含死气,在春季脾气弱的时候,容易侵入脾中而患病。”

“死气?还有这样的说法?”夏冰吃惊地说道,低头看了一眼面前金黄色的鹅肝,突然觉得不那么有诱惑力了,甚至有些恶心。

虽然价格不菲,夏冰还是把那盘鹅肝,推到了一边,再也不想碰了。

“你看,我本来不想说的,你非要我说,现在吃不下了吧?”叶丰笑道。

“吃不下,总比吃了不健康要好啊!”夏冰倒是不以为意,端过了那盘挪威三文鱼。

刚要动口,却是突然停下来,看向了叶丰,笑着问道:“这个健康吗?”

“三文鱼是深海鱼,本就极其寒凉,再生吃,啧啧”叶丰摇了摇头。

夏冰无可奈何,推开了三文鱼,拿起了一柄小勺子,舀了一小勺鱼子酱,轻轻放入了口中。

鱼子酱入口,一颗颗小小鱼卵中的美味爆涌而出,夏冰轻舔朱唇,不禁发出了一声满足的轻哼。

哼声未绝,又见叶丰在摇头。

“这个也不健康?”夏冰惊问。

“这个没有!”叶丰急忙低头吃了一口面条。

黄文小说超正口味

“那你为什么不吃?”夏冰追问。

叶丰头低的更下了。

“不行,你要是不说出真正的原因,我吃的更不踏实。要不,你就陪我一起吃!”夏冰舀了一小勺鱼子酱,不由分说,递到了叶丰嘴边。

叶丰即刻推开了小勺子,无奈地说道:“华夏有句老话‘劝君莫食三月鱼,万千鱼仔在腹中。’可是,你知道这种顶级鱼子酱是怎么做出来的吗?是专门捕捉春季怀孕的母鲟鱼,而且要生生割腹取卵,因为,如果鱼死了再取,会影响鱼子的新鲜度和口感。我们道家虽不忌荤腥,可是,这种残忍的吃食,实在是有悖春季的生发之气,我怕吃了会肚子疼……”

一句话没说完,夏冰险些吐了出来。

室内原本流畅的钢琴声,亦是突然出现了个颤音。

众人诧异地看向了那弹琴的女子,却是发现一直面无表情的女子,似乎嘴角有一抹轻笑稍纵即逝。不过,只是一瞬间之后,流畅的钢琴声,便再度从女子手下流淌而出了。

夏冰一边推开了鱼子酱,一边瞪大了眼睛,看着叶丰:“原来你懂西餐啊?”

“我有说过我不懂吗?”

“可是,你不是刚从山里出来吗?”夏冰不解地问道。

“我的确是从山里出来的。不过,这不代表着我什么也不懂啊。”叶丰很是“无辜”地说道。

“是了,你读的书多,你一定是从书中了解到的这一切,对吧?”夏冰“恍然大悟”。

“也不全是了!其实,山里也有一些有意思的人。我的一位朋友,可凡居士,他就最喜欢讲和吃有关的所有事情。”叶丰笑着说道,脸上竟现出了一种异常柔和的神色,似乎,思绪也飘回了遥远的终南山。

夏冰听了叶丰的话,了然地点了点头,可是,一秒钟之后,却是突然瞪大了眼睛问道:“等等……你说的是可凡居士?难道是那个岳子阳?谷神前中国区总裁?岳子阳?”

“嗯,他的俗家名字,好像是叫岳子阳吧!”叶丰吃了一口面条,随口答道。

夏冰闻言,震惊地长大了嘴巴。

岳子阳,谷神前中国区总裁,放弃百万美元年薪,隐遁终南山中修道。

这个消息,当年曾经轰动一时。

夏冰对此印象非常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