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污h细节描写小说_大山用力用力插

污h细节描写小说_大山用力用力插

污h细节描写小说_大山用力用力插

佳园小区,B栋地下室,宽约两百平的空间,摆放着十几张各种各样的牌桌,此时已是凌晨三点,依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这里是一个地下赌场,麻将、扑克样样齐全,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不歇业。

尽管开着空调,但欧阳明依旧满头大汗,手里拿着一张五条,不知道该不该打。

上家在做清一色,下家是个对对胡,都可能在等着这张五条,而自己如果打出五条,手上也是个大番子落听。

“快快快,得老年痴呆了啊,一个大男人真TM墨迹!”对面肥胖的女人喷着口臭,大声的催促道。

咬了咬牙,欧阳明把五条重重的砸在桌面上,“我就不信了,你们都等着胡这张!”

“嘿,被你说对了。”下家乐滋滋的把牌一推,“胡了。”

“本来还想自摸呢,你胡了那我也只好胡了。”对面那胖女人也把牌推掉。

欧阳明全身冰冷,对家竟然也是个大番子,一炮双响,一把出去三千六!看了看放钱的抽屉,里面就只有十来张红票,根本不够给。

原本从妹妹欧阳一一那拿了三百块,小心翼翼的玩了半个小时,总算赢到一千多,谁知道一把输成了狗。

“我也胡了。一炮三响,你这家伙手气可以啊,都可以去买彩票了。”谁知,上家也把拍推掉,大番子,再加一千八!

欧阳明把抽屉里的千把块钱往桌上一扔,“拿去分,不打了,TM的,你们就是合起伙来骗老子钱!”

大山用力用力插

“输不起是不是,每家一千八,你给一千块怎么分?”下家是个光着膀子的壮汉,霍然就站了起来,冲着欧阳明脸上左右开弓,扇了他两巴掌。

欧阳明哪是对手,毫无还手之力,鼻涕眼泪一起下来。

这时,几个赌场的打手听到动静,立即跑了过来。

“广哥,怎么回事?”为首的一个壮汉对那光头说道。

“东子,我说你们这什么破地方,身上带他妈几百块钱也放进来,让他空手套白狼啊?”广哥骂道。

其他两个牌友也在旁边附和。

“欧阳明,来挑事的是不是?”东子踹了欧阳明一脚,恶狠狠的骂道。

“你别对我动手动脚!”欧阳明哆哆嗦嗦的干吼了一句,“我告诉你,我妹夫可是警察,别惹毛我!”

“警察?你跟我提警察?”东子原本还没生气,一听欧阳明这么说,揪着他衣服啪啪啪就是几耳光,直打得欧阳明眼冒金星,哭爹喊娘。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欧阳明怂了。

“你们几个把他带出去,给他长点教训。”东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身后的几个打手一拥而上,把欧阳明抬起来,往大门走去。

“欠的钱还没给呢,怎么就把他带走了?”那肥婆娘不干了,尖着嗓子喊道。

“他欠的钱我给补上,是我们没做周到,你们继续玩,别影响心情。”东子换了一副面孔,笑呵呵的说。

……

地下赌场门外走廊,几个打手将欧阳明丢在地上,不由分说上前一顿猛踢猛踹。

欧阳明一开始还能叫上几声,被打狠了之后,连叫的力气都没了,只是抱着头,以防被人给打死。

等打得差不多了,东子才走了过来,一把揪住欧阳明油腻的头发,让他抬起头。

“欧阳明,你欠老子多少钱,你自己有数吗?”东子阴沉的说道。

“东哥,那钱我很快就还,我妹夫家里有钱,再给我点时间,我肯定给你。”欧阳明吐出一嘴血沫,尤其无力的说道。

“你别拿你那妹夫来压我,我可都打听清楚了,你妹妹的男朋友,就是他妈一个破保安!”东子冷哼道。

“不,你肯定弄错了,我妹夫是警察,天虹区警察局的肖宇!他爸是局长肖金盛。”欧阳明辩解道。

“滚你妈的。”东子把欧阳明往地上一摔,“你怎么不说他爸是市长呢!别说我没提醒你,明天就是还款的日子,五十万,要少一分,我把你妹妹送到盛庭去卖!”

“东哥,他妹妹我见过,长得很挺不错的,放到盛庭坐台有点可惜啊。”旁边的一个打手猥琐的笑道。

“长得漂亮才好,一次卖个八百一千的,才给得起利息!”东哥哼笑道。

欧阳明被打怕了,听到他们侮辱欧阳一一,根本一句话也不敢说。

污h细节描写小说

走廊里突然响起了突兀的脚步声,一个略显瘦削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他两手向后,倒拽着两个人。

那两个人早已不知死活,仰面躺在地上,各自有一条腿,被来人抓在手里,像拖把似的一直摩擦着地面,肮脏潮湿的地面,被拖出两条光溜溜的印子。

“东哥,是傻彪和熊二。”东子身后,一个眼尖的打手已经认出了那两个被拖着的人的身份。

傻彪和熊二,都是一米八几的个头,全身肌肉,原本放在门口站岗,一来望风,二来是盘查赌客,以防有找事的混进来。

现在,这两个壮汉,被人放倒了不说,还被拖了进来,要知道,他们的体重加起来得有三百多斤。

拖着他们的人,不过是个看似瘦弱的青年,但他行进的速度,却丝毫没受到影响,仿佛他拖拽的不是三百多斤的重物,而是提着两个盒饭那么轻松。

东子一看这架势,心里顿时一惊,这青年是个生面孔,完全不认识,这就会更麻烦。

“你是谁?”东子吞了口唾沫,强忍着恐慌大声问了句。

“我叫孟樊,也就是你们说的那个破保安,欧阳一一是我的女人。”孟樊松开两条腿,拍了拍手。

“你是来救欧阳明的?”东子疑惑的问道。

孟樊淡淡的说,“你就当是吧。”

“东哥,别跟这小子废话,我看他就是来找事的!我们这么多人,你用不着怕他。”一个打手低声的对东子说道。

东子一听这手下的话,心里极度不爽,回手就是一巴掌扇他脸上,“TMD,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怕他了。”

那手下捂着脸,一阵无语。

“我说你小子别在这装逼,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欧阳明欠我五十万,他还不出,当妹妹的肯定要替他还!”东子梗着脖子说道。

“你这话很有道理,五十万,我来还。”孟樊拿出叶欣给他的银行卡,两指夹住朝前一甩,银行卡飞出,刚好落到东子的身上。

东子拿了卡在手上,有些将信将疑的望了孟樊一眼,搞不懂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你一个破保安能有五十万?谁他妈信!”身后挨了一巴掌的打手还没学乖,又说了一句。

“拿机器查验一下不就行了,密码是6个6,少一分我白送你,再还你五十万。”孟樊说道。

“去,拿pOS机验一下。”东子把卡交给旁边的一个打手,让他进房间去验证。

那打手拿了银行卡进了门,几分钟后,又拿了卡飞快的跑出来,对东子说:“东哥,真的有五十万。”

东子顿时眉开眼笑,“很好,没看出来,兄弟还挺有钱的。”

“人我可以带走了吗?”孟樊指了指欧阳明。

“当然……”东子点头,语气十分的恭敬。

脸上还有五个手指印的打手打断他的话,在他耳边说道:“东哥,傻彪和熊二还晕着呢,医药费也得他出。”

大山用力用力插

“你是白痴吗?”东子骂了一句,恨不得又给这打手来一个耳光,他能看不出来吗,孟樊肯定能打,这时候还去问人家要多余的医药费,岂不是自讨苦吃。

欧阳明在他手里,不过是拿了十多万的本钱,其余的三十多万是滚出来的利息。而且,欧阳明拿的那十多万,又全都送回赌场了,算下来,这五十万就是白捡的。别说两个人,十个人的医药费也够了。

欧阳明趴在地上装死,等到这一刻听说能走了,也不管孟樊之前打过他,立即爬起来,朝孟樊跑了过去。

孟樊偏了偏头,“到门口等我,我还有点事跟他们说。”

欧阳明不敢多问,往门口跑去。

“好了,我欠你的钱算清了,你欠我的账,咱们也来算算吧。”等欧阳明一离开,孟樊望着东子说道。

东子刚把银行卡塞进裤兜,听到孟樊这话,心里咯噔一下,疑惑的看着孟樊,“我什么时候欠了你的账?”

“要是我没听错,刚才是你说,要把我女人送到盛庭去?”孟樊用小拇指扣了扣耳朵。

从东子等人的说辞里,孟樊早就知道他们所说的盛庭,就是盛庭浴都,这个地方,他五年之前就知道了,是湘南市几大男人爱去的奢靡场所之一,里面失足女的数量和质量,全都排在全市前列。

“那不过是玩笑话,你钱都还了,我何必多此一举。”东子笑着说道。他自然这话说得进退有度,还算是讲道理。

“所以,如果我没钱还,那你肯定会做咯。”孟樊却没有丝毫要退步的打算。

东子一时语塞,从孟樊的话里,他算是明白了,今晚这事恐怕还没完。

“你好歹也是当哥的人物,说话怎么能像放屁一样,说句是开玩笑就算了。”孟樊轻哼了一声。

“那你想怎样?”东哥语气逐渐不善起来。

孟樊眯着眼说:“按照法律来讲,你的行为,属于暴力恐吓的范畴,是寻衅滋事,且情节过于严重,判你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算是便宜你。我这人好说话,判刑就算了,但罚金你一定是要交的,也不用太多,给够这个数,我们就两清了。”

说着,孟樊竖起了一根手指。

“你要一万?”东子还没说话,他身后被打过一耳光的那打手又先开了口。

“你这老大真是难以服众啊,小弟这么没规矩。”孟樊立即挑拨了一句。

东子二话没说,将身后的小弟扇了一巴掌,“闭嘴,这哪有你说话的份!”

“你想要多少?”打完小弟,东子沉声道。

“一百万。”孟樊说,“少一分,这事都没完。”

“好,一百万,我……烧给你。”东子一字一顿的说道,一改之前的模样,目光变得狰狞起来。

孟樊身后的走廊入口,传出密集的脚步声,十多个壮汉凶神恶煞的鱼贯而入,各个手里都拿着砍刀铁棍,杀气腾腾。

污h细节描写小说

自从看到傻彪和熊二被放倒,东子就怀疑今晚的事情没那么容易完结,所以偷偷的发了短信出去,现在人终于等到了。

这条走廊两侧都是墙壁,就两个门,现在两个门都被他的人堵死,就算孟樊插翅也难飞。

孟樊连头也没回,只是看着东子,“想不到你手下人还不少。”

东子颇有些得意,说:“你要是识相点早走了,我看在这五十万的面子上,也就揭过了这一页,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

“那现在求饶是不是已经晚了?”孟樊说。

“你把傻彪和熊二打成什么样,我们就把你打成什么样,这一次我做个好人,一点利息都不收!”东子一挥手,示意大家动手。

手势一出,他身后的二愣子就像疯狗似的冲了出去,率先攻向了孟樊。

这二愣子心里那个恨,一晚上莫名其妙的被东子扇了几巴掌,却又不能找东子算账,火气当然只能发泄到孟樊身上了。

他虽然头脑比较愣,但是身手还挺敏捷,奔跑之下,一窜就上了墙,在斑驳的墙上踏了几个脚印,好像武侠片里飞檐走壁似的,扑向孟樊。

孟樊站在原地没挪步,伸手一抓,就抓住了二愣子砸过来的拳头,顺势往前一拉,膝盖再往上一顶,顶在了二愣子的小肚子上。

二愣子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整个人都弯成烤熟的虾,佝偻了起来。

孟樊将他扛在肩膀上,身体再一转,往后面的人群砸了过去。走廊不算狭窄,身后来的这帮人比较多,一窝蜂冲上来,前面有四五个,被二愣子直接砸翻在地,惨叫连连。

这些人冲得都很快,前面的一倒,后面收势不住的,顿时就扑了个狗吃屎。

有一个壮汉手里的铁棒脱手,沿着走廊地面滑了出去,孟樊用脚一挑,铁棒飞起来,他伸手一抓握在手里。

这铁棒简直就是送上门的致命武器,孟樊拿到手后,二话不说就冲向了人群之中,一通狠砸。

半分多钟不到,那十几个后来才冲进来的壮汉,全都躺在了地上,嚎叫之声不绝于耳。再看他们的腿部,每个人都被砸了一铁棍,皮开肉绽,有些甚至连骨头都露了出来。

没有谁还有半点战斗力。

孟樊转过身,将铁棒扛在肩膀上,东子这头,之前就在场的四五个人,扭头就跑,谁也不敢再冲上去送死。

“快进屋,快进屋!”东子绝望的大喊。

这他妈是什么人啊,打架太凶残了。

孟樊追了上去,东子等人跑得够快,进了赌场的大门,然后把门反锁起来,背靠在铁门上大声的喘息,尽管没跑多远,但他们全身都是汗,主要是被吓的。

赌场的大门是双扇门,为了防止警察突袭,所以安装得十分结实,进了这扇门,总算是可以歇口气了。

大山用力用力插

稍微休息了片刻,东子立即掏出手机来,给上头打电话,因为这赌场设在地下室,进出就这扇大门,孟樊要是一直在外面蹲守,他们根本出不去。

何况赌场还有这么多人,那些第二天还要上班的,也会提前走,到时里面闹起来,怎么收场。

电话打出去,响起的却是一阵系统播音,对方竟然关机了。

“妈的!”指望不上上头来救场,东子差点把手机给砸了,没别的办法,只能靠自己,他快步往办公室区域走去,那里藏着一支截短了的猎枪。

“嘭!”还没走多远,就听背后传出一声巨响,将堵厅里的一切杂声都掩盖了下去。

结实的大门一脚被孟樊踹开。

赌厅里顿时骚动起来,其中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警察来了,场面更加混乱,抢钱的抢钱,钻桌子的钻桌子,还有的往大门边冲,想要趁机跑出去。

孟樊的视线锁定了东子,没管其他人,几步助跑,一下窜上了附近的麻将桌,将麻将桌当成跳板,朝东子追去。

东子边跑边往后看,急不可耐,现在他哪还有心思去维持赌厅的秩序,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跑进办公室,去拿猎枪,不然的话,恐怕连命都没了。

办公室就在眼前,这是个狭小的空间,里面摆放着几张钢丝床,打手们平时用来休息,还有一张木桌,上面放着一台电脑,而猎枪就藏在木桌底下。

东子一翻身,跳过木桌,探向木桌底,猎枪的位置他记得非常熟,拿到手之后,抬起来,对着门口扣动扳机。

孟樊刚刚出现在门口,在东子扣动扳机的刹那,手中的铁棒飞了出去。

轰!

猎枪中的子弹撞在铁棒上,偏离了轨道,击中墙壁,墙壁上溅起一阵粉屑。

东子连忙再次扣动猎枪扳机,这是一把双管猎枪,还剩一发子弹。

但是,就在这时,他的眼前却陡然一暗,办公室里的灯猝然熄灭。

孟樊的身影从他眼前消失。

东子的眼睛从猝然灭灯之下适应过来,时间只过了一秒钟不到,因为这办公室的门没关,外面赌厅的灯光也能照射进来,只不过没那么亮而已。

可就是这一刹那,东子已经没了机会再开枪,孟樊越过木桌,一脚踹在他脑门上。

东子的脑袋剧烈震荡,陷入迷糊,等渐渐清醒过来,就看到孟樊坐在身前不远的木桌上,手拿着本属于他的猎枪,对着他的头。

“你的钱还给你,我再给你一百万。”东子胸膛急剧起伏,从裤兜里掏出银行卡来,递给孟樊。

“你的命,就值一百万?”孟樊把银行卡接了回去,微笑的望着东子。

直到此刻,他都没有丝毫气喘的迹象。

“那你想要多少?”东子知道自己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他也不想去赌孟樊到底敢不敢杀他,毕竟命只有一条,赌不起。

污h细节描写小说

“你的身家有多少?”孟樊不紧不慢的问道。

“你太贪心了!”东子一听,忍不住说了句,虽说他负责管理的这个地下赌场不属于他,但这几年来也没少赚,现金加上黄金、珠宝首饰,两三百万还是有的,另外房子车子他一样不缺,别看只是小头目,身价也是四五百万。

孟樊用猎枪顶了顶东子的头,手上的扳机扣动了半分,“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两百万,再多的话,你杀了我吧。”东子咬牙说道。

“行。反正两百万我也不缺,杀了你算了。”孟樊毫不犹豫的压下了扳机。

“三百万,三百万,只有这么多了!”东子一看形势不对,大喊起来。

轰!

猎枪响了,东子脚下一哆嗦,一股腥臊的黄色液体从他裤裆里流了出来。

子弹擦着东子的头皮射出去,带走了他的一块带头发的皮肤。

“三百万,走吧,现在就去拿。”孟樊把手里的猎枪随手扔了,铁手掐住东子的脖子就往外走。

“现在没有,钱都存在银行,天还没亮,银行没开门。”东子保住一命,虽然松了口气,脚下却直哆嗦,软绵绵的没力气。

“开地下赌场的人,会把钱存银行?你确定不是在逗我?”孟樊的手微微一用力,掐得东子直翻白眼。

东子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自知骗不过孟樊,哀声道:“我想起来了,钱都放在家里。”

出了门,赌厅里的人,基本上都跑光了,没跑的也都躲在桌子地下瑟瑟发抖。

孟樊拽着东子,朝门外走去。

走廊里,傻彪和熊二,倒是不见了,估计是醒来后自己跑掉了,因为之前孟樊只是弄晕了他们。

被砸断腿的那帮人,还没走掉,扶着墙慢慢的往外挪,其中有人回头看见孟樊,立即僵直的站在那不敢动了,生怕孟樊还会有所动作。

孟樊没有理会,从他们身边快速的经过。

沿着楼梯上到一楼,到了外面的花坛,天已经微微有了些亮光,孟樊四处看了下,没能看到欧阳明,应该是趁乱跑掉了。

反正当务之急也不必找他,孟樊推了推东子,“车在哪?”

他其实不确定东子有车,因此这话问得很有技巧性。

东子还以为孟樊知道自己有车,当即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附近的一排车中,一辆奥迪灯闪了闪。

上了车,东子开车,孟樊坐在副驾驶,东子踩了一脚油门,奥迪驶出了小区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