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遇见你相信爱情》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夏蓁蓁陆唯小说阅读

《遇见你相信爱情》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夏蓁蓁陆唯小说阅读

文章目录

完整版小说《遇见你相信爱情》是苏二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蓁蓁陆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两天后,学校开始军训了。这对夏蓁蓁来说实在是太煎熬了。她本来就特别害怕夏天,因为她非常不耐晒,而不耐晒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很容易中暑,二是很容易晒黑。夏蓁蓁就没见过比她更不耐晒的人了,夏妈妈曾戏称,…

《遇见你相信爱情》 第2章 男人的实力 免费试读

两天后,学校开始军训了。

这对夏蓁蓁来说实在是太煎熬了。

她本来就特别害怕夏天,因为她非常不耐晒,而不耐晒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很容易中暑,二是很容易晒黑。

夏蓁蓁就没见过比她更不耐晒的人了,夏妈妈曾戏称,她是光一照就黑的类型,只要给阳光机会,她就能连黑两个色号。

虽然军训之前她准备了高倍防晒,可是皮肤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黑下去……

以至于,等她因为第三次中暑而被送进校医室遇到陆唯之后,陆唯都没认出来是她。

起初他只是看到一个男生抱着一个女孩进来把她放在病床上而已,并没有太多地关注昏迷不醒的女孩,不过很快,他突然闻到空气中突然飘来有些熟悉的甜橙味道,好像曾经送某个状元到校医室的时候,他从她身上闻到过。

于是,陆唯微微拉开隔断的帘子,视线上移,落到了那女孩的脸上……

这还是白净得仿佛多晒一会儿就会化掉的夏蓁蓁吗!现在看着她脸上像抹了豆油一样又红又黄,在阳光之下还泛着油腻的光芒……

陆唯没做二想,立刻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看来她是真挺不禁晒的,开学典礼的时候他只是故意气她才又多说了五分钟,只是没想到就那五分钟就直接把她晒到中暑了。

幸好高中的军训只有一星期,这刚刚开始三天她就已经进了两次校医室,要是军训时间长了,这向阳高中怕是就要少个状元了。

无声地笑了笑,陆唯放下手机,单手垫在脑后,继续看着手中的政治书。

窗外是炎热的阳光和知了的嘶鸣,还有年少的学生们响亮的口号。

而对于陆唯来说,耳边还多了夏蓁蓁细细的呼吸声。

嗯,催眠效果十足。

又翻了两页,陆唯终于打了个哈欠,合上手中的书,躺平在床上静静地睡去。

先醒过来的是夏蓁蓁。

不过她是饿醒的,肚子叫了半天,活活把她叫醒了。

在床上挣扎了半天,摸了摸还有些发晕的头,夏蓁蓁坐起身,准备去食堂吃点东西。

脚刚刚踩进鞋里,夏蓁蓁的第六感突然就告诉她这个房间里还有别人。

她猛地回过头,就看到陆唯熟睡的侧颜。

夏蓁蓁吓了一跳,立刻蹲下身躲在床边,小心翼翼地趴在床沿上偷偷看着陆唯——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唯睡得很熟,呼吸均匀,睫毛都不见丝毫颤抖。

夏蓁蓁看着陆唯的侧脸,突然就想到南乐扯着她的衣袖上蹿下跳地说陆唯好帅的样子,还想到了开学典礼结束后女同学们都偷偷叫陆唯陆校草的模样。

眉头微微一皱,夏蓁蓁小心翼翼地弯腰走到陆唯的床边,撩开白色的帘子,趴在他的床沿仔细地审视着他。

她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男孩子的长相,她总结了半天也就是觉得陆唯挺高、挺瘦、挺白,看着还挺顺眼,剩下该用什么形容词她就实在想不出来了。

皮肤很好,嘴唇略薄,红红的,鼻梁也挺高,眼睛也很好看,眼仁黑到发亮,头发乌黑柔顺……

视线扫到陆唯头顶的时候,夏蓁蓁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就将视线重新向下扫了过去,倒着回想评语——

头发乌黑柔顺……眼仁黑到发亮……

眼仁黑到发亮……

黑到发亮……

发亮……

亮……

陆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现在正睁着眼睛静静地看着她!

夏蓁蓁一声惊叫,整个人重心不稳,立刻向后仰去。

陆唯吓了一跳,伸手就想去拉夏蓁蓁,结果夏蓁蓁先扯住了白色的隔帘。隔帘的架子十分简易,根本禁不住一个少女的力气,就在夏蓁蓁用力的瞬间,支架立刻传来断裂声,校医室里三张病床上的隔帘全部应声而倒,转眼间就把两个人盖在其中。

夏蓁蓁脑子里全是偷窥被发现的尴尬,恨不得赶紧消失在原地,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身,结果头上盖了好几层帘子,扒开一层还有一层,越扒越乱。

“你别动了。”一个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夏蓁蓁立刻听话地停止了挣扎。

头顶上的帘子被一层一层拿开,眼前的光线也越来越亮,到最后一层帘子的时候,夏蓁蓁先看到面前帘子的一角被一双手捏住,最后那双手微微抬起,慢慢地掀开脸上的帘子。夏蓁蓁的视线也随着那双手慢慢向上看去。

陆唯的脸一寸寸地露了出来。

看着陆唯将手中的帘子翻起来搭在自己的头顶上,夏蓁蓁的脑子里突然想起来一句很老的歌词——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看看你的脸……

夏蓁蓁只觉得自己的脸突然就烧了起来。面前的陆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两个人尴尬地对视了一会儿,夏蓁蓁突然站起身,留下一句“谢谢”就匆匆地从校医室跑了出去,连在门口撞了一个人都没注意到。

“刚才那是夏蓁蓁吧……”宋扬捂着被撞痛的肩膀,而后十分震惊地看着乱七八糟的校医室,“你们两个是打架了吗?怎么弄成这样?”

看到夏蓁蓁离开后,陆唯才龇牙咧嘴地捂住自己的胳膊对宋扬开口:“快帮我看看胳膊是不是断了,她扯下帘子之后,整个架子都砸我身上了,我是装病才来休息的,可不能真被砸病了……”

幸好,军训只有一周,重新投入学习生活中,夏蓁蓁觉得还是很充实的,起码不用再被抬进校医室。

夏蓁蓁此刻正急速写着手底下的化学习题册。昨天她把这本练习册忘在学校里了,回家没能写,下堂课就是化学课,她得抓紧写完。

“虽然我们在一起打过游戏,但是你在数学课上做化学卷子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一个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在夏蓁蓁身后响起。

夏蓁蓁立刻面不改色地把放在一边的数学卷子拿出来盖在化学卷子上,并小声地问同桌:“讲到哪道题了?”

夏蓁蓁无辜地眨巴一下眼睛,在躲年级主任时,看到他跑得比她和陆唯还快,对他的那一丝学生对老师的惧怕都消失殆尽了。

宋扬轻哼一声,伸出手指敲了敲夏蓁蓁的桌面,继续讲下面一道题。

下课**响起的时候,宋扬并没着急下课,双手支在讲台桌上开口:“同学们,对你们来说,有个天大的喜讯你们想听吗?”

学生中间立刻响起稀稀拉拉的“想”。

宋扬表示不满:“你们这态度让我很不想说。”

学生们只能提高了声音:“想!”

宋扬这才满意地开口:“奥林匹克数学竞赛要开始了,现在开始进行预选,有想法的同学们可以来找我报名。你们应该知道这种赛事跟升学是有关联的,如果拿到了好的名次,就算没有保送到名牌大学,高考还是很有优势的!”

大家纷纷没有响应。

“哎,你们怎么这么不积极,我读高中的时候可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报名,然后一路过关斩将杀到决赛圈!”说到这个的时候,宋扬神采飞扬,一直用手比画着,比画完就消沉了,“……然后被个天才少女反杀了。”

同学们依旧兴味索然。

夏蓁蓁的注意力全部在手中的化学习题册上。

一个小小的粉笔头突然飞过来砸在她的卷子上。

她抬起头就看到宋扬对着她龇牙一笑:“就你了,要是敢成绩不好,丢了老师的脸……”

按照宋扬的要求,下午自习课时间是要专门去他办公室学习的,夏蓁蓁收拾完书本就拎着书包上了楼,礼貌地敲了敲门,就推开了宋扬办公室的门。

……然后她留下一句“不好意思,走错了”,就关上门转身离开。

“夏蓁蓁……”身后的办公室门被推开,陆唯走了出来,哭笑不得地看着夏蓁蓁脚步飞快地准备下楼,“怎么看到我就走。”

夏蓁蓁脚步一顿,向上提了提书包,又转过身,像是没听见陆唯在说什么似的,神色自若地跟他打招呼:“嘿,好久不见,原来宋老师说挑的几个学生里还有你。”

“嗯哼。”陆唯绅士地将办公室的门打开,“请吧。”

敞开门的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夏蓁蓁就站在办公室门外:“宋老师呢?”

“他去替个自习课,跟我说把他留的卷子做完放在桌子上就行,如果有不会的题就共同研究一下。”看着夏蓁蓁稳稳地站在门外,陆唯觉得好笑,“怎么着?门口有结界,你进不去吗?”

抿了抿嘴唇,夏蓁蓁重新坚定了一下眼神,走了进去。陆唯在她身后作势要关门,她立刻十分紧张地制止:“别!”

陆唯没说话,却用一高一低的眉毛表示自己的诧异。

“呃……”用力地捏了下自己的书包带,夏蓁蓁舔了下嘴唇,努力让自己的话可信度更高一点,“封闭的空间空气不好,会影响学习效率。”

陆唯看着夏蓁蓁紧张的样子,没说话,而是听话地重新推开办公室的大门。

奥数的题确实比平时的题要难,但是还不至于让夏蓁蓁觉得吃力。

不过做了半套卷子,她发现她和陆唯之间对于数学这个东西理解确实不一样。

她做题讲究单刀直入,看到题目,大脑里想出一个解题思路之后就会顺着这个思路把题一直解下去,哪怕麻烦一些,也会顺着这个思路把题解出来为止。但陆唯不是,陆唯讲究的是发散思维,看到题目之后脑子里会想出至少两种解题思路,然后经过大脑的初步计算,选出相对简单的解题思路进行解题。

这两种方式就使陆唯思考的时间更多,而夏蓁蓁在纸上演算的时间更多。

由此可见,她是行动派。

夏蓁蓁一边做题一边给自己定位着。

就是这么一溜号,夏蓁蓁的视线就从试卷上移开了,然后看到宋扬桌子上的一个邀请函。

邀请函上面写的是Q大校友会。

“宋老师是Q大毕业生?”夏蓁蓁没忍住问。

“他还是Q大研究生毕业的。”陆唯头也没抬,“看不出来吧?”

还真看不出来。

能被年级主任从网吧里追出来的老师,竟然是Q大研究生毕业……

想到这儿,夏蓁蓁突然就想到宋扬在班级上说自己参加奥数比赛的事,就又多问了一句:“他是奥数比赛保送的?”

“不是。”陆唯的目光还在试卷上,他摇摇头,“那届奥数比赛他被个半路杀出来的天才少女给截了冠军之位,保送的学校不是Q大。不过他在比赛中喜欢上那个天才少女了,为了那个女孩考的Q大。”

在演算纸上写了几个公式,夏蓁蓁突然感叹道:“Q大的研究生,竟然会来咱们学校做一个小小的数学老师。”

“啊,这也是为了他女朋友,就是那个天才少女,才来到这里的。”陆唯随口说道。

说到这儿,陆唯似乎不怎么想说了,把碳素笔在指尖转了两圈,截住了话,而后低下头认真地看题:“后做完这套卷子的要请先做完卷子的吃老头砂锅,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陆唯赌一顿砂锅,但是同样都是区状元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输掉比赛,于是夏蓁蓁听后就一声不吭做起试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陆唯先做完了卷子,但是故意留了一个数字没写,就等着夏蓁蓁马上做完的时候再写上数字。

视线一直扫着夏蓁蓁的卷子,眼看着她马上就做完最后一道题了,陆唯才慢条斯理地写上最后一个答案,开口说道:“做完了!”

“做完了?这么快!”夏蓁蓁眉头一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他的卷子,确认他确实做完了,才飞快地把自己的解题过程写在卷子上,一边写一边自言自语,“怎么回事……”

刚刚写完最后一个数字,夏蓁蓁身边的椅子突然被拉开,一个男生的书包放了上去。

夏蓁蓁侧过头看了刚进来的男生一眼,平淡地说了句:“来了?”

“嗯,来了。”男生也轻描淡写地回了句,随后抽出试卷放在桌面上,“你学多久了?”

“一堂课吧。”夏蓁蓁答道,随后把笔袋里的一支碳素笔递给男生,“我刚才走得急,就把你的笔拿走了,给你。”

男生接过笔,十分干脆地开始做起了试卷。

陆唯看着眼前虽然没有很多交流但明显十分默契的两个人,不自觉地露出了探寻的目光。

夏蓁蓁把卷子留在桌面上,对男生说了句:“我的做完了,你一会儿帮我交给宋老师,我先出去吃个饭。”随后招呼着陆唯,“走啊,请你吃饭去。”

陆唯“嗯”了一声,跟着站起身。

这时那个男生才终于看了陆唯一眼,问了夏蓁蓁一句:“他是谁?”

说真的,夏蓁蓁一直觉得在这个学校里,除了校长以外,肯定就属陆唯的知名度最高了,没想到自己身边就有个不认识的。

“一班的陆唯。”夏蓁蓁简单介绍了一下,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思北区的中考状元。”

“哦。”男生应了一声,就低下头做题了,丝毫没有想跟陆唯说话的意思。

夏蓁蓁收拾完自己的书包准备走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没跟陆唯介绍这个男生,便随意地拍了拍男生的肩膀,对陆唯说:“这是我们班周信,跟你我一样都是要参加奥数比赛的。”

陆唯的视线立刻落在夏蓁蓁放在周信肩膀的手上。

周信连头都没抬,依然在平静地做题。

看到周信的样子,陆唯也觉得没什么跟他说话的必要,径自拎起自己的书包,对夏蓁蓁开口:“走吧,吃饭去。”

宋扬一共选了五个学生参加奥数比赛,但是经过两轮的比赛就剩下夏蓁蓁、陆唯和周信了,那两个学生没办法跟上这三个人的进步速度,一直在拖小组后腿。

原本宋扬准备好好带带那两个学生,就算比赛拿不到什么名次,但是对他们来说能参加一次也是很好的历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学生突然就因为身体不适退赛了。

一想到这个,宋扬不禁有点上火:“别的学校都是六人组,只有你们是三人组,能行吗?”

陆唯安慰宋扬:“没事,就算考试也是自己做自己的题,又不是用集体智慧,放宽心。”

夏蓁蓁立刻附和:“是啊,别的学校的水平我看也没有特别强的,我们还是能拿个好成绩的。”

周信没出声。

宋扬点点头:“只能这样了,不过你们也别太有压力,就当是个普通考试而已,以你们的成绩,高考的时候是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实力进一所好大学的。”

出了宋扬办公室,夏蓁蓁有些担心被淘汰的两个同学:“听说是因为身体不适退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这次周信冷冰冰地开了口:“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跟不上速度的被丢下很正常。”

陆唯立刻抬头看了他一眼。

夏蓁蓁很不赞同:“大家都是同学,没有谁优谁劣,周信你不能这么想。”

“是吗?”周信转过头看着夏蓁蓁,“最后拿冠军的只有一个,咱们三个都是竞争对手,对你来说应该是实力更强的陆唯更有威胁性,难道你就不希望他也退赛吗?”

夏蓁蓁一脸错愕,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过很快,周信就露出一个不甚明显的笑容,轻轻说道:“我开玩笑的。化学老师找我,我先去老师办公室了。你回教室吧,要上课了。”说完,周信就上了楼。

看着周信走远了,陆唯才对夏蓁蓁开了口:“你跟他熟吗?”

“熟,他是我初中的同桌,现在还是同班同学。”夏蓁蓁回了句,“就是他这个性格啊,我始终都看不透。”

陆唯没跟她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你同桌都说我实力比你强,夏状元,要不要我退赛保全你一下?”

夏蓁蓁立刻收了表情,对着陆唯翻了个白眼,丢了句“神经病”就先向教室走去。

陆唯扯着嘴角跟了上去:“等我一下,一起走。”

向阳高中奥数三人组这一路非常顺利,几乎可以称之为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实力不强的队伍早早被淘汰,实力强的队伍也会有或大或小的失误,让向阳高中很顺利就进入了决赛圈。

按照惯例,下午自习课依旧是学习奥数,夏蓁蓁早早就和周信去了宋扬的办公室,难得的是宋扬还在办公室里,陆唯也在,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看到夏蓁蓁和周信来了之后,宋扬立刻招呼夏蓁蓁:“蓁蓁你跟我来一下。”

“好。”放下书包,夏蓁蓁立刻跟了出去。

宋扬临走前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里只剩下陆唯和周信。

周信跟陆唯向来没有话说,拿出宋扬给准备的试卷之后,兀自低头做了起来。

一瓶酸奶出现在了周信面前。

周信连头都没抬:“我不喝,谢谢。”

“这是你昨天给我的那瓶,我留给你的。”陆唯开口说道。

周信笔下一顿。

陆唯坐在他对面,假装不经意地开口:“我听说三班的那两个同学,是上吐下泻才退赛的。”

周信随意地说道:“这种天气,胃肠型感冒很正常。”

“嗯,也是挺巧的,前天小组赛里的一个选手,也是上吐下泻坚持不到做完题。”陆唯仔细地观察着周信的表情。

周信放下笔,平静地抬起头:“你想说什么?”

陆唯将他刚刚拿出来的酸奶转了个方向,正对着周信:“我觉得凭我们两个的私交,我是不可能从你手里收到任何礼物的,昨天你却破天荒地给了我一瓶酸奶……”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笑道,“如果我把这瓶酸奶喝了,是不是我也该得胃肠型感冒了?”

周信没说话。

“我理解你想赢的心情,我也知道竞争对手一个一个消失之后肯定会轮到我和蓁蓁……”陆唯慢慢收了笑,“周信,你自己选吧,一个是主动退赛,一个是我把手里你故意给竞争对手下药的证据送到评审委员会那里。”

周信慢慢地握紧了手中的碳素笔,表情依旧平静:“你怎么证明是我做的?”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死心……

“那就看你敢不敢跟我赌了。”陆唯双手支在桌子上,明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周信,“我个人建议你主动退赛,谁实力更强,你自己心里清楚,把名额留给真正有实力的人不是更好吗?”

周信皱了下眉,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露出夏蓁蓁愤怒的脸。

陆唯和周信两个人都愣住了,他们不确定夏蓁蓁听到了多少,此时此刻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再说话。

夏蓁蓁也没说话,直接走到办公桌前,将周信的纸笔、试卷都装进他的书包里,二话不说就拉起他的手:“我们走。”

周信一愣。

陆唯也没看懂眼前事件的发展——夏蓁蓁这个表现是生他的气了,但是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周信更让人生气吗……

看着两个人都要走出办公室了,陆唯才开口:“夏蓁蓁……”

“陆唯你也太……太……太小气了吧!”原本想说“卑鄙”这个词,但是夏蓁蓁总觉得用词不能这么严重,措辞了半天才换成“小气”这个词,“奥数比赛就是公平竞争,你心里明明清楚你们两个也不存在什么竞争,你为什么让周信退赛!就算他让出一个名额也不会是让给你的啊!”

陆唯一瞬间脑袋上全是问号,三秒钟后,问号又全都变成了叹号。

看到陆唯不说话,夏蓁蓁就以为他是默认了,一瞬间心底就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烦躁,也不再跟他说什么,拉着周信就走:“以后别跟他待在一起,会把你带坏的。”

陆唯听后一口气没喘上来,转过身,双手用力往桌子上一拍,才顺过气来。

始终躲在门外的宋扬表情尴尬地走了进去:“不好意思啊,你知道我不擅长跟小女生聊天的,能拖她几分钟已经很不容易了……”

夏蓁蓁退赛了,而且是在决赛之前。

陆唯从宋扬那儿听到这个事,也不管正是自习课期间,直接走到二班门前:“夏蓁蓁你出来。”

夏蓁蓁仿佛没听见,一动没动。

倒是坐在夏蓁蓁身后的周信抬头对陆唯笑了笑。

陆唯登时就觉得脑子里某根神经“砰”的一声断了!

他径自走到夏蓁蓁身边,拉着她的手腕不顾她的挣扎就把她从教室里扯了出去。

直到走到楼梯口,陆唯才放开夏蓁蓁。夏蓁蓁揉着手腕不说话,表情有点不耐烦。

陆唯抿了抿唇:“退赛是什么意思?”

“退赛就是退赛,能有什么意思。”夏蓁蓁垂着眼睛不看他。

“夏蓁蓁,你以为能进决赛是很容易的事情吗?这么好的机会,你就这么放弃了?”

夏蓁蓁终于抬起眼睛,问道:“那你又凭什么让周信退赛?”

陆唯倒吸一口凉气,周信周信,怎么都是周信!

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事他陆唯还干不出来,嘴巴一开一合,就是没能说出周信究竟做了什么。

“你不用理解我为什么要退赛,就像我也不用理解你为什么要逼周信退赛一样,反正我夏蓁蓁也不是靠一个比赛来决定命运的。”夏蓁蓁不想跟他继续这个话题,“没事了吧?没事我回去了。”

看着夏蓁蓁干脆地进了教室,陆唯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转身回了自己的教室。

不参加奥数比赛让夏蓁蓁觉得轻松不少,毕竟不用天天学数学了。

倒是周信,并没有因为她的退赛轻松一些,甚至表情比之前更凝重了。

奥数比赛结束后,周信突然递给她一道题:“你算一下答案是多少。”

夏蓁蓁接过题一看,就知道是奥数比赛题,不过难度比练习题要低,很快她就做完了:“根号三。”

周信点点头,又问:“你觉得难吗?”

“说实话,不难。”夏蓁蓁想了下,表情突然有些狐疑,“你不会没做出来吧?”

“怎么会,当然做出来了。”周信说道,“而且咱们地区保送的那个名额就是我的。”

“啊?恭喜你啊!”夏蓁蓁由衷地说道,“我就说,你努努力不比陆唯差!”

周信抿了抿嘴唇,笑了笑,没说话。

一想到陆唯当初特傲慢地让周信退赛,结果自己还没考过周信,夏蓁蓁就觉得心中一阵暗爽。但是暗爽过后,她又觉得哪里不对……

周信都能做出来的题,陆唯怎么会做不出来?

坐在椅子上研究半天,夏蓁蓁忍不住回过头又开了口:“那陆唯……”

周信低头翻着英语练习册,随口说道:“他说他的答案是2。”

“啊?”夏蓁蓁眉头一皱,“那也差得太多了吧……”

她还想说些什么,上课**就响了,宋扬的数学课。

宋扬看着心情不怎么好,夏蓁蓁猜想应该是因为陆唯没考过周信的事。不过好在身为教师的修养让他正常地上了整堂课,只是下课的时候很刻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走出教室。

夏蓁蓁想了想,跟着宋扬走了出去。

宋扬一直都是憋不住话的,夏蓁蓁能看出来他有话要跟她说,但是一直在憋着,应该很难受。想着别让老师太难受,夏蓁蓁就先打开了话匣子。

“我听说陆唯没考好。”

宋扬脚步立刻停了下来,身体还颤抖了一下。

夏蓁蓁后知后觉自己好像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但是话都说出口了……

“最后一道大题的答案是根号三,陆唯出了考场就跟我说了。”宋扬说道。

嗯?不是2吗?

夏蓁蓁眉头一皱。

宋扬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怨气:“你觉得你们班的那个周信能考过陆唯?”

夏蓁蓁理智地思考了一下,坚定地摇摇头:“不能。”

宋扬吸了一口气,闭了下眼睛。

夏蓁蓁以为他要跟她说点什么,但是他睁开眼睛后只是告诉她“要上课了,回教室吧”,自己就回办公室了。

看来这里面有些她不知道的事啊……

晚上写完作业,夏蓁蓁忍不住还在思考这件事,但是又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换下身上的校服,轻车熟路地拿走夏爸爸的身份证,又去网吧上网了。

结果,刚刚走到游戏区,她就看到陆唯戴着耳麦专注地打着游戏,还是上次她把他和宋扬打趴下的那个游戏。

夏蓁蓁想了想,拉开了陆唯身后的椅子坐了下来,选好游戏登录,而后,再次加入了局域网战斗。

二十分钟后,一双细长的手猛地拍在夏蓁蓁面前。夏蓁蓁镇定地拿下耳麦,抬头看向手的主人。

“夏状元……”陆唯努力控制情绪,“我连保送的名额都让给周信了,你还不解气?”

保送?

夏蓁蓁瞬间怔住,而后忽然想起来今天听到的那些话。

周信说陆唯答错了题,宋扬说陆唯知道正确答案,而现在陆唯说他把保送的名额让给了周信。

微微动了动脑子,夏蓁蓁立刻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故意答错题就为了给周信保送名额?”

陆唯直起了身子:“不然呢?你以为就凭周信,还想从我手里抢东西?”

“你为什么这么做?”夏蓁蓁满脑子都是问号。

“你还问我为什么?”陆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去抓自己的头发,“当初是谁口口声声说我让周信退赛只是为了名额的?我这就是想告诉你,我让他退赛,跟那个什么鬼的保送名额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稀罕!”

夏蓁蓁审视着眼前隐隐暴躁的少年,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故意答错题只是为了跟我证明你并不在乎那个什么保送名额?”

陆唯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对。”

无语地“呵”了一声,夏蓁蓁双手环胸:“你之前还说我不成熟,我说陆状元,你觉得你这做法跟我退赛相比,哪个更不成熟?”

陆唯又一次被噎个半死。

在原地做了半天深呼吸,陆唯挣扎了半天,才小声说道:“我不是怕你生我气吗?”

网吧里很吵,夏蓁蓁没听清,就凑过去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陆唯立刻扭过头:“没事。”随后,拉开夏蓁蓁身边的椅子,重新登录了账号。

夏蓁蓁也坐下来:“没被虐够?”

“你怎么天天想着虐我,就不能友善点,共同进步一下?”陆唯斜睨了夏蓁蓁一眼。

“别,咱俩进步的尺度不一样,你可以突飞猛进,我只能登峰造极,我的难度比你大。”夏蓁蓁笑眯眯地挖苦道。

哼了一声,陆唯没说话,打开游戏后跟夏蓁蓁组了队。

夏蓁蓁果然厉害,基本陆唯还没看到人的时候,对面已经死一个了。

看着夏蓁蓁认真的侧脸,陆唯突然开口:“你别考周信保送的那个学校。”

夏蓁蓁的注意力还在游戏上,她随口回了句:“那考哪儿?”

“只要不是那里,你考哪儿,我就考哪儿。”陆唯坐直了身子,十分认真地开口,“真正的男人就要用实力说话。”

夏蓁蓁手下一顿,嗤笑了一声,侧过头去:“那能请你先用实力别让自己死得那么快吗?真正的男人?”

小说《遇见你相信爱情》 第2章 男人的实力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