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们曾相爱》黎姝可傅绪寒全文免费阅读

《我们曾相爱》黎姝可傅绪寒全文免费阅读

文章目录

小说主角是黎姝可傅绪寒的小说叫做《我们曾相爱》,是作者沈书颜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宫司霆到包厢时,傅尧寒已经走了。他看向躺在地上的白瑜,面不改色:“活该。”白瑜伸出手,“扶我一把,那两人先后踹我一脚。”**保时捷内。黎可可一挨到副驾驶座座椅,便将自己缩了起来。傅尧寒进了驾驶座,便看…

《我们曾相爱》 第9章 撒娇的隐义是被爱 免费试读

宫司霆到包厢时,傅尧寒已经走了。他看向躺在地上的白瑜,面不改色:“活该。”

白瑜伸出手,“扶我一把,那两人先后踹我一脚。”

**

保时捷内。

黎可可一挨到副驾驶座座椅,便将自己缩了起来。

傅尧寒进了驾驶座,便看见女孩缩在座位上。她本来就很小,将自己蜷缩在一块儿,便显得更小。

隐隐约约,她的肩膀在颤抖。

男人开了空调,将温度调高了几度。他拿来后车座上的毯子,倾身往她身上盖。

碰到她那刻,女孩重重打了个颤。下意识转头看向他,眸子里充满了恐慌。

傅尧寒低着头看了她一会儿,将毯子提了提,把她整个人盖住。“下次不来了。”

回梅园的路上,车内十分安静。

男人开着车,时不时偏头看她一眼,也没有说话。

以前,他带她出去玩。那时她还不会说话,但总是嬉嬉笑笑地在车里打闹。

像个小孩子似的,会在他等红灯的时候凑过来吻他一下。

车子放着零食,她总会拆开来吃。每次都会塞几个进他嘴里,尽管他不喜欢吃那些小孩子吃的玩意。

半个小时后,车子到了梅园。

车子停下,黎可可便起身打开车门,穿着单薄的一条裙子,就往外头走去。

傅尧寒绕过车身走过来时,女孩已经往前走了。

林荫道上路灯灯光照在地面上,她的背影背着光。远看去,瘦小孱弱,仿佛一个玻璃娃娃,但凡用点力就能把她捏碎了。

吴妈出来得及时。

见到黎可可,立马拿着伞就跑了过去。像护女儿似的将人搂进怀里,“小姐您怎么穿这么少?先生呢?”

黎可可静静地往前走着,低着头小小地说了句,“他喜欢我这么穿。”

她声音很小,苍白无力。

进了屋,黎可可直接上了楼。

吴妈从厨房煮姜汤出来,便撞上往餐厅去的傅尧寒,“先生。”

男人“嗯”了一声,接过她手里的姜汤。“您早点休息,我端上去给可可喝。”

任吴妈怎么老眼昏花,也看出先生和小姐之间的不对劲。

往昔的小姐最粘先生,但凡先生车子进梅园的林荫道,她就会穿着睡衣从楼上跑下来,片刻都不离开先生。

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总是带着甜甜的,不谙世俗的笑容。

这段时间,小姐仿佛一夜间变成熟了,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去,整个人都病恹恹的。

“先生,小姐还是个小孩子,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您别和她生气。”吴妈望着他,“她最爱您了。”

“小姐以前和我说,她想一辈子都跟在您身边。说这世界上只有您对她最好,她会对您好一辈子。”

“今年您的生日马上要到了,小姐从去年就开始准备了,就在她平时玩的三楼房间,她准备了一年,费了好大的功夫。”

傅尧寒神色没有太大的转变,依旧跟吴妈说:“您早点休息,我和她的事您不用太关心。”

**

傅尧寒进到主卧。

灯没有开,只有浴室的暖灯开着,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从那边传过来。

垃圾桶里,躺着那条皱巴巴的红色裙子,她今晚穿的那条。

黎可可从浴室里出来,系着一条浴巾。头发还是湿的,水珠顺着发丝滴落在胸前。

走到卧室,就看见傅尧寒坐在床边。她稍稍顿了一下,下意识提了提胸前的浴巾。而后走到衣柜前,拿了一套家居服。

又折回浴室换上。

见她再次出来,男人的目光随着她移动,幽幽开了口:“吴妈给你熬了姜汤,趁热喝了。”

黎可可拿着毛巾擦头发,听着他的话,便往床边走去。弯腰拿起床头柜上的瓷碗,仰头将姜汤喝了。

她不能再生病了。

那三天她病得很重,席嵘说差点就把脑子烧坏了,也差一点醒不过来。

若她醒不过来,病重了,谁来照顾妈妈?

黎可可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拿着吹风机准备吹头发。刚准备吹的时候,手里的吹风机便被男人拿了过去。

她抬眸,从梳妆台的镜子里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傅尧寒。

男人拿着吹风机,是准备给她吹头发。

往昔,每次她洗了头都会在床边坐着,就等着傅尧寒过来帮她吹头发。

她很会撒娇,傅尧寒要是不做,她便开始撒娇。那男人便会依着她宠着她,她说什么他便做什么。

黎可可有一瞬间的恍惚。

回过神,是几秒钟后。她立马弯着身子往一侧挪了几步,“不麻烦你了。”

男人神情淡漠,仿佛对她的拒绝没有太大感觉。只是握着她的肩膀将她转过去,将吹风机风速调小,认真地给她吹头发。

这般营造出来的亲昵感,黎可可有些不太适应。她一直半低着头,没敢从镜子里去看他。

期间,两个人也没有交谈。

末了,男人关了吹风机,轻轻拨了拨她的发丝。这才掀开眸子,对上镜子中她的眼睛。

他眼神薄凉,“那天晚上送你回来的男人,什么时候认识的?”

“福利院认识的,他住在我隔壁房间。”

“那你挺幸运的,认识席家前几年找回来的小少爷。”

小说《我们曾相爱》 第9章 撒娇的隐义是被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