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们曾相爱》黎姝可傅绪寒完结版免费试读

《我们曾相爱》黎姝可傅绪寒完结版免费试读

文章目录

主角叫黎姝可傅绪寒的小说是《我们曾相爱》,本小说的作者是沈书颜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电话那头的席嵘笑了笑,“我刚好从京城医院离开,还有两分钟就到IFS。顺道去茶餐厅喝杯茶,也不错。可可,你拿我做借口,那这趟得你请客。”黎可可低头轻轻笑了,“好。”**IFS,三十楼咖啡厅。服务员上了两…

《我们曾相爱》 第14章 先生回来了 免费试读

电话那头的席嵘笑了笑,“我刚好从京城医院离开,还有两分钟就到IFS。顺道去茶餐厅喝杯茶,也不错。可可,你拿我做借口,那这趟得你请客。”

黎可可低头轻轻笑了,“好。”

**

IFS,三十楼咖啡厅。

服务员上了两杯美式咖啡,夏如许拿起勺子加了一勺糖。

“阿寒,海城的合同还顺利吗?”

男人似乎没兴趣喝咖啡,只是礼貌“嗯”了一声,随后问:“有事吗?”

“我知道,你每次离开京城,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梅园。我这次是有点事,所以才把你叫过来。”夏如许一面说,一面从包里拿出一条项链。

“之前我和你说过,阿姨在我姐姐小的时候把自己随身嫁妆的一条项链送给了她。我姐姐五年前离开京城,项链没带走,我前几天收拾她的房间,找到了。”

“所以想把项链还给你,也算是给你做个纪念,毕竟是阿姨曾经的贴身之物。”夏如许将项链放在傅尧寒身前的桌子上。

男人的目光下移,落在桌上的项链上。

他伸手拿了过来,“麻烦你了。”

“不麻烦。”夏如许回答。她又说,“对了,前两天我路过云集路,见一辆陌生的保时捷进了梅园的林荫道。出于安全我就问了一下吴妈,吴妈说是一位席先生去看望黎小姐。”

“阿寒,黎小姐是福利院出来的,怎么突然冒出一个朋友?你要不要查一下?黎小姐年龄还不大,别受了骗。”

说到“席先生”三个字,夏如许见傅尧寒的脸色顿时沉了几分。

他说:“席家的小少爷,数年前从福利院找回去的。”

“所以说席少跟黎小姐是旧相识?”夏如许惊了一下,后知后觉道:“难怪,我说怎么黎小姐半年前就跟席少有联系。”

“半年前?”傅尧寒蹙了一下眉。

男人眼眸一向深邃,总令人看不透神情。像今日这样面色微冷,没了那份待人接物的礼貌温和,是很少见的。

“对,我把黎小姐的通讯查了一番,查到她半年前与一个ID地址在华盛顿的人有联系。后来调查到,那位就是前几天来梅园的席少。”

“也是我疑心太重了,还以为黎小姐被某些社会传销骗了。原来是旧相识,那我就不担心了。”

男人阴郁的眸子愈发沉了,他淡淡开口:“你是好心。”

“阿寒,明天是你的生日,要回傅家吗?前两年你都没回家庆生,伯父其实挺想你的。伯母的事,也不全是伯父的错。”

男人没有说话。

夏如许见他不说话便转移了话题。“隔壁新开了一家茶餐厅,据说里面做的蛋黄酥很不错。我记得以前你有空总是去五一广场给黎小姐买蛋黄酥,她应该挺喜欢吃吧?”

他们坐的位置靠窗,是夏如许选的。

窗户的正对面,就是新开业的茶餐厅。

夏如许说话的时候,见傅尧寒微微侧了视线,目光投向了窗外的某物。

她便侧了身,随着傅尧寒的视线而去。就看见从电梯里出来的黎可可和席嵘,两个人并肩往茶餐厅里走。

那个画面很唯美。

男人说话温柔,低头迁就女孩。女孩一面说话,一面抬起头去看男人。

夏如许怔了一下,望着对面的茶餐厅,“阿寒,那是黎小姐吗?她和她的好朋友来餐厅喝下午茶吧,你要一起去吗?”

傅尧寒将视线收了回来,起了身,“就不送你回家了。”

夏如许很是懂事地点点头,“我知道,我等会儿自己回去就行了。”

望着男人离开的身影,夏如许渐渐勾起唇角。她拿起手机拨了白瑜的电话,戏虐道:“你作为阿寒十几年的兄弟,有你这样看笑话的?”

电话那一头传来白瑜的笑声,“十几年的兄弟,想看他第一次动气失控的画面不过分吧?

隔着一扇磨砂玻璃窗,夏如许望着傅尧寒的背影走远,直至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这是她爱的人,她不允许任何人抢走。

**

IFS负一楼商城。

席嵘与她讲述他这几年在华盛顿的经历,他是如何获得国际医师的资格证。

有一家蛋黄酥店铺,席嵘去买了一份。

宠溺地摸了一下黎可可的脑袋,将装有蛋黄酥的纸袋递给她,“以前福利院的老师傅做的蛋黄酥很好吃。”

黎可可望着他,点了点头,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我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饿了,你去厨房偷吃的,从窗户塞进来的。”

话音未落,手机铃声响了。

黎可可低头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梅园座机”的号码。

“吴妈打来的电话。”黎可可和席嵘交代了一句,随后接通了电话。

“小姐,您要回梅园了吗?我让老王来接您吧?”

黎可可:“吴妈您有什么事吗?”

电话另一头停了两秒钟,放低了声音悄悄地说:“先生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黎可可握着手机的手轻轻颤了一下。

往昔,只要听到门外的汽车声,吴妈在楼下欣喜的那句“先生回来了”,她总会开心得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跑去楼下接他。

三年,仿佛变成习以为常的身体本能了。

黎可可抿了一下唇,“我知道了,您做晚餐给他吧,我不回来吃了。”

小说《我们曾相爱》 第14章 先生回来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