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把狐狸当狗养》杨程郑军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把狐狸当狗养》杨程郑军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文章目录

主角叫杨程郑军的小说叫做《把狐狸当狗养》,它的作者是长耳朵的兔子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十三章泼妇我去卫生间冲了个凉,冲凉的时候想起昨晚的画面,身体又变得像烙铁一样滚烫。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老爸神色匆忙的从外面走进来。“出事了!”老爸说。“出啥事儿了?”老妈慌慌张张从灶房里追出来。“库…

《把狐狸当狗养》 第十三章 泼妇 免费试读

第十三章泼妇

我去卫生间冲了个凉,冲凉的时候想起昨晚的画面,身体又变得像烙铁一样滚烫。

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老爸神色匆忙的从外面走进来。

“出事了!”老爸说。

“出啥事儿了?”老妈慌慌张张从灶房里追出来。

“库大仙埋在祠堂里的那对金耳环,被人偷了!”老爸一个劲地摇头。

那对金耳环可是夺命诅咒呀,郑军就是前车之鉴,死的那般诡异凄惨,居然还有人敢打那对金耳环的主意,这是嫌命太长了吗?

老爷子生气地说:“真是猪油蒙了心,那对金耳环要是流落出去,还得死人!走,去祠堂看看!”

我跟在老爷子**后面,一溜小跑来到祠堂。

祠堂门口已经聚集着不少人,我们一块儿去鬼哭沟的六七个孩子全都在祠堂里面,他们的爸妈也在。

库瘸子背负着双手,沉着脸不说话。

余村长面色阴冷,那张脸就像浸水的抹布,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几个孩子站成一排,每个人都显得战战兢兢的,因为祠堂里的气氛太沉重了。

余村长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从这几个孩子的脸上一一扫过,他说:“那对金耳环是鬼物,会死人的,郑军的死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们这群臭小子,库大仙好不容易救了你们,现在居然有人不怕死,敢偷那对金耳环,我最后问一遍,是谁偷了金耳环,赶紧交出来!”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承认偷了金耳环。

“我家孩子教养很好的,不可能偷东西!”

“就是,金耳环偷来也没用啊!”

“余村长,你会不会弄错了呀?”

那几个孩子的爸妈在嘀嘀咕咕的抱怨起来,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小偷。

余村长厉声呵斥道:“都给我闭嘴!金耳环埋在祖宗香炉里这件事情,只有这几个孩子知道,不是他们偷的还会是谁?到底是谁偷的,赶紧举手承认!只要老老实实交出金耳环,我也不会责罚他!”

这个时候,就看见胖子颤巍巍的举起手。

我心中一惊,不是吧,这事儿居然是胖子干的?

余村长指着胖子喝问道:“沈胖子,是你偷的金耳环?”

胖子赶紧摇了摇头:“不是我!”

余村长气得胡须都翘了起来:“不是你,你举什么手?”

胖子嘀咕着说:“我刚才出门的时候,好像……好像看见了那对金耳环!”

“你在哪里看见的?”库瘸子一个箭步跨到胖子面前,把胖子吓了一大跳。

胖子嗫嚅道:“我幺婶今早戴了对金耳环,跟丢失的这对耳环很像……”

余村长说:“去把他幺婶叫来,当面一对就知道了!”

胖子的老爸点点头,自告奋勇地站出来:“我去把我幺弟媳妇叫来!”

余村长背着手,在祠堂里走来走去,几个孩子全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约莫一刻钟工夫,就见胖子老爸气喘吁吁走进祠堂,面色不太好看。

“人呢?”余村长问。

胖子老爸生气地说:“那婆娘泼得很,连我都骂,还把我赶了出来!”

余村长跺了跺脚,气冲冲的走出祠堂,所有人都跟在余村长后面,往沈家走去。

胖子的幺婶是村里出了名的泼妇,跟人吵架干仗完全是家常便饭。之前还因为一亩二分地的事情,跟胖子家吵得天翻地覆,最后还是胖子的老爸让了步。胖子的幺叔又是个妻管严,在家里根本说不上话,一点男人雄风都没有,他婆娘叫他干啥他就干啥,村里人都拿他当笑柄。

一行人来到沈家,胖子的幺叔原本正在院子里劈柴,看见余村长上门,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赶紧溜进屋子里,也不跟人见面。

余村长喝问道:“我说沈老幺,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在躲什么?”

沈老幺不敢出门,他婆娘却大咧咧的出来了,我抬头看向她的耳朵,果然看见她的耳朵上戴着一对造型古朴的金耳环,我一眼就认出,那对金耳环就是埋在香炉里的“死亡耳环”。这婆娘简直不要命了,居然连鬼物都敢偷,还明目张胆的戴在耳朵上,也不知道她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库瘸子眼睛雪亮,立马对余村长说:“就是那对耳环!”

余村长很生气,让那婆娘把耳环交出来,没想到那婆娘竟然耍起了无赖,口口声声说这对金耳环是沈老幺从城里买回来的,凭什么要白白拿给我们?还说余村长污蔑人,要余村长拿出证据证明这对金耳环的来历。

面对这个蛮横耍泼的女人,余村长气得吹胡子瞪眼:“好,你不交出金耳环是吧?等你大祸临头的时候,那就是活该,没人会同情你!”

那婆娘双手一叉腰,张嘴就开骂了:“哟,你这个老不死的,早上出门没刷牙吗,说话怎么这么臭?我看你才是大祸临头呢!”

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连村长都敢骂,态度极其蛮横嚣张,惹得众人义愤填膺,都忍不住跟她吵了起来。

那婆娘最喜欢吵架,越吵越得劲,大有“舌战群儒”的派头。

库瘸子突然冲到那婆娘面前,想要夺走那对金耳环。

不料那婆娘戏精附体,库瘸子还没碰到她呢,她就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呜呜呜,你个死瘸子,老流氓,居然占我便宜!沈老幺,你个窝囊废,你婆娘被人欺负啦,还被人吃豆腐,你也忍得下去?”

“啊呀呀!”沈老幺提着一把劈柴刀,跟个傻愣子一样从屋里冲出来,胡乱挥舞几刀:“谁敢欺负我老婆,我杀了他!”

面对如此无赖的两口子,众人也没有办法,谴责和唾弃对他们根本没用。

其实山里人大多还是很淳朴的,从来就没人敢去老祖宗的祠堂偷东西。这沈老幺完全是头蠢驴,不仅跑到祠堂去偷东西,而且还敢偷鬼物,无知贪婪的人肯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库瘸子叹了口气:“自寻死路,谁也救不了他们!”

顿了顿,库瘸子又对胖子老爸说:“沈老大,回去准备两口棺材吧,他们离死不远了!”

小说《把狐狸当狗养》 第十三章 泼妇 试读结束。